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与姐夫偷吃生下孩子,姐姐竟然还...... 真人真事!

2017-12-21 麦子阅读 麦子阅读

001:我的准姐夫

  这辈子我做过最疯狂的事,就是勾引了自己的准姐夫。

  房间的门被推开,一抹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我立马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他反身把我摁在墙上,我瞬间被一股炽热的男性气息团团包围。他如一头饥饿的狼,在我身上一阵乱啃,弄得我又酥又麻,又酸又痛。

  我抬手搂住他的颈子,声音带着清浅的喘息:“我好想你。”

  “嗯。”陆北承的手,从我衣服底端探进去,游曳而上,触碰到胸前的弧度。

  我急切的想要与他融为一体,手忙急乱的扯掉他的衣服和领带,顺着他结实紧致的胸膛摸下去,“咔嚓”一声,皮带松开了。

  “你有没有想我,嗯?”

  “要怎么想?”陆北承腾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我们痴缠着一直吻到床上。

  他放我在身下,腰身一沉:“这样的方式,是不是更能证明?”

  我脸上一热,抬起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着他。

  他花样多,体力又好,折腾了接近两个小时才停下来让我休息。

  我全身酸软的躺在他怀里,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陆北承,我的准姐夫。

  但在一个月前,我爬上了他的床。

  虽然他是我姐姐乔安婷的未婚夫,但他并不认识我。我是被乔家赶出去的孩子,乔家人绝不会在他面前提起我。

  也正因为他不认识我,才让我轻而易举地就接近了他。

  他的目光算得上温和,可对于我这个做贼心虚的人来说,像是带着审问。

  不敢与他对视太久,我抓过旁边的外套穿上,跳下床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收拾好自己,正准备出去时,外面突然响起乔安婷的声音。

  乔安婷?

  她怎么来了?!

  不会是发现我睡了她男人,跑来抓奸的吧!

  我知道我和陆北承的关系她早晚会知道,而且我也没想过要瞒着她,我只是想等时间久一点,陆北承对我用了心再让她知道。

  此刻我对于陆北承来说,完全是可有可无,要是让他知道我是为了报复乔安婷而故意接近他,我就死翘翘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暴走在盥洗台前,蓦地灵光一闪。

  我摸出手机跑到窗台边,把脑袋探出窗外,打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听,我立马说道:“请求支援,十万火急。”

  “你丫干嘛呢,大晚上的。”电话那端传来一道男人慵懒的声音。

  “你赶紧过来豪泰818,现在,立即,马上……”我让他一边赶来,我一边跟他说详细情况。

  两分钟后,我挂断电话走到洗手间门口,隔着磨砂玻璃,模模糊糊的看着外面。

  乔安婷还没有走,陆北承依旧倚在床上。

  “二哥,你一个人吗?”乔安婷小女人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

  “有事?”陆北铮像个王,偷了情面对自己的未婚妻,坐怀不乱。

  “如果是二哥一个人,我留下来陪二哥好不好?”乔安婷笑着走上前,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我心里一惊,恨恨地捏住了自己的手。

  地上分明摆着女人的胸衣,她哪只眼睛看到这个房间只有陆北承一个人?

  更可恶的是,陆北承居然没有阻止,任由她脱了衣服一步一步走上前。

002:捉奸反被捉

  他不会……真的让她留下来吧?

  那我怎么办?

  我心急如焚,却在这时,房间里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个男人匆忙走进来,从乔安婷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在乔安婷失声惊叫中,我听到熟悉的声音:“不好意思亲爱的,让你久等了。”

  “你你你……你是谁?”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乔安婷尖叫,立马推开了男人。

  “亲爱的,不是你约我来的吗?好啦好啦,我知道我迟到了,对不起嘛!”男人说着,试图再一次抱住她,“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把你伺候满意。”

  “你不要胡说八道。”乔安婷近乎嘶吼,退了几步拉开了与男人的距离,转头看向陆北承想要解释,“二哥,我……我不认识他,真的。”

  男人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立马有了几分不高兴:“亲爱的他是谁啊?你约了我怎么还约别的男人?”

  “你闭嘴……”

  “没关系啦,我不介意的。”男人轻轻撞了撞她的胳膊,“只是没想到,亲爱的你口味好重哦!”

  “我叫你闭嘴。”乔安婷终于忍住不嘶吼,再次看向陆北承,“二哥……”

  “滚。”一直沉默的陆北承终于开了口,声音冷的仿佛冒着寒气。

  乔安婷猛地一颤。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捉奸反被捉。

  “二哥我没有……”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陆北承的语气,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乔安婷不甘心,但她跟了陆北承两年,知道违逆他是什么下场,再不情愿也只得离开。

  误会以后可以再解释,但这一刻惹怒了陆北承,对她没有好处。

  看着乔安婷离开,男人立马追了出去:“亲爱的,等等我诶。”

  听到落锁声响起,我微微松了一口气。

  大黄这演技,我给两百分。

  心里酝酿了一下,我拉开门走了出去,爬上床窝在陆北承怀里。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吓得我都不敢出来。”突然发现自己演技还不错。

  “没事,一对小情侣走错房间而已。”陆北承轻轻抚着我的头发。

  “还好刚才我去了洗手间,不然好尴尬哦。”是啊,还好去了洗手间。

  要是乔安婷冲进来的那一刻我正在陆北承怀里,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陆北承这厮说谎话,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哈!

  陆北承没有回话,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

  我努力的想着要说点什么,忽听他问:“你认识乔安婷吗?”

  我心头一怔,脸上却勾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手指轻轻抚着他的胸膛:“认识啊,乔家大小姐,谁不认识呢!”

  “你姓安?”陆北承低头看着我,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你最好不要骗我’的样子。

  “我叫安诺。”我没有直面回答,以防他以后问起来,我也好解释。

  陆北承笑着捏了捏我的脸,再次吻下来……

  次日早上。

  早饭过后陆北承要送我回去,我让他去忙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回家。

  昨晚把乔安婷给整了,今天心情难得的好。

  我拿出手机一边给大黄打电话,一边往停车场走:“大黄,昨晚谢谢你啊。”

  黄野在电话那端暴跳如雷:“安小诺,你特么才是大黄,老子要跟你绝交。”

  “开玩笑的啦,改天请我野哥吃饭,鲍鱼大闸蟹随便吃。”

  “我等着啊!”

  “好呐,我挂了。”电话刚刚被挂断,头发突然被人扯住了,伴随着啪的一声响,我半张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

  我捂着脸转头,只见乔安婷瞪着一双恨不得杀死我的眼睛:“乔安诺你这个婊子,你睡我男人,还敢套路我。”

  她知道昨天和陆北承在一起的女人是我?

  好吧,既然她知道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瞒着她。

  我呵了一声:“姐姐别这么动气啊,以前你不是也睡我男朋友吗,咱们就当互相扯平了吧!”

  上大学那会儿,她仗着乔家大小姐的身份抢了我男朋友,这件事我可一直记恨着呢!

  “贱人!”一巴掌打了不甘心,乔安婷又是一巴掌甩了过来。

  这回我握住她的手,反手一巴掌甩了回去:“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乔安婷震惊的捂住脸:“你……你敢打我?”

  我冷笑一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这个烂货。”乔安婷朝我扑过来,一把就揪住了我的长发。

  我不甘示弱,同样揪住她的头发。她是齐肩短发,不太好扯,但扯起来更痛。

  我们一边扯着对方的头发,一边攻击对方的脸,你一下我一下打的难分难舍。

  乔安婷从小娇生惯养,力气肯定不如我,我很快就站了上风。

  她疼的哇哇直叫,主动松开了我的头发。

  我把她摁在地上,用膝盖低着她的肚子:“乔安婷我告诉你,我不止要睡你的男人,我还要让你妈,为我母亲偿命。”

  “疯婊子,你在白日做梦!”乔安婷被我打红的脸一阵阵扭曲,疯了似的抽出手,用她长长的指甲朝我的脸抓了过来。

003:你连婊子都不如

  我身体微微一仰避开了她的手,她却趁机推开了我。

  我跌倒在地上,见她像条疯狗一样扑过来,我迅速翻身坐起。

  就在我们两个又要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有人把我们拉开了。

  乔安婷是京城鼎鼎有名的乔家大小姐,不会随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瞧见有人介入后就立即离开了。

  我耸了耸肩,开车回了家。

  晚上陆北承没有过来,第二天早上,我到花店买了束花,去了母亲的墓园。

  母亲是在我六岁的时候离开的我。

  那年爷爷去世,爷爷的葬礼刚刚结束,我父亲就迫不及待的把他外面的情人徐虹和私生女乔安婷接到了家中,我亲眼看见徐虹把我母亲从阳台上推下去,母亲倒在了血泊里再也没起来。

  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八年了。

  这些年,若不是奶奶一直叫我忍,我真的已经拖把刀跟徐虹同归于尽了。

  把花放在母亲的墓碑前,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妈妈,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忍了,我一定会让徐虹受到她应有的惩罚,给你报仇。”

  “是吗?”一道冷冷的声音接过了我的话,响在空旷阴冷的墓园里,格外的渗人。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乔安婷踩着恨天高,双手环胸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把很大的锤子。

  他们要做什么?

  “想报仇?”乔安婷笑的很讽刺,“你还是想想怎么跟我求饶,饶了你这条狗命吧!”

  “有本事你就自己来拿。”从我勾引陆北承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想过任何后果。

  乔家有权有势,乔安婷是乔家大小姐,想要找人弄死我是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但我会跟他死磕到底。

  “我就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乔安婷对着其中一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两个保镖立马走上前,我以为他们要攻击我,下意识的往后退。

  可他们的目标不在我,而是我母亲的坟墓。

  他们用手中的锤子,用力的捶着母亲的墓碑。

  “你们干什么?”我跑上前想要阻止他们,可他们随手一推,我就摔倒在地上。

  我爬起来再去阻止,又被推倒。

  我转头愤恨地看着乔安婷:“有种你冲我来。”

  乔安婷根本不理我,唇角勾着冷冷的笑意,像看戏一样看着两个保镖敲打着墓碑。

  他们力气很大,下手又重,没几下就把那块厚重的墓碑敲断了。

  愤怒之下,我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向乔安婷,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乔安婷穿的高跟鞋重心不稳,被我一巴掌甩在了地上,她捂着脸错愕的看着我,不过她反应也快,仅仅三秒钟,她就吩咐两个保镖抓住我。

  保镖立即丢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抓住我,将我的双手扣在背上动弹不得。

  乔安婷冰冷地扬了扬唇,漫不经心的从地上站起来,手指碰了碰被我打出血的唇角,怒意浮上眼眸,逐渐地溢出眼眶。

  她崴了脚很痛,但她忍着痛没有一瘸一拐。走到我面前,她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啪啪两巴掌就甩在了我脸上。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她狠狠甩开我的头发,“让她给我趴着,像狗一样跟我求饶。”

  两个保镖抓着我的手用力的往下摁,我不肯跪,其中一个一脚踹在我的膝盖上。

  我双腿一软,他们趁机把我摁在地上,又用脚踩我的后背,硬是把我踩趴在地上才没有再用力。

  乔安婷笑盈盈的蹲下身,手指挑起我的下颌:“怎么样啊,服不服?”

  “找两个保镖来对付我算什么本事,有种你跟我单挑啊!”

  “我能找到保镖,那是我的资本。”乔安婷用指甲轻轻划着我的脸,似乎随时都会狠狠一刮,“仗着有张脸就敢爬上我男人的床,你说我要是毁了它,二哥还会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毁了我这张脸,我可以再换一张脸,继续勾引他。”

  “婊子!”乔安婷一怒,又是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男人不就是喜欢婊子吗?你这个千金大小姐又如何,还不是夜夜独守空房。”看着她逐渐泛红的眼,我大声笑起来,“你的男人宁愿跟婊子夜夜承欢,也不愿碰你,可见你连婊子都不如。”

004:还要吗?

  乔安婷的手猛地一抖,眼睛红的要杀人。

  她突然伸手扯住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一下一下狠狠地撞在水泥地上。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砰砰砰的撞击声响在安静的墓园很刺耳,我感觉我的脑浆都要被撞出来了。

  温热的液体从额上缓缓而下,越过鼻翼时,我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终于,她累了,甩开了我的头发。

  “啧啧啧,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可怜吗?”

  “那又如何?”我冷笑,“姐夫看见了,只会更心疼。”

  “是吗?”乔安婷咧开嘴朝我灿烂的笑起来,“如果二哥知道你算计了他,你猜他会怎么惩罚你?”

  这个问题,我没有想过。

  但我知道,一定会很惨,像陆北承这种伸手可翻云覆雨的男人,怎会容得下别人的欺骗和算计。

  可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回不了头了。

  “我来告诉你,他会活生生的剥了你的皮,把你泡在盐水缸里,让你在痛苦中慢慢地死去。”乔安婷是笑着说的这句话,可她的笑,让我后背一阵发麻。

  她站起身朝墓园外走去,走了几步回头吩咐道:“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我乔安婷的男人,不是那么好睡的。”

  两个保镖立马对我拳打脚踢,我双手抱住脑袋,缩成一团承受着那重重地踢打,只觉得全身骨头都被折断了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在沙发上躺了好久身上才有一点点力气。

  陆北承过来的时候,我正用药水擦着身上的伤。

  看到我的样子,他剑眉一挑,快步走到我身边,冷声问:“怎么回事?”

  “疯狗咬的。”

  “哪条疯狗?”陆北承脱下西装放在沙发扶手上,在我身边坐下来。

  我耷拉着脑袋没有回话。

  天知道我多想把伤害我的人告诉他,让他为我报仇。

  可我知道,我不能说。

  我要是告诉他了,乔安婷或许没被收拾,我自己先挂了。

  不过……

  心里闪过一个主意,我抬头看着他:“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陆北承毫不犹豫。

  “我不知道最近得罪了谁,也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再对我下手,你能不能安排个人保护我?”担心他会看出我的意图,我立马又道,“如果不方便就算了,这阵子我尽量不出门就是。”

  “好。”陆北承短短的一个字,掀起了我平静的内心。

  他这样就答应了?

  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切来的太顺利?

  陆北承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随后把那个号码存在了我的手机里:“有什么事就及时给他打电话,出门也让他悄悄跟着。”

  我感动的点点头。

  “伤的不轻,不去医院看看?”

  “不去了。”

  陆北承拿起药水瓶子,用棉签小心翼翼的帮我涂着伤口。

  我痛的要死,但还是忍着痛静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个男人,其实还挺好呢!

  接下去的一个多星期里,我一直在家养伤。

  这天早上,我送陆北承出门,问他中午有没有时间。

  “有事?”

  “想和你一起吃饭。”

  陆北承正弄着衬衫的袖扣,听到我的话,抬起头来看我一眼。

  犹豫了几秒,他点头:“等我电话。”

  “好。”我跟着他走到院门口,目送着他的车子渐行渐远。

  初秋的早上带着一丝丝凉意,太阳从天的另一边逐渐升起,温暖的阳光很快就洒满了大地。

  突然间,我想就这样和他过日子。

  但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奢华的梦想,永远只存在我的想象中。

  中午十一点多我接到陆北承的电话,立即开车去了我早就预定好的餐厅。

  选择这家餐厅,主要原因是黄野给我的消息,乔安婷今天会在这里吃午饭。

  餐厅的雅间只隔着屏风,我故意选了乔安婷隔壁的位置。

  我不怕乔安婷会拆穿,既然那天晚上她没有把我说出来,那么她暂时不会说。

  我很喜欢吃爆炒小龙虾,但又讨厌剥壳,就让陆北承剥了给我吃。我还故意让说话声偏高,好让隔壁的乔安婷听见。

  女人嘛,被宠爱的时候,总是有恃无恐。

  陆北承脾性很好,就是不怎么爱说话,我让他帮我剥,他就真的帮我剥。

  他不吃辣,我一个人把一斤小龙虾全部吃掉了。

  “还要吗?”陆北承靠窗而坐,晌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落在他脸上,将他的脸衬得棱角分明,如精心雕刻过一般。

小姨子与姐夫偷吃生下孩子,姐姐竟然还...... 真人真事!

小姨子与姐夫偷吃生下孩子,姐姐竟然还...... 真人真事!

2017-12-21 麦子阅读 麦子阅读

001:我的准姐夫

  这辈子我做过最疯狂的事,就是勾引了自己的准姐夫。

  房间的门被推开,一抹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我立马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他反身把我摁在墙上,我瞬间被一股炽热的男性气息团团包围。他如一头饥饿的狼,在我身上一阵乱啃,弄得我又酥又麻,又酸又痛。

  我抬手搂住他的颈子,声音带着清浅的喘息:“我好想你。”

  “嗯。”陆北承的手,从我衣服底端探进去,游曳而上,触碰到胸前的弧度。

  我急切的想要与他融为一体,手忙急乱的扯掉他的衣服和领带,顺着他结实紧致的胸膛摸下去,“咔嚓”一声,皮带松开了。

  “你有没有想我,嗯?”

  “要怎么想?”陆北承腾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我们痴缠着一直吻到床上。

  他放我在身下,腰身一沉:“这样的方式,是不是更能证明?”

  我脸上一热,抬起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着他。

  他花样多,体力又好,折腾了接近两个小时才停下来让我休息。

  我全身酸软的躺在他怀里,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陆北承,我的准姐夫。

  但在一个月前,我爬上了他的床。

  虽然他是我姐姐乔安婷的未婚夫,但他并不认识我。我是被乔家赶出去的孩子,乔家人绝不会在他面前提起我。

  也正因为他不认识我,才让我轻而易举地就接近了他。

  他的目光算得上温和,可对于我这个做贼心虚的人来说,像是带着审问。

  不敢与他对视太久,我抓过旁边的外套穿上,跳下床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收拾好自己,正准备出去时,外面突然响起乔安婷的声音。

  乔安婷?

  她怎么来了?!

  不会是发现我睡了她男人,跑来抓奸的吧!

  我知道我和陆北承的关系她早晚会知道,而且我也没想过要瞒着她,我只是想等时间久一点,陆北承对我用了心再让她知道。

  此刻我对于陆北承来说,完全是可有可无,要是让他知道我是为了报复乔安婷而故意接近他,我就死翘翘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暴走在盥洗台前,蓦地灵光一闪。

  我摸出手机跑到窗台边,把脑袋探出窗外,打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听,我立马说道:“请求支援,十万火急。”

  “你丫干嘛呢,大晚上的。”电话那端传来一道男人慵懒的声音。

  “你赶紧过来豪泰818,现在,立即,马上……”我让他一边赶来,我一边跟他说详细情况。

  两分钟后,我挂断电话走到洗手间门口,隔着磨砂玻璃,模模糊糊的看着外面。

  乔安婷还没有走,陆北承依旧倚在床上。

  “二哥,你一个人吗?”乔安婷小女人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

  “有事?”陆北铮像个王,偷了情面对自己的未婚妻,坐怀不乱。

  “如果是二哥一个人,我留下来陪二哥好不好?”乔安婷笑着走上前,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我心里一惊,恨恨地捏住了自己的手。

  地上分明摆着女人的胸衣,她哪只眼睛看到这个房间只有陆北承一个人?

  更可恶的是,陆北承居然没有阻止,任由她脱了衣服一步一步走上前。

002:捉奸反被捉

  他不会……真的让她留下来吧?

  那我怎么办?

  我心急如焚,却在这时,房间里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个男人匆忙走进来,从乔安婷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在乔安婷失声惊叫中,我听到熟悉的声音:“不好意思亲爱的,让你久等了。”

  “你你你……你是谁?”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乔安婷尖叫,立马推开了男人。

  “亲爱的,不是你约我来的吗?好啦好啦,我知道我迟到了,对不起嘛!”男人说着,试图再一次抱住她,“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把你伺候满意。”

  “你不要胡说八道。”乔安婷近乎嘶吼,退了几步拉开了与男人的距离,转头看向陆北承想要解释,“二哥,我……我不认识他,真的。”

  男人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立马有了几分不高兴:“亲爱的他是谁啊?你约了我怎么还约别的男人?”

  “你闭嘴……”

  “没关系啦,我不介意的。”男人轻轻撞了撞她的胳膊,“只是没想到,亲爱的你口味好重哦!”

  “我叫你闭嘴。”乔安婷终于忍住不嘶吼,再次看向陆北承,“二哥……”

  “滚。”一直沉默的陆北承终于开了口,声音冷的仿佛冒着寒气。

  乔安婷猛地一颤。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捉奸反被捉。

  “二哥我没有……”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陆北承的语气,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乔安婷不甘心,但她跟了陆北承两年,知道违逆他是什么下场,再不情愿也只得离开。

  误会以后可以再解释,但这一刻惹怒了陆北承,对她没有好处。

  看着乔安婷离开,男人立马追了出去:“亲爱的,等等我诶。”

  听到落锁声响起,我微微松了一口气。

  大黄这演技,我给两百分。

  心里酝酿了一下,我拉开门走了出去,爬上床窝在陆北承怀里。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吓得我都不敢出来。”突然发现自己演技还不错。

  “没事,一对小情侣走错房间而已。”陆北承轻轻抚着我的头发。

  “还好刚才我去了洗手间,不然好尴尬哦。”是啊,还好去了洗手间。

  要是乔安婷冲进来的那一刻我正在陆北承怀里,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陆北承这厮说谎话,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哈!

  陆北承没有回话,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

  我努力的想着要说点什么,忽听他问:“你认识乔安婷吗?”

  我心头一怔,脸上却勾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手指轻轻抚着他的胸膛:“认识啊,乔家大小姐,谁不认识呢!”

  “你姓安?”陆北承低头看着我,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你最好不要骗我’的样子。

  “我叫安诺。”我没有直面回答,以防他以后问起来,我也好解释。

  陆北承笑着捏了捏我的脸,再次吻下来……

  次日早上。

  早饭过后陆北承要送我回去,我让他去忙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回家。

  昨晚把乔安婷给整了,今天心情难得的好。

  我拿出手机一边给大黄打电话,一边往停车场走:“大黄,昨晚谢谢你啊。”

  黄野在电话那端暴跳如雷:“安小诺,你特么才是大黄,老子要跟你绝交。”

  “开玩笑的啦,改天请我野哥吃饭,鲍鱼大闸蟹随便吃。”

  “我等着啊!”

  “好呐,我挂了。”电话刚刚被挂断,头发突然被人扯住了,伴随着啪的一声响,我半张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

  我捂着脸转头,只见乔安婷瞪着一双恨不得杀死我的眼睛:“乔安诺你这个婊子,你睡我男人,还敢套路我。”

  她知道昨天和陆北承在一起的女人是我?

  好吧,既然她知道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瞒着她。

  我呵了一声:“姐姐别这么动气啊,以前你不是也睡我男朋友吗,咱们就当互相扯平了吧!”

  上大学那会儿,她仗着乔家大小姐的身份抢了我男朋友,这件事我可一直记恨着呢!

  “贱人!”一巴掌打了不甘心,乔安婷又是一巴掌甩了过来。

  这回我握住她的手,反手一巴掌甩了回去:“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乔安婷震惊的捂住脸:“你……你敢打我?”

  我冷笑一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这个烂货。”乔安婷朝我扑过来,一把就揪住了我的长发。

  我不甘示弱,同样揪住她的头发。她是齐肩短发,不太好扯,但扯起来更痛。

  我们一边扯着对方的头发,一边攻击对方的脸,你一下我一下打的难分难舍。

  乔安婷从小娇生惯养,力气肯定不如我,我很快就站了上风。

  她疼的哇哇直叫,主动松开了我的头发。

  我把她摁在地上,用膝盖低着她的肚子:“乔安婷我告诉你,我不止要睡你的男人,我还要让你妈,为我母亲偿命。”

  “疯婊子,你在白日做梦!”乔安婷被我打红的脸一阵阵扭曲,疯了似的抽出手,用她长长的指甲朝我的脸抓了过来。

003:你连婊子都不如

  我身体微微一仰避开了她的手,她却趁机推开了我。

  我跌倒在地上,见她像条疯狗一样扑过来,我迅速翻身坐起。

  就在我们两个又要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有人把我们拉开了。

  乔安婷是京城鼎鼎有名的乔家大小姐,不会随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瞧见有人介入后就立即离开了。

  我耸了耸肩,开车回了家。

  晚上陆北承没有过来,第二天早上,我到花店买了束花,去了母亲的墓园。

  母亲是在我六岁的时候离开的我。

  那年爷爷去世,爷爷的葬礼刚刚结束,我父亲就迫不及待的把他外面的情人徐虹和私生女乔安婷接到了家中,我亲眼看见徐虹把我母亲从阳台上推下去,母亲倒在了血泊里再也没起来。

  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八年了。

  这些年,若不是奶奶一直叫我忍,我真的已经拖把刀跟徐虹同归于尽了。

  把花放在母亲的墓碑前,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妈妈,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忍了,我一定会让徐虹受到她应有的惩罚,给你报仇。”

  “是吗?”一道冷冷的声音接过了我的话,响在空旷阴冷的墓园里,格外的渗人。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乔安婷踩着恨天高,双手环胸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把很大的锤子。

  他们要做什么?

  “想报仇?”乔安婷笑的很讽刺,“你还是想想怎么跟我求饶,饶了你这条狗命吧!”

  “有本事你就自己来拿。”从我勾引陆北承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想过任何后果。

  乔家有权有势,乔安婷是乔家大小姐,想要找人弄死我是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但我会跟他死磕到底。

  “我就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乔安婷对着其中一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两个保镖立马走上前,我以为他们要攻击我,下意识的往后退。

  可他们的目标不在我,而是我母亲的坟墓。

  他们用手中的锤子,用力的捶着母亲的墓碑。

  “你们干什么?”我跑上前想要阻止他们,可他们随手一推,我就摔倒在地上。

  我爬起来再去阻止,又被推倒。

  我转头愤恨地看着乔安婷:“有种你冲我来。”

  乔安婷根本不理我,唇角勾着冷冷的笑意,像看戏一样看着两个保镖敲打着墓碑。

  他们力气很大,下手又重,没几下就把那块厚重的墓碑敲断了。

  愤怒之下,我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向乔安婷,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乔安婷穿的高跟鞋重心不稳,被我一巴掌甩在了地上,她捂着脸错愕的看着我,不过她反应也快,仅仅三秒钟,她就吩咐两个保镖抓住我。

  保镖立即丢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抓住我,将我的双手扣在背上动弹不得。

  乔安婷冰冷地扬了扬唇,漫不经心的从地上站起来,手指碰了碰被我打出血的唇角,怒意浮上眼眸,逐渐地溢出眼眶。

  她崴了脚很痛,但她忍着痛没有一瘸一拐。走到我面前,她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啪啪两巴掌就甩在了我脸上。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她狠狠甩开我的头发,“让她给我趴着,像狗一样跟我求饶。”

  两个保镖抓着我的手用力的往下摁,我不肯跪,其中一个一脚踹在我的膝盖上。

  我双腿一软,他们趁机把我摁在地上,又用脚踩我的后背,硬是把我踩趴在地上才没有再用力。

  乔安婷笑盈盈的蹲下身,手指挑起我的下颌:“怎么样啊,服不服?”

  “找两个保镖来对付我算什么本事,有种你跟我单挑啊!”

  “我能找到保镖,那是我的资本。”乔安婷用指甲轻轻划着我的脸,似乎随时都会狠狠一刮,“仗着有张脸就敢爬上我男人的床,你说我要是毁了它,二哥还会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毁了我这张脸,我可以再换一张脸,继续勾引他。”

  “婊子!”乔安婷一怒,又是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男人不就是喜欢婊子吗?你这个千金大小姐又如何,还不是夜夜独守空房。”看着她逐渐泛红的眼,我大声笑起来,“你的男人宁愿跟婊子夜夜承欢,也不愿碰你,可见你连婊子都不如。”

004:还要吗?

  乔安婷的手猛地一抖,眼睛红的要杀人。

  她突然伸手扯住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一下一下狠狠地撞在水泥地上。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砰砰砰的撞击声响在安静的墓园很刺耳,我感觉我的脑浆都要被撞出来了。

  温热的液体从额上缓缓而下,越过鼻翼时,我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终于,她累了,甩开了我的头发。

  “啧啧啧,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可怜吗?”

  “那又如何?”我冷笑,“姐夫看见了,只会更心疼。”

  “是吗?”乔安婷咧开嘴朝我灿烂的笑起来,“如果二哥知道你算计了他,你猜他会怎么惩罚你?”

  这个问题,我没有想过。

  但我知道,一定会很惨,像陆北承这种伸手可翻云覆雨的男人,怎会容得下别人的欺骗和算计。

  可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回不了头了。

  “我来告诉你,他会活生生的剥了你的皮,把你泡在盐水缸里,让你在痛苦中慢慢地死去。”乔安婷是笑着说的这句话,可她的笑,让我后背一阵发麻。

  她站起身朝墓园外走去,走了几步回头吩咐道:“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我乔安婷的男人,不是那么好睡的。”

  两个保镖立马对我拳打脚踢,我双手抱住脑袋,缩成一团承受着那重重地踢打,只觉得全身骨头都被折断了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在沙发上躺了好久身上才有一点点力气。

  陆北承过来的时候,我正用药水擦着身上的伤。

  看到我的样子,他剑眉一挑,快步走到我身边,冷声问:“怎么回事?”

  “疯狗咬的。”

  “哪条疯狗?”陆北承脱下西装放在沙发扶手上,在我身边坐下来。

  我耷拉着脑袋没有回话。

  天知道我多想把伤害我的人告诉他,让他为我报仇。

  可我知道,我不能说。

  我要是告诉他了,乔安婷或许没被收拾,我自己先挂了。

  不过……

  心里闪过一个主意,我抬头看着他:“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陆北承毫不犹豫。

  “我不知道最近得罪了谁,也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再对我下手,你能不能安排个人保护我?”担心他会看出我的意图,我立马又道,“如果不方便就算了,这阵子我尽量不出门就是。”

  “好。”陆北承短短的一个字,掀起了我平静的内心。

  他这样就答应了?

  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切来的太顺利?

  陆北承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随后把那个号码存在了我的手机里:“有什么事就及时给他打电话,出门也让他悄悄跟着。”

  我感动的点点头。

  “伤的不轻,不去医院看看?”

  “不去了。”

  陆北承拿起药水瓶子,用棉签小心翼翼的帮我涂着伤口。

  我痛的要死,但还是忍着痛静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个男人,其实还挺好呢!

  接下去的一个多星期里,我一直在家养伤。

  这天早上,我送陆北承出门,问他中午有没有时间。

  “有事?”

  “想和你一起吃饭。”

  陆北承正弄着衬衫的袖扣,听到我的话,抬起头来看我一眼。

  犹豫了几秒,他点头:“等我电话。”

  “好。”我跟着他走到院门口,目送着他的车子渐行渐远。

  初秋的早上带着一丝丝凉意,太阳从天的另一边逐渐升起,温暖的阳光很快就洒满了大地。

  突然间,我想就这样和他过日子。

  但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奢华的梦想,永远只存在我的想象中。

  中午十一点多我接到陆北承的电话,立即开车去了我早就预定好的餐厅。

  选择这家餐厅,主要原因是黄野给我的消息,乔安婷今天会在这里吃午饭。

  餐厅的雅间只隔着屏风,我故意选了乔安婷隔壁的位置。

  我不怕乔安婷会拆穿,既然那天晚上她没有把我说出来,那么她暂时不会说。

  我很喜欢吃爆炒小龙虾,但又讨厌剥壳,就让陆北承剥了给我吃。我还故意让说话声偏高,好让隔壁的乔安婷听见。

  女人嘛,被宠爱的时候,总是有恃无恐。

  陆北承脾性很好,就是不怎么爱说话,我让他帮我剥,他就真的帮我剥。

  他不吃辣,我一个人把一斤小龙虾全部吃掉了。

  “还要吗?”陆北承靠窗而坐,晌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落在他脸上,将他的脸衬得棱角分明,如精心雕刻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