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内地为什么不会成为沿海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报告:2008至2016年 中国GDP增速年均高估1.7个百分点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谁是Hidden Man?

潮思 新潮沉思录

文 | 双瞳



 近期文章导读:

 姬喵评邪不压正:完美的时代颂歌

 不惧审查的“药神”是如何成神的?

 中国人的后殖民主义乡愁



我朋友曾经给我讲过几个他的故事,我今天也把这些故事讲给大家伙儿听。没别的意思,故事里的事,说是也不是。


朋友说,他小时候,有一回全校搞运动会,午间休息的时候发现桶装水已经没了,但是幸运的是饮水机上已有的桶装水还剩下大半。午饭的时候,隔壁班的短跑健将从窗户里伸进头取水喝,朋友大声呵斥了他。朋友倒不是小气或者是担心短跑健将得到了补给从而下午能发挥的更好,朋友告诉我,他觉得,来喝水无所谓,你起码要和班上的人打个招呼,再者说,正是秋老虎的时候,自己班上的人也要喝水呀。可朋友的行为最终换来的是班主任的一顿臭骂。


朋友说,他小时候,有一回全校国旗下讲话,队列里站在他前面的俩人在讲笑话,他在后面听了跟着笑了一下,被班主任从队列里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扔到全校面前示众。他母亲听信了那个屠夫似的班主任的话,觉得班主任是在谴责朋友不爱国。朋友告诉我,他特别冤枉,他冤枉说话的人没被惩罚,他冤枉他一个放在今天肯定要被叫pinko的人居然变成了不爱国。


朋友特别说了,他有几个朋友,总和他说“谁小时候没被这样过”,“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


朋友和我说,他不服,他要报仇,他觉得不对。他说,有灰色地带不代表黑白颠倒,正邪不分。朋友要复仇,姜文要复仇,不愿意和第一任去岛国上避世的李天然也要复仇。


所以蓝先生没骗人,李天然是一队人。你得理解李天然到底是谁,你才能明白为什么邪不压正。



邪不压正是一步之遥的十五年后,四九城外“有着没有被欺负过的眼神”的异族蠢蠢欲动。四九城内,受到过高等教育的体面人士开着豪车横冲直撞。变成了北平警察局副局长老三朱潜龙过着锦衣玉食草菅人命的荒淫生活。家里在北平有十二座四合院的蓝青峰骑着自行车去买醋。被蓝青峰和美国人一起养大的李天然在这时候回来了。


李天然不再是当年无力反抗的十三岁小屁孩了,结实的体魄,渊博的学识,高超的技巧,这些足以让他成为敌人的噩梦。即便如此,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不断破碎重组的萎靡精神让他依然只是个会哭的胆小鬼。也正因为如此,蓝青峰一开始不愿意相信他,也没法相信他。对于看透人情冷暖与世间百态的蓝青峰来说,在师父的塑像旁种满了罂粟花的朱潜龙更有实力。老蓝告诉朱潜龙,日本人不可靠,得靠我们自己。蓝青峰当然知道朱潜龙是汉奸,可就如同根本一郎说的一样,传说归传说,加了V的才是官方认证的汉奸。


抱有幻想的蓝青峰当然等不到真正有价值的汉奸名单,也正是这个时候,和朱潜龙日本人美国人当了十几年“好兄弟”的蓝青峰终于回答了自己四年前给自己的问题:TO BE OR NOT TO BE。他终究还是选择了TO BE,他终于还是说出了那句“I do”。比起人人都爱的四川麻辣火锅风味的让子弹飞和不是人人都喜欢的白花蛇草水风味的一步之遥,邪不压正就好似加了胡椒的绿豆汤。连牙都没了的老革命,不再秀也不再疯,只是给趴在桌上的你端上了这碗又刺激又沁人心脾的绿豆汤。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这个时候的北平,早已被老三朱潜龙和日本人种下的罂粟和熬制的鸦片侵蚀,骨瘦如柴的人形们打着针,觉得自己有一万个老婆,朝气蓬勃如李天然也绝不是一次都没有试过。即便如此,幼稚而暴烈李天然已然是极少数,看看在豆瓣刷低分的所谓“姜文粉”我们就会明白,凛冽的寒风已经无法避免。


蓝青峰是前朝武人,裁缝店的潘公公是前朝近侍,同为前朝余孽的他们都背叛了自己,他们本可以在这个时代活的潇洒写意,可最终都选择了为新世界的诞生而牺牲自己。潘公公怎么说的,重要的是电影,电影,还是他妈的电影。一步之遥里,王天王要让全世界的观众一看到马走日就明白“马走日是个丧心病狂的阿乌卵”,武七少爷要让全世界的观众一看到马走日就明白“你讨厌就讨厌在这”,项飞田要让全世界的观众一看到马走日就明白“马走日和完颜是一对狗男女”。


电影院里,不知道为何带着自己的半大孩子来看这部电影的年轻夫妻们包围着我这个可怜的单身狗,本来都快热的出汗的我在看到骗钱注射毒品的那个青年的时候,浑身发冷。包围着师父塑像的,漫山遍野的,朱潜龙种的罂粟花妖艳夺命,没有杀师父的李天然,在过去的日子里被变成了狗,任由人们肆意辱骂。没有人再问“马走日为什么要杀完颜”,“马走日怎么杀的完颜”,只要一句“你杀了你师父”就可以完全消解李天然的一切辩解。所以,光杀了朱潜龙和根本一郎是不够的。朱潜龙自己明白,自己只要不承认,那他始终是烈士。反过来,只要杀了李天然,师父保存下来的,这个民族最后的骨血也会消失。



这就到了点题的时候了。不,我不是在说《邪不压正》,坊间传闻,姜文一开始是打算延续原著的名字《隐侠》的。对,我在说《Hidden Man》。很多只看了预告片就敢在知乎等地扯淡的人也出人意料的注意到了一个核心问题:谁是Hidden Man。我要说,是Hidden Man的人很多。姜文是Hidden Man, 蓝青峰也是Hidden Man。蓝青峰说,他为了这一天谋划了二十多年。姜文导演的第一部影片《阳光灿烂的日子》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不愿意跟着师爷吹死张麻子的报信老七是Hidden Man,躲在大钟里的李天然也是Hidden Man。被马走日牺牲自己保护的武六是Hidden Man,隐于北平裁缝店的复仇女神关巧红也是Hidden Man。



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谈复仇。老三朱潜龙的人不多不少,却也无处不在。幼稚的行动只会让你过早的失去自己的父亲,更要命的是,你如果要复仇,你的父亲怕是或多或少都要邂逅死亡。这就是姜文在这碗绿豆汤里要告诉你的,你不能着急,但你也不能胆怯。在你选择踏上这条路的时候,你就必须口念摩西摩西。“他可以把几万人带着迁徙,又没有补助费,像摩西出埃及一样。这种东西是精神上的,但他也很矛盾,很有悲剧性。他跟斯诺谈的那段话里提到,他的亲人死了那么多,我觉得那是他体会到某种悲剧感的时候。


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被掩埋的逐渐浮出水面,被捧杀的慢慢回归历史的真相,被抹杀的偷偷的藏了起来,这一切,只是为了让老三承认,“如果师父同意在中国的地里种鸦片,我就不杀他了”。至于必然险阻的未来,从鹅城活下来的老七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他老了,老到了该成为永远不死的小六子的养料的时候了,新陈代谢是自然规律,新的必然会战胜旧的,这就是历史,这就是时代,这就是,邪不压正。



 作者简介   

双瞳    传媒 

关注传媒领域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希望和沉思录读者一同进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