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1月19日 上午 1: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孕妇携幼女为夫喊冤

临汾王强妻子 王先生的家 2023-01-16 09:27

我的基督徒丈夫怎么成了“诈骗犯”?


一、幸福的“准四口之家”突遭变故

我的丈夫叫王强,山西临汾市尧都区本地人。

他从小成长在一个基督徒家庭,从我认识他第一天开始,就觉得他是一个善良、热情和正直的人。我们一起上大学、毕业结婚、生孩子、创业,生活渐渐有起色。

我们虽然不富裕,但很满足,不觉得有缺乏。我们现在有一个3岁的女儿,目前我还怀着二胎近9个月了。我们喜乐地期盼着二宝的到来。我丈夫王强也更加努力地工作,更加悉心照顾我和家人。

但我们平静的生活却在11月1日这天被打破。

11月1日,我丈夫在其工作地楼下被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下简称“临汾公安直属分局”)警察强行带走。11月2日,我收到了临汾公安直属分局出具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于2022年11月2日,对涉嫌“诈骗罪”的王强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1月9日后又改为刑事拘留。现在面临被检察院以“诈骗罪”批准逮捕。而这一切的起因是我丈夫作为信徒参加基督徒聚会,进行十一奉献。

二、本地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为哪般?

拿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我很愕然。我的丈夫是“诈骗犯”?他诈骗谁了,怎么诈骗的?什么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被指定到哪里了?

为了搞清楚缘由,我第一时间聘请律师为我丈夫辩护。

11月3日上午,律师到办案机关要求了解案情并会见我丈夫。对于直属分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做法,律师以口头和书面的形式提出了异议。直属分局解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为了疫情隔离需要,结束后会送到看守所。对于办案机关的解释,律师完全不予认可,认为对于一个在本地有固定居所之人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
我虽然不熟悉法律,但好在有互联网可以检索资料。通过网络查询,我学了些法律知识。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得很明确,可以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只有两种情形:第一种情形是嫌疑人在当地无固定住所;第二种情形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

但这两种情况我丈夫王强都不符合。

首先,我丈夫王强是临汾市本地人,我们家在市区拥有固定的住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载明了我家住址,说明公安机关也知道我家在临汾市区的固定居所。

另外,我丈夫的老家就在尧都区本地,家里还有自建房。

其次,我丈夫涉嫌的诈骗罪根本不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

不符合法律规定,那对我丈夫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就是违法的。公安机关是执法机关,难道还知法犯法?疫情可以成为不遵守法律的借口?
我看网上有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警察的侦查行为得不到有效监督,犯罪嫌疑人被讯问期间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充分保障。我还搜索到斯伟江律师的文章“谁能熬过去?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http://t.cn/A6U8koM1)。读了文章,我更加担心我丈夫的处境。
律师对办案机关违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分别向区、市和省三级人民检察院进行了书面控告。2022年11月8日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检察院以群众信访答复函的形式回复了律师,确认了临汾公安直属分局违法对王强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


三、限制律师会见,侵犯我丈夫和律师的辩护权

看网上说,因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地方不是专门的羁押场所,律师会见必须通过办案机关同意,这实质上是一种批准,根本就是限制律师会见。在我丈夫的案件中,这也应验了。

11月3日上午,律师到临汾公安直属分局要求会见我丈夫,但办案机关以疫情隔离为由拒绝了律师的会见要求。
根据法律规定,我作为妻子聘请的律师有权利会见我丈夫王强。办案机关有什么理由阻止律师会见?他们想隐瞒什么吗?他们有什么不想让律师知道的吗?想到这些,我更加担忧我丈夫的处境。律师告诉我,我的丈夫有权利获得律师的帮助,限制律师会见是侵犯律师执业权利的行为,也侵犯了我丈夫的辩护权。律师对此也分别向区、市和省三级检察院进行了书面控告。

2022年11月8日尧都区人民检察院以群众信访答复函的形式回复了律师的控告,确认了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违法限制律师会见、侵犯律师执业权利,并要求办案机关改正。

四、疫情隔离再隔离?实际羁押地与通知书内容不相符

可能是律师的控告起了作用?2022年11月9日,我收到了临汾公安直属分局出具《拘留通知书》,我丈夫王强于11月9日16时被变更为刑事拘留,羁押在尧都区看守所,不过通知书上看守所地址一栏却是空白的。并且事后我才知道,11月9日至11月22日,我丈夫实际被关押在蒲县看守所,11月23日我丈夫才转移到尧都区看守所。为什么拘留通知书的内容与事实不相符呢?这符合法律规定吗?

五、我丈夫没有诈骗,基督徒奉献不是诈骗

我查了我国《刑法》,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但我丈夫根本没有去骗其他基督徒的行为,也没有占有别人的财物。他不仅没有骗别人的钱,还会把自己收入的一部分捐出去。我们的信仰就是教导我们要进行奉献。基督徒对奉献的性质都是明白的,奉献与否完全自愿。十一奉献也是教会两千年的传统。全世界的基督教都这样,怎么到了我们这里就是违法犯罪了呢?

六、盼望法律实现公正

我也是基督徒,《圣经》教导我们要尊重政府的权柄,要为在上掌权者祷告。但现在,我却因为我丈夫的案子无比担忧。不仅是因为他的罪名,还有公安机关的办案方式。他们有那么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做法,那我丈夫王强会得到公正对待吗?
我现在孕八个多月,还有一个多月就生产了,还独自带三岁的女儿,并且生老大的时候情况非常危险顺产转刨宫产,随后有一次宫外孕手术,如今二胎估计也要做刨宫产手术,我的丈夫却被关押,不在我的身边,不能陪伴我度过这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刻……

希望有更多人能关注这个案子。希望我丈夫能早日回家与我们团聚。

王强的家属
2022年12月15日


收录于合集 #王强
 2个
下一篇盼望我丈夫王强回来陪我生二宝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