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上海

万万没想到,抗击新冠的胜负手居然是在朝鲜…

女孩们,你不说我不说,他们替我们说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李克强总理来云南啦 #走进云大组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关于李子丰和相对论的“三体预言”及中国“反相”历程

蔡延晟 大脑coffee 2021-08-02
点击「大脑coffee关注

欢迎添加!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于李子丰和相对论的

“三体预言”及中国“反相”历程


前几天吸引国人眼球的是燕大教授李子丰运用马哲理论成功驳倒相对论的惊人成果,各路豪杰齐出,讽刺挖苦。虽然反对相对论很荒诞,用马哲反对相对论就更加荒诞,比赵盛烨在四川钻眼儿炸地球还荒诞,但可以勉强给它找一点点好处:动脑子了,企图开脑洞了。咱们中国人对脑子向来保养得好,基本都处于不用状态,不管咋说,能动一下算一下,等于做一次脑子保健操,有啥不好呢?虽然那动得太差劲,只能表现自己的幼稚无知,令人齿冷。

说人家幼稚无知,难道我自己对相对论很精通吗?哈哈,不好意思,俺也不懂!

我之所以敢说这话,是因为看《三体》的时候,惊奇地发现:李子丰的理论,是剽窃四个批斗反动学术权威的女红卫兵的!这四个女娃娃当时不过初中,屁都不懂,但懂马哲高于一切,最终把反动学术权威叶哲泰斗死当场,逼得叶文洁对人类绝望,最终给人类引来毁天灭地的末日之灾。从这结果来说,这四个女红卫兵很牛逼的,所有的红卫兵都很牛逼。

不知是怕泄密还是咋,《三体》中关于批斗叶哲泰等伟大的群众运动和无法无天的革命行动这几节,网上都被删了。所以我作一次文抄公,当然不全抄,只找些相关的奉上。读者老爷如有兴趣,请自己去找《三体》全本阅读。

台上两名男红卫兵中的一人转向批判对象:“叶哲泰,你精通各种力学,应该看到自己正在抗拒的这股伟大的合力是多么强大,顽固下去是死路一条!今天继续上次大会的议程,废话就不多说了。老实回答下面的问题:在六二至六五届的基础课中,你是不是擅自加入了大量的相对论内容?!”

“相对论已经成为物理学的古典理论,基础课怎么能不涉及它呢?”叶哲泰回答说。

“你胡说!”旁边的一名女红卫兵厉声说,“爱因斯坦是反动的学术权威,他有奶便是娘,跑去为美帝国主义造原子弹!要建立起革命的科学,就要打倒以相对论为代表的资产阶级理论黑旗!

“是哲学指引实验还是实验指引哲学?”叶哲泰问道,他这突然的反击令批判者们一时不知所措。

当然是正确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引科学实验!”一名男红卫兵说。

“这等于说正确的哲学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反对实践出真知,恰恰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对自然界的认知原则的。”

但来自附中的四位小将自有她们“无坚不摧”的革命方式,刚才动手的那个女孩儿又狠抽了叶哲泰一皮带,另外三个女孩子也都分别抡起皮带抽了一下,当同伴革命时,她们必须表现得更革命,至少要同样革命。

但这理论的超级新奇吸引了四个小女孩儿中最聪明的那一个,她不由自主地问道:“连时间都是从那个奇点开始的!?那奇点以前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叶哲泰说,像回答任何一个小女孩儿的问题那样,他转头慈祥地看着她,铁高帽和已受的重伤,使他这动作很艰难。

“什么……都没有?!反动!反动透顶!!”那女孩儿惊恐万状地大叫起来,她不知所措地转向绍琳寻求帮助,立刻得到了回应。“这给上帝的存在留下了位置。”绍琳对女孩儿点点头提示说。

小红卫兵那茫然的思路立刻找到了立脚点,她举起紧握皮带的手指着叶哲泰,“你,是想说有上帝?!”

“我不知道。”

“你说什么!”

“我是说不知道,如果上帝是指宇宙之外的超意识的话,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存在;正反两方面,科学都没给出确实的证据。”

“上帝是不存在的,一切宗教,都是统治阶级编造出来的麻痹人民的精神工具!”口号平息后,那个小女孩儿大声说。

“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叶哲泰平静地说。

然后三个红卫兵女娃娃将反动学术权威叶哲泰活活打死。这就是对抗革命力量的下场!

变紫色的那几段与相对论无关,之所以不厌其烦抄在这里,是因为杨振宁先生。

《三体》中,初中学生熟练运用“法定正确答案”汇集反动学术权威,自然很幼稚很无知,但几十年后,初中生的理论变成了大学教授运用的“民科”,虽然“民”了点,但比初中生高大上了许多,有木有?大学教授,更和中学生不可同日而语!但请问,这是谁的荒诞闹剧?又是谁的悲哀?

不过,《三体》毕竟是科幻小说,如果我说李子丰教授承接的就是四个红卫兵小将的衣钵,他肯定不服,众多读者老爷也会认为我唐突。以国人重视历史的尿性,还是找史实做证据才对头!

来了。

中国人对爱因斯坦的批判,是跟着苏联老大哥开始的。

20世纪50年代初,新中国实行一边倒政策,投奔苏联老大哥。而老大哥此时正在掀起一场运动反对爱因斯坦。

之所以反对他,原因之一是,爱因斯坦说过:“我总是强烈地反对今天我们在意大利(指在墨索里尼统治下的意大利)和俄国(指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所见到的那种制度。

既然你都不喜欢我,我大有志气的“战斗民族”老毛子苏联当然一定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但我苏维埃政府不要喜欢你,还要发动全苏联人民都不喜欢你,更要发动所有小弟国不喜欢你,尤其是人多势众的中国人民,特别擅长斗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就问你老爱怕也不怕?

当然,至于苏联人中国人造原子弹依据的主要理论是爱因斯坦提出的“E=mc²”方程,那就不管了,反正没几个人知道,知道的人让他们闭嘴就行了。

到了60年代,我们跟老毛子翻了脸,但对老爱该批还照样批。

1967年末,湖南醴陵的一名中年数学教师周友华,写成了一篇物理专业论文——《从物质的矛盾运动研究场的本质及其转化》。文章根据毛泽东关于辩证唯物主义的教导,批判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没有跳出机械唯物论的泥坑,完全违背了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的物质的矛盾运动规律。

第二年3月,在中科院革委会的支持下,成立了“中国科学院‘批判自然科学理论中资产阶级反动观点’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该“学习班”依照《五·一六通知》和《十六条》的精神宣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的严重错误就是目前阻碍科学前进最大绊脚石之一”,他们将“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批判相对论,革相对论的命”。由于相对论为其主要批判内容,又被称为“批相班”。

同年6月,学习班发表了《彻底批判自然科学理论中的资产阶级反动观点——评相对论的基础光速不变原理》,文章用了一个绝妙的例子:

“如果按照相对论所说的那样,同时性是相对的,那么,1969年3月,在中苏边界上发生的珍宝岛事件中,我们说苏联开第一枪,苏联说我们开第一枪,事实上究竟哪一方开第一枪,就无法作出客观判断。

你敢反驳吗?只要你反驳,你就是支持苏联的卖国贼!

后来,中央文革小组想在《红旗》上发布一篇批判相对论的稿子,召集来几位大科学家征求意见。

钱学森委婉地说:鉴于爱因斯坦的工作有很重要的国际影响,恐怕我们应该对此事慎行。

杨振宁和李政道的老师吴有训则说:我认为这篇文章没有经过仔细思考,如果我们发表了,将会成为一个笑柄。

竺可桢则直接批驳那个“珍宝岛论据”,指出:苏联与中国同在一个地球上,同用一个参照系,因此,根本无法从相对论得出那个“无法作出客观判断”的结论。

周培源说:如果在《红旗》这样一个世界性杂志发表这样的文章,将来,大家都会陷入尴尬。相对论是可以讨论的,但无法被推翻。

幸亏他们对科学家的意见还有起码的尊重,最终没有在《红旗》 发表批判文章。

但是,“批相”的热潮在民间掀起了,群众的热情高涨得淹死人,不管是谁,也都得跪!

比如,一位大学教师在大学课堂上讲“力”时,介绍了常见的一些相互作用力以后,一位“大学生”立即对老师进行了严厉地批判:“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力,你为什么不讲?”教师莫名其妙。大学生说:“毛泽东思想威力!这是任何一种无法与之相比较的力!” 

上海“理科大批判组”写道:“他一生三易国籍,四换主子,有奶便是娘,见钱就是下跪。有一点却始终不渝,那就是自觉地充当资产阶级恶毒攻击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喉舌’。

群众热情如此高涨,陈伯达高兴坏了,号召中小学生也来批判相对论,说:“中小学生思想活跃,眼光敏锐,兴趣广泛,很有生气。

嘿嘿嘿,看见了吧?红卫兵女将积极响应号召,她的理论也其来有自!不过,这理论是殊途同归还是互相学习的结果,俺就不知道了。

第三次高潮,应该是中21世纪初掀起的。

2002年,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成立。据联谊会会长吴水清说,他串联了36个反对相对论的中科院院士,正式成立了该组织。简称:北相。

然而,民科们的组织化并没有提高其档次,反而似乎堕落了不少。一个自学了高中物理、恢复高考后考入福州大学,后来决定将余生都投入反相对论的民间科学家梅晓春,在回答媒体“为什么民间科学家们对推翻相对论如此执着?”这一问题时,说:

爱因斯坦现在是地位最高的,你要是反对相对论了,那你不就成爱因斯坦了?

现实荒诞,无赖群出。又一个怪异时代开始了,表明的是什么?

爱因斯坦的回答是: 

在我看来,强迫的专制制度很快会腐化堕落。因为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质低劣的人,而且我相信,天才的暴君总是由无赖来继承。这是一条千古不移的定律。 

原创不易,给点鼓励

3秒止痒去湿疹,常年不复发!

灰指甲折磨多年,抹它全好了!

脚臭,脚痒?用它一喷全解决!

一招拯救便秘,宿便毒素轻松排除!

每天做对一件事,关节不再疼!

被牙医伤害的那些年...

茶界“养胃新贵”养护脾胃,连口臭都好了

肩颈酸痛贴贴它,驱寒祛湿,活血通络

颈椎经常疼痛难忍?每天贴它,十几年的老毛病竟然好了!







点个在看你最好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