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社会敬老爱老,也需老人自爱——揭穿一个长寿老人的骗局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麦子阅读】为什么女人色一点,有时候易令男人着迷...

2017-05-16 麦子阅读 麦子阅读

001:要我好不好?

  “你要我好不好?要我……”蓝裴琳柔软的唇印在男人性感的喉结处,柔软的身体软绵绵的贴着男人健硕的胸膛,低喃出声。

  男人躲开她热情的唇,一手扣住她的手臂,夹着香烟的另一只手扶住她的纤腰,想要把蓝裴琳和他拉开一个安全的距离。

  蓝裴琳不依不饶,纤细白皙的手臂紧紧的圈住男人的脖颈,带着委屈的哭腔:“你为什么不要我?”

  男人冰冷的双眸注视着她,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因为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清晨六点,蓝裴琳在剧烈的头痛中逐渐清醒过来。

  头,疼的几乎要裂开一般……

  一阵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道钻入鼻腔,身下有些坚硬的床板也显然不是家里柔软的席梦思。

  原来刚刚是梦。这段时间,蓝裴琳总是在同一个梦,虽然他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可他那冷得结冰的声音却一遍遍回荡在她的耳畔。

  蓝裴琳缓缓睁开双眼,她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超豪华的装修,一应俱全的设施,这是在哪儿?宾馆的总统套间?

  蓝裴琳下意识的伸手用力揉了揉眼睛。

  “嘶!”一阵剧痛从左手手背上传来,蓝裴琳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垂眸看去,手背上的经脉里扎着一根打点滴的针头,视线顺着针头连接的输液管往上,一个装满透明液体的输液袋高高的挂在床边的架子上。

  这清晰的表明,自己正身处某间病房。

  蓝裴琳顾不得自己疼的快要炸开的脑袋,强迫自己竭力回忆昨晚的情形。

  昨晚自己跪在父母亲面前,哭肿了双眼,求他们不要把她嫁给慕瑾谦。

  什么?谁是慕瑾谦?

  慕瑾谦,慕氏集团继承人,最隐秘的商界传奇,常年在国外,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传闻他不近女色,却有某方面的不良癖好……

  不,让她嫁给一个gay!绝不!

  更何况慕瑾谦还是和姐姐从小定亲的男人。姐姐逃婚了,父母居然为了五千万礼金逼着她去代嫁,而且还是嫁给一个有着断袖之癖的男人。

  这什么世道?还有没有天理?

  她哭过,闹过,绝食抗议过,似乎都不起作用!父亲一怒之下将她软禁在卧室。

  凌晨,乘着大家都睡着了,她偷偷拿着行李爬窗逃跑,确切的说是逃婚!

  谁知衰神附身,一不留神摔了个四仰八叉,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蓝裴琳拎着输液袋,顶着一身腰酸背痛爬下病床,重新环视了一遍病房的环境,不由的咋舌。

  一百多平米的面积,会客室、办公室、卧室、陪护室、厨房一应俱全。在湖城,这种vip豪华病房,不仅需要提前预约,恐怕得院长特批才能入住。

  可他们蓝家顶多也只能算得上是中产阶级,加上父亲的公司最近又濒临倒闭,哪里有钱住得起这种病房。

  直觉告诉蓝裴琳,此地不宜久留。

  从小晕血的蓝裴琳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咬牙,一闭眼,硬生生拔下了手背上的针头,用手指按住伤口上的绷带。

  换下病服后,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包包。

  哎,想想也是,自己摔晕后肯定是家人送来医院的,怎么会帮她把包带来呢。

  蓝裴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必须乘着爸妈还没有进来之前悄悄溜走,免得再被抓回去。

  她把耳朵贴在门上仔仔细细的听了一会儿,察觉没有任何动静。

  蹑手蹑脚的打开病房门的一刹那,整个人都石化了!

  病房门口杵着两尊门神。

  门神?当然不是哼哈二将啦!而是两个面相更为凶神恶煞的黑衣人。

  “蓝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

  黑衣人突然中气十足的开口,把蓝裴琳吓了一跳。

  “你……你们是谁?”

  “我们是来保护蓝小姐的。”

  保护?哼!说的好听,八成是来监视她的吧!

  “我不需要你们保护,请让开,我要出去。”

  两名黑衣人同时伸手拦住她:“对不起,蓝小姐,我们老板说了,不能让您离开这间房间一步!”

  What!老板?

  难道她刚刚逃出爸妈的魔抓,这会儿又被人软禁了吗?

  “凭什么?我又不是犯人!”蓝裴琳压住火气,语气不悦的开口,“你们老板是谁?带我去见他!”

  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没有回话,仍旧用手挡在蓝裴琳面前。

  蓝裴琳炸毛,大声吼道:“有胆量敢关我,却没胆量现身。缩头乌龟!有本事出来!让本小姐好好瞧瞧,到底是何方妖孽!”

  两名黑衣人面面相觑。好彪悍的美女!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辱骂他们至高无上的Boss。

  “听说有人找我?”一个清冷浑厚的嗓音从门外传来。

  “慕总!”两名黑衣人同时鞠躬问候。

  蓝裴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当她看清来人的时候,浑身不由的一怔!有点不相信似的揉了揉眼睛。

  是他——慕瑾谦!

  这是蓝裴琳第一次看到他本人,以前只是在报纸杂志上偶尔看到过几张偷拍的照片。真人比照片上帅了不知道多少倍。

  俊朗的外形、挺拔的身姿、185以上的身高,健康的肤色、坚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眸、性感的嘴唇……他是一个标准的型男。

  尤其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眸,透着些许邪气风流,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她,看的蓝裴琳一阵颤栗。

  四周的空气仿佛凝滞,对视片刻,蓝裴琳到底被他强大的气场给震慑住了,不自觉的移开视线,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你们先下去吧。”慕瑾谦对黑衣人说。

  “是,慕总!”

  黑衣人快速离开。

  “看清楚我是何方妖孽了没?”慕瑾谦突然开口。

  听到这句话后,魂飞天外的蓝裴琳才缓过神来,蓦的抬起头,看着眼前充满戾气的男人,语无伦次的开口:“怎……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慕瑾谦睨了她一眼,声音冷的结冰:“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在这儿有什么奇怪?”

  “你的地盘?这儿不是医院么?”蓝裴琳一脸蒙圈。

  “嗯,这儿是医院没错。这家医院是慕氏旗下的。”慕瑾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的优越感。

  慕氏集团这几年发展很快,旗下的产业几乎涵盖湖城各个领域,拥有区区一家医院确实算不得什么。

  可蓝裴琳就是痛恨他这种天生的优越感和动不动就炫富的男人。

  “我要回去了!”蓝裴琳收回视线,低着头想绕过男人,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摇摇欲坠……

  腰间出现了一双大手,接着传来慕瑾谦并不友善的声音:“你有轻微的脑震荡,不想死就给我好好回去躺着!”

  脑震荡?听见这三个字,蓝裴琳才猛的回想起先前坠楼的情形。抬眸对上男人深不可测的双眸,腰间大手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传来,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被打横抱了起来。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宝宝开新文喽!不用怀疑,这是一篇暖文,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大家放心入坑。偶有曲折波澜,可不影响男女主感情的发展。

  感谢各位收藏、打赏、点击。我会每日保持更新。并且竭尽全力送上最优质的文文。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哦!

002:男女授受不亲

  天哪!公主抱!

  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么?

  蓝裴琳大惊,使劲蹬着两条小白腿,“喂,快放我下来!”

  可男人却充耳不闻,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她抱回了病房,毫不温柔的扔到了病床上。

  “哎呦,我的腰!”蓝裴琳揉了揉酸痛的腰。

  这个男人真是没有风度,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对待女孩子那么粗鲁,真是有够恶劣的。

  蓝裴琳狠狠的瞪了慕瑾谦一眼:“喂!我爸妈人呢?”

  “呵!”慕瑾谦冷笑一声:“亏你还记得爸妈?我以为你为情自杀,连父母都不顾了呢?”

  “为情自杀?谁说我是自杀?”蓝裴琳嗤笑一声,嘴角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

  慕瑾谦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一个是自己的姐姐,一个是自己的男朋友,两人这么高调的私奔,换了谁都会想不通。难道不是吗?”

  蓝裴琳眸色一点点暗沉下来,她一直不愿意去回忆,更不敢去面对,可事实终究是事实。

  同父异母的姐姐和她相恋四年的男友私奔了。这个说好要和她携手共度一生的男人,就这样抛下她,悄然无声的和她的姐姐跑了。

  本以为只要自己不去想这些事,就不会再痛苦难过。可这个该死的慕瑾谦又冷不防的提起来,还没有愈合的伤疤再一次被掀开无疑是鲜血淋漓的。

  可纵使她再怎么伤心欲绝,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她不是要自杀,她是要逃婚好吗?

  慕瑾谦双手环胸,好以整暇的看着陷入沉思的蓝裴琳,“你死了不是正好成全了这对狗男女吗?”

  “对,我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对我,为什么我最亲的人会双双背叛我?”蓝裴琳红着眼眶,却还倔强的强忍着泪水,艰难的挤出一丝嘲笑:“可我并不会为了这些去自杀。呵呵,慕瑾谦,你少自作聪明了。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只是想逃婚才爬的窗。可惜最近走背字,不小心给摔了。”

  “你说什么?逃婚?”慕瑾谦眉头紧蹙,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来。

  蓝裴琳毫不畏惧的看着他的脸,一字一句的说着:“没错,我是打算逃婚,可是没逃成。不过让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不会嫁给你!”

  此言一出,慕瑾谦的脸黑的不像话,眸子里仿佛要射出火苗来,拽紧双拳,发白的指节咯咯作响。

  他一步一步的朝她走来,蓝裴琳警觉的捕捉到了危险,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一缩,“你……你想干什么?”

  正在这时,病房门开了,蓝正泽和裴婉晴一起走了进来。

  “爸!妈!”蓝裴琳甜甜的叫了一声,像看到救星似得咧开嘴,露出欣慰的微笑。

  看着爸妈不太好的脸色,她立马察觉到了什么似得,心虚的看了两人一眼,低下了头。

  “真是长本事了?居然敢跳窗逃跑?”蓝正泽目光沉沉的看了蓝裴琳一眼,“想学你姐姐逃婚吗?谁给你的胆子?”

  裴婉晴一脸心疼的看着女儿,可碍于丈夫的威严,只得附和说:“琳琳,以后可不许干这种傻事,跳窗多危险!还多亏了瑾谦,不然大半夜的,挂急诊都没好医生!”

  慕瑾谦淡淡一笑:“伯母,小事一桩,应该的。琳琳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我不关心她还能关心谁?”

  蓝裴琳头皮一阵发麻,诧异的望着前这个近乎陌生的男人,琳琳?他和她没那么熟吧!

  这个该死的男人,刚才还满脸戾气,凶的要吃人的模样,这会儿怎么突然温柔友善成这样,简直前后判若两人。

  呵呵,真特么会演戏!

  啧啧啧,纯种的大尾巴狼!蓝裴琳忍不住咬了咬牙,暗自腹诽了一句。

  裴婉晴看了女儿一眼,微微蹙眉,又望向慕瑾谦,微笑着开口:“瑾谦,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个女儿从小被我惯坏了,一点规矩都不懂。到时候嫁过去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还希望你多多担待。”

  慕瑾谦勾了勾唇,安静片刻,开口道:“如果伯父伯母信得过我,这段时间不妨把琳琳交给我。一来可以让我们培养培养感情,二来婚礼有些细节需要和她商量。”

  蓝正泽一挑眉:“你的意思是?”

  慕瑾谦眯着眼睛看了蓝裴琳一眼,“让琳琳提前搬来我家住。”

  蓝裴琳:“不行!”

  蓝正泽:“好!”

  父女俩几乎异口同声。

  开什么国际玩笑!提前住到这个男人家去?这是想试婚的节奏吗?

  按理说,眼前这个男人风度翩翩、事业有成,颜值高、又多金,和这样的男人试个婚,倒也不亏。

  可问题是,这个男人中看不中用好么?她才不要嫁过去守活寡呢!

  “不,我不要住到他家去,我要回家。”蓝裴琳说完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嘶!”浑身的酸痛伴随着眼前一阵晕眩,蓝裴琳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紧接着,整个人重重的跌回病床。

  “小祖宗,你慢点儿!”裴婉晴心疼的扶住女儿:“医生说了,你是脑震荡,要留院观察。这么大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

  慕瑾谦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睛,玩味的看着病床上疼的龇牙咧嘴的小女人,正要开口说什么,“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慕总。”

  慕瑾谦转头朝门外看了一眼,“进来吧。”

  一个高大挺拔,身着商务西装、秘书模样的男人走到慕瑾谦跟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慕瑾谦朝蓝父蓝母微微颔首,“伯父伯母,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你们先聊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蓝正泽点点头,微笑道:“你有事儿先去忙吧。这儿有我和你伯母陪着。”

  慕瑾谦离开后,蓝裴琳拉着蓝正泽的衣角,可怜兮兮的哀求道:“爸,我不要嫁给他,更不要住到他家去。求你了!”

  蓝正泽拉开女儿的手,神情淡定冷漠:“这事儿由不得你,婚期就定在下个月。”

003:做一个贤妻良母

  婚礼定在下个月?这么快!

  蓝裴琳如临大敌,心中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串,又不敢爆发,只能将视线转移到一旁的裴婉晴身上,“妈,就算是姐姐和别人跑了,你们也不能逼我代嫁呀。求求您,和爸爸说说,别让我嫁,成吗?”

  裴婉晴看着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虽然心疼,却可也不敢忤逆丈夫,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打亲情牌,“你爸也是为了这个家着想。慕家说了,如果你肯嫁过去,礼金他们打算给5000万。有了这个钱,咱家的公司就有救了。那么多工人等着发工资呢!你就懂点事儿别闹腾了行吗?”

  闹腾?她这不是闹腾,是抗议!

  五千万!难道她一辈子的幸福就值五千万?

  蓝裴琳没有把慕瑾谦是gay这件事情和父母说起过,一来,这件事情只是媒体的揣测,没有被证实。二来,就算是真的,恐怕父母也不会信的。因为慕瑾谦不管从外貌亦或是行为举止,完完全全是一个纯爷们!

  “爸妈,你们讲讲理好吗?我和慕瑾谦之间根本就不熟,我根本就不了解他,怎么和他结婚?”

  “不嫁也得嫁。”蓝正泽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从女儿知道要嫁人到现在,天天和他闹,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他的耳朵都快长老茧了,“出院后马上搬去慕家,把工作辞掉,每天早出晚归,才那么点工资,上个什么劲?嫁到慕家之后,你就是少奶奶了,还怕慕家养不活你?”

  “我不辞职!”当初进湖城一中,她可是通过层层选拔、百里挑一,那难度堪比考国家公务员。

  蓝正泽看都不看她一眼,转头对裴婉晴说:“时间也不早了,一会儿我还要去趟公司。”

  裴婉晴闻言立即站起身来:“琳琳,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哎!爸……妈!你们……”蓝裴琳欲哭无泪。

  她实在想不通,平日里慈爱的父母怎么会如此狠心的把她扔给一个近乎是陌生的男人,而且还是个不正常的男人!她真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爹妈亲生的。

  裴婉晴挽着丈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蓝裴琳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晚点儿我让赵妈把你行李整理好,让司机直接送到医院来。”裴婉晴看着她:“你出院后就直接去瑾谦家吧。听见没有?”

  哐当!

  蓝裴琳的心碎一地。

  她张了张嘴,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迅速消失在病房的门口。

  “嗷呜!”蓝裴琳绝望的低吼一声,又一次跌回病床上,拉过被子蒙住自己的头,泪水在这一刻决堤!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世界上所有倒霉的事儿都在同一时间降临到她头上?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在同一时间背叛她?为什么全世界都抛弃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

  “啊啊啊……”蓝裴琳蒙在被子里拼命捶打着床板发泄。

  打累了,喊够了,渐渐地声音越来越轻,动静越来越小,眼皮越来越沉……

  慕瑾谦重新回到病房的时候,蓝裴琳已经睡着了。

  柔和的灯光洒在床上熟睡的小女人身上,海藻般浓密的黑发铺散在洁白的枕头上,粉嫩的脸颊、殷红的双唇,小扇子般的长睫轻轻颤动。

  她睡得很熟,恬静又柔美。

  慕瑾谦走进床边,深深的看着蓝裴琳熟睡的脸。

  床上的小女人突然呓语了几句,一个翻身被子滑落下来。

  慕瑾谦正要弯腰替她盖好被子,蓦的撇到蓝裴琳胸前的纽扣敞开了几颗,诱人的风景若隐若现,均匀的呼吸,带动女人高耸的胸部上下起伏。

  慕瑾谦眸色深了深,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滚动,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起来,浑身的血液都仿佛集中到一个地方。

  然,此刻她是个病人,他什么都不能做。

  慕瑾谦凝视片刻,艰难的移开视线,极力平复蠢蠢欲动的情绪,俯身替她盖好被子,刚想离开。突然,一双纤细白皙的手臂紧紧的圈住了他的脖颈,柔软的唇印在男人性感的喉结处,柔软的身体软绵绵的贴着男人健硕的胸膛,低喃出声:“你要我好不好?要我……”

  慕瑾谦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懵了,浑身僵硬的压在女人的娇躯上,一动都不敢动。

  难道她醒了?

  慕瑾谦垂眸看去,身下的小女人双眼紧闭,眼睫颤动,嘴里喃喃自语。

  原来她是在做梦,慕瑾谦长舒一口气。

  可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难道是梦到了什么人?前男友?

  慕瑾谦正在思索之际,女人的唇已经上移至他的薄唇,滑腻的小舌头像小泥鳅似的钻进他微张的口中,辗转厮磨起来,两只小手移到他的胸前,不安分的拉扯着他的衬衣……

  轰!慕瑾谦紧绷的理智之玄顷刻间断裂。

  他反客为主的深吻着身下的女人,火热的唇舌在女人温润的口腔中恣意扫荡,大手抚过她的身体,将女人胸前的扣子尽数扯落。凝脂般的肌肤、丝滑的触感、淡淡的体香,让慕瑾谦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欲望之火熊熊燃烧着。

  他用膝盖分开她白皙修长的双腿,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

004:守活寡

  轰!慕瑾谦紧绷的理智之玄顷刻间断裂。

  他反客为主的深吻着身下的女人,火热的唇舌在女人温润的口腔中恣意扫荡,大手抚过她的身体,将女人胸前的扣子尽数扯落。凝脂般的肌肤、丝滑的触感、淡淡的体香,让慕瑾谦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欲望之火熊熊燃烧着。

  他用膝盖分开她白皙修长的双腿,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

  “唔……”蓝裴琳发出了一声暧昧的呻吟,可随后突然带着委屈的哭腔:“你为什么不要我?”

  就在慕瑾谦的控制力即将被摧毁的那一刻,这句话像一盆冷水,顷刻间将他的欲望浇灭了一大半,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此刻,她定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前男友。而他绝对不会当别的男人的替身。

  慕瑾谦用力的推开她,猛地起身,一把扯过被子盖住女人诱人的身体,极力平复情绪后,整理衣服夺门而出。

  院长办公室的沙发上,慕瑾谦修长的双腿交叠,俯身从茶几上拿起烟盒,熟练的抽出一支香烟,另一只手刚刚触碰到打火机,就听旁边“叮”的一声,“慕总,我来!”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毕恭毕敬的弯着腰,捂着打火机摇曳的火苗,为慕瑾谦点燃了香烟。

  “人怎么样了?”慕瑾谦吸了一口烟,优雅的吐出一缕烟圈,“齐院长,你照实说。”

  “报告慕总,据负责蓝小姐的医生回报,蓝小姐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另外,落地时,背部和腿部的软组织有些轻微的挫伤,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齐院长顿了顿,接着说:“不过据护士回报,蓝小姐的情绪似乎不太稳定,刚才蓝先生蓝太太走后,蓝小姐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现在累的睡着了。”

  慕瑾谦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两下,没有说话,夹着香烟的手指凑到唇边,又吸了一口烟,半晌才缓缓吐出烟圈。

  情绪不稳定?哭到睡着?

  难怪刚才去病房看她的时候,她在做噩梦。尽管刚才他差点在她睡梦中要了她,可他到底还是忍住了。

  这个小女人真的那么抗拒嫁给他吗?为了逃婚,即便是跳窗逃跑那么危险的事情,她也不惜去做。难道他是洪水猛兽,那么可怕?那么让她不屑?

  可他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慕瑾谦薄唇一勾,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蓝裴琳这个女人,他慕瑾谦娶定了!

  病床上,蓝裴琳沉沉的睡着,睡梦中的她眉头紧锁,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儿,白皙的脸颊上几道干涸的泪痕尤为明显。

  慕瑾谦站在病床边,伸手抹去小女人睫毛上的泪珠儿,轻轻的揉开她紧蹙的眉头。

  感觉粗粝的指腹轻轻的划过脸颊,床上的小女人不满的呓语了几句,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站在一旁的男人再一次看向腕上的手表,终于忍不住轻轻的喊了一声,“慕总。”

  “嗯?”慕瑾谦应了一声。

  “一会儿您还要回公司开会,时间差不多了。”

  “方超,你准备一下,把会议改成视频连线,地点就放在医院会议室。”

  “这……”方超有些为难的开口。

  “有什么问题吗?”

  “慕总。这个会议恐怕用视频的方式不太妥当吧。有好几个重量级的客户……”

  “没有什么不妥当的。”慕瑾谦沉声打断方超的话,“方特助,你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好。你先过去准备,十分钟后我马上到。”

  方超惊讶的看了慕瑾谦一眼,发现他的目光依旧凝视着病床上的女人,再不敢多言,点头道:“是!我这就去准备。”

  慕瑾谦俯身替病床上的小女人掖了掖被子,又在病床边站了片刻,才抬脚走了出去。

  蓝裴琳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对话声中醒了过来,她闭着眼睛细细的听了一会儿,原来是两个小护士在外面的隔间聊天。

  护士甲:“听说慕总这两天都要留在医院,连办公地点都放在这儿了,今天的会议都改成视频的了。”

  护士乙:“嗯,我也听说了。你说是不是因为这位蓝小姐的缘故?”

  护士甲:“我看是。前几天和慕总订婚的未婚妻和人私奔了,正是这位蓝裴琳小姐的姐姐。后来蓝家就让蓝裴琳代嫁。听说她死活不肯,最后还跳楼自杀。啧啧啧,真够可怜的。所以慕总就派人看着她,这两天自己也留在医院里。不然万一再跑了新娘,慕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蓝裴琳听得满脸黑线,真是以讹传讹,自己明明是逃婚,怎么非说她是自杀呢!

  护士乙:“这位蓝裴琳小姐,长得可真漂亮。你听说过么?我们湖城有二美,美艳不可方物,说的就是蓝家姐妹。姐姐蓝裴芸,高贵优雅,端庄秀丽,社交广泛,爱出风头,是无数名门公竞相追逐的对象。妹妹蓝裴琳,温柔婉约,美貌倾城。不过她向来打扮低调,且不爱社交,显得低调神秘。”

  护士甲:“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被长得不如她的姐姐给抢了男朋友。这蓝裴琳可真是倒霉。现在还要帮姐姐善后,代嫁,哎,真可怜!”

  护士乙:“可怜什么?我们慕总有钱有势,嫁给他还委屈了蓝家不成?”

  护士甲:“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慕总是典型的钻石王老五,可他啊……不喜欢女人,那蓝裴琳嫁过去岂不是守活寡?你说是不是很可怜?”

  护士乙:“嘘!小声点!这事儿你也敢乱说,是不是不想干了?”

  守~活~寡!

  蓝裴琳被这三个字雷的外焦里嫩。她今年才23岁,正是一个女人的大好年华。虽然她对男女那方面的事情没有任何经验,可她始终是一个正常的女人,需要过正常的日子。她才不要把自己的下半辈子耗费在一个不能尽人事的男人身上。

  乖乖的配合两个小护士做完了一系列检查后,蓝裴琳开始寻思怎么逃走。

  她的钱和手机都在家里,就算逃出去也没法生活。蓝裴琳咬着手指,怎么办呢?

  她睁大眼睛,滴溜溜环视了病房一圈,视线落在床头柜上的一部固定电话上。

  对了!打电话给闺蜜陶乐乐,这家伙鬼点子多,肯定会想到办法帮她的。

  蓝裴琳抓起电话,刚播了一个号码,电话里就传来一个冰冷的男人声音,“请问,蓝小姐,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蓝裴琳愣了几秒钟,猛地反应过来,啪的一声挂掉电话。

  眼前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电话根本就不能打外线。

  慕瑾谦这个混蛋,居然软禁她,不让她和外界联系!实在太过分了!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才是首要的。蓝裴琳做贼似得踮着脚尖走到病房门口,透过猫眼向外窥探。

  咦!走廊上居然没有黑衣保镖诶!

  蓝裴琳内心一阵兴奋。她迅速打开门走了出去。走廊上果然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一路都很顺畅,她来到电梯门口,手指刚刚触碰到按键,突然从两边各走出一个黑衣人来,吓得她浑身一僵。

  “蓝小姐,请问您要去哪里?需要我们陪您去吗?”其中一个黑衣人面无表情的开口。

  “不……不用了。我只是出来透透气,这就回去。”蓝裴琳说完头也不回的往病房走去。

  两个黑衣人似乎不放心,一路护送着蓝裴琳回房间。虽然慕瑾谦交代他们,不要一直站在病房门口,可万一一个不留神把人给弄丢了,那自己的饭碗也会跟着丢了。

  蓝裴琳一面慢吞吞的往前走,小脑袋一面飞速的旋转,突然计上心来。

  快要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哎呦!”蓝裴琳一个踉跄,单手撑着走廊的墙壁,小脸扭曲。

  “蓝小姐,您怎么了?”两个黑衣人同时上前扶住她。

  “没事没事,我突然间感觉头晕胸闷。你们能不能帮我喊一下医生。”蓝裴琳捂着胸口,有气无力的说。

  “蓝小姐,你先忍忍,我这就去。”其中一个黑衣人跑着离开了。

  “那个……”蓝裴琳朝另一个黑衣人看去,“麻烦你帮我倒一杯热水。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我马上去。”另一个黑衣人往走廊尽头的茶水间走去。

  蓝裴琳乘着两人都不在身边的空档,飞快的跑向楼梯间。这回她学聪明了,电梯绝对不能乘坐。

  这里是二十八楼,没人会想得到她是用走楼梯的方式下楼,待会儿黑衣人回来发现她不见了,第一时间肯定是去电梯那边拦截她。

  嘿嘿,自己真是太聪明了。蓝裴琳边走楼梯边兴奋的在心里为自己默默打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