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八问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如何评价长者的“蛤三篇”

今天膜蛤,一场政治抵抗还是网络狂欢?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朱军“性骚扰案”判了!他得罪了谁?

吴桐 最箴言 2022-09-14


作者 | 吴桐

来源 | 吴畏青年

ID | WWYoung0917



时隔8年,著名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8月10日,案件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并当庭宣判:

上诉人周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对其实施了性骚扰行为,驳回周某某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法律层面上,朱军赢了,弦子(周晓璇)输了。

可事实上呢,如同一审宣判时网友们的感慨:

“朱军赢了官司,但他的职业生涯已经毁了。”

“她没赢,但是她赢了;他没输,但是他输了。”


而且,即使朱军胜诉,也依然有相当一部分人表示,不相信。


这场长达4年的拉锯战,终归是朱军输了。

01

时间回到2014年6月9日。

那天,朱军像往常一样到央视录制《艺术人生》,正当他在化妆间补妆的时候,实习生弦子进来采访他。

可第二天,弦子报警,指控朱军性骚扰。

弦子在笔录中说,朱军一直隔着衣服对他进行猥亵,整个过程持续了40—50分钟。

但警方经过调查,最终未予立案(原因后面会说)。

事情到这里暂告一段落,但还远远没有结束。

2018年,国外“为受性侵女性自身权益发声”的metoo运动传到国内。

弦子写了一篇小作文,将4年前朱军“猥亵”她的经过发到了网上。


随后,弦子的朋友“麦烧同学”(这是关键人物,后面还会说到)将这篇小作文发到了微博上,并@了朱军本人。

舆论飞速发酵,朱军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网民们的口诛笔伐中,朱军俨然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性侵犯”、一个道貌岸然的“猥琐男”。

然而实际上,弦子没有给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而且那篇小作文根本经不起推敲,细节错漏百出。

第一,事发化妆间是这样的,由十几个栏目共用,并不是一个封闭空间。

40多分钟无人进出,让朱军得以肆无忌惮“猥亵”的可能性,非常小。


第二,化妆间没有监控,警方找到了当天进出过的6名证人,他们均表示没有看到朱军有任何不当举动。

第三,警方提取弦子的贴身衣物检测,没有发现朱军的DNA和指纹。

第四,弦子在帖子中提到“阎维文推门而入”,但阎维文当天并没有参加《艺术人生》的录制,他发了一份声明,还签了名按了指印。


就因为这则声明,阎维文被诬蔑“与恶人狼狈为奸”,遭受了长达两年的网暴。


直到后来,弦子才改口说,她记错了,当时推门进来的不是阎维文,是郁钧剑。

但郁钧剑也没为她作证。

总之,人证物证,没有一样能与弦子的控诉对得上。

现在,二审已宣判,案件尘埃落定。

但“朱军胜诉”的词条,在微博上几乎没有什么热度,与4年前他被爆出“性侵”时铺天盖地的热搜,形成鲜明对比。


喧嚣过后,真相已经沦为最不重要的东西。

很多人提起朱军,第一反应还是“那个性侵女实习生的衣冠禽兽”。


02

人们之所以在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也要一边倒地站在弦子那边,无非是因为:

面对冲突的两方,我们会自然倾向于同情弱者。

一个是家喻户晓的名主持人,一个是初出茅庐的小实习生,前者欺负后者的可能性,怎么看都大得多吧。

但现在,四年过去,朱军和弦子的强弱之分,早已和当初不同。

2018年之前,朱军一直活跃在电视舞台上,连续21年主持春晚,从未缺席。


可以说,很多80后、90后都是看着朱军主持的《艺术人生》《音乐人生》长大的。

“性骚扰”案件后,朱军的名声一落千丈,甚至彻底地“社会性死亡”,从此销声匿迹。

有记者采访过朱军,问他为什么不站出来为自己辩解。

他回答:有纪律要求,我真的没办法,很痛苦。


但是,做了一辈子的主持工作,任谁也不甘心就此放弃吧。

2020年初,朱军参与了湖北台春晚的主持。

节目刚录制完,立刻出现了一个声势浩大的热搜——抵制朱军复出。


压力之下,湖北台赶紧删除了朱军所有的镜头。

经此一事,哪家电视台还敢请朱军?

朱军最近几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都是一副憔悴苍老的模样,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


最让朱军无法释怀的是这件事。

2020年父亲节,朱军发了一条微博,纪念过世的父亲。

随后,弦子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写道:

“你父亲知道他儿子是性侵犯吗?你儿子知道他父亲是性侵犯吗?”


朱军曾私下对老朋友说,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官司还没打,自己就被钉到了耻辱柱上。

连累九泉之下的老父亲也要被人羞辱。

一夜之间,失去事业、名望、地位、尊严,这四年,朱军的境地,一个“惨”字或许还不足以形容。

而反观弦子呢?

她拥有众多的支持者,每次出庭前,都会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她还成了“女权领袖”、“捍卫女性权益”的国际代表人物,一度登上各大外媒的主要版面,风头无两。


只是有心人也从中嗅到了不对劲的气息。

一个国内的性骚扰案件,外国媒体那么起劲地蹦跶什么呢?

还记得弦子的朋友、事件的主推手——麦烧同学吗?

网友挖出了她曾发表过的一些言论,无不让人大跌眼镜。

她说想让土耳其的朋友把她纳过去做妾。


还公然为加拿大间谍康明凯喊冤,不惜自曝自己在境外组织工作。


在一次采访中,麦烧同学口出惊人之语:

“中国的法律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性侵犯,因为它要求你有证据。”


听到这个神逻辑,懂法的和不懂法的都沉默了……

综合所有的线索,让人细思极恐。

表面上看,这是一起性骚扰案,但当各方势力搅和进来,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可以确定的是,朱军的人生已经被毁掉。

法律还了他一个清白,但在舆论场中,他将依旧背负着耻辱的骂名。

03

二审宣判后,我在网上看到一条让人很无语的评论:

“无论真相如何,这是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不看真相?那我们看什么?

如果一篇无凭无据的小作文就能给一个人定罪,这不是社会的进步,反而会将社会拖进巨大的危险漩涡中。

今天你我听信一面之词,挥舞着棍棒打到某人头上,明天,你我说不定就会成为某篇小作文中的主角,有苦难诉,有冤难辩。

2020年的罗冠军事件,有多少人还记得?

一个名叫梁颖的女生,将自己被男友罗冠军“强奸”的细节,都发布到了微博上,引来40万转发和声援。


梁颖还放出了罗冠军未打码的脸部照片。


在排山倒海般的愤怒浪潮中,罗冠军及家人被人肉,被辱骂,他丢了工作,东躲西藏,犹如过街老鼠。

但事实上,罗冠军是被冤枉的。

他贴出了各种证据,其中包括一份关键的录音证据,梁颖在录音中说,她想靠(炒作这件事)出名。


眼看谎言被戳破,梁颖火速清空了自己的微博,并委托律师向罗冠军道歉。

事件至此划上句号,公众的注意力很快投奔下一个热点事件,至于那个无辜的被网暴者,谁在乎呢?

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写道:
“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约束的一面。

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身处网络时代,我们每个人手中都掌握着权力,可以选择去声援谁,或者声讨谁。

但需要警惕的是:

不要让手中的权力,演变为“多数人的暴政”。

评判对错的标准,不该是性别,或者看上去的强弱关系。而应该是公理、正义,是运行于这个宇宙间的神圣法则。

点亮“在看”+“赞”,相信法律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本文作者:吴桐,90后过期少女,边带娃边写字,一肩挑起责任,一手握紧梦想。和你一起,保持热爱,奔赴山海。本文转载自吴畏青年(ID: WWYoung0917)。


“ 
往期好文

●出道近30年,52岁古天乐公开落泪:这一次,我舍不得骂他!

●面试官:“我裤子拉链开了,你怎么提醒我?”他的回答,当场录用

●我和孩子交换人生3天,才发现自己曾经有多残忍……

●别被那个唱《水手》的郑智化骗了!

●儿子名校毕业后,我和老公的灾难来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