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人间异常观察 | CyberSex的花式体位

2016-08-14 C 不党群 不党群

女上位

 

很少有人意识到,女权运动和“晋江文学城”的联系。


十年前,木子美和卫慧还被钉在“身体写作”的耻辱柱上游街示众。就在这十年里,风起云涌的女权斗争在民间迅速蔓延,但它既不是依靠国家妇联的大力推动,也不靠李银河的性学论著的传播,更和大学校园里循环上演的《阴道独白》没什么关系。至于女权网红,在那时,自称睡过柯震东的柏邦妮,或许还没有破处。


2003年,晋江文学城上线。直男们根本无法理解,穿越去清朝和五阿哥打上一炮,到底能有什么乐趣。同样,在直女眼里,日夜打怪升级换地图,也是异次元的无聊玩意。然而,恰恰是这些磨人的小妖精如何降伏霸道总裁的故事,真正抽离出女权主义的本质:一种性别之间的权力政治学。至此,从立场,再到审美,男女之间的性别鸿沟,被以亿字计算的网络文学彻底划清了界限,而这些低俗小说,以及它们延伸出的IP,悄然无声地塑造着当下的社会形态。从晋江开始,女性终于找到了只属于女性的虚构题材,后来,它们获得了一个专有名词,“女性频道”。

 

随着晋江主站业务的蒸蒸日上,附属论坛于2005年诞生,它或许是当下中国,仅存的巨型匿名论坛。其中的一个子版块叫做,“战色逆乐园”。“逆乐园”,顾名思义,就是从“传教士”到“女上位”。


身披马甲,自然可以肆无忌惮。终于有一个僻静的场所和JM们交流床上的各项事宜,放在十年前,那还是新奇而禁忌的把戏。晋江论坛的背景呈粉红色,每盖多一层楼,网页就自动伸长。在战色,这被称为“可以延展的粉红色内壁”。

 

“假叫实在太累了。”


“终于扑倒了男神,结果发现是个唇膏男。”


“怎么开口和医生买利多卡因啊?”

 

在老哥们自鸣得意地讨论车灯大小的同时,战色少女同样嘲笑着他们的尺寸和技术。唇膏是对微型男性生殖器的暗喻,与牙签的盲目夸张相比,唇膏伸缩的写实感显得更加刻薄。至于技术,也是嘲讽的重点。一位叫做“= =”的战色众,如此讲述自己的故事。“分手之后,男朋友和一个有夫之妇搞了半年。前几天复合,发现技术大有长进啊,简直欢呼雀跃。”回帖则附议了楼主的观点,“免费出国培训半年,学成海归报效祖国。”

 

不愿透露常用id的楼主,习惯拿公用马甲“= =”或者“123”来伪装身份。晋江不绑定id,每发一贴之前,战色众可以随时改名。这种宽松的政策,把战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树洞,洞里充满了女性主义的回响。吐槽劈腿,分享约炮,学习口交技术,研讨假装被撩的诱撩方案。这是个直男难以理解的世界。比如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女性对破处的疼痛恐惧,甚至到了去药店购买外用麻药的程度,也就是“利多卡因”。


但直男们只靠下半身,就轻松推断出这样的结论:妹子多,开放,好上手。一传十,十传百,直男们蜂拥而至,希冀寻求一场愉快的艳遇,但在战色的强大气场下,又丢盔卸甲,纷纷败退。这种直男,在战色被称作“猥琐男”,代号“WSN”,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小明是魔兽世界的资深玩家,著名游戏论坛NGA(艾泽拉斯国家地理)的常客。从NGA的综合区(又叫“大漩涡”),他得知了战色的存在,兴冲冲地去观光,想要勾搭几个妹子。几天之后,他回到NGA抱怨,“对女人产生了不可磨灭的恐惧。”



晋江论坛的粉红色内壁


十年之后的今天,女性谈性早不再是禁忌,而战色也很少再有关于性的帖子,它回到了更加永恒的话题。论坛九成以上的话题,都是老娘舅式的家常。常见的故事套路如下:相亲男傻逼,彩礼不靠谱,老公没出息,以及智斗丈母娘。和草榴社区里一整列“感谢楼主分享”的其乐融融不同,女人最大的敌人,恰恰是女人本身。小马甲“= =”讲述了自己的一场艳遇。她说,她闲着无聊,找了一份QQ陪聊的兼职,一个小时二十块。客户是一个具有动人声线的一米八有为男青年,而且恰好和自己同城。她一上头,当晚就和客户见面约了一炮,一晚三次,效果良好。而回帖则旗帜鲜明地分为两派。左派窃笑不已,“叫了个鸭子还赚了二十完全不亏”;而右派则一脸鄙夷,“二十块钱就卖了包夜还不如只鸡”。


撕吧,撕吧。战色上,绝大部分的树洞,都会引起两派剧烈的争吵。无论男方掏钱买房,或是女方倒贴买房,战色的两派都能找到喷点。每天都上演着玻璃心大战道德婊,白莲花怒撕小骚货的戏码。在战色里,最常见的辩论焦点,集中在“楼主是不是包子”上。“包子”,即受气包,指常年忍气吞声的女人。而判断的原则,毫无疑问落到了权益上。小明的恐惧感正在于此。战色众常常精于计算和衡量利益。左派骂婊子,得了便宜还无辜卖乖,而右派骂包子,吃了亏还帮人数钱。小明的耳朵,被她们的小算盘敲得嗡嗡作响,头皮也感到一阵阵发麻。

 

在战色众眼里,那些身体女权者,很可能只是一个文艺青年婊,或者自我麻痹包。所有的男人都爱撸,但女性却千差万别。“观音坐莲”的体位,不等于女性地位的提升;短裙露胸的身体展示,也不是女性自由的符号。或许这在伊斯兰国家有效,但在当下中国,无论是女上位还是齐逼小短裙,都是以暴制暴,跟渣男攀比着更烂。这些从男权社会抄来的价值观,只能让男性的感官更加愉悦而已。在一场男女关系里,输家永远是投入更多的一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弱者常常是情感需求更强烈的女性。


所以,最清醒的女权主义者,反倒是晋江的早期版务们。战色始终保持匿名,禁止公开联系方式。放心去树洞约炮经历的同时,又坚决抵御被更广泛的猥琐男侵害的风险。就这样,她们把话语和现实分开,在粉红内壁下,叮叮当当地计算着家长里短的小九九。她们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早已洞穿了世情:握在手里的物质现实,才是权力的根本来源。

 

女性终于用不太体面的方式,获得了早该拥有的部分权利。但女权主义最重要的口号,“女性有自由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又正被改编成一句星宿派风格的口号:“我可以骚,你不能扰。”听起来抑扬顿挫、朗朗上口。但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话语的重音,已经悄悄地从“可以”两个字的维权呼吁,愚蠢地落在了“骚”字上。时代,终究变了。



2016年上海地铁女权运动 与国外相比 还是未能脱下衣服


 

柏拉图式的性爱

 

时代最明显的变化,就是00后会把90后,鄙夷地称作“老女人”。在新世纪出生的小朋友眼里,讨论什么相亲和家务,本身就是衰老的证明。但她们不一样,还有诗意和梦境。比如百度贴吧“文爱吧”,就主要被一群未成年少女所占据。



 
文爱吧 主要由一群未成年少女占据


即便规则比匿名论坛稍微严格一些,贴吧仍然展示出一种开放的姿态,每一个吧名,都是用祈使句递出的邀请和引诱——快来玩吧。但请注意,文爱吧,绝不是图爱吧,也不是裸聊吧。英文名也不是“Sexting”这样精准的英文对译。文爱有一个独创的民间翻译,叫做“Art of Love”,简称AOL,所谓爱的艺术。所以,吧内经常有这样的帖子:

“好冷,找个暖男暖暖我。”

 

别怀疑,这里确实还有尚未被污染的纯真。沉迷于文爱活动的中坚力量,实际上是一群涉事不深的少女,有些甚至还没有性经验。透视背后的逻辑,其实不难理解。只有那些尚未把性当作日常的少女,才更愿意沉溺在文字编织的幻境里,而不是真刀真枪地约一炮。“珠小喵”坦率地承认自己只有15岁,没有性经验,但她却是精通文爱的老司机。她说自己喜欢粗暴的调教戏码,求哥哥“暖她带她飞”。只靠文字和语音,陌生人换上面具和戏服,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就走进了成人世界的预演。


他们确实在演一出戏。一个文爱高手的基本条件,就是手里握着几十部角色扮演的剧情概要。它们都是文爱界的IP。护士,老师,空姐,父女,流浪汉和女路人,甚至还有穿越和玄幻戏。精深此道的小明,做起了义务辅导的老司机。他的手里,分门别类地积攒着剧情和对白,做好了复制黏贴的万全准备。小明蹲在论坛上,如同Dota里潜行打野的英雄,随时准备出手,夺走少女的一血。

 

吊诡的逻辑由此发生。即便是一场虚构的性爱故事,女性仍然希望能够从交流中获得真正的情感慰藉。但蹲守的小明们,目标则简单太多。听听娇喘看看图,对着照片撸一发。有可能的话,就约出去开个房。几个月之后,小喵感到了巨大的虚无。她非常抗拒在文爱中发自拍图,在她明确表态之后,起初无微不至的小明老师,很快就掏出了一张冷漠脸。但小喵依然学会了几十种体位,看见了几十根形状各异的阳具,编造了几十个似乎没什么不同的故事。习惯了“啊啊啊啊”的应酬,小喵有一种在声乐班练声的错觉。文爱吧里,充满了爱情无望的感慨。小喵说,即便同时在和几个哥哥文爱的时候,她也无时无刻不感到寂寞。她猜测,或许需要些新的玩法。


最重口味的故事,她也试过了好几个。随着剧情的复杂,男性要承担几个角色的声口。这是当今一线小说家,也很难掌握的写作技巧。和单一对象经常文爱,叫做长期文;文过一次觉得不合适,就是一夜情;如果几个人加群一起文,则叫群p。每一种文爱方式,都有现实上的对位。Art of Love,是一个精准的翻译,这确实是爱的艺术。它提供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对象,一个亦幻亦真的场景,让夹在传统和解放之间的女性,找到了一种低风险的发泄欲望的出口。


但小喵最后还是从文爱吧中消失了。她会慢慢成人,像普通女孩子一样,普普通通的恋爱。没有人知道小喵的未来,更重要的,是她心灵的去向。性在她的眼中,无疑只是充满技术的操作。在没有真实的性体验之前,她已经知道了无数变异的体位,和无数最肮脏泥泞的故事。她肯定也看见了面具下小明的真实欲望。而那个时候,她或许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初的那句台词。


找个暖男,暖暖我。



文爱吧关闭后 文友建立了主题网站



色情直播秀场

 

在部分女权主义者眼里,把人生寄托在男人身上,本身就是可耻的卑微。大款吃女神,女神吃屌丝,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食物链。但在网络上,女人进化成女神,难度系数只有0.1。别露脸,张开大腿,咔嚓。


这就是“姐脱吧”创立的初衷,它仍是一个充满感情的祈使句。凌晨一点之后,各路女神统统下凡。每发一贴,都如同众星捧月。


“老规矩。回帖过五十爆照,回帖二百脱下小内内。还不赶紧过来舔姐?”


楼下密密麻麻的奉承声。

 

新时代充满了这样的色情秀场。从草榴的自拍区“达盖尔的旗帜“,到百度贴吧的“姐脱吧”、“黑木耳吧”,再到豆瓣的“请不要害羞”小组。一到深夜,都变成了喧闹的免费色情秀场。从它们的最终定名来看,百度贴吧充满了直入主题的市井气,豆瓣是欲拒还应的小清新,最有文化的,反而是一级棒的草榴社区。达盖尔,银版摄影术的发明者。新时代的我们,在科技的旗帜下,加大了带宽,加大了显示器。

 

在这样的色情秀场里,“善”不在考量范围内,“美”是第二位的,“真”才是立足的基石。没人谴责你当了隔壁老王,也没人嫌弃摄影的布光和角度。每个秀场都有自己的手势验证。1,0,2,4,四个手势,给草榴自拍团以一种强烈的归属感。于是,手势验证,又变成了一种身份上的共识。无关高尚或下贱,演员们用自己的身体发声,至少他有资格站上舞台。


即便下贱也无所谓。所有“黑木耳吧”的女演员,都在挑战自己的底线,同时,也在挑战男权们的审美。“欲望太强,天天自慰,已经全黑了,哥哥们喜不喜欢呢?”这样的问题是一柄双刃剑,自损一千伤敌八百。于是屌丝诺诺连声,“喜欢,喜欢,就喜欢这样的妹子。”听起来像个情景喜剧,但台面下的心理,实则无比坚硬。我是黑木耳,我要给你看,你还得跪舔。自残和露阴,两种变异的性心理交融于一体,通过表演释放出来,变成了打向男权歧视的隐秘弹药。


色情被摆在公开的台面上,就变成了表演。好的故事,来自于叙述者和听众之间的心理角力。尚未脱掉的内裤,暗示了脱光的悬念。一旦真正脱干净,摊开了全部底牌,演出也就到了收尾的环节。对于观众来说,刷够三百楼过程之中的心理期待,比看见紫色的跳蛋塞了进去更加刺激。而对于免费的演员,也没有什么比观众的回应更有价值。这种因即时互动而产生的快感,远远超过孤独一人欣赏硬盘里的小电影。小明仍然清楚地记得贴吧里每一位叱咤风云的女神。她们的id,她们身体的形状,甚至她们的声音。只要讲出你的故事,你也可以是明星。

 

除了逍遥法外的草榴社区,演出结束之后,演员们都要自己收拾残局。楼主清光露点照片,看客们一哄而散。每一场表演都是一期一会的盛事。那个时候,吧务还是吧友的好朋友,还会帮忙清理手尾。即便这样,这些恶名昭彰的贴吧也没能幸存下来。2015年,净网行动开始,封禁停运,它们全都化为了历史的尘埃。而网络色情,终于走进了一个更加孤独的时代。



黑木耳吧关闭后 只剩网络快照里无尽的怀念

 


附近人,瓶中信

 

约炮是色情的正常体位,也恰恰是网络色情变得庸俗化的源头。网络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界限,开始显得暧昧不明。网络退化为现实的预热,原本只存在于意识的色情,也找到了美梦成真的手段。隔三差五从SIS上拉毛片的宅男,并不会那么令人生厌。可是,如果再向前跨出一步,小明变成一个顶着阴茎脑袋的“附近的人”,那就让人感到无比恶心了。

 

十年里,SNS社区所经历的变化,人人都看得见。我们从天涯和晋江这种话题式的BBS,转向了微博或豆瓣的个人主页,最后,所有人都义无反顾地涌进朋友圈。这段SNS社区的流变史,正好是个人主义越发肆虐的铁证。

在BBS时代,人们因为相同的爱好而聚集在同一个话题下,“我”只是话题的参与者。到了微博时代,“我”就是品牌和话题本身,“我”叫大V。而最后,我们走到朋友圈,严密的权限把人们彻底变成了自我的孤岛。不再有同好会。我们慢慢变得只关心自己,关心要晒什么,要怎么演。资本绑架着这个时代,让每一个人,都变得越来越疏离。

 

曾几何时,微信的标签还是“约炮神器”。这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在微信刚刚兴起的时候,老网民根本搞不清手机QQ和微信的区别。但“附近的人”和“漂流瓶”这两个主推功能,连傻子都能看出端倪。正是因为社交话题的退场,和微信严密的权限控制,让两座孤岛上的陌生男女相识,唯一的话题,只剩下了动物性本身。


聊天记录来自百度图片 薄码版


但那的确是最好的约炮时代,小明的下半身彻底解放了。打个招呼,通过验证,寒暄几句,直入主题。

 

约吗?


我有一单三亿的买卖,你做不做?


在干嘛?是的,在干。

 

甚至连电话都不用留。微信可以包办通信一条龙。现代人的疏离和陌生,反倒如同催情剂。小明说,他不知道任何一位共犯的名字。他就像西夏地窖里的虚竹,每一个经历过的女人,都是面目模糊的梦姑。从这个意义上讲,现实又很难讲是现实。小明也不想知道。一炮而已,彻底官能。你情我愿,做好安全措施,然后两不相欠。每个人都心满意足。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张小龙图穷匕见,一夜之间,微信变成了支付平台。小明再次感受到了资本的力量和时代的洪流。一旦有了红包,就不再有免费炮。“附近的人”和“漂流瓶”,都变成了微商、骗子和妓女的集中营。所有的信息都是秒回。+v ooxx419。开好酒店告诉我,小妹马上就到。

 

性从身体话语上解放了出来,变成了明码标价的生意。这是CyberSex最终的末路,从庸俗的现实化,再到一般等价物的商品化。在公平有序的地下市场前,令人可喜的是,屌丝小明回头是岸,他的道德得到了净化。



贫僧法号戒色

 

小明的故事,都是从“戒色吧”里听来的。

 

如今小明,只差剃光脑袋,领回家一个法号。他每天都点开喜马拉雅电台,聆听妙光法师的《大悲公益讲堂》。这是“戒色吧”里所有吧友的日课。但“戒色吧”只是小明转院后的结果。他是先去“恐艾吧”治病,出院之后,转投到了“戒色吧”疗养。“恐艾吧”和“戒色吧”是中国最大的男性自拍平台。“恐病系列贴吧”专注于晒鸟,而“戒色吧”则专注于晒脸上的痤疮,从大头晒到小头,包圆了。

 

在一次无套性交之后,小明陷入了浓重的忧郁。他隐隐约约地感到了死神脚步的迫近,而他的尿道,就是死神缓步而来的通道。小明习惯先去“HIV吧”感受一次正品的思想教育,然后去“恐艾吧”晒晒阴性的检验试纸,之后再去“梅毒吧”、“尖锐湿疣吧”、以及“非淋吧”晒晒鸟上的症状。每一天的心情,都像过山车一样惊险刺激。


好心的老司机盯着小明新拍的自拍,反复确认着皮肤的异变。无论老司机的结论是什么,小明都不会相信。小明觉得自己已经盗汗一个月了,胳膊上也泛起不明症状的红斑,舌苔白腻,他觉得这就是艾滋病潜伏期的症状。尤其是舌头,和百度百科上描述的症状一模一样。但更重要的是,陪伴自己近三十年的分身,发生了一些说不清的变化。根部尤其坠胀。即便不是主神艾滋,也可能是爱神梅毒,或者太阳神孢疹。如果运气太差,梅淋艾一起发作,就是中了“大礼包”。每天小明都要脱下裤子,对着下体确认十几次。这个习惯足足维持了九个月,那是尖锐湿疣理论上最长的潜伏期。这也是小明整个人生里,最不堪回首的日子。

 

由恐到戒,小明的精神得到了巨大的升华。200w关注的戒色吧,也是中国最大的民间宗教团体。甚至还有女性分会,叫做“女子戒色吧”。它几乎有机会取代净土宗,成为末法时代佛教宗派的执牛耳者。一滴精,千滴血,勿以撸小而为之。淫邪的本性会改变外貌的气质。精液蕴藏着天地气运。小明坚信自己是因为戒色,精神面貌才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对比照片,一目了然。曾经的他,面上无光,皮肤松弛,如今却闪烁着健与美的气色。毫无疑问,这当然是戒撸的功效。另外小明透露了一个戒色的小心得,每当想撸想约的时候,就去健身房健身。


夜阑人静时分,小明又点开了喜马拉雅电台。这一期的名字叫“一个淫邪青年的苦逼悲惨人生”。他一边听经,一边抄经。小明已经抄完了一篇《心经》和一篇《金刚经》,书法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他经常拍对比照,做义工,去其他贴吧宣传戒色。他最痛恨的贴吧就是“反戒色吧”,一群无知宵小,每天痛骂十次。在他看来,那都是他过去的残影。他向戒色吧的吧友们,讲述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畅想崭新明亮的未来。同样,吧友们也同样分享着自己精神阉割后的心得,并给予小明高度的支持和赞扬。


效果如此显著 不禁让人心动

 

在朋友圈之外,小明重新找到了组织。他已经找不到草榴社区的入口了,而“文爱吧”、“黑木耳吧”早已化为烟云往事。战色不复当年的盛况,而微信秒回的漂流瓶里,全都是“戒赌吧”里老哥用来上岸的小生意。但小明还有一本戒色经,有一整个戒色吧的青春痘和视力下降可以恐吓。


这仍然要比冷漠的朋友圈好得多,至少他能够真切地感受到陪伴。十年的网络色情,也是时代变化的缩影。潘多拉的魔盒被悄悄地掀起了一角,人们争先恐后地上来透口气,然后又被卷进了资本的洪流,直到盒盖再次被封严。身处这段历史的小明茫然无知。在“戒色吧”的佛音中,小明找到了最终的归宿,就像《发条橙》的结局,小明衷心地感觉到,他,痊愈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