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社会敬老爱老,也需老人自爱——揭穿一个长寿老人的骗局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夫妻生活可以持续到什么年龄?竟然是...看完震惊了!

2017-03-14 麦子阅读 麦子阅读

001:多了个老公

  陆战柯调到了某军区分区担任独立大队的队长,所以艾常欢刚一毕业就被陆家安排了随军,坐了三天三夜的车,在第四天黎明的时候终于到达了军属大院。

  两个战士帮艾常欢把行李箱从车上搬了下来,然后告诉她陆战柯正忙,中午才有空回来。

  艾常欢心下松了一口气,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样的新生活,也没有准备好接受陆战柯。

  略略打量了一下屋内的环境,比她想象的要好一些,三室一厅,家具一应俱全,外带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

  一路上风尘仆仆,颇有些‘灰头土脸’,艾常欢决定先洗个澡,她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套干净的睡衣,又把自己惯用的沐浴露洗发水还有润肤乳带上,转身进了浴室。

  躺在浴缸里的时候她想了很多,包括自己为什么会嫁给陆战柯。

  艾家和陆家这一辈没什么交情,唯一的联系还是在她爷爷那一辈。

  艾老爷子是陆老爷子的老首长,从前非常照顾陆老爷子,还救过他的命,陆老爷子觉得无以为报,于是就起了联姻的心思。

  艾老爷子家里有一个儿子,就是艾常欢的爸爸,陆老爷子本想生个女儿给艾家做媳妇,结果两个都是儿子,于是这心思就淡了下来。

  艾常欢出生的时候陆家兄弟已经十六岁了,可是两家的老爷子还是不顾双方当事人的反对,强势的订了娃娃亲。

  但她同意嫁给陆战柯并不是因为什么娃娃亲,而是为了等一个人。

  是的,她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个人。

  她一边洗着澡一边想着陆战柯回来的时候她应该怎么说服他不碰自己。

  他会同意吗?还是觉得每个妻子都必须履行属于自己的义务?

  她猜不透陆战柯的想法,毕竟她到现在都只见过陆战柯一面。

  那一年她才十五岁,跟着爷爷到陆家拜年,因为怕冷,她穿的像个圆滚滚的球,略微有些婴儿肥的脸颊通红通红。

  而陆战柯已经三十一了,却正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年纪,青年男人生气蓬勃的气息和成熟男人稳重自持的魅力交相融合,像一瓶新开封的古龙香水,散发着一种特别的味道。

  在她眼里,这个穿着军装身姿挺拔的男人是叔叔,于是她十分和气的喊了一声:“二叔。”

  陆战柯还有个哥哥叫陆彦卿,所以她叫他一声二叔并没有错。

  陆战柯并没有不快,反倒给了她一个大红包,然后说新年快乐。

  谁曾料到,不过短短六年的时间,他就变成了她的老公。

  这一年,她二十一,他三十七。

  澡洗的差不多了,艾常欢起身穿衣服,这才发现自己忘带干净的内\衣进来换了。

  而装着内\衣的箱子就在外面不远的地方,犹豫了一下,她悄悄的打开了浴室的门。

  刚探出半颗小脑袋,一双锃光瓦亮的男士皮鞋就突兀的矗入她的眼中,然后往上是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墨绿色的军裤挺成一条直线,再往上,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已经钻入她的鼻尖,她慌的一抬眸,陆战柯那张眉骨峥嵘格外醒目的脸就撞入了她的眼中。

  眉如剑,眼如星,眸如墨,他似乎比从前更好看了。

  艾常欢不知道能不能用‘好看’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人,但是目前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心快速的跳了一下,她不敢再看下去,急忙转移开了视线,此刻她万分庆幸自己早早的裹上了浴巾。

  “那个……”

  “你……”

  两人同时开了口,却又都同时停了下来。

  艾常欢急于逃离这样尴尬的境地,于是她率先开口问到:“你怎么回来了?”

  不是说很忙?她还以为能有更多的时间缓冲一下呢,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和陆战柯碰面了。

  虽然她深知躲得过一世躲不过一世。

002:这个老公爱吃醋

  “回来拿份文件。”陆战柯虽然面无表情,可是眼睛却微微的眯了一下。

  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才十五岁,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青涩的气息,因为怕冷所以把自己包成了一个粽子,脖子也缩进白色毛领大衣里面,只露出一双黑漆漆水汪汪的眸子。然后她还格外真诚的喊了他一声二叔,嘴边的两个梨涡若隐若现。

  六年不见,她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了。

  “文件?”艾常欢不动声色的用手臂挡住胸前半露的风景,“忘在浴室里了吗?”

  “不是,”陆战柯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到,“只是想用一下洗手间。”

  “哦,这样。”艾常欢把浴室的门又打开了一些,然后侧身站到一旁,“那你用吧。”

  她准备等陆战柯进来之后就出去。

  陆战柯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踏了进去。

  这浴室本来挺大的,可是陆战柯一进来艾常欢就明显发现空间逼仄了很多,她几乎快要透不过气了。

  转了个身她正要出去,却忽然瞄到自己的贴身衣物还大刺刺的放在置物篮的最上面。

  天啊!

  艾常欢的脸蓦地变的通红,趁着陆战柯还没反应过来她急忙朝置物篮扑了过去,然后将那衣服卷入手中,胳膊也微微挡着。

  现在她只祈祷陆战柯没有看到,不然真的丢死人了。

  “怎么了?”陆战柯有些讶异的看着她。

  “没……没什么,我先出去了。”艾常欢眼神躲闪的说着。

  她现在只想快快逃离这个让她缺氧的地方,不然接下来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更丢脸的事。

  有个著名的定律叫做墨菲定律,就是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果然,接下来立刻发生了让她更丢脸的事。

  因为刚刚洗过澡,所以浴室的地面有点滑,艾常欢步履匆匆,一个没注意就踩到了水上,跐溜一声,整个人仰面就要摔倒。

  陆战柯一直在注意她,所以在她滑倒的时候立刻大步上前揽住了她的腰。

  玫瑰花的香味从她身上传来,陆战柯说到:“小心。”

  艾常欢脑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嘎嘣一下断了,从陆战柯出现开始她就一直在故作镇定,一直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可是这一摔,却让她跌入了他的怀中。

  这打破了她之前的计划,甚至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堪,她撇开视线,有些淡漠的说到:“谢谢,我可以自己站起来了。”

  她在暗示陆战柯放手。

  陆战柯不是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他只是对她突然的客套有些不满:“真的没事?要不我抱你?”

  “不用!”她立刻慌张的拒绝,“你……你……你等等,你先松……”

  她话还没说完,陆战柯吻了上去。

003:你是我的

  “你……”艾常欢虽然喜欢秦湛,秦湛也喜欢她,但是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少,每次又都匆匆忙忙,所以迄今为止两人也就拉过手拥抱过而且,接吻这种事她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所以被陆战柯这么一吻立刻就歇菜了。

  陆战柯没得到回应,看着她迷茫的双眼,不太确定的问到:“初吻?”

  初、初吻?

  艾常欢神经稍稍被刺痛了一下,她绯红着脸剧烈的挣扎着,双手在他胸前又推又抓的,却始终奈何不了他。

  她飘忽的眼神早已经泄漏了一切,可是却还万分嘴硬的说到:“不是,那种东西早没了。你该不会以为在你之前我没和其他男人交往过吧?”

  因为撒谎,因为紧张,她的语速很快,给人一种她完全不在乎的错觉。

  闻言陆战柯的眼神一沉,嘴角的笑意忽而有些凛冽,浑身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气息,他冷笑到:“是吗?那你有几个男人了?”

  “我……”她刚要说一些狠话刺激他,却又被他吻住。

  一道口音极重的嗓音在门外响起:“团长,时间到咧,要去开会咧。”

  是陆战柯的警卫员乔生。

  两人如梦初醒,对视一眼之后猛地松开了对方,只不过艾常欢的情况比较狼狈,而陆战柯还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艾常欢的脸蓦地就变得通红,她一边慌慌张张的擦着自己的嘴巴,一边结结巴巴的大骂:“流/氓,变/态,色/狼!!!”

  看着她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陆战柯的眼眸沉了沉:“我不是流|氓,我是你老公。”

  “很快就不是了。”艾常欢脱口而出。

  “已经是了,我才吻过你,你也回应了,不是吗?”

  “那是……那是……”那是被你蛊惑的。

  “难道你还想再来一次?”陆战柯又倾身压近,眼神也不怀好意的落在了她的胸|前。

  “不要!”艾常欢推拒着他压过来的胸膛,急的直掉泪。

  陆战柯伸出手想要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珠,可是伸到一半却又顿住,他拧了一下眉,然后沉声说到:“我抱你。”

  不等艾常欢反应过来他就一矮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啊!”艾常欢小小的惊呼了一声,因为害怕她下意识的勾住了陆战柯的脖子。

  他的胸膛很宽,手臂很结实,抱着她走路的时候步子也很稳,一点晃动的感觉都没有。

  他是个非常能给人安全感的人,可惜艾常欢的心里没有他,这样的拥抱只会让她觉得窒息。

  “你……你放我下来!”眼看着就要被他抱进卧室,艾常欢急的都要哭了。

  “马上就到了。”说完这句陆战柯已经走完了最后一级台阶,他人高腿长,三两步就到了卧室门前,“开门。”

  他双手都抱着艾常欢,只能让她动手开门。

  因为有着之前的顾虑,所以艾常欢很犹豫,她怕一进去就身不由己了。

  见她一会儿看向房门一会儿又偷偷看自己,而且眼底隐隐有一丝惧意,陆战柯明了,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但是他并没有拆穿,而是挑了挑浓眉,略略有些戏谑的说到:“难道你想一直赖在我身上?”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