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央行上海警示炒鞋风险!毒、nice等被点名,今夏最大泡沫面临破灭?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美国留学|留学前辈与你细说,独自去美国读书是一种什么体验?

美国留学党
点击 美国留学党  关注我哟

☀ 关注美国留学党,获得最靠谱美国留学信息资讯


转眼间2017年就过去了,独自漂泊在外的你,是否也在回顾自己这一年的留学生活?本文中是几位留学前辈的经历,其中酸甜苦辣,一起来看看……



Kai Wang


1. 六年前一个人去美国,自己申请,自己签证,出门没找好租房,也没同飞。我妈吓死了,说我怎么不做准备。我是觉得在美国先暂时安定下来,了解下具体情况,然后再考虑租房和室友这种长期关系。

2. 在临上飞机前一天晚上,通过google知道了自己应该住在哪(当然是一个比较安全的社区),然后在学校cssa的论坛上找到了两个正在招短租的人的电话,都是外国人的名字,现在依然记得很清楚,一个叫rice,一个叫prince。看了一下是当天发的广告,估计还有效。我把它们电话抄下来。

3. 芝加哥出关一切顺利。因为没带电脑,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导航,所以直接打车去了那个短租的社区。找到他们租房中心,他们会带我看房。看完房觉得房子还是满意的,只是当天不能租给我,至少要7天后才能交房。所以我必须要想这7天住那。酒店肯定太贵,我就问租房的能不能用办公室电话联系下朋友,我刚下飞机没手机。

4. 我先联系了名字朗朗上口的rice。是个摩洛哥帅小伙,明明只有18岁,因为是阿拉伯人,一脸大胡子。对我很热情,到了家给我各种饮料。他跟我说他女朋友是中国人,是他女朋友在帮他把房子贴出来。我可以住在他沙发床上。我跟他也表明我是怎么找到他的。也告诉他可能在这是短租,最终想搬出去,找个室友。他表示完全理解,说我可以用他家来做面试场所。

5.晚上他女朋友回来后我主动跟他们商量房租的事情。他们的意思是挺喜欢我的(女朋友是上海工作,我又从上海来,大家挺聊得来),所以房租不用给,主要是他们房子也快到期了,走的时候想把家具处理掉。我正好什么都没,这个公寓本来也就是简装,除了厕所厨房和地铁,其他什么都没,我也需要家具,所以我说家具可以卖给我。我主动offer 15刀一天的房租(这个公寓是一个月1375刀)。他们客气了一下还是接受了。

6. 接下来就寄宿在他们家两礼拜,跟他们成了好朋友。傻逼rice经常要跟我辩古兰经,我做饭他要问“hey friend, i want to make sure there is no pork in it". 我面试室友找人过来他也会一起参谋。他女朋友做菜很好吃,跟我说15块钱包饭了。他女朋友带我办银行卡,信用卡,电话卡,告诉我她推荐我会有referal fee。我很开心,因为掌握了生财的渠道。

7. prince一家我去了,本想看看是不是能成为室友。他本人是个帅气的印度人,但是他们10个人住一个两室一厅,然后跟我说”these are my roommates. I have two others yet come back. you are welcome to join us." 我对王子大人瞬间有些失望。

8. 后来在rice家找好了室友。自己租了两室一厅,3男1女混住,大家非常和谐。rice则是把他的桌子椅子之类的家具全送给我。我花50块钱买了他女朋友的气垫床。这把椅子现在还在我屁股下面。气垫床则是用了4年以后终于退役了。对于气垫床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这是安顿完后自己的写字台



夕阳西下的时候窗外是这样的



9. 后来自己住得很爽以后,每每有学弟学妹来我都推荐男女混住,因为觉得大家都会比较在意形象,家里不会搞得太邋遢。男生和女生商量家里的打扫总比男生和男生商量这种事情要来的正常。愿意男女合租的女孩子一般性格也都很好。 但是不管怎么样,室友是一定要面试的,毕竟要住一年。气场合不合,卫生习惯怎么样一般一起吃个饭就能知道了。

10. 所以总的来说,不要担心一个人。很多中国留学生都是依靠教会的力量,这也是个办法,但是弊端就是你得容忍别人老是要把自己的想法灌输到你头脑里。对傻逼rice我就可以让他fuck off,然后他可以照样跟我很好。第一次出去至少要知道什么社区是安全的。然后在这个安全的社区里面找。还有外国人一般都挺友善的。 

11. 海关我也遇到过,也是去年的事情了。而且还的确是我不对,我回国的时候I20没有签字,他对我就很mean。我就一口咬定这是学校给我的I20,我们学校老是没让签字。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他:what do you study
我:law
他:what do you think a judge will think of a lawyer in court when he is not prepared
我:i'm a law student, not a lawyer
他:but you have a invalid I-20, you are not prepared
我:I am well prepared to answer any question honestly, sir

他白了我一眼,决定放我走,然后一副颐指气使的强调说

You need to sign on the I20. DO YOU HEAR ME?

我明白作为一个美国底层公务员,也是要有自尊的,这个时候就别跟他贫了。不然会阴沟里翻船。所以就毕恭毕敬回了句Yes Sir. I will do it as soon as I go back to school.

但是我不建议你学我这套啊,最靠谱的还是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所以材料都准备好。美国这些公务员特别怕学法律的,所以我才敢这么横。他们是属于掌握些权利就喜欢捏软柿子,海关是这样,警察也这样,尤其在大城市。而我做的无非是I respect your authority, but don't fuck with me.

祝你好运。


Suji Yan


飞芝加哥,一路顺利;出关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海关。他让我从 A 通道走,我说我等一下朋友,在旁边等一下;他说好;过了五分钟,他说你怎么在这里啊……我说我刚刚问过你啊……于是他走过来说我要看下你 I20,给他之后,说我要看下你 Visa,给他看;然后他说:

I'm gonna cancel your US visa.然后就准备撕护照签证页。

我说,why;

他说,你 I20上写了,你 English 是 proficient,但是我刚刚没让你站在那。

我说,(当时我觉得这 sb 海关肯定是记忆力爆炸了,或者是下意识随便回复我说「好」,其实啥都没听到),哦,那我听错了。

他说,对,我要 cancel 你的 US Visa;因为你听错了。你的 I20 说你是 English Proficiency; 放心,你学校不会 charge 你学费的……

我非常诚恳看着他,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人对我来说不是第一次见,所以我知道怎么对付这种人——他就跟所有国家的公务员一样,只是想要莫名体验一种权威感而已;于是我就这样看着他说,I'm sorry, I misunderstood it; I hope you can get me a chance.

然后他非常装逼地把我护照和 I20 还给了我,跟我说,不要挡这里路。

不要虚,无非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已。

这种家伙,哪里都有,无非只是有的令人讨厌的家伙在美国而已;在你的生活中而已。很庆幸的是,学校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很友善的,很多满脸皱纹的 advisor 和教授反倒非常和气——当然也有因为答题卡写错 section 被在交卷的时候连续讲20分钟的不把人小姑娘说哭不可的家伙;但是仔细想想,这样的人跟你实际生活学习如何,毫无关系。

真正所谓的麻烦,无非就是国内那些去教导处敲章,结果被管章的阿婆一句话气的半死跑断腿系列而已;我可以保证,这样的事情到了美国还会有。DMV 的大爷心情不愉快就让你下次再来,常有的事情。ISSS 在你办 CPT 的时候管事的那位正好大姨妈,对你没好脸色,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你要知道对什么样的人做什么事,会有什么后果。记住你的目的。

记住你要做什么,不要忘记。

我呢,喜欢网络。所以我非常知道4ch 之类的糟糕地方;但是我已经不止一次遇到问题之后直接丢去 reddit 问了;从选课吃饭到穿衣洗澡——或许是更纯粹,隔着屏幕的交流更自如。即使在 yik yak,也有非常棒的信息……总之,最后别忘了,人都是一样的,仅仅是文化与习惯略有差别而已;操着不同语言有时候会带来麻烦,但是请爱着人类,请牢记自己最初的目的。

我说的这些小事,还没有一个 git conflict 让我心烦。


沙永夏,Tufts University


不用担心。孩子,根据我的经验,你是不大可能体会得到“自己一个人”的。最多就是飞机上一路。下了飞机到了学校,会有同学、有Orientation、有各种活动,要做各种事情、测试周边的各种食物、Scavenger hunt 满山乱跑,你根本没时间觉得孤独。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如果你主动去接触周围的信息,会发现你身边其实处处都是“帮助”按钮。

2013年8月我坐高铁去上海,要赶去洛杉矶转波士顿的飞机。


到浦东机场之后掏证件,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不见了。回想了一下很有可能是高铁进站时刷了身份证之后没有收好。送行的我妈当时脸就绿了。所幸之后的旅途只要有护照就够了。


那时觉得不好,这事情像个讽刺的隐喻,“没离开之前,先把身份弄丢了”。

后来发现根本没这回事儿。我们学校已经算是规模很小、中国人很少的了,也依然能找到自己的归属。

那么我就根据你在路上的时候可能会是一个人这种情况提些可能有帮助的建议吧。


首先不要忘记带飞行枕。这个绝对是保障你旅途幸福的第一神器。


其次,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方向感的路痴,我已经学乖了,在有人的地方绝不尝试自己找路。一路上有不知道该怎么走的地方首先是问人。问看起来靠谱可能知道的人,问保安大爷问清洁工阿姨问警察叔叔。这样做有2点好处:


1. 不会浪费时间走弯路。

2. 有时能得到额外的信息和指导。


虽然平时并不是很靠谱,但我一路都很顺利,因为基本上在哪儿该做什么心里其实还是提前有了个数的。


然后是多微笑多说谢谢,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在LA入关的时候过程蛮平稳的,海关工作人员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他问什么我就答什么,他盯着我看拿着护照对比跟照片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就对他笑。盖章之后他还跟我说 Boston is a nice city I hope you like it。


坏人会有,但你基本不会遇到。多看看多听听,稍加分辨,还是能够基本避免麻烦的。


之后我睡了一路。再醒过来是因为飞机开始降落有些颠簸。硬盘里为了预防无聊而装备的几十部电影完全没用上。


就这么到了目的地,很简单甚至无聊的过程。


取行李的时候由于时差我还处于半昏迷状态,但是推着箱子走出机场,被没被雾霾过滤过的阳光直率地往脸上一打,就清醒了。

还有一种不太容易避免的情况,就是你可能会写作业/复习考试到深夜,凌晨四点的洛杉矶,一盏孤灯和电脑显示器的荧光交相辉映,从咖啡里抬起头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处他乡,满腹心事无人说,心中顿生荒凉。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遇到这种情况,就赶快去睡觉。如果手上的事情实在重要,计算一下时间明日早起再做。当然你也可以找国内的小伙伴聊一聊,但这样很容易情绪失控收不住,生活里大小委屈化作满脸热泪,然后不仅作业没写完/考试没复习好,第二天还要肿着眼睛出门。


总有些事情“逃得过对酒当歌的夜逃不过四下无人的街”,但这些统统都会过去。


如果你实在难过,也可以找我说说话。我帮你炖鸡汤。


睡醒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别问我这些都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你是个痛经的妹子的话,可能会有第三种情况。可以准备一些姜汁红糖带过来,我忘记了这个事情,后来去 H Mart 买了柚子茶代替。

最后祝你一帆风顺,一路平安。


么么哒。


了解更多:

美国留学|耶鲁毕业生发万字长文 详述美国名校申请经验

美国留学|特朗普又搞事情 欲限制去美学习STEM专业的中国留学生

美国留学|15天的托福能提多少分?


点击阅读原文 免费领取留学方案哦

亲爱的小伙伴:

关于留学的任何疑问

可以随时咨询小师姐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

即可添加小师姐为好友

    Read more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