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QU


导语


由31区、腾讯科技和Bianews联合出品的《区块链50人》第三期,邀请到WeMedia CEO李岩和原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区块链领域知名投资人赵东,以“为何我会一直相信区块链”为题展开了对谈。



以下为对话全文:


李岩:大家好,又见面了。


赵东:主持人好,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李岩:时间刚好,我们正式开始吧。


首先,第一个问题:您自述经历表示自己是先暴赚,再爆仓,最多的时候亏损9000btc,当时折合美元价值800万美元。14年总亏损达到近1.5亿人民币。为什么经历了如此大落,你依然对区块链保持信仰?


赵东:实际情况并不是我经历了大起大落,依然对区块链保持信仰。


真实情况其实是:因为我相信区块链,所以说我可以经历大起大落。


我个人对于比特币以及区块链的认识也是经历了从投机到相信的一个过程。我个人接触比特币最开始也是抱着投机的心态,直到认识了一些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有深入理解的人,我才发现和理解到区块链背后深刻的逻辑。从那以后我信仰区块链。


李岩:第二问,东叔,我们实际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曾经在车库咖啡聊过比特币,你那时候就经常给我们普及区块链,这么多年在链圈和币圈的经历,最大的几点感悟是什么?


赵东:我最大的感悟就是不管你赔钱也好赚钱也好,最重要的是不能下车。


所谓上车下车,并不是说你持有多少比特币或者说你有多少数字资产,而是说不能下车这个行业。


做到这点的前提是:你真正相信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并且必须有足够的沉淀。那么等到这个风口真正来临的时候,你就能赶上属于你的机会。


李岩:第三问,怎么看待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关系?做区块链是否一定要发币?


赵东: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关系,有点像手机和wifi的关系。因为在区块链上实现价值的传递,就必须要定义价值,并且有传递价值的媒介。


当然啦,客观的讲,的确存在一些项目不需要发币,也可以实现价值的传递。


另外一点,也不是所有的项目要以ICO的形式发币。当前ICO最大的问题就是:向公众募资,向非合格投资人募资。


而很多投资人他并没有风险承受能力,这样面向大众募资就有很大的风险。我们建议好多新的项目,应该面向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机构投资人或者是合格投资人,而不要面向公众、散户进行募资。公众、散户最好是以参与项目为社群做贡献的形式获得token。


李岩:第四个问题,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说区块链不能当作一种技术对待,而是生产关系的变革,为什么?


赵东:互联网是解决生产效率的问题。阻碍生产效率提升的一个因素是信息的传递速度和成本。互联网恰恰解决的就是信息传递速度和成本问题,所以说互联网是生产力的变革。


区块链其实从技术层面来说非常简单,它只不过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低效的数据库,它最大的特点是不可篡改性。


区块链不可篡改的代价就是牺牲效率。因为实现去中心化,要在多个节点进行数据的复制,所以说他不是要解决信息传递的高效。而是解决去中心化、可靠的、不可篡改的价值传递。区块链本身也是基于互联网的。


解决了价值传递问题之后,对可能出现的场景我觉得可以用一个词描述叫“价值超导”。“价值超导”意味着去除了中间层。


没有了中间层的好处是,会使价值的传递摩擦损耗变得更低甚至接近零成本,这会吸引产生更多更大的交易。因为交易的摩擦损耗跟交易量有很大的关系,虽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但是如果交易的摩擦越小,会导致交易的流动性会更好,交易量更大。


由此引申,我认为区块链改变了价值的分配版图,而价值分配版图这个事情是一个生产关系层面的问题。


李岩:第五个问题,目前区块链技术在国内成为了风口,被誉为是下一代信息技术革命。但是目前成功和成熟的应用还非常少。您认为区块链会最先颠覆哪个行业领域?


赵东:区块链技术现在的确是一个所谓的风口。但这个风口吸引注意力的主要原因是它的赚钱效应。


对于他的未来发展,可以参考2000年左右互联网泡沫历史。当时绝大部分的互联网项目也是没有落地的,当时绝大部分的项目都已经死掉了,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候的确是一个泡沫。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泡沫之后,经过了时间考验,也留下了好多真正牛逼的项目,比如说亚马逊、Google等等,就是那一波泡沫破灭之后留下来的牛逼的项目。


现在的区块链显然是一个泡沫。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么多的区块链项目里面,必然会有一些真正牛逼的项目出现。


同时也要看到从新概念提出到真正应用落地是需要时间的。TCP协议,技术本身很早就出现,但是直到2000年以后,才真正大规模应用落地,区块链技术是一个新的潮流,也会遵循类似但是可能稍微快一点的发展轨迹。


长期来看,区块链会颠覆绝大部分行业,但是在早期,通过提供中介服务赚取信息差的平台模式将受到冲击。那些通过区块链技术去掉信息差、不赚取中介费用的应用,很可能会获得用户青睐并逐步普及。


李岩:上个问题回答的可是满满的干货啊。下面我们聊个严肃的,第6问,如何看待国内监管部门对于数字货币政策的趋势?


赵东: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可能会监管更加严格。因为数字货币行业是一个自由市场。


这个自由市场跟当前的监管形势是有需要相互适应的地方的。所以说三五年内,我对国内的监管不是特别乐观。


李岩:能不能给想在区块链领域创业的创业者一些建议?比如哪些方向更有机会?


赵东:我对于区块链领域专业领域的创业者的建议是,如果你真正的看好这个方向,那么不要特别急躁,因为真的想做好一件事情不是几个月,甚至不是一年两年能完成的。要做好长期的准备。如果你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机会,那么你应该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至少做五到十年的准备。


至于具体的方向,这个能做的方向会越来越多,因为就像互联网一样,他早期能做的应用可能比较少。但是随着技术的普及,能使用的行业就越变得越来越多。所以说你要问我具体的方向的话,我并没有特别好的建议。我认为这个行业很牛逼,但是方向需要大家去自己去摸索探索。


李岩:第八问,最近的币安被警告、火币宣布获得牌照,如何看待当前的交易所之争?“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否是未来趋势?


赵东:我认为,长远看,数字货币市场是一个大蓝海,现在所有的交易所之间,根本谈不上竞争。 这让我想起我当年在车库咖啡,经常在咖啡厅看到做同一个方向的创业团队,连产品还没开发出来,就互相视为“竞争对手”,现在谈竞争,实在是非常短视、可笑的事情。 


我不知道”去中心化交易所“究竟是不是未来的趋势,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的是交易所作恶、数据不透明、容易被黑客攻击等安全问题,我的确非常希望它的出现,但客观讲,我又不是很乐观。 因为我发现很多问题类似于人类历史上的”永动机“。人类对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需求很强烈,设计制造了很多精美复杂的”永动机“,但是大家都知道“永动机”是不工作的,因为违背能量守恒定律或者热力学定律。


李岩:第九问,你曾说DFund投资逻辑是投人,投“创业老炮”,其对区块链的了解你会如何考核?最近投了怎样的项目?


赵东:创始人是Dfund投资时最关注的因素。我们比较青睐的创始人素质包括:诚信有格局稳重大气可依赖懂得让利达到多赢,学习能力强,对区块链的知识和逻辑有深刻认知,具备创业成功经历。经历过牛熊市转换的创始人尤其加分。除了创始人,我们还会考察合伙人、技术团队、项目核心逻辑、代码质量等多个因素。


创始人对于区块链的理解,我们会核心考察他们是否具备区块链思维,短时间内两次约见的话,会观察创始人对区块链的理解是否加深。这个行业瞬息万变,学习能力实在太重要。


李岩:第十问,也是最后一个问题。如何看中国区块链公司的出海选择?日本是否仍旧是首选?一些想做交易所的中国公司开始出海白俄等蓝海市场,你怎么看?


赵东:区块链公司出海,我认为日本仍然是首选,原因有: 


1.日本社会需要变革,创造新的增长点,缺乏有梦想、有干劲的创业者;


2.日本精英阶层对于区块链的理解非常深刻,他们欢迎、拥抱这个变革; 


3.日本长期通缩,互联网行业的薪资待遇相比国内不高,人员成本低;


4.自然环境好 ;


5.地理位置离中国近,坐飞机只有3个小时,方便来往。


当然,日本也存在税收较高的问题,但是日本是一个法治国家,政策方面的成本很低,也就是对于区块链初创企业的综合成本相比国内可能更低。


李岩:好,我的问题问完了,今晚我们就到这吧。感谢东叔的耐心解答,感谢腾讯科技,也感谢直播间里的朋友们,欢迎大家关注我们孵化的区块链媒体“31区”。大家晚安!


直播结束。


31区

我们专注报道      区块链!


  创未来 

    31QU


    导语


    由31区、腾讯科技和Bianews联合出品的《区块链50人》第三期,邀请到WeMedia CEO李岩和原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区块链领域知名投资人赵东,以“为何我会一直相信区块链”为题展开了对谈。



    以下为对话全文:


    李岩:大家好,又见面了。


    赵东:主持人好,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李岩:时间刚好,我们正式开始吧。


    首先,第一个问题:您自述经历表示自己是先暴赚,再爆仓,最多的时候亏损9000btc,当时折合美元价值800万美元。14年总亏损达到近1.5亿人民币。为什么经历了如此大落,你依然对区块链保持信仰?


    赵东:实际情况并不是我经历了大起大落,依然对区块链保持信仰。


    真实情况其实是:因为我相信区块链,所以说我可以经历大起大落。


    我个人对于比特币以及区块链的认识也是经历了从投机到相信的一个过程。我个人接触比特币最开始也是抱着投机的心态,直到认识了一些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有深入理解的人,我才发现和理解到区块链背后深刻的逻辑。从那以后我信仰区块链。


    李岩:第二问,东叔,我们实际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曾经在车库咖啡聊过比特币,你那时候就经常给我们普及区块链,这么多年在链圈和币圈的经历,最大的几点感悟是什么?


    赵东:我最大的感悟就是不管你赔钱也好赚钱也好,最重要的是不能下车。


    所谓上车下车,并不是说你持有多少比特币或者说你有多少数字资产,而是说不能下车这个行业。


    做到这点的前提是:你真正相信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并且必须有足够的沉淀。那么等到这个风口真正来临的时候,你就能赶上属于你的机会。


    李岩:第三问,怎么看待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关系?做区块链是否一定要发币?


    赵东: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关系,有点像手机和wifi的关系。因为在区块链上实现价值的传递,就必须要定义价值,并且有传递价值的媒介。


    当然啦,客观的讲,的确存在一些项目不需要发币,也可以实现价值的传递。


    另外一点,也不是所有的项目要以ICO的形式发币。当前ICO最大的问题就是:向公众募资,向非合格投资人募资。


    而很多投资人他并没有风险承受能力,这样面向大众募资就有很大的风险。我们建议好多新的项目,应该面向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机构投资人或者是合格投资人,而不要面向公众、散户进行募资。公众、散户最好是以参与项目为社群做贡献的形式获得token。


    李岩:第四个问题,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说区块链不能当作一种技术对待,而是生产关系的变革,为什么?


    赵东:互联网是解决生产效率的问题。阻碍生产效率提升的一个因素是信息的传递速度和成本。互联网恰恰解决的就是信息传递速度和成本问题,所以说互联网是生产力的变革。


    区块链其实从技术层面来说非常简单,它只不过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低效的数据库,它最大的特点是不可篡改性。


    区块链不可篡改的代价就是牺牲效率。因为实现去中心化,要在多个节点进行数据的复制,所以说他不是要解决信息传递的高效。而是解决去中心化、可靠的、不可篡改的价值传递。区块链本身也是基于互联网的。


    解决了价值传递问题之后,对可能出现的场景我觉得可以用一个词描述叫“价值超导”。“价值超导”意味着去除了中间层。


    没有了中间层的好处是,会使价值的传递摩擦损耗变得更低甚至接近零成本,这会吸引产生更多更大的交易。因为交易的摩擦损耗跟交易量有很大的关系,虽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但是如果交易的摩擦越小,会导致交易的流动性会更好,交易量更大。


    由此引申,我认为区块链改变了价值的分配版图,而价值分配版图这个事情是一个生产关系层面的问题。


    李岩:第五个问题,目前区块链技术在国内成为了风口,被誉为是下一代信息技术革命。但是目前成功和成熟的应用还非常少。您认为区块链会最先颠覆哪个行业领域?


    赵东:区块链技术现在的确是一个所谓的风口。但这个风口吸引注意力的主要原因是它的赚钱效应。


    对于他的未来发展,可以参考2000年左右互联网泡沫历史。当时绝大部分的互联网项目也是没有落地的,当时绝大部分的项目都已经死掉了,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候的确是一个泡沫。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泡沫之后,经过了时间考验,也留下了好多真正牛逼的项目,比如说亚马逊、Google等等,就是那一波泡沫破灭之后留下来的牛逼的项目。


    现在的区块链显然是一个泡沫。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么多的区块链项目里面,必然会有一些真正牛逼的项目出现。


    同时也要看到从新概念提出到真正应用落地是需要时间的。TCP协议,技术本身很早就出现,但是直到2000年以后,才真正大规模应用落地,区块链技术是一个新的潮流,也会遵循类似但是可能稍微快一点的发展轨迹。


    长期来看,区块链会颠覆绝大部分行业,但是在早期,通过提供中介服务赚取信息差的平台模式将受到冲击。那些通过区块链技术去掉信息差、不赚取中介费用的应用,很可能会获得用户青睐并逐步普及。


    李岩:上个问题回答的可是满满的干货啊。下面我们聊个严肃的,第6问,如何看待国内监管部门对于数字货币政策的趋势?


    赵东: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可能会监管更加严格。因为数字货币行业是一个自由市场。


    这个自由市场跟当前的监管形势是有需要相互适应的地方的。所以说三五年内,我对国内的监管不是特别乐观。


    李岩:能不能给想在区块链领域创业的创业者一些建议?比如哪些方向更有机会?


    赵东:我对于区块链领域专业领域的创业者的建议是,如果你真正的看好这个方向,那么不要特别急躁,因为真的想做好一件事情不是几个月,甚至不是一年两年能完成的。要做好长期的准备。如果你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机会,那么你应该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至少做五到十年的准备。


    至于具体的方向,这个能做的方向会越来越多,因为就像互联网一样,他早期能做的应用可能比较少。但是随着技术的普及,能使用的行业就越变得越来越多。所以说你要问我具体的方向的话,我并没有特别好的建议。我认为这个行业很牛逼,但是方向需要大家去自己去摸索探索。


    李岩:第八问,最近的币安被警告、火币宣布获得牌照,如何看待当前的交易所之争?“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否是未来趋势?


    赵东:我认为,长远看,数字货币市场是一个大蓝海,现在所有的交易所之间,根本谈不上竞争。 这让我想起我当年在车库咖啡,经常在咖啡厅看到做同一个方向的创业团队,连产品还没开发出来,就互相视为“竞争对手”,现在谈竞争,实在是非常短视、可笑的事情。 


    我不知道”去中心化交易所“究竟是不是未来的趋势,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的是交易所作恶、数据不透明、容易被黑客攻击等安全问题,我的确非常希望它的出现,但客观讲,我又不是很乐观。 因为我发现很多问题类似于人类历史上的”永动机“。人类对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需求很强烈,设计制造了很多精美复杂的”永动机“,但是大家都知道“永动机”是不工作的,因为违背能量守恒定律或者热力学定律。


    李岩:第九问,你曾说DFund投资逻辑是投人,投“创业老炮”,其对区块链的了解你会如何考核?最近投了怎样的项目?


    赵东:创始人是Dfund投资时最关注的因素。我们比较青睐的创始人素质包括:诚信有格局稳重大气可依赖懂得让利达到多赢,学习能力强,对区块链的知识和逻辑有深刻认知,具备创业成功经历。经历过牛熊市转换的创始人尤其加分。除了创始人,我们还会考察合伙人、技术团队、项目核心逻辑、代码质量等多个因素。


    创始人对于区块链的理解,我们会核心考察他们是否具备区块链思维,短时间内两次约见的话,会观察创始人对区块链的理解是否加深。这个行业瞬息万变,学习能力实在太重要。


    李岩:第十问,也是最后一个问题。如何看中国区块链公司的出海选择?日本是否仍旧是首选?一些想做交易所的中国公司开始出海白俄等蓝海市场,你怎么看?


    赵东:区块链公司出海,我认为日本仍然是首选,原因有: 


    1.日本社会需要变革,创造新的增长点,缺乏有梦想、有干劲的创业者;


    2.日本精英阶层对于区块链的理解非常深刻,他们欢迎、拥抱这个变革; 


    3.日本长期通缩,互联网行业的薪资待遇相比国内不高,人员成本低;


    4.自然环境好 ;


    5.地理位置离中国近,坐飞机只有3个小时,方便来往。


    当然,日本也存在税收较高的问题,但是日本是一个法治国家,政策方面的成本很低,也就是对于区块链初创企业的综合成本相比国内可能更低。


    李岩:好,我的问题问完了,今晚我们就到这吧。感谢东叔的耐心解答,感谢腾讯科技,也感谢直播间里的朋友们,欢迎大家关注我们孵化的区块链媒体“31区”。大家晚安!


    直播结束。


    31区

    我们专注报道      区块链!


      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