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土共有点甜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刘强东事未了,阿里突然再爆大事!一场风暴到来了!

永远不要低估穿衣讲究的女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9月13日 下午 3:5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刘强东事件,马云到底嗅到什么危险?

大河文摘 昨天

 点击蓝字即可免费关注!

猝不及防!

刘强东事未了,另一个爆炸性大消息传来了。

据外媒爆料,马云正准备辞去阿里巴巴董事长职务!他正创立一家以他本人名字命名的基金会,专注教育,并且追随比尔·盖茨的脚步,把更多时间和财富用于慈善事业。

什么,54岁的JACK马要辞职?

正当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地时候,昨天深夜,阿里巴巴方面终于给出消息了:马云周一要宣布的,是公司传承计划,并不是此前媒体报道的“退任”或是“退休”。

也就是说,马云要选接班人了。

但无论是金盆洗手,还是要选接班人,马云同学辞职的时机,也是在太耐人寻味了。

要知道,刘强东刚刚出事,他就紧赶慢赶地宣布“我欲乘风归去”,难道仅仅是一个凑巧?

难道,马云是想和刘强东抢头条?

马云当然不是想和刘强东抢头条,但刘强东事件,应该是深深触动了马云,让他感受到某种“危险”,并进而坚定了淡出阿里的决心。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知道,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视起来,这让他十分无奈。   此刻,窗外的天越来越黑了,风越来越大了,雷声已经开始轰隆隆的响彻大地,一道道赤练蛇般的闪电不时照亮黑暗的天空。   室内的灯光已经打开,借着灯光,柳擎宇看着地图上的关山水库和上游景林水库的位置,心中充满了焦虑。柳擎宇非常清楚,一旦大雨要是连下三天三夜的话,就算是再好的水库也很难能够坚持住。   等待县里的指示吗?县委书记电话打不通,县长不重视,根本不可能有啥指示。等着镇委书记石振强来组织会议吗?更是不可能的! 对方根本就不鸟自己。   危机就在眼前,已经不能再等了! 百姓的利益大于天! 不能等,不能靠! 必须要尽快动员群众转移重要财产并加固水库大坝,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确保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想到这里,柳擎宇立刻站起身来,迈步走到常务副镇长胡光远的办公室,敲门后走了进去,此刻,胡光远正坐在电脑前看电影,看到是柳擎宇走进来之后,立刻随手关掉页面,笑着站起身来说道:“小柳来了啊,有事吗?”   说话之间,语气虽然客气,但是称呼上却直接将柳擎宇降格了。   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冷冷地说道:“胡镇长,你还是叫我柳镇长好了,小柳这个称呼我听着有些不太习惯。”   柳擎宇虽然是初入官场,但是在军中呆了那么多年,执行过各种艰难任务,什么样情况没有见过,胡光远的这种小把戏柳擎宇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看到柳擎宇听出来了,胡光远只是呵呵一笑,说道:“好,柳镇长,有啥事?”   柳擎宇脸色严峻地说道:“胡镇长,我刚才认真研究过关山镇和关山水库的情况,也查了往常年份关山镇的情况。关山镇地处低洼地带,往常年遇到暴雨或者是大雨天气,整个村子路况堪忧,就是拖拉机也不容易出入。而水库刚巧建在了关山镇的上方,容量是500万立方米,介于中型水库和小一型水库之间,一旦暴雨下个不停,水库水位上涨,一旦漫过堤坝,关山镇倾刻间就被大水给淹没,如果水库出现管涌或者无法承担水压导致溃坝,大水涌进关山镇,后果不堪设想啊。”   胡光远听柳擎宇这样说,胡光远脸上露出一丝歉意之色说道:“柳镇长啊,真是不好意思啊,你来的晚了一些,石书记已经通知我过一会陪同他到下面的乡镇进行调研,我还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要不你再找找别人。”   听胡光远这样说,柳擎宇也没有办法,只能转身离开,然而,柳擎宇前脚刚刚离开,胡光远便飞快的编辑好了一个短信群发了出去。   等柳擎宇去找其他的镇党委委员之时,这些领导不是没有在办公室就是已经有了工作安排,柳擎宇只找到了镇委副书记秦睿婕。秦睿婕笑着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来,陪着柳擎宇一起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了下来。双方也开始相互仔细打量起来。   在秦睿婕眼中,柳擎宇身材高大,足足有一米89,但却非常匀称,皮肤呈古铜色,显得十分健康,而柳擎宇人长得很帅,但棱角分明,一双大眼睛内似乎永远写满了刚毅和自信。虽然对方只有22岁的年纪,但是看起来却要成熟很多。   在柳擎宇眼中,秦睿婕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前凸后翘,“波”澜壮阔,一身红色的职业套装被她的胸部高高的顶了起来。最让人震撼的是秦睿婕的漂亮,虽然一身职业装和故意做出来的盘头发型将她衬托得十分成熟,但是她的美丽依然让柳擎宇感觉到震惊。尤其是坐在对面沙发上,她的那双修长笔直没有一丝瑕疵的美腿,美得有些惊心动魄,柳擎宇虽然见过很多各式各样的美腿,但是像眼前这双美腿如此让人震撼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就凭秦睿婕的这双美腿和身材,做模特绝对绰绰有余。   虽然震惊于秦睿婕的美丽,但是柳擎宇依然很快地收回目光,脸上露出凝重之色说道:“秦书记,我是过来找你商量一下我们关山镇的防汛工作的。”   秦睿婕就是一愣,随即问道:“你和石书记没有谈过吗?”   柳擎宇叹息一声,没有丝毫保留的把自己和石振强、胡光远等人谈话的大致情况跟秦睿婕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隐瞒。   秦睿婕听完之后,立刻柳眉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中。   秦睿婕虽然仅有25岁,但是却也已经在官场中混了4年多了,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   而柳擎宇则表情平静地望着秦睿婕。柳擎宇从胡光远那里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柳擎宇已经感觉到关山镇的这些镇委委员们对自己似乎很有意见,似乎有意的孤立自己。而要想破局,他必须要尽可能的拉拢一些支持自己的力量才行,而关山镇几个镇委委员的简历他也研究过,知道秦睿婕是刚刚到任才1个月,她是唯一一个最有可能被自己拉拢过来的委员。所以,在和秦睿婕单独见面的第一次,柳擎宇直接开门见山、开诚布公的把自己所遇到的问题全都摆在了桌面上。   看到秦睿婕还在犹豫,柳擎宇十分真诚地说道:“秦书记,我知道我过来找你可能会让你有些为难,但是我必须要十分严肃地告诉你,或许很多人甚至是县里领导都认为我们景林县和关山镇不会下多大的暴雨,但是我的这个同学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被称为气象鬼才,他所预报出来的天气十分准确,虽然因为性格和资历的原因还没有走到比较高的位置上,但是他的预报准确率非常之高,而一旦他的预报应验了,那么不仅仅是我们关山镇会受灾惨重,恐怕整个景林县都会受灾严重。对于县里的情况因为级别的原因我无能为力,但是我也已经把情况通知县长薛文龙同志了,至于他怎么做我主导不了,不过对于我们关山镇,不管其他人支持不支持,我都会尽力去做,我不希望我所执政的关山镇出现灾情惨重的情况。那样是对我们人民群众的不负责任。我知道在这种时候让你表态有些为难,所以秦书记你不必太过于为难。你先忙着,我去组织群众上大坝去加固堤坝去。”说着,柳擎宇便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柳擎宇这一招是以退为进。通过这一招他一下子就能分辨出秦睿婕是一个什么样的官员,如果她是一个想着人民的官员,那么很有可能会支持自己,如果只是一个为了自己官位考虑的官员,那么她支持不支持自己都无所谓了。   看到柳擎宇已经迈步离开,秦睿婕的柳眉皱得更紧了。   当柳擎宇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说道:“柳镇长,你说,我们怎么展开工作?我支持你! ”  说道最后四个字的时候,秦睿婕语气铿锵,双拳紧握,眼中露出坚毅之色。   柳擎宇缓缓转过身来,看向秦睿婕说道:“秦书记,你确定你的选择吗?这次的任务将会很辛苦,需要冒雨去展开各种工作……”  后面的话柳擎宇没有说下去,眼神紧紧地盯着秦睿婕的眼睛。   秦睿婕眼神坚毅地说道:“柳镇长,虽然对于你说的气象情况我半信半疑,但是我相信你为国为民这份心是真的,以后的情况我不敢保证,但是在这次防汛工作中,我愿意配合你展开一切工作。”   柳擎宇等得就是秦睿婕这句话,因为柳擎宇非常清楚,失去了镇委书记石振强以及常务副镇长等其他镇委委员的支持,他要想真正的全力展开工作已经不可能,但是有了秦睿婕这个镇委副书记的支持,还是可以多展开很多工作的,一些他规划中的关键性工作就可以展开了。   随后,柳擎宇和秦睿婕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秦睿婕负责组织一部分人力和帐篷等防汛物资,冒雨到关山镇一些地势比较高、山体比较稳固不会发生泥石流的地方搭建帐篷,以备应急之用。而柳擎宇则负责最为艰巨的说服老百姓们去关山水库大坝上加固堤坝。   确定分工之后,柳擎宇并没有傻乎乎的直接就展开工作,他先是把镇政府办公室主任洪三金喊进了自己办公室,直接对洪三金说道:“吕主任,你立刻给关山镇所有行政村的村支书或者村长打电话,通知他们立刻派人到关山水库大坝上负责加固堤坝,否则关山水库很有可能会发生溃坝危机。”   其实,洪三金在来柳擎宇办公室之前就已经接到了常务副镇长胡光远的短信,告诉他不要配合柳擎宇的工作。所以,洪三金听到柳擎宇的指示之后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柳镇长,现在风雨交加,而且天气预报说我们这边根本不会发生什么大暴雨,恐怕下面那些村支书、村长们未必会按照您的指示去办啊。”   看到洪三金这种表现,柳擎宇的脸色当即便沉了下来,冷冷地说道:“洪三金同志,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是镇政府办公室的主任,对于我的正常指示你不需要质疑,你需要去执行就可以了,出了任何问题由我担着。现在,请你当着我的面一一给各个村子打电话,通知他们关山水库很有可能会发生溃坝危险,随后跟着我去办事。如果你不要是不愿意的话,你可以把办公室的副主任喊过来,我立刻任命他为办公室主任。”   听到柳擎宇如此强势,洪三金的头上一下子就冒汗了。虽然他知道胡光远有石振强的支持,但是面对着眼前这个22岁就能够当上镇长的年轻人,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柳擎宇如此强势,他真的担心柳擎宇直接把自己拿下提拔副主任上来,那自己就真的亏大了。尤其是想到现在不过是打个电话而已,就算胡光远知道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应,所以,为了自保他硬着头皮当着柳擎宇的面开始给各个村子的村支书或村长打电话,一一进行通知。   等他一一通知完之后,柳擎宇立刻说道:“现在立刻找一个司机带着我去各个村子,亲自动员群众做好撤离家园的准备。洪水随时都有可能到来。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   听到柳擎宇居然要劝村民们撤离,洪三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他认为柳擎宇实在是太疯狂了,尤其是柳擎宇居然提出要用车,他更无语了,不过为了自己的官位,他只能苦笑着说道:“柳镇长,现在镇里已经没有车了。”   柳擎宇眉头一皱,用手一指镇政府大院里停着的三辆汽车说道:“那里不是停着三辆呢吧?怎么会没车呢! ”  洪三金苦笑着说道:“柳镇长,您有所不知,那三辆车分别是石书记、胡镇长以及镇人大主任刘建营的专车,都配有专职司机,其他镇委是不能动用的,你的专车现在还没有配备呢。”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问道:“那公用汽车总有吧?”   洪三金苦笑着摇摇头:“咱们关山镇比较穷,只有这三辆汽车。其他镇委如果要是用车的话,一般都是自己去找分管的部门去借车。”   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阴沉了。镇委书记、常务副镇长和人大主任都配有专车,分管的镇委委员也有车可用,却偏偏自己这个镇长无车可用!   这实在是太让人愤怒了! 这是十足的针对自己! 柳擎宇的怒火在飞快的飙升着!“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说话之时,已经满脸通红,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

要知道,这次京东被刘强东事件带进了沟里,恰恰暴露出了京东面临的困境:作为一个个人高度集权的企业,刘强东对京东太重要、太唯一了:刘强东打个喷嚏,京东就感冒;刘强东晃一晃,京东就地动山摇;而如果刘强东性侵罪名成立,对京东的影响将是致命的。

从品牌上讲,每次京东搞宣传,一个惯用的套路,就是借刘强东和奶茶妹恩爱吸引眼球。因此,京东品牌和刘强东夫妇,有着极强的关联性,堪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从机制上讲,董事会京东的章程中有一个非常不寻常的条款,即禁止董事会在刘强东不在场的时候做出具有约束力的决定。如果没有刘在场,或者除非他自己回避,董事会不得举行正式会议,京东的运行就停滞了。

从投票权上讲,刘强东目前拥有京东约16%的股份,但是他拥有近80%的公司投票权。刘强东在京东一言九鼎,在央视《对话》节目中,刘强东曾称:“如果不能控制这家企业,我宁愿把它卖掉。”

这样的企业,当刘强东好好的时候,看不出有啥致命的隐患。然而,现在刘强东突然爆出涉嫌“构成犯罪的性行为”,京东就跟着站上了风口浪尖,股价一跌再跌。如果东哥真有个三七二十一,京东的前途堪虞。

也许,正是看到了老竞争对手的前车之鉴,马云嗅到了阿里巴巴发展中最大的危险,下定决心,把自己和企业逐渐脱钩。要知道,仅就本身个性而言,马云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也不是一个恋栈的人,他最大的梦想,是让阿里巴巴成为一个基业长青、可以活上一百年的企业。

一个基业长青的企业,其伟大不在于创始人的牛掰、一个两个产品的强悍,而在于它卓越不群的文化一个真正伟大的企业家,应当在价值观、制度、战略目标上引导一个企业。

建立这样的企业,就必须淡化创始人在企业中作用,减少企业的品牌形象和公司创始人之间的联系,企业可以依靠成熟的企业文化、管理制度和人才输出来,保障巨轮不偏航。

就像离开了乔布斯的苹果,靠库克这样的职业经理人,也一样能很好地活下去,这样的企业,才能成为长寿的企业。

也许,正因如此,马云表示,自己逐渐离开阿里巴巴,这不是一个世代的结束,而是“一个世代的开始”。

这个时代,或就是阿里巴巴渐渐脱离马云、斩断了与创始人脐带,却能够更好远航的时代。

毕竟,多年来,马云就像天山童姥,已经把毕身功力悉数传给张勇、彭蕾等“弟子”们,形成了阿里模式和阿里文化。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没有马云,阿里也会好好地运行。

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而且是更深的爱。


年青时能舍,是一种勇敢。人过中年时,能舍,更是一种智慧。

对很多人来说,急流勇退是很困难的。但是,对深谙道家“功成名就身退”道理的马云,淡出阿里,淡出商场杀伐决断,更可能是一种心甘情愿的解脱。

在金庸先生的小说里,最绝代的英雄总是要在最辉煌的时刻金盆洗手,退隐江湖。时代过去了,英雄也将随着时代而去。消逝了的,才是真正完成了的,也才具有美学和历史的意义。

毕竟,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走着走着就散了的历程。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这一个心理历程,或就像古埃及墓碑上这样一句话:

“幼年时,我想改变全世界,但等我到了青年,我觉得不切实际。于是我想改变身边的人,然后我壮年了,发觉改变身边的人也很难,于是就想改变我的亲人。

也许,这正是马云的核心思想。人生一世,尘归尘,土归土!早放下,让自己淡去,让公司常青,不啻为一种顿悟。

戳下方“阅读原文",给你更多惊喜!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