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这位武汉方舱医院护士的诗,令赞美变得羞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张学良晚年评点民国政要,“看不起名单”中有谁? | 短史记

林九言 短史记-腾讯新闻



张学良晚年重获自由后,接受过多次口述采访,评点过许多民国政要。


比如,他曾如此比较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在思想旨趣上的差异:


“蒋经国写过一篇未发表的文章,蒋经国他脑子里是有唯物论辩证法呀。……后来这东西并没有发表。这证明他脑子里使用唯物论辩证法。那蒋先生这个人呀……他完全是宋儒的过去的那种思想,很深入的。……我自己研究过,这种思想在我看完全是落伍的玩意儿,那已是过去的玩意儿。换句话说,中国儒家的思想儒家的哲学完全是一种做官的思想。不能说政治,政治还好,是做官。你怎么能做官?你怎么能当官僚呀?完全是这种思想。我是看不起他。”


对于宋氏三姐妹,张学良的印象则是:


孔夫人最厉害,阴谋多”;“孙夫人,我和她见过面,见面她就骂我,她说:‘你为什么跟蒋介石到一块堆儿’”。


访谈者张之丙、张之宇姐妹曾向张学良提问“您一生中有没有你所敬爱的而又没有关系的女人?,张学良的回答是宋美龄。张说:


“噢!我对蒋夫人很好。蒋夫人对我也很好。那(我们两个人)确实没有关系。


图:前排左起,张学良、于凤至、宋美龄、蒋介石


张学良也评价过冯玉祥。对冯行为处事的风格,张极不认同,称其“很残忍”,且是一个“专门说假话”、“差不多没有真话”的人:


“冯玉祥手下的人哪,好几个都很残忍;冯也很残忍,他杀人。我对他很难过的,我这人向来不做这种事。……林肯说的话是真理,他说的这句话,我太佩服了,你呀,可以欺骗,在政治上你可以欺骗一个人所有的时间,你把这人欺骗一辈子,他都信仰你;你也可能欺骗多数的人少数的时间,你可是不能欺骗所有的人所有的时间。人,不是都是傻瓜,人不能把所有的人完全欺骗。他一时成功可能,中国有句话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你可以失败,但是假若真理在你那儿,那你不能算失败。我从不欺骗人。冯玉祥这人专门说假话,他差不多没有真话,我跟他接触就有这样的感觉。但结果还不是欺骗到他自己身上,冯的失败就是因为谁也不信你了。

不过,对冯玉祥的军事能力,张学良则表达了认同与佩服,说他是一个“会带兵”的人、治军上“训练得好”:


“那个人——冯玉祥专门做假。带兵倒是很会带兵。”“要说厉害,还是冯玉祥。他训练得好。”

冯玉祥一手提拔起来的西北军将领,后来几乎全部抛弃冯玉祥另寻出路。对此,张学良的理解是,这些将领在冯这里感受不到应有的尊重:


“所以韩复榘、石友三叛变哪。韩复榘已经是军长了,他跟我说,冯玉祥要他在门口给自己站岗,韩说,我有儿子、孙子,我实在受不了了,所以他后来不叛变了吗?”


图:冯玉祥,1941年摄于重庆


北洋军阀吴佩孚与奉系军队之间有过多次冲突。对吴佩孚的军事能力,张学良表示相当地“不佩服”,将其形容为“西蜀无大将,廖化做先锋”


“我不晓得吴佩孚当年怎么会得到那么大的名气,……说到他作战,那是毫无能力,我真是看不起他,……这个人除了会吹的,没有别的。


与对冯玉祥练兵能力的认同不同,在张眼中,吴佩孚是一个没有经过正规军事训练、够不上军人资格的军阀:


“吴佩孚这人我并不佩服。那就是山海关战役,他不够一个指挥官的。……假若他真是一个好的军人,恐怕山海关战役我们不能取胜。我看他,换句话说,不是一个对手,不是一个伟大,不是一个真正会作战的。……可以后来说我看不起他了。当时,在没打吴佩孚之前,我没想到他是那样一个无用(的人)……我认为这个人,怎么讲,说大话的人。……吴佩孚就是这个好吹的人。……换句话说,他不是正式训练出来的军人。他本来是学测量的,不是正式的,不过他懂军事,有经验,也打过仗,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军队打过仗。事实他也不是正式军人,他不够资格。


图:吴佩孚


同样被张学良看不起的,还有何应钦:


“(西安事变时)我们对南京一点不怕,因为我对何应钦这个人我看不起他。我们怕是怕蒋先生的学生,所谓十三太保,胡宗南是蒋的学生。……何应钦这个人,换句话说,我要是何应钦,我不能在蒋先生手下干。蒋先生骂何应钦说,‘你把军衣脱下来’,蒋先生他要是这样说我,我真把军衣脱下来就走了。所以我看不起何应钦。……他从来就没被重视,从来没有实权。他没带过兵,假如我是何应钦,我早就不做了。


图:何应钦


极受蒋介石重用的陈诚,也属于张学良“看不起”的对象。张认为,陈诚与何应钦早年对自己的不友好态度,与“嫉妒”情结有关:


“那时中央对我的计划,中央要抗日什么的,一个何应钦,一个陈诚,反对我反得厉害。嫉妒。问题是他们都是蒋先生的嫡系、部下,我是外来的,高居其上。


具体到陈诚,张学良的评价是:


“陈诚这个人有可佩服的地方,也有短处。他刻苦耐劳,自个儿很俭朴,他很刻苦,但他这个人肚量很窄他到东北接收时,他把有些人给逼走。就是那时东北当地的军队啊,我的部下,还有旁人的部下。……他在中央啊,他是十八军。他对十八军的人特别关爱,他对别的军队都另眼看待。换句话说,肚量很窄小。这个人错处就在这儿。不能成事就在这上边。


图:陈诚


奉系军阀大头目张宗昌,也是张学良批评的对象。张宗昌一度雄踞山东、河北,自称“直鲁联军总司令”。张学良对他,留下了这样一段很有意思的评价:


“张宗昌这个人并不坏,不过他这个人出身呢,没有受过教育的,还讨过饭。……这个人呐,是个怪杰,我太太最讨厌他。……我劝他,那时他治理两省啊,河北省主席是他部下,他是山东省主席。我说:你呀,现在拿着山东、河北,当年就是北洋大臣呐,你为什么不找几个好的人?他说:你看看我这个脑袋。所以(他)自卑感呐,他怕。我说:天下有志望的有气望的,想干事的人无所不依。他说(按)这个意思,你那郭松龄不倒戈了吗?他说看看你。他怕呀!他自己认为他自己……只用比他低的人,比他高的人他不敢用。……他自己知道,比他知识高(的人驾驭不住),他不敢用。


图:张宗昌


张学良的“佩服名单”中,有袁世凯。张认为袁比蒋介石魄力大,手腕高:


“袁世凯总是个人物,不管他失败不失败,成败不足论英雄。那他(蒋介石)没那么大的魄力,也没有袁世凯那种(能力)。我说我父亲,我父亲对袁世凯是很崇拜的,可以这样说。那袁世凯对我父亲那很[看得起]。我父亲见他的面后,要走的时候,他把墙上挂着的貂皮大衣拿下来给我父亲,他说东北很冷的,这是我自己的大衣,你拿去穿吧。我父亲为这事很感激(得)了不得。其实我认为他早就预备好的。后来我父亲就把这貂皮大衣给我了。我父亲那时不过是当二十七师师长。”


图:袁世凯


另一位居于“佩服名单”的人物,是曾任军令部部长的徐永昌。张学良看得起徐永昌的理由,是张认为徐和自己一样,“专门喜欢跟女人扯淡”:


“刚才你问我佩服谁,这军人当中啊,我最佩服徐永昌,跟我的脾气差不多。打了败仗了,他跟我讲他干什么呢,他什么嗜好都没有,麻将也不打,酒也不喝,专门喜欢跟女人扯淡,最喜欢女人。他在郑州的时候,已经打败了,那时候国民政府军都来了,他带着山西军队和冯玉祥的军队在前线作战,军队都退了,他老先生还跟那女的在一块堆儿扯,那个女人哭,舍不得。


图:徐永昌


不过,徐永昌对张学良,却并无佩服之情。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迫居住于浙江溪口,徐永昌也被蒋介石召至溪口,与张有很多近距离的交流。徐在日记中对张的评价是:“富感情,爱国心浓厚”,但“思想幼稚”,“极易受环境支配,亦可以说是浮躁、无定见,苦哉。




参考资料

①张学良口述;张之丙、张之宇访谈;《张学良口述历史 访谈实录》,当代中国出版社,2014年出版。

《张学良史事笺证》,辽宁人民出版社,2010年出版。

③唐德刚,《张学良口述历史》,山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出版。

④徐永昌日记,(台北)中研院汉籍电子文献。




推荐阅读


民国首任总理,为何惨遭军统斧劈暗杀?


要小心那些不讲逻辑的经典文言文


如果溥仪没有被逐出紫禁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