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在贵州,有一种年味叫推绿豆粉

贵州改革 2022-03-30


绿豆粉

邓宏娅


春节到外婆家,老屋背后的石磨在寒风中显得有些孤零。那些从脑海深处闪现出来关于石磨的画面,却忙碌而温馨。

小时候,春节仿佛是一天一天盼来的。每逢腊月二十八,妈妈就会带上我,踏着竹林坡的泥巴小路走到外婆家去推绿豆粉。外婆家的石磨结构很简单,就是两个圆圆的大石轮,上薄下厚,叠在一起,中间有一柱心,两个石轮相互来回压挤形成合力就能磨出米浆。至于外婆家的石磨是什么时候打造的,妈妈也记不清楚,可能是外公年轻时做的。只可惜外公走得早,留下外婆把妈妈、舅舅们拉扯长大。

和杀年猪、吃刨汤肉一样,推绿豆粉也是逢年过节必不可少的一大盛事。

妈妈提前就把白米和绿豆淘洗干净了用水泡着,有时候绿豆不够,就会去山上挖一些清明菜掺在里面。外婆早早地就把石磨打理干净,因为这一天,坝上的邻里们都来到外婆家,一起做绿豆粉。大伙七手八脚,场面好不热闹。最欢喜的要属我们小孩子了,美食总能让我们对每一个新年都有盼头。

外婆招呼着来的人推磨,推磨可是体力活,至少是两人推杆,一人添料。别看外婆身材矮小,但她干起活来比谁都利索。一起忙碌推磨的都是坝子上的妇女,因为都很熟识,所以总有说不完的话,家长里短,让外婆家的屋后充满了欢声笑语。

添料的外婆动作十分娴熟,瞄准了磨盘,然后一勺接着一勺地把泡好的食材舀进磨心,与人说笑间也能准确地避开飞转着的木杆子。然后便会看见随着两个圆圆的磨盘不断旋转,磨出的米浆沿着纹路流下,这也是小时候让我觉得很神奇的一件事情。这个过程除了欢笑声外,就是近在耳旁磨盘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我们三五个小孩也会在一旁打跳,哼唱着流传下来的歌谣:“推磨嘎磨,推磨咕儿,赶少午儿,幺儿要吃菜豆腐儿,安起锅儿煮,罐儿打烂了,请个王老妈儿来补,补个鸡肚肚儿……”歌谣唱罢,屋檐下便回荡着一阵阵孩童的笑声。

从石磨里磨出来的米浆要在锅里炕熟,而我就负责在灶头前生火。这看起来简单,但可是个技术活儿。火烧大了会把米浆炕糊,火力不够也炕不出绿豆粉的香味。外婆告诉我,在灶烘烧火不要烧在中间,要把柴架在周围,这样受力才均匀,炕出来的粉才香。我按照外婆所说的法子小心翼翼地生着火,在这岁暮天寒中能看到火焰在灶头里乱串,红红的火光烤得身上暖暖的。外婆也会时不时过来看看火势,揾揾柴火,偶尔用熏黑了的竹筒吹着灶膛,吹起的柴灰扑得到处都是,任竹筒吹花了她的脸,吹乱了白发,我在一旁咧嘴笑着,她脸上也溢满了幸福的笑意。

外婆瞧好火后,转身回到灶房舀着碾好的米浆沿着锅沿一圈淋下,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再用木板做成的“刮刮”把锅里的米浆刮匀净,像一张大大的荷叶。只见外婆麻溜地拉扯几下,一大张绿豆粉就炕好了。外婆随手撕下一小块绿豆粉皮,在碗柜里拿出上午吃剩下的油渣和酱辣椒,放在绿豆粉皮里包着递给我。

我闻着绿豆粉的香气,津津有味地吃着,吃完了又黏着外婆要,似乎永远都吃不够。

绿豆粉炕好后大家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等这些“荷叶”冷却后卷成长条,再切成粉条。把切好的粉放到沸水里煮一下,夹到碗里,放上佐料哨子,又是一道充满年味的美食。

在外婆家推绿豆粉都会花上一整天的时间。眼看着天就黑了,外婆连忙把切好的绿豆粉一卷一卷整整齐齐地放进背篓里,然后抬到妈妈肩上。我就跟在妈妈身后,沿着电筒微弱的光走往回家的路,还是那条竹林坡的泥巴小径,不同的是:一路都飘满了绿豆粉的香味儿……

记忆仿佛是从石磨里旋转而出,一转又一转地转动着圆形磨盘,磨出春节的那些热闹和馨香,一生难忘。



     ●关于铜仁市碧江区1外省来黔确诊病例情况通报
     ●贵州“最强大脑”背后的数字人才体系
     ●今天,贵州再发疫情防控4提示

来源:贵州日报天眼新闻

作者:邓宏娅

统筹:张烈烈

编审:代芹涟

微编:徐诗沅

“贵州改革”微信2022年第126(总第1965期)

▌2022年2月11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