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美华史记 |1870年那次良机,他们为什么竭力阻拦华人入籍?

美华史记 美华史记 2021-08-10

请关注“美华史记

公众号: 美华史记 


书写历史,教育公众,捍卫法制,维护斯文

作者:黄倩 (Qian Huang)

编辑:婕妮(Jenny Z)

Title: Why did they ban the Chinese from being naturalized in 1870 ?

(Please read English abstract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引言:


    “是否准许华人加入美国籍?” 那是1870年的一场国会激辩。

     仅从1944年开始,美国法律才允许华人移民入籍。其实早在1870年,麻省参议员萨姆纳就提出删除入籍法里的“白种人”字眼,实现入籍族裔平等。由于内华达参议员斯图亚特等人强烈反对华人加入美国籍,该提议失败。

     倘若1870年华人能像非洲裔一样获得选举权,1882年的排华或许就无法实现。

     你称之为华人问题,实质上就是我们是否忠于独立宣言中‘人人平等’不分肤色的问题。

         ——麻省共和党参议员萨姆纳(Charles Sumner), 1870年国会发言

     那个时候(1870年)美国总共有十二万五千华人。倘若准许他们加入美国籍还变成了选民,那排华可就无从实现;要真那样的话,这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内华达州共和党参议员斯图亚特(Stewart), 1904年国会发言

1870年非洲裔政治地位翻天覆地


     1863年随着美国南北战争的结束,遭受了两个半世纪奴役的美国非洲裔终于获得了自由。当4百万黑奴一夜之间成了自由人[1]  ,他们的政治权利怎么算?于是1868和187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宪法第14号,第15号修正案; 分别将美国公民权和投票权给予了黑人。短短7年时间内,非裔美国人的政治地位翻天覆地:从奴隶到美国公民,再到美国选民。

     就在第15号修正案生效的第二天,新泽西州的非洲裔居民彼得逊(Thomas Mundy Peterson)就投下全美第一张黑人选票.[2]



图1. 首位黑人投票人彼得逊

图源:

https://steemitimages.com/p/o1AJ9qDyyJNSpZWhUgGYc3MngFqoAMenfYJ7Kq6buXhzDQaWz?format=match&mode=fit&width=640

图2. 1870年彼得逊投下美国第一张黑人选票

图源:

https://steemitimages.com/p/o1AJ9qDyyJNSpZWhUgGYc3MngFqoAMze1pRGLUvecQxiYybEW?format=match&mode=fit&width=640


     美国解决了本土黑人政治权利问题后,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非洲来的移民,是否可以加入美国籍?1870年初众议院通过了HR 2201法案,该法案把入籍权利给与了非洲移民。于是该法案被提交到参议院讨论。


麻省参议员萨姆纳:加入美国籍不限族裔


     1870年7月,轮到参议院讨论给非洲移民入籍权利法案时,麻省共和党参议员萨姆纳(Charles Sumner)提出了一项修改:干脆去掉入籍法中“白色人种”这个字眼,这样加入美国籍就不受人种的限制。[3]  


图3. 麻省参议员萨姆纳

图源:

https://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Charles-Sumner


     原来,美国入籍法诞生于1790年,当初规定入籍者必须是“白种人”。此时非洲移民立法通过在即,只要去掉原来入籍法“白种人”这一限制,华人就可以加入美国籍了。


图4. 1790年美国宪法规定只有“白色人种”才能加入美国籍 

图源: 

http://legallywhite.fair-use.org/wiki/naturalization-act-of-1790



斯图亚特说:准许华人入籍,就等于犯罪


      萨姆纳的建议最终没能通过,因为遭到了敌视华人的政客们的极力反对。

      当时华工都集中在美国西部,所以率先发难的是两个来自美国西海岸的议员。俄勒冈州共和党参议员威廉(George Henry Williams)说“这个法案不应该把入美国籍的权利给予中国出生的人。”[4]

      反对华人入籍最关键人物叫斯图亚特(William Morris Stewart),内华达州共和党参议员。[5]


图5. 内华达州共和党参议员斯图亚特 

图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Morris_Stewart#/media/File:William_M._Stewart_-_Brady-Handy.jpg


     斯图亚特代表着内华达矿工和新兴的矿业资本家的利益,主要代表内华达的康斯托克矿脉,这是个丰富的银矿。这个矿区也有华工,但是由于这个矿山工会禁止华人当矿工,所以其它地区也跟着采取同样规则,华人只能当洗衣工,厨师,伐木工,仆人。[6]

    斯图亚特向全体参议员宣布,如果去掉入籍法中“白色人种”的字眼,他就会用阻挠议事(filibuster)或投反对票的方式阻止这个入籍法的修正案通过。[7]


禁止华人入籍,是为赢得美国西部选民


      就在一年前的1869年,联接美国东西两岸的太平洋铁路竣工了。在竣工仪式上,加州太平洋铁路总裁斯坦福说:“如果不是华工,这条铁路修不起来”。这条铁路为美国1870年开始进入工业高速发展期或镀金时代(Gilded Age)铺平了道路。


图6.修建太平洋铁路的华工

图源:

https://i.pinimg.com/236x/dd/d7/fc/ddd7fcd64c965c8f3a564b80a2b36a56--chinese-american-american-history.jpg



让我们穿越回1870年那场国会辩论看看华人的处境:

    1870年美国南北战争刚结束7年,那个年代的共和党被誉为“解放(黑奴)党“。而斯图亚特的身份呢?5个月前刚批准的第15号修正案,给了黑人投票权,而这个修正案的定稿人正是斯图亚特参议员,也就是说斯图亚特本应该坚守不分族裔人人平等的原  则 。当时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在争夺美国西部的选民。反对华人来美是西部工会组织的首要诉求,工会更不能接受把投票权给华人。由于提出给华人入籍的萨姆纳是位共和党,所以斯图亚特一再表示:萨姆纳的建议不代表共和党的政策。1870年7月4号斯图亚特在国会发言说:“我代表的不是内华达,而是共和党,我代表的是美国。有人说,共和党做了某些事(作者注:给黑人投票权),所以从逻辑上说就要做另外一些事(作者注:给华人投票权)。现在我建议我们证明一下,我们过去做的事情(作者注:给黑人投票权)不代表我们就要做这件事。(作者注:给华人投票权)”

     15号修正案禁止用族裔的理由否定选举权,为了强调这与华人无关,斯图亚特说:“就因为我们做了一件正义行为,就因为我们给了黑人投票权,难道我们就一定要把我们的制度放弃给华人......,第15修正案和独立宣言说过华人在政府里拥有和我们同样的权利了吗?”[8]

      “提早给华人公民权,不光会失信于我们对西部选民的承诺,还会激发对华人的极度仇恨。地方政府不会保护遭受袭击的华工们,会把这个责任推卸给联邦政府。”

       “你想看见西海岸华人被屠杀吗?想看到他们所有人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你想看到他们被赶尽杀绝吗?你想看到我们对他们的处境无能为力吗?那你们就通过这项修改吧。你们如何执行呢?两年之内都不会有任何一个华人得以加入美国籍,而同时会发生什么呢?所有人都坚信华人不适合加入美国籍,那些暴民的力量远远超过那些想保护华人的人。那时我们就失会去士气,无能为力。连一个华人都来不及入籍呢他们(作者注:华人)就被杀得干干净净的了。”[8]

      斯图亚特还说“华人不重视公民权,他们一定会把选票拿去卖钱。他们对这(作者注:投票)不感兴趣。他们会拿着出卖选票的银子去赎自己的家人,赎自己的劳工合同。”[8]


        俄勒冈州参议员威廉说:“你们有人喜欢华人吗?......蒙古利亚人(作者注:华人)不管他们在美国待多久,作为特别的单独的群体,都永远不会失去他们的身份。他们不会与欧洲人后裔融合,而且他们越来越多之后,几千加几千成了数百万,美国就会有一个单独与众不同的群体,一个华人帝国。”[8]


禁止华人入籍,是背叛”人人平等”的立国之本


      此时,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舒尔茨起身用数据驳斥威廉。舒尔茨是德国移民,后来担任过美国内政部长。纽约曼哈顿上东区86街的公园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舒尔茨批评威廉的词藻是在煽风点火,引发对华人移民的恐惧。舒尔茨说威廉这种语言是典型的地方群众大会的语言,不是参议院的语言。"华人人口即使要达到一百万也要等50-75年。1870年美国已经有4千万人口而且这个数字还在迅速增长,华人人口相对很小。"

     随后,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参议员卡宾特(Matthew Hale Carpenter)的发言是此次辩论中最 高尚的。他驳斥了威廉”准许华人入籍就会毁了共和党”的危言耸听。他指出威廉这种言论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择手段。卡宾特议员强烈反对威廉的立场,他这样归纳威廉的逻辑:只要是那个国家(作者注:中国)的人,无论你在这里居住了多久,无论你和我们的利益多么一致,无论你的品性,智力与道德怎样,你永远都别想成为美国公民。“[9]


图7. 威州参议员卡宾特

图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tthew_H._Carpenter#/media/File:Matthew_H._Carpenter_-_Brady-Handy.jpg



      卡宾特把当年反对黑人投票权的理由拿出来比较反对华人入籍的理由:“南北战争后,四百万奴隶获得了解放,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是否要给他们完整的公民权利。反对意见说他们愚蠢而且低级,因为毕竟长期当奴隶。但是,我们还是以政治家的方式做出决定。我们说法律之下每一个自由人都应该有一张选票,被解放的人是自由人,所以他应该拥有一张选票。”

     “如果参议院采纳了威廉的立场,那么自治政府就成了骗局。禁止华人入籍就等于放弃了美国的道德立场。国会真想做如下宣布吗:”华人住在我们中间,他们受法律管理,按法律缴纳财产税,这个法律决定他过得幸福还是悲惨。尽管他们聪明,勤奋,品德良好,然而在制定这些法律的时候他们不应该发出一个声音?“

      “每个人都是人,无论他在那里出生,无论他有什么肤色,在一个基于人人平等原则而创建得政府之下,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同样的待遇,拥有权利,特权,力量和豁免权。”[9]

      卡宾特敦促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遵循共和党的思想体系和历史。尽管存在分歧与风险,然而我们必须反对威廉的立场,必须通过萨姆纳的修改。他说:“给予华人完整的公民政治权利是会引发一些担忧,然而我宁愿现在坚守原则,而不要将来向他们承认犯了错误。因为那样就摧毁了自由政府赖以生存的基石。“

      伊利诺伊参议院传布尔(Lyman Trumbull)认为 共和党既然主张华工来美就应该给予他们政治权利。他提醒道:美国的政策是鼓励移民,无论移民从哪里来,法律都平等对待。他说:“外国人不管来自哪里,中国还是日本,英国还是爱尔兰,德国还是非洲,只要我们允许他们来美国而且有根据宪法和政府原则的入籍法那就应该允许他们都入籍。”

       “既然我们让华工来美国,我就不想看见他们像奴隶一样,低人一等。这一原则正是共和党的伟大之处。华人住在我们中间我们怎能不给他们政治权利?”

        “这一有待通过的修正案保证任何国家的人都能加入美国籍,除了华人。

        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国家的,他们的文学艺术如此先进。为什么要排除华人?任何人都可以入籍,用俄勒冈参议员(作者注:威廉)的话说就连霍屯督人(作者注:非洲部落),食人族都可以,可是他偏偏提议排除耐心,勤劳,努力,聪明多能的华人入籍......

      中国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他们的文明与我们的有不同之处,但是在有些方面比我们有优越性。然后自由平等,人权的倡导者们单单把华人排除在外,这种错误我不能明知顾犯。” [9]

       1870年7月4号这一天深夜11点18分参议院才宣布休会。

       就这样,华人丧失了加入美国籍的机会,一直到73年之后排华法案被废除。

       此外,在接下来的十几年,对华人的仇视越演越烈,最终导致1882年国会通过排华法案。


图8. 1882年漫画表现国会用立法,偏见,嫉妒,恐惧建立起的排华墙。 

图源: 

https://picryl.com/media/the-anti-chinese-wall-f-graetz?zoom=true


斯图亚特“宏”愿以偿


     1904年排华法案被国会定位永久性法律。斯图亚特视自己为功臣,视该排华法案最终永久化为自己的丰硕战果。

简介他的背景:

      斯图亚特生于纽约,读过耶鲁大学但没毕业。投入美西淘金潮后,靠给银矿公司做法律诉讼发了横财。斯图亚特是内华达州第一位参议员,曾经雇佣作家马克吐温担任秘书。1873年,退休之前,他在华盛顿建了座豪宅,那是当时华盛顿稀有的华美建筑。住了两年后斯图亚特又返回加州挣钱。1879年这座华盛顿建筑史上的标志性建筑几乎毁于火灾。后来这座欠修复的住宅一直找不到租客,直到1886年,清朝驻美公使馆租下此楼至1893年。



 图9.斯图亚特在华盛顿特区的故居

 图源: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3/38/Stewart%27s_Castle.jpg

图10.清驻美公使馆的租用斯图亚特的住宅

图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ewart%27s_Castle#/media/File:Chinese_Legation_-_Stewart's_Castle.jpg


      1904年的国会终于把1882年的排华法案变成永久性法案,24年前在国会上斯图亚特成功地阻击华人入籍。国会各种排华立法的辩论前后跨越了24年, 1888,1902,1904年辩论时斯图亚特担任参议院,他都始终坚决反对给与华人平等权利。在参议院发言时,斯图亚特再次炫耀24年前,他自己是如何如何在1870年的辩论中成功地阻止了华人加入美国籍。

       斯图亚特庆幸地回顾:“那个时候(1870年)美国总共有十二万五千华人。倘若让他们入了美国籍还变成选民,那排华就无从实现,要那样的话这麻烦可就大了去了。“[10]


美国良心萨姆纳


       去掉入籍法中“白种人“字眼是由萨姆纳提出,绝非偶然 。1830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萨姆纳是美国废除奴隶制运动的杰出领袖,甚至因为一场反对奴隶制的激烈发言,被殴打成重伤。1856年5月的一天,时年45岁的萨姆纳因为曾激烈抨击南卡参议员巴特勒 (Andrew P. Butler),于是某天巴特勒的堂兄弟进入会议厅后,突然用拐杖猛击萨姆纳,拐杖被打断后,他接着用拳头攻击萨姆纳。萨姆纳当时毫无防备,双腿卡在桌子里不得动弹,被打得血流满面,头部负重伤,恢复了几年才好。今天如果你参观国会山的参议院会议厅时,导游一定会讲这一段历史。

图11.  1856年5月22日萨姆纳遭到巴特勒棒打头部

图源:

http://images.fineartamerica.com/images-medium-large/sumner-and-brooks-1856-granger.jpg

图12. 用于殴打萨姆纳的拐杖 ,现存波士顿的麻省老州议会

图源: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9/94/Walking_cane_used_to_assault_Senator_Charles_Summner%2C_May_1856_-_Old_State_House_Museum%2C_Boston%2C_MA_-_IMG_6685.JPG/640px-Walking_cane_used_to_assault_Senator_Charles_Summner%2C_May_1856_-_Old_State_House_Museum%2C_Boston%2C_MA_-_IMG_6685.JPG



       后人并没有忘记萨姆纳这位捍卫“人人平等”的先驱。萨姆纳的青铜像静坐在母校哈佛大学老校园的门口,含笑注视着各种肤色的学子们。

图13. 萨姆纳青铜像在哈佛大学门口

图源:

https://media.bizj.us/view/img/7366752/21023cambridge*750xx2693-1515-0-140.jpg

      波士顿市中心公园繁忙道路边,耸立着这位为废除奴隶制而战,争取华人入籍权利的美国良心。

图14. 波士顿市中心公园的萨姆纳铜像 

图源:http://www.cryan.com/daily/2017/CharlesSumnerStatue.jpg


被剥夺选举权的族裔


       在10年后的1882年,国会通过了“排华法案”。除了禁止华工进入美国,还特意为已经在美国的华人做了一条禁令:不准加入美国籍。

     被禁止入籍的族裔,无论你多么优秀,法学院毕业也无法执业,医学院毕业也无法拿到行医执照。

     没有投票权,政客毫不顾及你的利益。1886年3月,纽约著名杂志“老顽童”(Puck)封面发表一幅于关于华人投票权与华人地位之间关系的漫画。

       1885年怀俄明州石泉镇发生了一场屠杀28名华人矿工的惨案[11]。漫画上清朝公使郑藻如手里的纸写着:“中国索赔”,宝座上的美国国务卿贝雅德(Thomas F. Bayard)头上的标牌写着:“华人既没有选举权也没有其它让美国政府尊重的权利。1886”。现任国务卿的右手相继坐着两位前任国务卿布莱恩(James G. Blaine)和易瓦茨(William M. Evarts).他们头上标牌写着同样的话,只是年代不同,分别为1881年和1887年.

     就在这幅漫画发表前的一个月,就怀俄明州石泉矿镇28名华工惨遭一事,国务卿贝雅德给清朝使馆写了一封回信。贝雅德在信里说:“针对华人移民的暴力,是他们(华人)没有文化融入造成的......”



图15. 1886年3月“老顽童”杂志封面漫画  

图源: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c/c0/Caricature_showing_Chinese_Minister_handing_%22claims_of_China%22_to_Secretary_of_State_Bayard%2C_who_is_seated_under_sign_which_reads_%22the_Chinese_have_no_votes_and_no_rights_which_this_LCCN2002720406.jpg


华人手里的选票,为什么格外沉重?


      斯图亚特们正因为恐惧华人入籍后有选票,才全力拦截1870年那次华人入籍的机会[11]。直到七十四年后,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美国投入二战。因为美国必须与中国结盟才有可能打赢,所以终于在1943年12月废除了排华法案.

     今天的我们如果不投票,斯图亚特们会从墓地里笑醒过来......

     迈向投票站的路上,我眼前是那些被剥夺了投票权的一代又代,耳边是美国良心萨姆纳对平等权利呼唤。

      在投票站里,我手中的选票沉甸甸:这是当今华人的平等权利,她冲破了百年排华壁垒,饱含着前辈的血汗,诉说着后代的期盼。

      我走出投票站,仿佛士兵凯旋。


ABSTRACT

The Chinese were only allowed to be naturalized starting 1944. Actually as early as in 1870, the Mass. Senator Charles Sumner proposed to remove “White Race” from the Naturalization Act. However,it failed to pass due to the vehement opposition of some law makers led by William Morris Stewart , the Senator from Nevada. 


“The Senator says it opens the great Chinese question. It simply opens the question of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and whether we will be true to i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without distinction of color.”

-Mass. Senator Charles Sumner


“At that time there were probably 125,000 Chinese in the United States. If they had been allowed to be naturalized and become voters, there probably never would have been any exclusion, but there would have been great trouble.”

-Nevada Senator William Morris Stewart ,1904



参考资料: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Emancipation_Proclamation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omas_Mundy_Peterson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Sumner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rge_Henry_Williams

5.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Morris_Stewart


6.http://www.onlinenevada.org/articles/chinese-nineteenth-century-nevada


7.Martin B. Gold “Forbidden Citizens, Chinese Exclusion and the US Congress: a Legislative Story ”,p. 7

8.Martin B. Gold “Forbidden Citizens, Chinese Exclusion and the US Congress: a Legislative Story ”,p. 12-15

9.Martin B. Gold “Forbidden Citizens, Chinese Exclusion and the US Congress: a Legislative Story ”,p. 16-25

10.11. Martin B. Gold “Forbidden Citizens, Chinese Exclusion and the US Congress: a Legislative Story ”,p. 416


11.  Craig Storti , “The Incident at Bitter Creek: The Story of the Rock Springs Chinese Massacre”,12/30/1990




美华史记: 华裔族群的共同记忆

海外华人的命运与未来,在于广大华人凝聚族群意识,坚韧不拔地努力于华人社区的长期建设和发展。自尊、自信、自强、自立是华裔族群屹立的根本和传世的精神。一个家族,不管分散到天涯何处,只要家谱在,就可以团结起来。一个族群也是如此。《美华史记》作为华裔族群的共同记忆,是唤醒同胞族群意识的关键和基础, 进而从根本上促进同胞把注意力放在捍卫族群利益上。放下党派政治争论,团结共进携手同行。请各位同胞拿出族群的担当与责任,一起努力把《美华史记》建设成所有华人的精神家园!



Copyright©  The Associ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 for Social Justice.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s may be copied or distributed, with written permission only. 美华联盟拥有美华史记版权。部分或全文转载需要书面授权。侵权必究。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欢迎:

1)赞赏(长按左侧二维码)!谢谢!

2)PayPal 捐赠: chineseforsocialjustice@gmail.com

《美华史记》是由美华联盟写作组推出的系列文章。目标是回顾历史、教育同胞、警醒后人、思考未来。凡喜爱历史和写作,并感兴趣加入《美华史记》作者群的同仁,请给我们发送电子邮件。美华联盟是该项目发起人,不同领域机构、商家若愿与我们合作这项事业,可作为共同发起人,推进项目持续和纵深发展,有意者请联系:

 chineseforsocialjustice@gmail.com


网站:http://ahistoricalrecord.com

协办:亚利桑那华人历史协会 (ACHA)

   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NCCA)


第3期编委 (8/2018- 7/2019 ):

主编:方强

副主编: 王书功、周洁、崔冬娟、贺建斌

第2期编委 (3/2018-8/2018):

主编:方强、执行副主编:苏欣

副主编:潘秋辰、Steven Chen、贺建斌

第1期编委 (9/2017-3/2018):

主 编:王昶

副主编:Steven Chen、潘秋辰


公众号:  美华史记


 投稿|联系:chineseforsocialjustice@gmail.com


美州华人的发展平台:

书写历史,教育公众,捍卫法制,维护斯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