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从海南到湖南,两度赴死终“如愿”——谁“杀”了一家三口?

徐牧心 汪璟璟 Vista看天下智库

自杀被救后不到十天,邓菲还是去了“那个世界”。2000公里外北京的“家”、未了的债务和网上的流言蜚语都被抛诸身后。比起第一次在微博留下遗书闹得沸沸扬扬,这一次的死亡行动显得悄无声息。

 

直到6月2日,湖南省蓝山县公安局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

 

“5月31日,厦蓉高速蓝山洪观服务区发生一起自杀事件。在服务区一小轿车内,邓某某(男,55岁,北京人)、邓某(女,28岁,北京人)已死亡,刘某某(女,54岁,北京人)手腕受伤。”


蓝山县公安局的官方通报。(网络图)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当事人被证实是邓菲一家。经对两名死者尸表检验及现场勘查,结合车内发现的遗书、药瓶、注射器、刀片等物品,警方初步分析判断,邓菲和父亲邓大明系服用大量安眠药物及注射大剂量胰岛素后割腕,导致药物中毒及失血性休克后死亡。而邓菲母亲刘文丽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后,暂无生命危险。

 

6月8日,邓菲和邓大明去世后的第8天,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来到邓家位于北京方庄的商铺。多位邻居表示,自杀事件发生前,邓家一家就住在这里。

 

邻居周尘向记者介绍,大约一周前,他曾和警方一起进去过。彼时房间里灯火通明,可以想见主人临行前的匆忙。出于安全考虑,周尘“啪”地一下把大灯关了。

 

如今,只剩下隔间小屋里一盏白炽灯还亮着。惨白的灯光打在墙上,明晃晃地映出动漫人物的海报。那是邓菲生前最爱的“二次元”。


邓家商铺房间里面立着的书橱。(汪璟璟 摄)


事先张扬的举家赴死

 

“在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世界上真的没有我了。之前这句话总是开玩笑的说,没想到现在成真了。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我选在了一个我喜欢的浪漫的日子!”

 

5月21日,在离北京更远的海南省,邓菲和父母第一次试图自杀。但在这之前,“遗书”已经在微博上传开了。


邓菲微博发布的遗书。(网络图)


邓菲微博名“菲妥妥_穆修修”。网络上,她语态轻松地布置着自己的“后事”,并称因为父亲做生意失败、欠了高利贷“还不上了”,导致家里房子被卖掉,自己也被迫背上了不少债务,情势所逼,只能决定跟父母“一起去那个地方”。

 

看到遗书后,邓菲的好友们迅速转发求助,陌生的网友也开始自发接力。而知悉其在海南租住地址的同学立即报了警。

 

海口警方曾两度赶往现场。5月20日第一趟去的时候全家安然无事;次日早晨又接报前往,发现一家三口已昏迷不醒,地上散落着药盒和遗书。经抢救,三人最终脱离生命危险。

 

“我在急诊学的第一个技能就是洗胃,现在居然经历了!”5月21日下午,邓菲在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醒来,立即发了微博报平安。

 

这一过程被海南拍客李可看在眼里。在网络上看到一家三口自杀的消息后,他放心不下,找了几个地方后,终于在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见到了从昏迷中醒过来的邓菲。

 

李可向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回忆,身着粉红色上衣的邓菲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找手机,还向旁边的民警借了充电器。虽然半躺在病床上,但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回答问题时的思路也清晰,只是情绪有些低落。


被抢救过来的邓菲对着镜头微笑。(新京报 图)


在报平安的微博中,邓菲写道,“现在有一个叫小可的医生小哥哥从别的市赶来看我……我爱这个世界,因为世界上还有你们!”李可说,邓菲所说的“小可”应该就是自己,他当时提到自己刚从另一个医院赶来,但不是医生,“她应该迷迷糊糊地听错了”。

 

醒过来后,邓菲做的最多的表态就是感谢和道歉。

 

5月22日,她在微博说,“我给我的朋友和医院带来了太多麻烦。那些催债的电话打到了我朋友那里骗他们说:邓菲说了,他还不上你来还。虽然我知道,法律会保护他们,但是我对他们的亏欠我觉得只能以死谢罪了。”

 

前一天,在同李可短短几分钟的对话中,她也是反复向同事、朋友道歉。“菲妥妥的原话是,‘非常对不起同学、朋友们,因为他们都被高利贷骚扰。’”李可回忆,说完这些话后邓菲便开始哭,并反复强调自杀原因不是因为还不起钱,而是因为对不起身边的人。

 

在医院,李可还见到一名身形高胖、背着双肩包的男子,“我看着他年龄与菲妥妥爸爸相仿,从民警的对话中可以判断他应该就是菲妥妥爸爸,当时他的身体看着没什么大碍。”


舆论审判,“恶意”循环


邓菲一家被抢救过来,最初是个温情的故事,是互联网爱心接力的胜利。

 

她于5月21日发布的报平安微博下方,热评第一的网友@一只小陈默发了一张粉红色蛋糕的图片,并表示,只要邓菲肯活下来,“下半生每年的生日蛋糕我都包了”。还有网友则评论说,“你回来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邓菲微博下的评论。(网络图)


然而,温情仅仅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之后,舆论迅速反转,一场由网友发起、网友围观的“扒皮”行动拉开序幕,且声势浩大。

 

有网友梳理了菲妥妥一家欠债不还的“老赖行径”。其中截图显示,2018年3月27日,邓菲父亲邓大明的公司北京一品清心文化发展中心,被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定“应给付张某某人民币9600元”,但履行情况则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邓菲本人也承认了她在一年前就知道了家中的负债情况,但这似乎并没有过多地“打扰”到她的正常生活。

 

网友扒出她的推特账号,看到一家三口2018年初先是举家日本游,没过多久又去了泰国。而邓菲本人则用着最新款iPhone X手机,给手游《恋与制作人》充了不少钱,还养着身价不菲的一猫一狗。

 

这些“扒皮贴”的出现,让遗书事件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在不少人心中,一个“借钱满足自己需求,发遗书博取同情”的老赖形象渐渐清晰。愤怒的网友前赴后继地跑到邓菲微博声讨她,留言不可谓不刺耳。

 

网友范书洋就是在此时加入到攻击行列中的。他愤愤不平地敲下评论:“戏精一家,担心了这么多天,消费别人的善良真的好玩吗?”评论很快被赞成了热评,有人在其下附和。

 

眼见舆论愈演愈烈,邓菲22日在微博做出解释:自己的猫不贵,狗则是别人送的礼物;做护士月收入有两万,因此能承担一些游戏及化妆品的花费;全家出国旅游花的是自己的年终奖。

 

但这并不能平复网友的愤怒。之后,邓菲没有再更新微博,也没有再向网友们解释任何事情。

 

她再次出现时,已经被写进了冰冷的警情通报中。而当范书洋看到这则通报时,自己的微博私信早已被陌生消息轰炸了一轮。

 

“有几千条消息。说我是杀人凶手呗,让我也去死了呗,还有更难听的。”就在范书洋与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对话的短短几分钟内,七八条私信又涌进来。

 

而让范书洋尤感惊悚的,是有网友“人肉”出了他就读的学校及家庭住址。

 

范书洋不是唯一被攻击的对象,曾在知乎问答中质疑过菲妥妥一家“老赖行为”的Richard,也被类似“吃人血馒头”的指责连续攻击了几天。“我现在看到你这句话想自杀了,回头我真死了你就是杀人凶手。”Richard这样评价网友的逻辑。



知乎用户Richard对相关话题的回答。(网络图)


质疑过邓菲的人如今也被拉到了“审判台”上,“恶意”在循环……

阅读剩余 52% 的精彩内容

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曹默涵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