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一大批城市,都揭不开锅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周健|柳帆的“特别抚恤”应该发给谁?

以下文章来源于周健野谈 ,作者周健


编钟声响起
音乐终将会驱散黑暗
阳光照耀在江面上
永不言弃


比利时钢琴家尚·马龙 创作的国际公益曲《黎明的编钟声》


2月14日是情人节,武汉市武昌医院梨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室护士柳帆,因被感染“新型冠状肺炎”下午18点30分抢救无效殉职。


柳帆被感染了,柳帆的父母也被感染了。父母先一步走了,她也走了,只剩下弟弟还在ICU抢救。


“守护者后盾行动”准备联系她的弟弟,2月15日,她弟弟也走了。


一场瘟疫,一家人突然散了。


这个世界没有英雄,柳帆只是一个挺身而出的凡人。


德国小说家雷马克说:“一个人的死亡是悲剧,而一百人的死亡是数字。”


如果没有“李不白的备用号”发的那条名字写错了的微博,如果不是这条微博8小时之后,被“绵阳网警巡查执法”判定为谣言,柳帆最多也就是为殉职医护人员中增加一个冰冷的数字。


“绵阳网警巡查执法”写道:


事实上,在武汉市武昌医院确实有这么一名叫柳凡(音)的医生(再次电话求证,柳医生为武昌医院梨园院区医生,也确实因感染肺炎离开),不过未出现过以下朋友圈截图所说的情况,其父母情况也从未在网上曝光,该朋友圈截图曾被多次辟谣,但是被人再次造谣、传谣之后,仍然有数不清的网友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充满愤慨的进行转发扩散。


我仔细看了“绵阳网警巡查执法”在辟谣微博中每一句话,微博中没有证实柳帆的父母是否染病,微博中也没有证实柳帆的弟弟是不是在ICU抢救。


随后,武汉市武昌医院官博发布关于柳帆同志逝世的相关声明。


在声明中,武昌医院确认柳帆是医院的护士,因被传染“新冠肺炎”于2020年2月14日去世。柳帆生前在梨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室工作,享年59岁。除此之外,关于柳帆护士的其它网传信息,武昌医院不否定也不肯定。



湖北省作家协会前任主席方方在她2月15日的“封城日记”中写道:


“今天的坏事是一件接着一件。一个叫柳凡的护士,初二还在上班,没有任何防护,不幸被感染。这份感染,殃及全家:父母和弟弟,悉数病倒。她父母先行过世,昨天,她自己也去世了,只剩弟弟一人还在抢救。下午,我的医生朋友告诉我:她的弟弟,也走了。病毒将一个完满家庭所有的生命,吞噬一尽。我很难过,心想,吞噬他们的,仅仅是病毒?”


湖北省作家协会前任主席方方2月15日的“封城日记”


面对“绵阳网警巡查执法”在网上的辟谣,知名大V“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和作家方方一样,她们都选择了相信来自柳帆身边朋友的消息。


有网友留言:绵阳警察说是造谣。于莺回复道:我选择相信武汉的大夫的话。



面对“绵阳警察说是造谣”,我选择了相信方方和于莺的话。


早在1月25日,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发起了“守护者后盾行动”,呼吁社会大众来关心所有在这场疫情中殉职或致病、致伤、致残的医生、护士、民警、社工、志愿者等等,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提供特别抚恤、赡养支持、教育支持、医疗支持、生活补贴、特别贡献支持六个方面的紧急慰问和长期资助。


2月16日,在“守护者后盾行动”志愿者的努力下,项目已经和柳帆的亲人取得了联系,下一步将根据《继承法》,来确定受助人的顺序。



2月14日下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其中有6人不幸死亡。”


我不喜欢“死亡”这两个字,即便他们不能算做“烈士”,不能用“牺牲”这两个字,但他们绝对是铁板钉钉的“殉职”。


事实上,根据“守护者后盾行动”收到的申请数据,截止2月15日22时,全国在这场疫情中殉职的医护人员为14人,其中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的医护人员加上柳帆为七人,他们分别是梁武东、李文亮、肖俊、陶建国、许德甫、林正斌、柳帆。


他们中大部分人名字并不为人知晓,甚至没有任何媒体披露过他们的殉职信息,但这些名字的后面,曾经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现在都是一个现实的悲剧。


湖北省是这次医护感染的重灾区,被感染的医护人员高达1502人,占全国医务人员感染总数的87.5%,其中仅武汉市被感染医务人员就多达1102人。如果算上还未确诊的被感染医护人员,数字还会有所上升。


武汉市医务人员大量被感染,主要原因在官方强调病毒不能人传人、有限人传人之时,医院的门诊部里已经有很多来来往往被感染的病人。这段时间,很多医务人员并没有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


疫情爆发之后,后勤物资的短缺,医护人员在缺少防护的情况下,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导致这些血肉之躯抵抗力急剧下降,身心都到了崩溃的边缘,被感染的风险急剧增加。


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消息,截至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共派出189支医疗队、21569名志愿医护人员支援湖北省的医疗救治工作。


尽管如此,武汉在对这些医疗队的后勤支持上还是强差人意。前天,新疆一支志愿医疗队告诉我说:晚上睡觉太冷,不习惯,冻得睡不着。问能不能支援一些电暖器。

昨天晚上,我为他们160多医护人员找到了20个电暖器。夜里12点,和护士长联系,她说正在医院开荒搬运物资安放病床。


今天,听说她们整整一宿未睡。


去年12月3日,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武汉市作为其中唯一一个省会城市发言交流。武汉市主要领导在大会上说:搭建市、区、街道、社区(村)指挥系统... ...,形成报事、办事、议事以及党务、政务、法律、生活、文体、志愿服务“三事六服务”体系。


当新疆驰援而来的医疗队,在打扫卫生、搬运物资的时候,武汉市志愿者协会的人在哪里?武汉市的志愿者体系在哪里?把医护志愿者从繁琐的后勤工作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到病人的救治与护理上,这一点,武汉是不是应该做得更好一些?


“守护者后盾行动”对于那些殉职在抗击疫情岗位上的医护人员、民警、社工、志愿者等提供全方位的支持固然十分重要,因为,他们值得被永远告慰、铭记和缅怀。


但我们更希望他们每一个人斗志昂扬地来到我们的武汉,欢歌笑语地回到自己的家庭。


比利时钢琴家尚·马龙在他创作的《黎明的编钟声》中说:夜走了,天亮了。天空和钟声一同醒来了,樱花在温暖的春风中飞扬。武汉,我们在等你!”


夜走了,天就亮了。


武汉现在不需要加油,武汉需要温暖,需要给一线的医护人员多一些温暖,需要给驰援而来的医疗队多一些温暖,需要给那些被轰出医院的癌症患者多一些温暖。


春天已经来了,武汉不该再有隆冬的气息,武汉的领导也不该再那么冷漠。


感谢“守护者后盾行动”服务评估组 孙靖宣(哈尔滨)协助整理部分文字


关联阅读:

1、再回应官方回应,武汉的口罩去那了?

2、老人摆地摊捐20万,慈善会27亿捐款上缴市财政

3、我和李文亮的168小时




作者介绍

周  健 ,曾用名才让多吉,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公共政策与公益评论专栏作家。





往期回顾

1、你最想对一线的守护者说什么

2、捐赠人报告(4):送别民警刘大庆

3、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长按识别二维码,支持我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