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社会敬老爱老,也需老人自爱——揭穿一个长寿老人的骗局

清华华裔教授劈腿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150天后,我决定逃离这家区块链公司

墨菲 31QU


31区的第157期推送


●  ●  ●

 

“那时的我, 真的觉得把住了时代的脉搏。”吴侃苦笑了一下,如今已是一个普通互联网公司运营总监的他,这样描述着自己曾经的币圈生涯。


150天,这是吴侃在一家区块链公司呆的时间。


而他收到的最新消息是,这家区块链公司“这个月工资发不下来,技术团队已经没了,CEO也不在国内了”。


“国内有好好做的区块链公司吗?”吴侃自问自答,“我觉得没有。”




1


“快辞职吧,来我们这”


“‘比特币8000了’,这是我第一次从同事口里听到的关于区块链的话。”吴侃点着了一支烟,开始回忆自己与区块链的激情相遇。


他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最初踏入币圈的雀跃和新奇。


那是在2017年年初,比特币价格再次突破8000元,人们以为这是在重现比特币2013年的风光,但几个月后,他们才意识到,这个价格只是奏响了币圈疯狂的序曲。


那之后的半年,暴涨、1CO、监管、回暖,一波又一波暴富神话,不断刺激着吴侃的神经。


“我有一个同事,叫万嘉铭,在以太坊涨到2000块的时候,裸辞去了一家区块链公司做COO。他游说了了我好几个月,让我直接辞职,去他们那。”


无论是在电话里简单沟通,还是在咖啡馆详聊,万嘉铭都会向吴侃滔滔不绝的灌输比特币、以太坊有多赚钱,1CO有多火,区块链技术有多厉害。


吴侃其实有点想去,但就是担心监管,“监管不是不让你们做1CO了吗,你们还怎么融资赚钱?”


“我们不做1CO。”万嘉铭摆了摆手,神秘略带骄傲地说,“我们有其他融资方式,你来了就知道了。”


他们俩在线下碰了5、6次,每次聊的内容都差不多。但说的人不厌烦,听的人也津津有味。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发现了一个大金矿。”吴侃说,“而且那时候,觉得区块链特别神圣,抓住区块链,就好像抓住了时代的脉搏一样。”




2


“不要有怀疑,不要有迟疑”


虽然朋友的热情,让吴侃心动不已,但他一直犹豫了大半年。“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可能是不太相信自己能这么轻易就找到人生方向,也可能是对区块链技术还不理解。”吴侃说。


真正让他决心扎进区块链领域的,是徐小平的一番话。


“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今年年初,徐小平在微信群里“不要外传”的话外传了,在币圈、创业圈掀起轩然大波。


万嘉铭将这个截图转给了吴侃,没说任何话,只配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大家对区块链革命不要有怀疑,不要有迟疑。”吴侃把徐小平的这句话反复看了几遍,“觉得每一个字都说到心坎里了”,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领路人,于是当天晚上决定辞职,第二天就交了申请。


几天后,吴侃加入了万嘉铭所在的区块链公司,头衔是运营总监。运营部刚刚成立,只有他一个人。


第一天,他就仔细问了同事,公司有什么产品,有哪些可以宣传的亮点。


结果,亮点没找到,但是吴侃找到了公司赚钱的方式:确实没有1CO,他们的融资方式,是卖矿机。


“一台矿机四万块,买矿机就送5万个币。”吴侃回忆,他当时再次问了万嘉铭,这是合法的吗?


“当然合法。这就是‘挖矿’。”万嘉铭说,“绝对没有监管问题,我们矿机买卖都是用的人民币交易,都是要正常交税的。”


回忆到这里,吴侃沉默了好一会,才自嘲道:“也怪我自己,没有去查挖矿的概念,不然第一天就能发现他是在忽悠了。”


几天后,吴侃见到了从日本回来的CEO陆明。


陆明和吴侃谈了一下午,他解释了公司的主要业务:用区块链技术做农业溯源。吴侃努力记住从CEO口中蹦出的专业术语,数据上链、不可篡改、Token凭证……有些概念吴侃能理解,有些就只能强行记住个名词。


但吴侃记得最清晰的,还是陆明说到激动处时眼睛闪出的光,和陆明最后拍着自己肩膀说,“运营我不懂,公司账上有4000万,你随便用。”


“真的站到时代的潮头上了。”吴侃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3


运营变客服?只是“一点小波折”


吴侃加入公司时,一共有17个员工,一大半是技术团队。对于一个创业公司而言,人数不算少了。


一周后,吴侃熬夜赶出了第一版详细的运营全案,准备在周一例会上提出。


但没想到,例会上第一个发言的陆明却突然宣布,除了技术人员,其他人员都要放下手上工作,先处理一下“紧急事件”——因为代币没有按照允诺的时间上交易所,所以一批买了矿机的用户,开始有怨言,并且四处在留言投诉。


“我们要主动和用户联系。”陆明给出了计划,“只要不愿意等的、不认可我们价值的,我们就主动给他们办理退款。”


所谓的主动联系,就是主动打电话给已经购买了矿机的用户,问他们要不要“退货”。


“没有一点防备,我就从运营总监变成了客服。”吴侃弹了弹烟灰,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上交易所”对于国内一个区块链项目的重要性,“只是全案胎死腹中,让我有点郁闷,但还没有到怀疑公司不靠谱的地步。”


“这只是突发问题。”万嘉铭安慰道,“一点小波折。”


于是,在之后的一两个月里,吴侃每天会领到一张表格,上面罗列了购买矿机用户的信息,他就按照顺序,一个一个打过去。


“基本上都会同意退款。”吴侃回忆,他主要任务,是收集用户的意愿,然后把确定要退款的用户推给财务。


4万一台矿机,对于普通人而言也不便宜,“最多的用户买了50台,花了200万。”吴侃说,“但也全退了。”


在打电话的间隙,吴侃了解到更多的细节,比如,用户不仅在网上投诉,有一小撮人,之前一直堵在公司门口,直到拿到退款后才离开。


而这些被退的矿机,要怎么处理?“打回深圳,全堆起来。”吴侃说,“现在依然没卖出去。”


就在吴侃他们一个个打电话的时候,“三点钟群”火了,全民学习区块链的热情被点燃,币价又迎来的一波暴涨,以太坊突破了10000元。


“这可能是我当时没有离开的原因吧。”吴侃说,“虽然公司出了点问题,但行业却越来越火。”


无数人开始涌入区块链行业,他们总以为,自己轻易地一个转身,就能迎来全新的世界。




4


“多参会,多曝光”


虽然万嘉铭说这次退矿机只是“一点小波折”,但吴侃却感觉,这次事件,让公司元气大伤。


吴侃算了下,大概80%的矿机都退了,“3000多万就没了,账面应该也没多少钱了”。


“为什么一定要退矿机?”吴侃有次问万嘉铭,他看了一些行业消息,知道在币圈,币价大起大落是正常,代币长期上不了交易所也是正常,国外项目,锁定期甚至会在1~2年。


“我们和那些项目不一样。”万嘉铭还是这套说辞,“我们是正规协会的成员,不能打1CO的擦边球。”


“买矿机送币就不是1CO了吗?”当时吴侃只是在心里嘀咕,却没有再争论。他想着,退矿机的风波过去了,公司应该要步入正轨了。


但当他再次把之前夭折的全案递给陆明时,得到的回复却是,“你这个不行,区块链运营不是这么做的。”


“那应该怎么做?”


“多参会,多曝光。”


于是,吴侃的工作再次偏移,他开始混迹在各种区块链群里,和各种区块链媒体沟通,寻找能参加的会议。


但这个过程,让吴侃再次意识到,公司真的“元气大伤”。因为虽然区块链活动非常多,但公司却不愿出一分“参会费”。


而且一般小型的交流会,CEO还不愿意去。“要么是比较大型的会议,要么是领导比较多的会议,要么是媒体的专访。”吴侃整理了一下陆明的要求,有些哭笑不得,“CEO觉得自己是‘行业专家’,不反过来要站台费,已经很不错了。”




5


“农业溯源”变成贴二维码


今年上半年,区块链行业迎来一波热潮,吴侃所在的公司,也从17个员工,扩张到30多个,新来的基本上都是技术人员。


而吴侃的运营,也在磕磕绊绊的做着,找免费的会议,约免费的采访。


“农业溯源到底要怎么做?”


吴侃联系了几家媒体,这是记者必问的一个问题。


一般陆明或万嘉铭会这么回答:借助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将农产品种植、生产、运输全流程数据上链,在农产品上加一个二维码,消费者一扫描就能看见所有信息。


实际上,“区块链+农业”确实是一个优质的技术落地领域,除了吴侃所在的公司,零售巨头阿里、京东、沃尔玛,科技公司众安,都纷纷宣布,将把区块链技术,嫁接到食品安全领域。


在几次旁听后,吴侃有了自己的认知。“农业溯源两个关键,一个是区块链技术网络,一个是农产品的数据。如果没有最初的数据,仅有一个区块链网络,也难以做到‘溯源’。”吴侃说。


吴侃有时会跟技术总监交流,问一些很浅显的问题,比如“区块链网络搭建难吗”“我们有多少个节点”。


技术总监是个标准的IT男,略带羞涩,不善言辞,他会很简单的回复“在建”,然后鼠标拖出一张上面闪着橘黄色的光点的世界地图,“这些黄色的点就是我们的节点”。


节点不算多,技术总监的回答也模棱两可,但吴侃却不着急,他认为,行业前期,肯定有难度、有泡沫,只要踏实做事就好。


“后来发生的事情表明,我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吴侃说,真相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那是个初夏午后,吴侃站在楼外的花坛边抽烟,技术总监突然凑了过来说:“我要离职了,劝你也赶紧走。”


“为什么?”吴侃有些吃惊。


“公司根本没做区块链。”技术总监停顿几秒,给足了吴侃消化时间,然后说,“我们没数据,也没节点。”


猛吸了几口,再费力把肺里的烟挤出来,吴侃问:“那二维码扫出的数据是什么?”


“扫出来的数据是假的,我们自己写的。”技术总监依然简单直接地解释,“公司只是把农产品运过来,然后雇一帮人,贴二维码。”


“那公司在做什么?”


“造假呗。”


技术总监并不抽烟,他拍了拍吴侃的肩膀就回办公室了,只留吴侃一个人在阳光中沉默。


“当时脑子没有到一片空白的程度,但确实有些懵了。”吴侃说,“我突然想起,刚到公司时,陆明还在日本,到底是旅游,还是因为有人闹事,暂时避难呢?”


“我其实是做了准备的。”吴侃对31区表示,他经历过互联网千团大战,知道行业初期的混乱和资本碾压的恐怖,也知道创业一定是有风险的,“但像他们这种公司,是不可能成功的。”


吴侃顿了顿,又补充道,“甚至连割韭菜也不会成功。”




6


“花了几百万上币费”


技术总监迅速办完了交接,不到一周就正式离职了。


吴侃也基本确定要离职了,只是想找个时机,和万嘉铭说一声。


在准备离职的时候,吴侃又发现了之前没注意的细节,佐证了技术总监的话。比如,微信周报的消息,是假的,有时候只是去拜访客户,都直接写成“已经达成合作”;渠道也是假的,因为每次公司说促销农产品,一个月只能卖一两千斤,正常的应该是几万斤。


有次,他和财务负责人吃饭,本来只是闲聊,但财务突然慎重地说:“有好机会赶紧走吧,公司现在一个月收入就几百块。”


吴侃点点头,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出乎意料的是,就在吴侃决定离职的前夕,公司的代币,居然成功上了一家交易所。


不是火币、OK、币安这类一线的交易所,但吴侃也听说过这个交易所,“一段时间广告打的很凶”。


“花了几百万上币费呢。”没等吴侃打听,负责对接交易所的小伙子就得意洋洋地说道,“其他交易所太贵了,要4000万上币费,托了关系也不行。这家已经不错了。”


此时,吴侃已经明白了,对于区块链项目而言,能不能上交易所,上哪家交易所,都是一种实力的证明。


但是,对于吴侃所在的公司而言,成功登录交易所,不是完成了阶段性任务,而是遭遇了更严峻的挑战。


一个,是交易所流量太小,每天的交易玩家最低只有个位数;另一个,是币价暴跌,从2毛跌掉了5分。


“应该是上交易所得时间不好。”吴侃认为,“当时,正是币价暴跌的时候,现在处于熊市,币价更难翻身了。”


吴侃不知道的是,熊市中,流量已经成为交易所的命门,即使一线的交易所,目前每天的交易量只有几万笔,而且集中在主流币上,能分给各个板块、各家项目的用户,实在是太少,更别提这种“有前科”的项目了。


“我们没找市值管理团队吗?”吴侃在微信上问万嘉铭。


“没有。你有认识比较好的团队吗?”


吴侃没有回复,而是发了另一句想说了很久话,“我要离职了”。


这五个字发了过去,万嘉铭长时间没有回复,吴侃觉得如释重负。




7


“太假了”


吴侃离职手续办理的很顺利,除了万嘉铭一直没有出现,还有财务有些尴尬的对吴侃表示,“试用期从3个月变成6个月,你还没转正”。


吴侃没在意这些细节,他只想赶紧逃离这家公司,“当时就一个想法,再也别和区块链扯上任何关系了,太假”。


吴侃在这家区块链公司呆了近5个月,刚好150天,已经磨掉了他对区块链的所有幻想。


“但我依然觉得区块链是个好技术。”吴侃说,“只是现在谈区块链,太早了,而且国内有好好做区块链的公司吗?”


但吴侃已经不想再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了,他重新去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继续做运营总监。


一个月后,他被拉进一个前公司离职群,他数了数人数,发现一半人都已经离职了。


几天后,没离职但想要离职的人也加入了,群里变成吐槽大会,比如“币价跌了,老板这几天又在发火”,或者是“又忽悠了一个人进来,半天不到就离开了”,或者是“想要离职,有没有好的区块链公司推荐”。


吴侃在群里不怎么说话,但他会一条条翻看群里的对话。


有个事情让吴侃印象深刻:万嘉铭找到一个建微信线上社群的团队,建一个500人的群价格是1万块,公司建了20个。


但建的群都是“死群”,没人说话,也没人买币。公司觉得不满意,所以不愿意支付最后5万的尾款。


“结果那个团队在几个号上发文章,说我们公司是‘非法集资’,吓得老板赶紧把5万块钱给付了。”


“太假了。”吴侃翻完后想,项目是假的,溯源是假的,交易所用户是假的,社区也是假的。


吴侃最后看到的消息,是有人在群里@他和技术总监,说“公司这个月工资发不下来,技术团队已经没了,CEO也不在国内了,幸亏你俩走得早,实在是太明智了”。


吴侃回了一个“坏笑”的表情,然后屏蔽了这个群。



---------------------------------------



曾经,整个精英阶层,都在向区块链迁徙。


如今,随着熊市横盘、泡沫破裂、行业污名化、监管加剧,一部分人已经决定从区块链逃离。


吴侃是逃离大军中的一员,而更多的人,看到过呼啸而过的财富,就再也不舍得离开。


区块链行业又遇到了周期性的下行阶段,那些徒有其表追风口的公司,已经漏出了斑驳灰败的本来面目。


只有这些搅局的公司离场,行业才会迎来曙光。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人名均为化名)



31区正在招募记者,工作地点:北京。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发送简历至邮箱:zhangchong@31qu.cn,或加31区区长微信(ID:pinkpinkda)。期待志同道合的你加入!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