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陈婧妍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她平时的学校表现

移除马克思(北大stronk)

北大删除Karl Marx?休想!他们公开寻求指导老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月9日 下午 2:56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真正的抗日英雄,被劳教20年,生前最后一年长跪岳王庙,无语泪长流!

2018-01-01 历史on 历史on

点击上面  爱阅读的人都关注了我!

免费关注并点击标题即可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1 ] 毛泽东1963年写给林彪的一封信

[ 2 ] 陪了毛主席一生的女人,晚年生活竟是这样
还记得马尾巴的功能吗?文革后期热片《决裂》
4 ] 文革期间的中国:看1973年的新闻联播。
5 ] 毛主席会见金日成


他曾击落6架日军飞机,见证日本投降仪式,赴台后艰难回到大陆。1954年被迫劳教20年,刑满出狱后靠蹬三轮车为生,1980年平反。最后一个清明节,他强撑身体祭拜岳飞庙,在精忠报国的塑像前,清泪长流。


真正的英雄,我们可曾知晓?我们可曾记起?打过鬼子的真正民族英雄他把牢底坐穿,到晚年以蹬三轮车为生……



吴其轺(1918-2010.10.13),男,福建闽清县十五都人。中国飞虎航空队第五大队战斗机驾驶员,小分队(队长)指挥员,中国空军中校,曾参加88次对日空中战斗,空中作战时间超过800小时,击落日机6架,击伤日机3架次,4次飞越驼峰航线,他曾被日机击落三次,负重伤,亲历日机在芷江投降仪式,日军在南京投降仪式等。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他获得盟军总部授予“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另获颁“航空勋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国民政府曾授予荣誉勋章17枚。2010年10月13日在杭州去世。



1936年,吴其轺入黄埔军校,同年转到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即投身于抗日战争。1943年,他转入陈纳德组建的中美混合联队14航空队的5大队飞行,成为“飞虎队”中的一员。


1941年毕业后,他被编入中国空军第5大队,驻守芷江机场,军衔上尉吴其轺在中国空军中美混合联队中累计飞行了800多小时,他驾驶的战斗机总共被日军击落过三次。其中第一次被击落时也带给他飞行员生涯唯一一次重伤。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之后,吴其轺获得盟军总部授予的“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另外还获颁“航空奖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其中附带了一封中英文介绍信:


“基于他卓越的贡献和高超的飞行技术,特此授予吴其轺上尉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通过他的杰出成就,吴其轺上尉为他自己和著名的飞虎队带来了极大的荣誉。”因军功卓著,国民政府晋升他为空军中校



失而复得的两枚勋章


曾被击落


1941年6月22日,中国空军最艰难困苦的一年。当时吴其轺在成都机场。敌机来袭,吴其轺与机长洪养浮共同驾驶毫无作战能力的六架教练机立即升空往广元疏散。途经岷江快活林一带,他们与4架日本神风战机(?此处应由错误,日本没有此型号飞机.)相遇。在离江面40米高度,吴其轺被日机击中落水,臀部、腿部多处受伤,被飞机扣在水中。日机担心中国飞行员没死,又一个俯冲下来扔下了一串炸弹。


吴其轺(第一排右二)与战友合影。


吴其轺屁股中了4弹。如果不是飞机金属物质的阻挡,子弹会穿过他的身躯。受伤的他在水中昏迷了过去,是老乡们划船,将落水的洪养浮和吴其轺救了上来。吴其轺至今记得,因为飞机发动机已起大火,飞机烧得通红,附近的江水也很烫,好几位救他的百姓都被烫伤了。


吴其轺在广元养伤一年多,伤好后又回部队。1942年,国民政府发给吴其轺二等三甲伤残军人证书。可是,吴其轺找亲属开出假证明,证明他可以重上蓝天和日寇作战。在他的多次强烈要求下,部队经过谨慎考查,又让他重新驾机。


加入飞虎队抗日战争进入最为艰苦的岁月,自1942年,一批美式战斗机、轰炸机补充进中国空军。1943年春,吴其轺驾驶美式P—40飞机对湘潭日军进行打击,被日军防空炮火击中,飞机机身、机翼都中了20余弹,吴其轺硬是穿过日寇层层防空炮火网,摇摇晃晃地将飞机飞回芷江机场。当他走下飞机时,美国飞行员都伸出右手拇指夸赞他:“我们美国飞机过硬,你们中国的飞行员更过硬。这飞机被打成了马蜂窝,还能摇摇晃晃地飞回来。了不起!”


1945年,侵华日军已元气大伤。从1943年7月起,中国空军与美国第14航空队主动出击,寻找日军航空队主力决战,还实施长途奔袭,广泛轰炸、摧毁日军的机场、设备和其他重要目标。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吴其轺和战友们多次以大编队机群对日占武汉、南京、广州、桂林等日军军事目标进行轰炸。



当时迫降芷江的B25轰炸机在燃烧


1945年4月12日,在对武昌火车站日军地面部队进行打击的行动中,他的战机引擎被击中失灵,迫降在离芷江120多公里的辰溪县境内一条小溪的沙滩上,着陆后幸好遇到村民。当时村民都很穷,但他们还是把过年剩的那一点腊肉拿出来,给吴其轺吃。乡亲们都说,他是“天上掉下来的”,是神,四里八乡的父老乡亲们都排队来摸摸他。他住在当地坚决抗日的地主肖隆汉家里,肖隆汉天天设“百鸡宴”款待这位抗日英雄,甚至请回在湖南大学读书的儿子来陪吴其轺聊天。


见证日本投降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军校大礼堂内举行。吴其轺作为美军援华空军第14航空队第5大队的分队长,带领他的全体队员,坐在会场的第一排。吴其轺回忆,应邀参加日军投降仪式的有美国、英国、法国、苏联、加拿大、荷兰、澳大利亚等国的军事代表和驻华武官,以及中外记者、厅外仪仗队和警卫人员近千人。

  

8时52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的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第3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陆军参谋长萧毅肃、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空军第1路军司令张廷孟等5人步入会场,就座受降席。8时57分,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上将率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中国派遣军舰队司令长官福田良三中将,台湾军参谋长谏山春树中将等7人,脱帽由正门走进会场。冈村宁次解下所带配刀,交由小林浅三郎双手捧呈何应钦,以表示侵华日军正式向中国缴械投降。此时恰好是9时正。然后,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字。

  

受降仪式约20分钟。吴其轺说:“这20分钟的精髓,贯穿我的一生,影响我的一生,升华了我的一生。”



中国陆军守护着的飞虎队战机


我问精髓是什么?吴其轺回答:“中华民族是不能战胜的。正义的力量才是永恒的。”


我采访过的亲历日军投降仪式的人物仅有三人,他们分别是84岁南京的王楚英先生、香港88岁的林雨水先生,和杭州90岁的吴其轺先生。在日本侵略中国的15年中有三千多万人死伤,但是,见证日本投降的,时至今日很少了。


受降仪式约20分钟,这20分钟确实是吴其轺人生最为光彩的时间。


抗战胜利之后,由于参加了88次空中作战,吴其轺获得盟军总部授予“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另外还获颁“航空勋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


起义回国


1948年,吴其轺在3000多名空勤人员中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美国西点军校航空分校留学,并在进修结束后到了台湾。1949年,他在台湾已经是中校军衔。他的父亲通过吴其轺的战友李晨的哥哥,香港泰丰公司的经理李念益先生悄悄捎来家书一封:


“我希望你回来!叶落归根!国民党之所以败走台湾,完全是因为腐败透顶!当年我支持你们兄弟参加抗日战争;今天,我希望你回到大陆,跟着初升的朝阳!跟着共产党!建设我们的新中国!”


吴其轺说,我当时就吓出一身的冷汗来,这封信笺如果让别人看见,我还有命吗?当时,在台湾的空军飞机只加少量的油,大约续航飞行30分钟,根本不可能飞回大陆。


吴其轺回忆说,有一天,我在西点军校的同学,美国空军少校John带领他的轰炸机分队降落台北机场。机会来了。我对John说,我想去香港玩玩。John说,来吧,我带你去。我就上了他的飞机。当时,台湾所有的机场都是戒备森严。可是,国民党军队不管美国军队的飞行员的起降检查。就这样,吴其轺先到香港,找到共产党的组织起义投诚,1949年12月又到北京,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北京的南苑机场当教官。虽在机场工作,但对于曾为飞虎队的分队长,吴其轺却被禁止靠近飞机!吴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感到强烈的不被信任,提出退出军队。”吴其轺的儿子吴缘拿出父亲1952年的日记本,扉页上有父亲用铅笔画的三架飞机。吴其轺在日记本中画了美国飞虎队第五大队的标志,并写上三个小字:“俱往矣!”1950年他离开飞行,到浙江之江大学任教。在那里,他认识了他后来的妻子裘秋瑾女士。


后来他的战友说,当年吴其轺飞去香港第二天,军队通缉命令就传达下来了:“凡是看见吴其轺,格杀勿论!”——吴其轺在香港只停留六天,如果在香港多住几日的话,“海湾里出现的不明自杀浮尸”说不定就是他。


他的父亲吴銮仕,在全国刚刚解放不久,因为他和他的四哥都曾经是国民党军官,被枪毙了。吴其轺说:“我的父亲从小教育我热爱自己的祖国,我之所以奋不顾身投入到伟大的抗日战争,也是听从他的教诲。可以说,我的鲜血,是为祖国留下的。”


坎坷半生


1950年的冬天,镇反运动开始了。吴其轺未能逃过此劫。三年后因政治审查不能通过,他开始了长达二十年之久的监狱生涯。监狱中的吴其轺躲过了文化大革命的一劫。


1974年,从监狱出来的吴其轺找不到工作,就在杭州清波针织手套厂蹬三轮车。这一蹬就是六年,一年365天没有休息日,一车装卸600斤,一天挣1元2角人民币。那时,他和妻子裘秋瑾带着两个儿子租在12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房租每月3块3毛。吴其轺曾经是杭州一带最优秀的三轮车夫。



90岁时的吴其轺


因为蹬三轮车体力消耗大,他一顿饭要吃一斤以上的食物。杭州闻名的小包子,三个才一两,吴其轺父子三人起码要吃两斤,60个。他们怕一次吃60个包子吓着旁边的食客,就连着去三个饭馆吃饭。这样一来,白喝了9碗汤,别人看起来还文雅了许多。


1980年,吴其轺被恢复了政治名誉。平反后,靠着当初农场开矿时对化石的喜好,加上有英语底子,吴其轺被分配到杭州大学(后并入浙江大学)地矿系的标本实验室做起了标本员。2005年,吴其轺得了中风。2010年10月13日零时28分,93岁的吴其轺老人安详地走了,结束了他从王牌飞行员到三轮车夫再到浙江大学地质系技术人员的传奇一生。随着吴老离去,“飞虎队”中国队员已全部凋零。因身体原因,吴老始终无法回乡,但遗嘱称将骨灰安葬在故乡闽清。


吴其轺生前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美国“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和“航空勋章”。


2010年,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吴老在清明节强撑着身体,前往祭拜了岳王庙。在这尊精忠报国的古人塑像前,吴老无语凝噎,清泪长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