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叶家松:建议授予铁链女“英雄母亲”称号

泪奔了,净空法师和星云大师、海涛法师会面时感人的一幕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抵制知乎,从今天开始!热依扎的言论自由你凭什么剥夺?

2018-02-18 1949谁煮鱼豆腐 江户川钓鱼

热依扎不过说了一句她不过春节,贱狗们就对热依扎口诛笔伐。贱狗们生活里不如意,就对一个无辜的女生开刀,我就想知道,是谁最开始带节奏的。

我早就给张亮说了,结果张亮不听,知乎迟早变成粪坑,蛆虫们打着“痔屎粪子”的旗号,活的真尼玛扭曲。

张亮说张晴被人肉,跟知乎没关系。我去你妈逼的,我真想在知乎提问如何看待张亮、周源、黄继新每天在XXOOXXXOOO?

知乎为了流量,真的不要逼脸了,颠倒黑白,想人肉谁就人肉谁,你们这么贱吗?

美国说伊拉克有生化武器,然后就入侵伊拉克;美国说卡扎菲下台,就入侵利比亚;美国说你妈是鸡,你妈就是鸡。哈哈,谁让美国是你爹呢?

知乎真是中国最不幸的一群人的集中地,今天人肉张晴,明天人肉热依扎,唯一在现实里对权贵媚笑,对资本跪舔。

热依扎刨你家祖坟了?热依扎怎么侵犯你的玻璃心了?你他妈再碰瓷试试。

你们的芦苇爹已经锒铛入狱了,你们还能蹦跶几天?想把互联网搞乱,就凭你们纸糊侠?

你们凭什么代表全国人民去歪曲热依扎的言论?你们只能代表你们祖上的蛆虫而已。

众犯无罪?敢情你是论剑的产品。

垃圾知乎,吃枣药丸。

抵制知乎,从我开始。


千夫所指 
  是一句沉甸甸的古训——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是一柄乌荧荧的匕首——横眉冷对千夫指。 
  是一位雄赳赳的真猛士——虽万千人吾往矣。 
  是一曲甜腻腻的假民谣——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纤夫的爱》。 
  千夫所指,为什么就会无疾而终?我从小就不明白,至今也还是不明白。幸亏了这不明白,我得以皮糙肉厚,每每在千夫所指的长坂坡上,七进七出,即使血透了征袍铠甲,也只当是洗个樱花浴。 
  然而我并非不知道,千夫所指。已经点翻了无数的好汉,正如我的一首诗里所写:“平原上,网翻了无数,雄狮猛虎。”肥大的,切作牛肉卖了;瘦_小的,剁成细馅,蒸得上好包子,卖与华老栓和祥林嫂们。我亲眼看见,千夫的弹指神通,如机关枪布成的火网,扫射着一个又一个爆破组。董存瑞、黄继光、马特洛索夫、张志新、布鲁诺……全都倒下了。我只是不相信,难道就不会有例外?或者是故意蒙骗住自己的理性,以不相信为借口,企图硬扑上去,扑出一片弹孔中的黎明?所以周大哥才说:“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因了这感谢,因了那交锋,我喜欢的英雄开始多样化。从杨子荣、李玉和、武松、赵云,开始扩展到阿庆嫂、曹操、雷锋、王进喜,一直扩展到某些不被人们认可的“特立独行”的入。上了初中,我跟语文老师说,“横眉冷对千夫指”,千夫指的意思是包括敌人和麻木的群众的,两个语文老师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想,她们慈爱地告诉我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你是学生会主席啊,思想一定要“正”,到了高中,我又问语文老师,刘国相老师说:“什么包括敌人?不包括敌人,鲁迅先生指的就是那些王八蛋群众!”到了高三·八,我问班主任老魁,老魁诡秘地一笑:“你觉得是谁就是谁呗。”也许正是一路遇到了这些老师,影响了我报考北大中文系,后来选择现代文学专业,并且多次丧心病狂,做出了“虽万千人吾往矣”的鲁莽行径。 
  不怕敌人的刀枪,固然也算得英雄,倘若是孤胆斗敌,还可算做大英雄,而不怕千夫所指,是大英雄也很难做到的,因为千夫里多数正是英雄所要拯救的人,还有他的战友和同志。萧峰、杨过、令狐冲、袁崇焕,都是面临过千夫所指的。被千夫所指的,有时候确实是坏人坏事,比如秦桧和日本法西斯,所以千夫就更有了豪迈的正义感,特别是当自称代表党意民意、代表自由民主的现代媒体充当了那千夫的时候。媒体杀人,酷于暴君,凶于猛兽,天罗地网,万民称颂。鲁迅的一生,多数精力就是在媒体上跟那些丧失了良知的媒体和“民意”做斗争的。 
  问我怕不怕千夫所指?我承认,我也怕。虽然洗过若干次樱花浴,也还是“心里有点跳跳的”。特别是当那千夫里,有我的朋友和邻里,有我的老师和学生,甚至有我的亲人和爱人,他们跟恶人小人汹涌在一起,向我射出愤怒的“六脉神剑”时,我往往退缩了,妥协了,假装幽默了。我因此知道,我不是萧峰,我不是鲁迅,我不是耶稣。我顶多能做个金圣叹,在刑场上给含泪的儿子出个对联:“莲(怜)子心中苦。”儿子因悲伤对不上来,金圣叹大笑日:“傻儿子,应该这样对,梨(离)儿肠内酸。”金圣叹也是个千夫所指的另类,所以我很可能连金圣叹也做不了。另类不敢做,庸人不屑做,剩下的就只有“妹妹坐船头”了。唐伯虎、贾宝玉走的就是这条路,企图混在脂粉堆里,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结果仍是被革命群众给揪出来,还落个文化流氓的名声。看来真的如范仲淹所云,是进亦忧、退亦忧了。所以,对待千夫指,有时候要横眉冷对,有时候要低眉顺眼,有时候要眉开眼笑,有时候要眉头一皱、假装无疾而终。还有的时候,我们自己也是那千夫的一员。归根到底,千夫是谁?是我们大家,是我们这个互相吞食的可怜的世界。千夫啊,我为你们忧伤,然而,我爱你们。 
  异史氏日:抬头望见北斗星,夜半三更盼天明。摇身混入千夫指,轻罗小扇扑流萤。


看到热依扎春节过不好了,神通广大的,望远镜很长的“纸糊侠”就高潮起来了







知乎不整改,不规范,就再也不上知乎。

知乎作恶比媒体作恶更严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