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社会敬老爱老,也需老人自爱——揭穿一个长寿老人的骗局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麦子阅读】什么样的女人容易做第三者?

2017-04-19 麦子阅读 麦子阅读


001:一场梦

  美轮美奂的欧式风格的卧室中,灯光迷离,灯影晃晃。

  奢华精美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男人衣衫半解,露出一大片蜜色的肌肤,在黑色衬衫的衬托下,越发显得诱人。

  他眉宇紧蹙,喉咙无意识滚动着,紧抿的薄唇,有些锋利危险的意味。

  他看上去十分难受。

  林慕靳从浴室出来,身上只裹着一件浴袍,垂落在肩上的碎发,还沾着部分水汽。

  她慢吞吞的走到大床边上,目光像是世上最粘的胶水,一直粘在床上的男人身上,视线不受控制的落在那露出来的部分肌肤上。

  冷硬的下巴、优美的脖颈、还有若隐若现的锁骨……

  咕噜。

  林慕靳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

  她忍不住用手捂住脸,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让她又紧张,又激动。

  这时,床上的男人动了,他眼睛半睁,但目光迷离,眼中并没有焦距,显然,他现在还没有恢复意识。

  饶是这样,林慕靳还是吓了一大跳,她目光下意识移开,却落在男人下半身的某个凸出的部位上。

  呃,真大!

  再次吞了下口水,林慕靳深呼吸一口,像豁出去了一般,将身上的浴袍一把扯开,露出一副凹凸有致的身体,她颤抖着双手,试图去解开男人的衬衫纽扣。

  男人的身体,比她更热,这种热度,仿佛透过手指,直接热到她的心里。

  "冷靳哥哥。"林慕靳呢喃一声,迷恋的看着男人好看的眉眼。

  在他醒着的时候,她从来不敢靠他这么近,自然也不敢对他做出这样亲密的事情,不过--

  林慕靳下定决心,将自己覆在男人的身上,开始笨拙的取悦男人。

  即使是在昏迷中,男人的本能还是有的,一经挑拨立即忍耐不住,开始急促呼吸起来,本能的回应林慕靳那生涩的吻,他势如破竹,瞬间占据了主导的位置。

  林慕靳不由得身躯一震,娇吟出声。

  那种陌生的心悸,酥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呼吸加重,林慕靳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她忍不住闭上眼睛,完全沉溺在深吻之中,却没有见到,之前那神志不清的男人,眼神中恢复了一丝清明,快速的闪过一抹戾气。

  他大手按在林慕靳的后脑勺上,一个用力,就迫使林慕靳微微抬头,一眼就对上男人冷酷无情的眼神,顿时她只觉得整个人从身到心都冷了下去。

  "想要?"男人邪魅的声音中,带着不容忽视的冷酷和恶意。

  --

  "啊!"

  即使是在梦中对上那双眼,林慕靳还是忍不住被吓醒了,手指下意识抓紧盖在身上的薄毯,惊惧的瞪大眼,眼前却茫然一片。

  一睁开眼,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不过是一个配角而已,难道你还要整个剧组等你不成?耍大牌,也得看看自己的牌有多大!"

  这声音原本音质很好,只不过阴阳怪气的,让人听着就不爽。

  林慕靳循声看去,一眼就看到王佳娇那张充满酸气的脸,正抱着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林慕靳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自从进入剧组之后,这个女人就没少找她麻烦,要是哪天不找她麻烦,她都要觉得奇怪了。

  施施然起身,林慕靳环顾一周,知道自己是趁着等戏的空隙,在简易的帐篷中休息的,而那件事--已经过去五年了。

  由于那场梦,林慕靳的心情很不好,不客气的瞪了王佳娇一眼,眼中夹带的冷意,让王佳娇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五年了,她还是无法忘记那件事,只是每次梦中的后半截,都和事实不同,当时她分明好好的将他吃干抹净了,还顺利的逃走了,但是在梦里,她却总是被他发现,并且狠狠地反击。

  果然是积威过甚么?林慕靳撇嘴,想想看,自己唯一怕的,还真就是他了。

  一晃过去五年,她一直没敢打探那边的消息,两个小萝卜头,都快长成大萝卜头了。

  林慕靳的助理王思思很快也进来了,她看了王佳娇一眼,也已经习惯她时不时刁难林慕靳的事情了,径直对林慕靳说:"清清,下一场戏是你的。"

  "知道了。"

  林慕靳应了,绕过王佳娇走到外间去,立即有专属的化妆师过来替她换衣上妆。

  擦肩而过时,王佳娇斜眼瞥了她一眼,咬牙冷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她和林慕靳不对头很久了,但是不管她怎么讽刺挖苦,对方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一年前的时候,分明不是这样的。

  --不过,其实她的感觉没错,此时的林慕靳的确不是彼时的那一个人!

  在一年前,林慕靳无意中得知自己双胞胎姐姐林清璇的消息,因为姐姐车祸受伤严重,又不舍得舍弃好不容易到手的角色,在姐姐的拜托下,她只得代替姐姐的身份,进入了剧组,这一晃,便已经过去快一年了。

  明明是三十多度的高温天气,但是由于拍的是古装戏,她必须穿的厚实,还要套上一副盔甲,那盔甲虽然不是实心的,却也有好几斤的重量。

  一穿上,汗就忍不住快速的流了出来。

  林慕靳觉得,她这简直就是在赚辛苦钱!

  "清璇,该你了。"一出帐篷,就听到副导演喊她。

  "好。"林慕靳走向搭好的布景中。

  林慕靳的姐姐林清璇只是一个三四线的小明星,擅长饰演花瓶和白莲花的角色,混的不算好,也不算差,原本她接替姐姐角色的,也是一个花瓶,只不过当时剧组临时需要一个会打戏的龙套。

  她一时手痒,就尝试着演了那个龙套,谁知她的打斗戏份,被拍的十分精彩,比专业的打星还好,所以编剧干脆修改了剧本,于是在剧中,她有了两面身份,一面是花瓶,一面则是反派中的杀手。

  这样一来,她的戏份多了,地位自然也有所提升,王佳娇也因此越发针对她。

  拍完这场沙漠草原的戏份后,整个剧组就能够返回京城郊区的拍摄棚,将剩下的戏份拍完。

002:家有龙凤胎

  因此林慕靳也演的格外卖力,只是最后有一场和王佳娇的对手戏,戏中王佳娇被人绑架,她需要将王佳娇救回来。

  王佳娇是靠关系进剧组的,虽然也只是女配,但是戏份很多,所以她很是得意,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对着新人飙演技,直接碾压对方!

  林慕靳刚进剧组的时候,没少被她欺负过,不过林慕靳这个人呢,绝对不是吃素的,王佳娇的酸言酸语,她可以不计较,但是王佳娇想做些什么,她势必要反击回来。

  一来二去,王佳娇如今也只能在嘴皮子上占便宜了。

  从甘肃回到京城,已经是九月底了,京城依旧热浪滚滚。

  林慕靳中秋没在家里过,两个小家伙表示很不满。

  所以,林慕靳回到嘉园小区的公寓时,一推开门,门后就有一个大气球猛地爆炸,随后一种白色的粉末随着气球的爆炸洒在空中。

  林慕靳却像是早习惯了,在开门的时候,她就已经快速的闪到一边去了,那白色的粉末,可是一种药剂,被呼吸进去了,会引起呼吸道感染,也没别的,就是会一直打喷嚏而已。

  这种药剂是小家伙自己配置的,最喜欢拿来整蛊了。

  "慕慕,你又不乖!"一个清脆的童声不满的抱怨着。

  粉末散开后,林慕靳就看到门后那个穿着粉红色公主裙的小家伙。

  "染染,你要是再这样对妈咪,也不怕吓的妈咪再也不敢回家了啊!"林慕靳瞥了小家伙一眼,将手上的包放在玄关的隔断柜上,双腿很随意的踢掉鞋子,换上舒适的居家拖鞋。

  "嘁,说这种三岁小孩都不会信的话,有意思么?"林染表示鄙视,她坐在凳子上,一双白嫩嫩的小腿在半空中摇晃着。

  "哦,抱歉,我忘记你今年已经四岁了。"林慕靳耸肩,不留情的揭露了小家伙的年龄。

  她这两个小家伙智商高,聪慧的很,所以很讨厌别人拿他们的年龄说事。

  果然,一提到年龄,就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林染高高的抬起下巴,傲然的瞥了林慕靳一眼,然后才高冷端庄的说:"黑了、瘦了,慕慕,你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林慕靳嘴角一抽,觉得自己和小家伙的身份调转了一样,她直接给小家伙一个白眼,然后看向书房:"泽泽还在书房?"

  "当然,你以为他会特意出来迎接你吗?"林染一脸同情的看着林慕靳。

  林慕靳顿时感觉心脏中了一支箭,疼的她郁闷死了。

  林泽这家伙,简直就是那个人的翻版!

  高冷、清贵、漠然!

  连带着她都有些下意识怕林泽了!

  积威啊!积威!

  "慕慕,泽泽肯定和爹地很像,对吧?不然你也不会下意识怕泽泽。"林染一脸我很聪明的说着。

  林慕靳点头,很窝囊的承认了。

  她是单亲妈咪,但是和别人那样瞒着孩子,说什么爹地去了很远的地方啦、爹地死了啦之类的不同,她直来直往,早在孩子有自己的意识时,她就对着孩子吐槽了那个让她又爱又怕的男人了。

  "慕慕,如果我爹地出现了,你会怎么办?"林染狡黠的笑着,每次提起她那未曾见面的爹地,总能够压的林慕靳死死的。

  林慕靳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很没骨气的说:"把你们丢给他,看能不能用你们换我一条小命,再不济我直接逃走。"

  "染染,你爹地真的很可怕,要是真的被你爹地发现了我们,我死不死的,不重要的,你们没准也会被你爹地弄死的。"林慕靳一脸认真严肃的说着,她蹲下身,对视着林染的双眼。

  "是因为你未经允许就擅自生下我们吗?"林染眨巴着眼睛,黑翘的眼睫毛一眨一眨,清亮天真的眼眸中带着一丝伤感。

  她也想要爹地,但是她是不被爹地认可的。想到这里,林染越发伤心了,又撇了撇嘴,心想,不承认就不承认,反正没爹地,她也一样过的好!

  林慕靳一脸的严肃,气氛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林染正打算安慰下慕慕时,却没想到林慕靳忽然出手,一把将她梳好的发型弄乱了,一边弄乱,一边呵呵大笑:"笨蛋染染,你被骗了!"

  林染黑着一张小脸,恶狠狠的瞪着林慕靳。

  林慕靳眼角看到小家伙生气了,讪讪的干笑了两声,自顾自的朝厨房走去。

  "染染啊,有没有给妈咪留吃的啊?"

  "没有!饿死你好了!"林染跳下凳子,一脸愤恨的朝书房跑去。

  她对付不了妈咪没事,还有泽泽帮忙!

  推开书房,就看到泽泽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面前,那屏幕不是什么网页,而是一堆大多数人看不懂的股票数据和走向曲线图。

  林染也很聪明,但是偏偏对这些数字没兴趣,她闷闷不乐的坐在一边,心里郁闷死了,其实--不只是妈咪怕林泽,就连她,也是怕的。

  林泽没做事的时候,她可以随便闹,但是林泽在做事的时候,就算再委屈,她也得先忍耐着。

  终于,等林泽看完股票走向曲线图,并且下单后,才偏头看着她。

  一看到她满脸的郁闷,小嘴不高兴的嘟着,似乎就已经知道了原委。

  "走吧。"

  林染抬头看他,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林泽挑眉,冷冷的说着:"不是要替你报仇吗?"

  林染嘴角一抽,忽然觉得找林泽去报仇,也挺蛋疼的。

  不过当看到正在欢快吃面的林慕靳突然身体一僵时,她内心顿时讪讪起来。

  在林泽的面前,家里的两个女人都没骨气了。

  林慕靳直接放下筷子,她强忍着内心的小害怕,伸出魔爪,极快的将林泽的小脸蹂躏起来,一边蹂躏,一边恶狠狠的命令着:"不准在我面前这样子!要笑,知道不?再不济你哭一个,或者生气一个,别冷着一张脸,用那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我,我一看到你那样子,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在咆哮啊!"

  林泽脸黑了,隐忍着内心的郁闷,声音绷的很紧,咬牙说道:"慕慕,放手!"

003:极品妈咪不好惹

  等林慕靳松开手后,他顿时后退了一步,隔着安全的距离。

  林慕靳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总是仗着大人的优势,轻易的在武力上制服他!

  也不想想他可是在智力上碾压她的!

  "幼稚!"林泽丢给林慕靳一记鄙视的眼神,实在受不了这个女人了。

  林慕靳耸肩,一脸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幼稚又怎么了?你咬我啊!

  "你下次再敢捏我的脸,我就把你在华尔街的帐号盗了,然后让你赔死!"林泽觉得,对付林慕靳,还是用他擅长的智商比较好。

  岂料林慕靳依旧淡定,云淡风轻的说着:"行啊,你让我赔死吧!我没钱了,就把你卖掉,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孩子,少说也能卖个几百万啊,听说沙特皇室就有一个家伙,最喜欢你这种水嫩嫩的男孩子了。"

  "……"林泽的眉头紧皱,对他这极品妈咪没辙了。

  "那我黑了你的手机和电脑,让你没办法上网!"他又想到一个威胁的法子。

  "行啊,我有两天的假期,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刚好可以好好的休息了。"林慕靳反而一脸高兴,将自己的手机丢给林泽。

  她丢的角度很刁钻,但是林泽已经习惯了,并且也自小就跟着她习武,一伸手,就快速的接住了手机。

  林泽接到手机后,脸更黑了,他一声不吭的看着林慕靳,那神情,要有多严肃,就有多严肃。

  这样的小表情,看的林慕靳手又痒了。

  对着那个人的翻版,真是不能忍啊!

  林慕靳绝对不承认,在蹂躏儿子的时候,有一种扭曲的快感,好像自己蹂躏的是那个人一样!

  酱紫实在是品德太低劣了!

  不过,即使手再痒,她也不敢再去捏儿子了,讪讪的干笑了声,好心的提醒了句:"你再这样看我,就别怪我了哦!"

  林泽顿时气的转身就走!

  剩下林染呆呆的看着哥哥落寞的背影。

  好吧,在极品妈咪的面前,他们好像还是太嫩了一点。

  林染抬着头,很认真的问出一个问题:"妈咪,你脸皮到底多厚?"

  林慕靳笑的很优雅,却让人打心底寒碜:"不知道呢,要不你剥下来量一量?"

  "妈咪,你的心到底多硬?"

  "不知道呢,要不你挖出来捏捏看?"

  "妈咪……我们是你亲生的吗?"

  "呃……应该吧,我确定在医院的时候,你们没有被抱错。"

  摔!果然占不到便宜!

  林染郁闷了,也甩脸走了。

  把两个小家伙气走了,林慕靳却嘿嘿一笑,欢快的吃起面来。

  刚吃完面,被林泽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就响起了。

  她接通了手机,是林妈妈打来的。

  聊完电话后,她眉宇微蹙。不过还是起身去浴室洗澡换了衣裳准备出门。

  九月底的京城,依旧炎热难挡,林慕靳穿着一件鹅黄色短裙,戴着一顶遮阳花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打扮的很潮。二十三岁的林慕靳,看上去完全不像是生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她带着林染和林泽打了出租车,一路坐到京郊的一家高级休养院。

  这家高级休养院坐落在景山脚下,风景宜人,服务的也大多是权贵和有钱人,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在医院门口下车后,林慕靳就近买了一束香水百合。

  然后拉着两个小家伙,顺着一条石子路朝左边的一处大楼走去,石子路的两边,种满了花卉,错落有致的绽放着鲜艳的颜色,这里的风景规划,都是著名设计师设计的,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去,风景都很美。

  "慕慕,你不喜欢来这里,是不是?"林染抬着头,目光穿过一片风景树,看向一栋楼层。

  林慕靳白了她一眼,不客气的问着:"你想来不成?"

  "不是你强拉着我们来的吗?"林泽幽幽的回了句,要不是林慕靳强拉着他,他现在还在书房玩电脑呢!

  "唔,就当锻炼身体吧。"林慕靳很会给自己找理由:"你小小年纪,总是呆在家里不动弹,以后会长不高的,知道不?而且宅男什么的,最可怕了,要是你以后又矮又猥琐,我都不想认你是我儿子了。"

  "林慕靳!"林泽咬牙,气的青筋都突出来了。

  为什么这家伙一直觉得自己会长不高?他已经比同龄的孩子高很多了好不好!

  宅男猥琐,但是他就一定会猥琐吗?

  摔!有色眼镜戴不得!

  林染很同情的看了林泽一眼。

  林慕靳有时候下意识怕林泽,但是也总是会专门针对林泽,她总觉得,林慕靳在欺负林泽的时候,那小眼神中分明是写满了快感!

  有这样的妈咪,实在是太极品了!

  "别生气,内分泌失调容易长痘痘的。"林慕靳不痛不痒的接着说了句。

  林泽站住不动,恨恨的瞪了林慕靳一眼。

  慕慕太可恶了!

  一路斗嘴,很快就来到一处病房。

  林妈妈已经在了,正坐在床边削苹果,而林清璇则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

  一年前,林清璇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差点就没有救过来,是林爸林妈将全部的积蓄拿出来,才将她救活的。

  经过一年的治疗和休养,林清璇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现在在休养院做复健。

  "慕靳来了。"林妈妈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然后热络的站了起来。

  林慕靳冲她点头笑笑,不咸不淡的喊了句:"林阿姨。"

  两个小家伙也有礼貌的叫了人。

  林妈妈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家伙,脸上的笑容越发热络了,她将削好的苹果一分为二,递给林染和林泽。

  "在外面拍戏很辛苦吧?也难为你了,两个孩子这么小,怎么能照顾好自己呢?我看还是让孩子住到我那边去吧,不然我住过去,帮你照看孩子。"林妈妈提议着。

  两个孩子面容不变,却一起抬头看着林慕靳,他们敢打赌,林慕靳十有八九会拒绝!

  果然,林慕靳很利落的拒绝了:"不用麻烦林阿姨了,孩子们很聪明,又能干,加上还有钟点工,他们能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了,戏已经拍的差不多,再过一个月,就可以杀青了。"

004:同胞姐姐

  林妈妈被拒绝了,面上就有些讪讪的,其实这种话在一年前,她就提出过了,那时候林慕靳答应了,只不过过了一周后,林慕靳就带着孩子从林家搬了出去,然后住进了嘉园公寓。

  嘉园公寓,是京城一处高档住宅,寸土寸金,而林慕靳没有丈夫,还带着两个四岁的孩子,却能够在嘉园公寓买下一套一百五十平方的公寓。

  并且林清璇的后续治疗费,也都是林慕靳出的。

  要不是林慕靳突然出现,即使林家将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也是救不回林清璇的,更何况那一份违约金高达三千万的合同!

  而这出了名,贵的离谱的高级疗养院,没有林慕靳出钱的话,自然也是住不进来的。

  林妈妈很感谢林慕靳,但是她总担心林慕靳的钱,来路不正常。

  林慕靳他们进来后不久,林清璇就醒来了。

  睁眼看到林慕靳,一时间有些恍惚。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是每次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林慕靳,她还是觉得很神奇,并且心底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妈,慕靳来了,你怎么不喊醒我?"林清璇对着林妈妈娇嗔了句。

  又对林慕靳热络的说着:"慕靳,你才刚从甘肃拍戏回来,怎么就急忙过来看我呢?你累不累,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吧?"

  林慕靳好好的看着林清璇,很清淡的说了句:"还好。"

  她才回家不久,林妈妈就打电话过来,希望她过来探望林清璇,如果说这不是林清璇要求的,她还真不太相信。

  她拍戏用的是林清璇的身份,而林清璇自然有剧组的微信群,加上她的助理王思思,也是之前林清璇的,对于她拍戏的行踪,林清璇估计比她都还要清楚。

  这次急忙叫她过来,估计也是想询问拍摄中发生的事情。

  林慕靳其实很不耐烦做这样的事情。

  林慕靳觉得她把她所有的感情,都给了冷靳,随后两个小家伙诞生,又分了一半出去,仅剩的,那也用在善待自己身上,对于旁人,她真的没有多余的感情。

  即使林清璇和她这般像,是她的双胞胎姐姐。

  看到林慕靳不痛不痒的反应,林清璇眼眸微垂,掩住眼底复杂的光芒。

  她偏头看着床边的花瓶,已经插上一束新鲜的香水百合了,散发出幽雅的清香。

  林慕靳对她,真的很好,但是林清璇也不会忽视林慕靳对她没有多少感情的事实。

  有时候她很奇怪,为什么林慕靳能够拿出那么多钱给她治疗,送她到这贵的离谱、但是服务和医术超好的疗养院,甚至还愿意代替她进入剧组拍戏。

  但是,她却对她没什么感情!

  "这次剧组在甘肃拍戏,一场战争戏,具体的剧本和拍摄的过程,以及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我想王思思已经告诉过你了。"看林清璇不说话,林慕靳直接开口了。

  虽说她身体很好,但是在甘肃拍的那场战争戏,实在太累了,何况她才下飞机没两个小时。

  她这人性情如此,向来直来直往,和林清璇那种弯弯绕绕的心思不同,与其等着被林清璇拐着弯询问,还不如直接痛快的说出来。

  "慕靳……"林清璇也是聪明人,经过了一年的相处,多少了解林慕靳的性格,但是林慕靳这样说,她还是有些受不了。

  这种感觉,就像她天生低人一等的一样!

  尤其是,在她接受了她那么多好处的时候!

  "这部电视剧,历经一年,已经拍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在京郊的拍摄棚中,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够杀青了。版权也已经卖出去了,并且边拍边剪辑,很快就会在芒果台播放了,到时候你再看剧就行了。"

  "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好,最多再过半年,应该就能够出院,到时候你让你经纪人给接一些简单的戏,也是ok的,至于在这部戏里,我武打的部分,算是一个意外,但是这样一来,对你也有好处,那些武打的动作,也不算难,到时候你请武术老师指点下,或者不接这种角色就是了。"

  林慕靳一次性将该说的话,都说了。然后定定的看着林清璇。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林清璇忽然就有一种被人鄙视的感觉,紧抿着唇,不肯说话。

  林染和林泽坐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在心底感慨了句妈咪太强大了!

  这果断是分分钟得罪人的节奏啊!

  虽然他们也不怎么喜欢这个阿姨,但是怎么说也是妈咪的姐姐不是?也只有看到妈咪对自己姐姐都这么冷漠的时候,他们才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确是妈咪亲生的!

  林慕靳,让你的儿女有这样的感觉,真的好吗?

  林妈妈最懂林清璇的心思,哪里舍得她委屈难受,忍不住埋怨的看了林慕靳一眼:"慕靳……有话好好说。"

  林慕靳无语的看着林妈妈,她哪里没有好好的说了?

  她说的那些,不就是林清璇想知道的吗?

  她想知道,她说了,多么正常的事情啊!

  "妈,别怪慕靳,慕靳又没错。"林清璇已经调整了情绪,娇嗔的看了林妈妈一眼,似乎嫌弃她多管闲事。

  林妈妈闭嘴,不再说了。

  "慕靳,你肯定累了,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林清璇笑着说,她脸上的笑容很柔和,加上长的甜美,让人觉得十分的养眼。

  也因此,她以往总是接到一些花瓶的角色。

  她和林慕靳长的一模一样,但是气质不同,所以两个人站在一起时,还是很容易让人看出不同的。

  "嗯,那我走了。"林慕靳不会假惺惺的客套,直接应下了。

  知道林清璇没事,她就一点都不会担心林清璇,就算林清璇有事,疗养院中有的是医生护士,反正她除了给钱,也没别的了。

  林染和林泽也和林清璇道别,然后乖乖的跟着林慕靳走出病房,其实两个小家伙也不想再继续呆下去了,林清璇醒来后,似乎都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这种被忽视的感觉,可真是让人不高兴呢!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