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警方有必要对欧某中前妻采取强制措施吗?

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你知道这些APP商店吗?

除了生理上的冲动,能给你这些感觉的才叫爱!

2017-10-05 麦子阅读 麦子阅读

001:天堂到地狱的距离

  “震惊!当红女演员私密视频大曝光,人前禁欲人后放荡!”

  “娱乐圈援交门,冷艳女星吴芷瞳,私下竟如此淫乱?!”

  “揭秘!‘最佳新人’吴芷瞳野性的私生活”

  吴芷瞳蹲坐在自家公寓的地上,颤抖地死死捂住头顶,手机掉落在一边,屏幕忽明忽暗,依旧忠实播放着新闻内容。

  视频中,她全身赤裸,被一个打满马赛克的男人压在身下,眼睛迷乱看向摄像头,不断发出甜美的呻吟,她认识那个在自己身上不断动作的男人,正是自己的现任男友,吕子哲。

  可是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上一秒,她还站在“电视剧最佳新人”的领奖台上,接受众人瞩目,下一秒,这段淫秽荒谬的视频便已传遍网络,各大媒体纷纷转发,一直以“飒爽女强人”形象示人的吴芷瞳,顷刻间便变成了不知廉耻的淫娃,就连“最佳新人奖”的含金量,也变得令人怀疑了起来。

  经纪人将她全副武装地送回公寓,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吴芷瞳知道,出了这种事,公司肯定会大发雷霆,会不会保自己,就看公司认为她还有没有利用价值了。

  但上天显然不肯这么轻易地放过这位刚刚年满二十的女孩。

  “您好,这里是市立第一医院,请问是吴春华先生的女儿吗?”

  “医院?我爸怎么了?!”

  “您的父亲吴春华先生被工地掉下来的钢板砸中,目前昏迷不醒,需要马上进行手术,请您尽快过来签字。”

  啪!

  手机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地声响,还没来得及消化私密视频泄露的新闻,又收到这样的噩耗,吴芷瞳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根本没法做出反应。

  回过神来,也顾不得楼下满是记者,吴芷瞳疯了似的冲出媒体包围,打车去了医院。

  出租车电台正大肆播报着她的视频门事件,司机大叔看了眼后座满头大汗的吴芷瞳,心中暗道倒霉,这下又得洗车了。

  气喘吁吁地赶到病房外,吴芷瞳抓住一个医生模样男人的手,焦急地问道:“医生,我父亲怎么样?”

  中年医生不着痕迹地抹开吴芷瞳的手,眼中闪过厌恶:“不太好,需要马上进行手术,这是缴费单和同意书,你签个字,交完费就可以手术了。”

  接过医生手中的缴费单,吴芷瞳傻眼了。

  八十万?!

  就算穷尽积蓄,她最多也只能凑到二十来万,全带来了医院,八十万?!要她从哪里搞来这么多钱?!

  将吴芷瞳的惊疑尽收眼底,旁边的护士终于忍不住嘲笑:“怎么,嫌贵啊?”

  终于意识到气氛的不友好,吴芷瞳脑中闪过那些新闻,立刻想到了原因。

  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吴芷瞳深吸一口气,轻声问:“这些钱,需要一次性交齐吗?”

  “那当然。”护士嗤笑,“怎么,大明星,连这点钱都不肯为父亲出啊?”

  这时,大楼中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骚动,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诶,那不是吴芷瞳吗?”

  “还真是,平时一本正经的,没想到啊,啧啧,她来医院干嘛?”

  “听说是父亲出了事故,要钱做手术呢,看那样子别不是不肯出钱吧?”

  “肯定是,能做出那种事,还指望有良心吗?肯定把钱看得比自己父亲都重。”

  “有这么个女儿,老吴家真是到了大霉,面子没了不说,现在,唉……”

  众人的议论一字不落地传进了吴芷瞳耳中,看着眼前护士越发鄙夷的神情,吴芷瞳只觉大脑一片眩晕,身子不由自主地晃了晃。

  年轻护士警惕地后退一步:“干嘛,想装晕博同情?你爸爸可撑不了那么久。”

  好不容易站稳的吴芷瞳闻言,急血攻心,差点真的倒下去,不过还是死撑着一口气,苍白着面容,好声好气地祈求:“医生,八十万我实在是没法马上拿出来,您看这样行不行,我手上现在有二十万,先交一部分,剩下的尽快补上,您看行吗?”

  闻言,中年医生怀疑地上下打量着吴芷瞳,像是在分辨她话语的真实性。

  吴芷瞳知道面前人心中在想什么,可事关唯一亲人的生命,她也只能暂时放下维护自尊的念头,再次开口:“我可以写欠条,留下电话和地址,就当是求求您们,先救救我父亲。”

002:交易

  衡量再三,虽然仍不信吴芷瞳的话,但想到病床上可怜的老人,救死扶伤的恻隐之心还是占了上风,医生跟护士说了些什么,而后进了手术室,留下一名护士带吴芷瞳去缴费。

  吴芷瞳千恩万谢地刷了卡,签了字,看着父亲手术室的指示灯亮起,终于暂时松了口气,瘫坐在长凳上。

  时间紧迫,医院给的最后期限是明天中午,她要赶紧想办法凑钱,吴芷瞳抹了把脸,匆匆向医院门口走去。

  刚出医院,就看见吕子哲靠在车边,微笑地看着自己。

  看着这样的吕子哲,吴芷瞳终于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网上不堪入目的视频再次映入脑海,看着镇定自若的男友,吴芷瞳突然有了个不可置信的猜测,她缓缓停住脚步,看向几米外的吕子哲,瞪大眼睛,半晌没有做声。

  见吴芷瞳不动,吕子哲掐灭手中的烟头,缓缓走上前,如往常般温柔地笑着,拍拍吴芷瞳瘦弱的肩膀,低下头,在其耳边吐出恶魔的低语:“亲爱的,获奖礼物,还满意吗?”

  “为什么……”

  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吴芷瞳感受着吕子哲周身熟悉的气息,竟是一动都无法再动,只能艰涩地问出这一句。

  “为什么?”抬起身,欣赏着“女友”破碎的表情,吕子哲隐藏在镜片后的双眼透过一丝狠厉,“当然是为了复仇。”

  “复仇?”机械地重复着吕子哲的话,吴芷瞳还是不可置信,“我没有对不起过你……”

  “闭嘴!”毫不犹豫地打断吴芷瞳的话,吕子哲像是隐忍地深吸一口气,而后收回了愤恨地表情,眼神重新温柔起来,“现在,还剩六十万,亲爱的瞳瞳,你该怎么办呢?”

  刚想说找公司预支,一个男人匆匆跑了过来,递给吕子哲一叠文件:“吕总,搞定了。”

  吕子哲接过文件,随意地翻了翻,嘴角勾出一撇微笑,又递给了吴芷瞳;“小可怜,连信任的公司都在火上浇油。”

  呆滞地看着文件上醒目的“解约”,吴芷瞳没有伸手接过,她木然地望着吕子哲的眼睛:“你想怎么样。”

  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公司这时候解约,肯定是以她违约在先为理由,如果再狠一点,很可能还会要求高额的违约金,而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她付出了全部感情和信任的男人带来的。

  “别露出这种表情,我会心疼的。”吕子哲用文件纸轻轻拍了拍吴芷瞳的脸颊,温柔的语气和侮辱性的动作完全不符。

  这时,站在吕子哲背后的男人上前一步,向吴芷瞳递来另一份文件。

  “包养协议”四个字赫然映入眼帘。

  “你看,只要签了它,一切都不是问题。”吕子哲不怀好意地低声诱惑,“反正你都被我上过无数次了,根本无所谓嘛,对不对?”

  “你休想!”一把拍掉男人手中的协议,吴芷瞳情绪终于到达了崩溃的边缘,眼泪夺眶而出,仇恨地看向吕子哲,“我就算求遍天下,就算去卖,也不会向你这个畜生低头!”

  额头青筋一闪而过,吕子哲面上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像是面对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你不妨试试,亲爱的,除了我,没有人会救你。”

  吴芷瞳狐疑地看着吕子哲悠然的表情,不好的预感席卷全身,她拿起手机,当着吕子哲的面,拨通了圈内至交好友,常昊佳的电话。

  常昊佳跟自己一样,也是二线演员,最近接了几部好片,马上就要进军一线了,对她来说六十万可能太多,但借个二三十万应该没什么问题。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的却不是常昊佳的声音,而是其经纪人冰冷的女声:“很抱歉,吴芷瞳小姐,昊佳现在正在拍戏,抽不开身。”

  “赵姐,我……”吴芷瞳张口欲言,但很快被打断。

  “另外,除非必要,请您不要再联系昊佳了,我们昊佳只是个小小的二线演员,经不起折腾。”

  说完,不等吴芷瞳回应,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怎么样?我天真的小可爱?”吕子哲饶有兴趣地问,“情比金坚的友谊,帮得了你吗?”

  没理会吕子哲的嘲讽,吴芷瞳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号码的主人姓孙,是圈内知名的导演,曾经提携过还是新人的自己,这是自己交际圈中,除了公司高层外,最大牌的人物了。

003:无路可退

  孙导很快接了电话,声音非常焦急:“小吴?你是怎么搞的,怎么会得罪吕子哲?!”

  “吕子哲……?”吴芷瞳蓦地抬首,将面前男人玩味的眼神尽收眼底,“孙导,您在说什么?”

  “就是你们公司的那个少董,吕子哲啊!”孙导有些气急败坏,“你个小女娃,得罪谁不好要得罪老板?知不知道他放了话,谁要敢帮你,就让他在圈子里混不下去!小吴啊,不是老孙我不想帮,实在是……”

  “我知道了,孙导,谢谢您告诉我。”惊吓到极致,吴芷瞳反而冷静了下来,她礼貌地挂掉电话,直视吕子哲的双眼,“吕子哲,你说过自己在广告公司就职。”

  “谁说不是呢?”吕子哲抱着双臂,一点没有谎言被揭穿的尴尬,“御乾娱乐下属可也有不少广告业务,怎么,对自己东家都不了解?”

  男人的面孔熟悉却又陌生,吴芷瞳怎么也不敢相信,交往两年,她竟然连吕子哲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御乾娱乐少董,自己真正的老板,圈内人尽皆知的人物,年轻有为,不知道是多少圈内圈外女人肖想的人物,这样的人在身边呆了两年,自己竟然不知道。

  怪只怪自己太过天真,平时也只一心专注于演技,对公司人事一窍不通,除了在大楼见过董事长的照片外,什么高层都不认识,吕子哲说什么就信什么,就连那种视频,也在对方再三哄骗下同意录制了,全身心的信任,却只落得这等下场。

  “考虑够了没有?”吕子哲有些不耐烦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吴小姐,签下这份协议恐怕是您唯一的选择。”此时,一直未曾做声的男人开口为主分忧了,“除了令尊手术所需的六十万,以及合同规定的违约金一百万外,此前与您签过代言协议的三家品牌都提出了违约赔偿,约一百三十万,总计两百九十万,有吕总招呼在先,不会有人肯借给您这么大笔钱的。”

  “你!”吴芷瞳小脸涨得通红,却丝毫找不到反驳的言语。

  “行了,看你像是还没死心,我没空陪你在这儿空耗。”见吴芷瞳半晌说不出话,吕子哲的耐心终于耗尽,“别墅的地址你知道,今晚12点前过来,一切就都还算数,要是过了,哼哼……”

  吐出威胁的话语,吕子哲登上黑色的凯迪拉克,瞬间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吴芷瞳茫然地抬起手腕看看时间,21点30分,距离医院给的最后通牒还有14个半小时,离吕子哲给的最后期限还有两个半小时。

  不死心的吴芷瞳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几个曾经表示过对她“有兴趣”的老板电话,这些往日胆大包天,口出狂言的老板们如今却都怂了,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

  没想到,几小时前还是前途无量的当红新人,几小时后就落到了卖都没人要的地步。

  吕子哲,我吴芷瞳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吴芷瞳真的很想知道,如此费尽心机,隐藏身份,千辛万苦扮演一个尽职尽责的暖心男友长达两年,吕子哲究竟是为了什么。

  所谓的复仇,又是指什么?

  御乾娱乐是圈内两大巨头之一,没有人会为一个身名尽毁的女演员去得罪御乾少董,吕子哲是认真的,他真的已经把所有的路都封死了。

  难道,就真的只有这一条路了吗。

  轰隆隆!

  一声雷响,豆大的雨点毫无预兆地自空中落下,惊起一阵慌乱。

  人们争先恐后地涌进大门,不停抱怨着老天爷。

  混乱之中,吴芷瞳背后突然受力,一个踉跄跌进雨中,摔倒在地。

  周围人有想帮忙的,待看清吴芷瞳面孔后又纷纷收回了手,有尖酸的,甚至朝着吴芷瞳纷乱的脸庞啐了口唾沫。

  “呸,什么玩意儿,没得脏了老娘的手。”

  雨水冰凉,浇得吴芷瞳只觉冰寒刺骨,艰难地爬起来,不知怎的,却又失去了避雨的兴趣。

  自己这么狼狈,吕子哲看到肯定会很满意吧?

  自嘲地笑笑,不顾旁人异样的眼神,吴芷瞳踢掉摔掉一个跟的高跟鞋,赤着脚淋着雨,大步跑了出去。

  她的确知道吕子哲所说的别墅,就在离第一医院不远的湖边别墅区,那是她和吕子哲的“秘密基地”,每当在片场受了委屈,吕子哲就会带她回到那栋别墅,亲亲热热地玩上一天,就什么烦恼都忘了。

004:一切都变了

  半小时后,就在吴芷瞳快支撑不住时,别墅的影子终于在眼前出现。

  还是那熟悉的大门,现在看起来,却有如食人兽的血盆大口,要将自己吞噬殆尽。

  别墅内亮着灯,院门却紧紧关闭着,尝试着按下门铃,半晌,也没有人应声。

  吕子哲不会在撒谎吧?他其实并不在这里?

  想到这个可能,吴芷瞳心中一颤,按照刚才吕子哲的一系列作为,并不是没有可能!

  慌乱之下,吴芷瞳再顾不得仪态,大声吼叫起来:“吕子哲!!!”

  “开门!你不是要我来吗?我来了!”

  “开门啊!你不是要包养我吗!”

  直到嗓子喊哑,院内别墅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之前在医院跟在吕子哲身后的男人打着伞缓缓走来,打开了院门。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浑身湿透,狼狈无比的吴芷瞳:“吴小姐,吕总请你进去。”

  闻言,吴芷瞳竟松了口气,她整理整理被雨淋湿变得杂乱的秀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笑,跟在男人后面走了进去。

  室内干燥而温暖,吕子哲侧对门口,坐在复古的壁炉前,视线停留在手中厚重的书本上,看也没看身后一眼。

  明亮的灯光之下,吕子哲刀锋般的侧脸显得冷硬而无情,硬生生将周身的气压压低了几度。

  “吕总。”带吴芷瞳进来的男人微微欠身,“吴小姐来了。”

  说完,见吕子哲没有别的指示,便退出屋子,关上门,只留下吴芷瞳和吕子哲两人在这大堂中。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吴芷瞳双腿开始有些发颤,湿透的衣物紧贴着肌肤,即使在温暖的室内也丝毫感觉不到暖意。

  吕子哲始终专注在书本上,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就像潜伏在草丛中的猎食者,等待着猎物主动踏进布置好的陷阱。

  吴芷瞳站在原地,承受着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压力,终于忍无可忍,开口道:“吕子哲,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翻过书页,吕子哲随意问道,轻慢的态度昭然若揭。

  吴芷瞳紧握起双拳,指甲深深嵌进肉里,前所未有的屈辱感几乎要将她的脊背压折,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

  然而她不能,不仅不能,还要主动顺从吕子哲的意志,将姿态放到最低,让对方满意,以此换得父亲的手术费。

  深吸一口气,吴芷瞳的嗓音有些发颤:“你说,只要签了包养协议,就会救我父亲。”

  啪。

  吕子哲合上书本,转过头,这才正眼看向门口站着的吴芷瞳。

  平日一直理智而温和的女人此刻浑身湿透地站立着,没有自己发话,甚至连移动一步都不敢。

  掌控欲得到极大满足,但吕子哲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既然要复仇,当然是要先碾碎这个女人的尊严,越彻底越好。

  “呵呵。”一声不屑的嗤笑,吕子哲伸手扶住下颌,上下扫视着吴芷瞳玲珑的身材,“要救你父亲,可以,先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钱。”

  居高临下的话语饱含侮辱,毫不掩饰地表现着男人的欲望。

  吴芷瞳咬紧牙关,男人的视线赤裸裸地盯着她,似乎能烧穿身上的衣服,让人忍不住想要逃避,想要立刻转身离开。

  但吴芷瞳别无选择,她只能紧绷身体,迎着吕子哲充满欲望的视线,慢慢解开衬衫的纽扣。

  身为在影视圈混得一席之地的女演员,吴芷瞳的身材虽称不上火热,但也前凸后翘,该有的都有,加上为了维持荧幕上冷面女强人的公众形象,从没停止过锻炼,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也不像许多女演员,瘦得像根竹竿。

  纽扣解开一般,雪白的肌肤大片展现在吕子哲眼前,不断刺激着他的男性本能。

  但这还不够,比起吴芷瞳带给他的恨,这样的惩罚根本不够。

  “脱得真熟练,之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种天赋。”毫不留情地嘲讽着,吕子哲翘起脚,“你要是去当AV女主角,肯定火得比现在还快。”

  深吸一口气,再三忍受着屈辱,吴芷瞳几乎已经习惯,她竭力忽视着眼前人竭尽侮辱之能事的话语,默不做声地脱着衣。

  其实,之所以同意吕子哲的条件,还有个最根本的理由,一个吴芷瞳根本不敢提起的理由——她依然爱着这个男人。

  爱着这个残酷的,顷刻间使自己身败名裂,唯一的亲人也伤重在床的男人。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