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社会敬老爱老,也需老人自爱——揭穿一个长寿老人的骗局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二女共待一夫,是不是男人的终极目标?

2017-06-23 麦子阅读 麦子阅读

001:一夜情乱

  带着几分酸痛,叶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入目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金色的阳光越过窗帘,落在一件面料极好的男士西装上……

  叶黎猛然瞪大了眼睛,抓起被子,低头向自己的身上看了过去。

  赤裸的身体,还有那青青紫紫的痕迹,让叶黎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醒了?要我送你吗?”

  浴室的门,应声而开,面前的男人堪称完美,深邃的五官,八块腹肌,微扬的嘴角,带着某种不能言喻的诱|惑。

  叶黎先是一愣,有些意外男人优越的外貌,可是想到他们一夜情的本质,随即却是脸色徒然一冷,淡漠道:“不用。”

  言罢,也不顾男人还在,直接掀起被子,就准备穿衣走人。

  “我说要你走了吗?”秦宿快步走到床前,不顾叶黎的反抗,单手撑着床头,直接将叶黎禁锢在臂弯之间。

  暧|昧的姿态,灼热的呼吸呼散在叶黎的脸上,一瞬间击溃叶黎那强装的冷漠。

  “你……你要干嘛?”

  叶黎抓着衣服,捂住胸口,极力想让自己冷静,可是周身充斥着男人那极富侵略的气息,却让叶黎控制不住的,越发慌乱。

  秦宿用另一只手,慢慢卷起叶黎耳侧的一缕长发,深邃的眼眸带着几许深情,又似几许寒意,低沉道:“叶黎是吗?”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嘘。”秦宿将食指轻轻放到叶黎的唇上,淡淡道:“我没有让你说话。”

  “……”叶黎的愤怒,终究大过了她的畏惧,一个大力,直接将秦宿从自己的身上推了出去。

  秦宿眼眸微眯,深邃的眼眸中不见一丝光亮,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笑了笑,却并没有说什么。

  叶黎迅速的套上衣服,几乎是落荒而逃。

  秦宿看着叶黎的背影,目光讳莫如深,倏而,电话铃响。

  “嗯,婚礼如期。”秦宿冷声应着,直接挂断电话。

  看着床单上那抹干涸的暗红痕迹,眼眸微暗,闪着某种意味不明的光芒。

  这边,叶黎一口气跑出酒店,回神想起刚刚那男人的笑,顿时浑身发冷,有种不明觉厉的恶寒。

  捏着手里的紧急避孕药,叶黎有几分犹豫,但那样的人,她不想以后再有交集。

  回到家,周身的疲惫感,让叶黎双脚发软,还没得及多想,叶樱的声音便突兀的在她耳边响起。

  “堂姐,这是才回来?”

  “这里不欢迎你们。”叶黎瞬间冷下了脸。

  “堂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和妈咪可是看了新闻,怕你出了什么事,专程过来看你的。”叶樱娇笑着,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中,却满是嘲弄。

  叶黎不知新闻说了什么,只能故意跳过新闻的内容,冷哼道:“多谢关心,现在你们看到我了,就请滚吧!”

  “妈咪……你看堂姐……”叶樱娇嗔着摇着张美芸的手臂,一脸的不依不饶。

  张美芸一张妆容精致的贵妇脸上,却并没有叶樱的焦躁。

  安抚性的拍了拍叶樱的手,端着最优雅的姿态,笑道:“既然小黎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不过啊……”

  叶黎不由攥紧了手。

  “不过,今早你爷爷也看了新闻,今晚在你爷爷的寿诞上,你可要好好和你爷爷解释清楚哦!”说着,张美芸一双与叶樱同样的桃花眼,便若有似无的扫了扫叶黎那多出两道痕迹的脖颈,轻笑道:“毕竟,你也知道,你爷爷一向最是死板固执了。”

  叶黎一手捂住脖子,直接冲张美芸吼道:“滚。”

002:绯闻风波

  张美芸和叶樱离开后,叶黎第一时间找出当天的新闻。

  铺面而来的就是她在夜店内狂欢的各种照片,放的最大的一张,则是她被两个男人搀扶着进酒店的照片,各种叶氏千金,夜店狂欢,携两男共度良宵的标题,全都在暗示着她放荡的私生活。

  叶黎清楚,她昨晚肯定是被人算计了,只是若是二叔一家有意算计自己,却是不该只有新闻上那几张含沙射影揣测的照片才对,还有今早那个男人,到底是谁?真的是二叔家安排的吗?

  叶黎想着那男人一身凌冽的气度,不由就皱紧了眉。

  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叶黎本该销声匿迹几天,不过今天是她爷爷的七十大寿,她身为孙女,却是不得不到场的。

  果然一进会场,叶黎就感受到许多异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指指点点。

  “堂姐怎么一个人来的?爷爷可是叮嘱了要你带着昨晚的人一起过来见见的。”叶樱挽着秦立,一边娇笑着问着,一边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给一旁的秦立介绍道:“亲爱的,这是我堂姐叶黎。”

  “你们叶家的美人儿可真多。”秦立有些玩味的瞥了一眼叶黎。

  乌黑的发,大大的眼,精致而不张扬的五官,虽不如叶樱美|艳,却给人一种极为舒服的美,特别是父亲死了,母亲跑了,本来他还犹豫着要不要换一个人选,却不想她昨晚竟闹出那样的新闻,也只能放弃了。

  秦立眼中的算计一闪而过,叶樱只顾在叶黎面前炫耀,不曾注意,叶黎却是敏锐的察觉到秦立身上的恶意,不觉的微微皱起了眉。“堂姐,你还不认识秦立吧!他是秦家的二少爷,就是秦氏帝国的那个秦家,我们一见钟情,正准备今晚请爷爷为我们做主订下婚期的。”叶樱说着便一脸娇羞的靠着秦立,然后又有些不怀好意的问道:“姐姐不如也将昨晚的人带来,我们正好一起请爷爷帮我们做主好了。”

  “是啊!有个人一起提亲,我也没那么紧张。”既然已经放弃了叶黎,秦立自然便要站在叶樱这面,力争将叶黎赶出秦家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却是直接将叶黎的另一半都给定了,一时间本就暗中留意三人的众人,不由的用更加异样的眼神打量着叶黎,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指着叶黎窃窃私语。

  叶黎暗暗攥紧了手,还没等解释,叶老爷子已经走了过来。

  一见叶黎,就直接敲着拐杖,怒道:“你还有脸来?叶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爷爷,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两个人。”叶黎试图辩解。

  叶老爷子却是全然不听的样子,哼道:“我不管你认不认识那两个人,既然你跟那两个人去了酒店,你就必须赶紧找其中一个把婚结了。”

  所有人听着,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没想到叶盛天竟古板到了如此地步。

  “爷爷,我是您的亲孙女,您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让我嫁给一个陌生人。”叶黎死死咬着牙,眼中泛着不甘的血红。

  叶盛天瞥了一眼叶黎,一张严肃刻板的脸上,仍旧看不见一丝慈爱,继续哼道:“你不嫁也行,不过从今天起,也就不用做我的孙女了。”

  “爷爷……”

  叶黎满目震惊的看着叶盛天,却是没想到,她的爷爷竟真的因为几张照片就要把她赶出叶家。

  “要么嫁人,要么离开叶家,你自己选。”叶盛天冷然说道。

  叶黎自嘲的笑了笑,只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一样的存在,童年时爸爸就死了,然后妈妈也不要自己,跟别人跑了,二叔一家虎视眈眈的窥视着她继承到父亲的遗产,如今就连她唯一的亲人爷爷,也要将她赶出家门。

  叶黎深吸一口气,强忍住眼底的湿气,冷淡开口。

  “好,那我……”

  “那我就正式向叶老爷子提亲,还请叶老爷子将叶黎嫁给我。”一只大手自然的落在叶黎的肩上,冲着叶盛天淡然说道。

003:提亲

  叶黎一惊,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正好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眸。

  那温柔的注视,好似包含了最深情的爱意,可是更深的对视下,叶黎却只觉得那漆黑的眼眸,好似一处深渊,透着最让人看不清的深沉和阴暗。

  他,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这位先生,我想你大概搞错了,我爷爷是要将堂姐许配给昨晚那两个人之一,不是在招亲的。”叶樱被秦宿的外貌惊了一瞬后,赶忙“善解人意”的出来解释。

  “是啊!大哥,叶家一向很注重礼节,是不可能再将叶黎小姐再嫁给别人的。”秦立隐下眼中的愤恨与惊讶,也笑着说道。

  而众人,也终于在秦立的称呼中,明白了秦宿的身份。

  传言秦家大少爷,因为不学无术,所以被秦家送到海外留学,这些年一直一事无成,已经被秦家视为弃子,却是不想,竟是如此的气度不凡,想来那传言只怕是多有不实啊!

  这样想着,众人的目光落在几人之间,便不由的多了几分考究,这秦立说是对叶樱一见钟情,难道说秦宿也对叶黎一见钟情了?这些常年混迹在商场之内的人精们,可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巧合。

  叶老爷子更是一眼看出来秦家兄弟的反常,本只想无论是谁,将叶黎嫁出去的心,立时也就变了。

  “秦先生,小樱说的没错,我是要让叶黎嫁给昨晚的那两人之一,所以你还是不要在这里捣乱了。”叶老爷子肃然道。

  叶黎闻言,心不由越发的凉了。

  秦宿却只是嘴角微勾,淡笑道:“我想叶老爷子大概是误会了,昨晚和小黎在一起的是我,那两个人不过是帮我把小黎扶到了酒店而已。”

  “你胡说。”叶樱听着,不由激动反驳道。

  整个会场猛然一静,叶樱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又补充道:“秦先生,你不要为了娶我堂姐,就胡乱编排,我们叶家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家。”

  “呵……”叶黎不由冷笑出声,却是再也懒得说什么了。

  叶老爷子眉头一皱,也不理会叶黎的阴阳怪气,直接对秦宿哼道:“口说无凭。”

  “明天我自会带着诚意,专程再来拜访叶老爷子。”秦宿嘴角微勾,眼中满是笃定。

  叶老爷子微眯着眼,又暗暗打量了秦宿一番,到底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甩袖离开,叶樱看着,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秦立拦了下来。

  “那我就先恭喜大哥,心想事成了。”秦立笑道。

  秦宿嘴角微勾,淡淡应道:“我也祝福你,和叶樱小姐甜甜蜜蜜。”

  几人不欢而散,秦立和叶樱去祝寿,而秦宿和叶樱则是脚步一直的向会场外,走了出去。

  “你究竟是谁?想干什么?”才一出会场,叶黎就一个耸肩扭动,从秦宿的怀中挣脱。

  秦宿勾唇,淡声答道:“秦宿,娶你。”

  叶黎皱着眉,本能的向后退开一步,和秦宿拉开距离,冷声问道:“为什么?”

  秦宿歪着头,向前踏了一步,有些戏虐道:“一见钟情或者一日钟情?”

  “你……无耻,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叶黎怒道。

  秦宿嘴角勾笑着满满上前,高大的身影以及那强大的气场,叶黎本能的向后退缩。

  “你想干嘛?你别过来,我喊人了啊!”叶黎紧贴着墙壁,面对越发靠近自己的秦宿,莫名的恐慌。

  秦宿嘴角的弧度越发上扬,一步步逼近叶黎,双手抓起叶黎抗拒的双手,连同叶黎的手一起压到墙上,头微低,灼热的呼吸呼散在叶黎的脸上,两人唇畔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叶黎努力收着下巴靠后,紧张的连呼吸都屏住了,秦宿却是眼眸微眯,贴着叶黎的嘴角擦过,将那温润的唇畔直接落在了叶黎的右耳出。

  “你现在可以喊人了。”

  低沉的声音,带着呼吸的灼热,一同呼散在叶黎的耳廓上,痒痒的,带着几分迷醉的味道。

004:清晨的不速之客

  “你……”

  想到爷爷的古板,如今又被秦宿这般胁迫着,叶黎只觉得一腔的怒火,堵在胸口,无处发泄,抬起腿,就向秦宿的子孙根撞了过去。

  秦宿松开叶黎,灵敏的向后退了一步,正好躲过叶黎的攻击。

  “这就是你对付救命恩人的态度吗?”秦宿双手环胸,淡漠的看着叶黎。

  叶黎微微一愣,想到照片上那两个男人,微微思衬了一下,却是直接冷下脸哼道:“我好容易找了两个帅哥私会,却被你赶走了,我都还没找你算账,你还想要找我要报酬不成?”

  不管这个秦宿是因为什么救了她,可是他想借此来娶她,并且算计什么,却是肯定的。

  虽说叶黎现在还猜不透他到底在算计什么,可是本能的,她不想和他靠的太近,不想陷入到某些未知的危险中去。

  秦宿眼神微眯,面对叶黎的嘲弄,却也不恼,嘴角微勾,只是淡淡道:“明早八点,在家等我。”

  “……”

  “我想你应该清楚,和我结婚,是你最好的选择。”秦宿俯身,在叶黎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随后,还不待叶黎反映过来秦宿话中的含义,秦宿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一整夜,叶黎躺在床上,都在翻来覆去的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关于秦宿的事情。

  她已经请朋友帮她查了秦宿的资料。

  不同于外界传闻中的不堪,从朋友在国外少有调查到的资料来看,秦宿一直掌管着秦家在海外的所有产业,更是短短几年间就让所有的资产翻了好几番,在商界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次回来,更是直接接任秦氏帝国总裁的位置,不过是因为发布会还没有开,外界的许多人都还不清楚罢了。

  叶黎实在是想不懂,这样的秦宿,究竟想要算计她什么?

  辗转反侧了一|夜,第二天叶黎才睁眼,就看到秦宿那张刚毅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前。

  惊吓,叶黎扯着被子缩到床角,惊恐的问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秦宿淡淡答道。

  “……”

  “现在是七点二十,你还有四十分钟。”秦宿淡淡扫了一眼手表,一边说着,一边淡然的起身,离开了叶黎的卧室。

  呆愣了两秒钟,叶黎眼看着秦宿离开后,第一反应便是下床想要将卧室的门反锁,然后她就发现她卧室的门锁,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堆零件,摇摇欲坠的挂在门上,宣告着它的意外身故。

  “你还有三十八分钟。”秦宿低沉的声音从客厅内传来。

  叶黎一抖,条件反射的将卧室的门关上,然后那摇摇欲坠的门锁零件,便再也支撑不住,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

  叶黎无力的望着那些散落了一地的零件,看了又看,又从那缺了门锁而空出来的门洞内,偷偷看了眼惬意坐在她沙发上的秦宿,很想打电话去报警,可是一想到她爷爷给她下的死命令,便只剩下无力的叹息,默默开始换衣服,洗漱整理。

  秦宿说的没错,不过他在算计什么,和他结婚,都是目前对于她来说,最好的选择了。

  所以,八点准时出发,八点二十的时候,秦宿和叶黎便携手出现在了叶氏的老宅内,端坐在叶盛天的面前,再次说明要结婚的意图,并且带了当晚他从那两人手中接过叶黎,和叶黎一起进入酒店的监控视频。

005:提亲成功

  “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将叶黎嫁给你的。”叶盛天冷哼着打断秦宿的话。

  叶黎听着不由冷笑:“爷爷不是最看重所谓的名声吗?怎么现在证明我那天是和秦宿在一起后,又不同意我嫁了呢?”

  叶盛天双眼一瞪,却是突然语重心长道:“莫名其妙要娶你,明显是不安好心,我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叶黎着看着叶盛天,继续冷笑道:“昨晚爷爷想要将我随便嫁给那两个人其一的时候,怎么忘了要为我好呢?”

  “混账!你怎么和我说话呢!”叶盛天气的直接拿起一个茶杯,就像叶黎砸了过去。

  叶黎梗着脖子,倔强着不肯闪躲,眼看着那带着滚烫的热茶的茶杯,就要砸到叶黎的脸上,秦宿却是突然一个起身,抱住叶黎的头,任由那热茶和茶杯一同在背上炸开了花。

  “你……”

  叶黎满目震惊的看向秦宿,从未被人如此呵护过的内心,一瞬间卷起惊涛骇浪般的情绪,久久不能平息。

  秦宿却只是淡淡的拍了拍叶黎的头,转过身,看着叶盛天,淡淡道:“我觉得叶老爷子,可以先看看这些,再做决定。”

  一边说着,秦宿便从手提包内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叶盛天。

  叶盛天狐疑的看了一眼秦宿,眉头微皱,到底还是接过了那个文件夹,快速的翻看起来。

  只见叶盛天手中的动作越翻越慢,脸色越来越难看,一直到最后定格在某一页时,满脸的皱纹几乎都要皱到了一起,却是隔了好久,才抖着手,缓缓将那份文件夹合上。

  带着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的面容,妥协道:“我可以答应你和叶黎的婚事,但你必须保证,这些文件永远都不会公之于众。”

  “自然。”秦宿勾唇。

  后面的时间,叶黎几乎还在糊涂中,秦宿便和她的爷爷,将婚礼的时间都订了,以至于迷迷糊糊间,她被秦宿带着离开后,只记的问秦宿:

  “你的背……没事吧!”

  叶黎小心翼翼的瞄着秦宿那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若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哪里被热茶泼过,秦宿一直淡然的面容上,更是不见一丝被烫到的表情,可是叶黎却是清楚的看到,刚刚那杯茶才刚刚泡上,不说有一百度,也绝对有九十度的高温的。

  秦宿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叶黎一眼,微顿了一下,才说道:“我以为你会更关心那份文件是什么。”

  “啊?”叶黎微微一愣,才想起来,她爷爷可是因为一份文件,就将自己卖了,不由问道:“那份文件是什么?”

  这般说着,一张白皙的小脸,到底还是不由的就涨的绯红了起来。

  秦宿看着,只觉得,阳光下这样红着脸的叶黎,像极了某人,不由就弯身,吻向了那抹粉|嫩的唇畔。

  “唔……”

  叶黎本能的想要闪躲,秦宿却是直接一手拦住叶黎的脖颈,禁止她后退,强势撬开她的口,唇舌交缠,放肆汲取她口中的甜蜜。

  如此陌生又亲密的接触,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从叶黎的口腔,一点点扩散到叶黎的全身,让叶黎一时间就忘了反抗,只是不安的睁着一双大大的眼,不知到底该看向哪里。

  一直到一只宽大而带着温热的手,轻轻覆上叶黎的眼,一瞬间叶黎只觉得全世界都只剩下这个吻,缠|绵悱恻,带着一种触电的微麻,让她的心脏控制不住的剧烈狂跳……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