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劝退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钱穆:为何传统恋爱主要在婚后,不在婚前?

​錢穆 文字研究 2022-04-25

錢穆:爲何傳統戀愛主要在婚後,不在婚前?

钱穆:为何传统恋爱主要在婚后,不在婚前?


男女之爱,无论其如何真挚、如何纯洁,却必有一对象。有对象即有内容,即落具体;对象消失,即爱情变成悲剧。
 
东方人则较着重于夫妇之爱,较不着重于男女之爱。这里边有一分别。男女之爱,不能无对象、无内容。夫妇之爱,则比较超对象、超内容,而渐接近一种形式化。只要是夫妇,则瞎眼也该爱,缺嘴也该爱。形式的是空洞的,因而可以少变,因而可以是一如真常。如是言之,夫妇之爱,已由爱情转入了道德。
 
——《历史与文化论丛》
 


西方工商社会,好言自由恋爱,一若视此为人生主要一事项。其文学作品,亦多以此为主题。实因男女双方,自始即都抱一种孤立感。双方既各自孤立,其结合为夫妇,进入共同生活,宜必先有一番恋爱之情,庶使两心结为一心,然此两心之孤立则始终存在。故自由离婚,亦为顺理成章之事。甚有认结婚即为恋爱之坟墓者。夫妇如此,则家庭之结合,其内情亦可想。在其物质生活上,固有一团结。但在精神生活上,未必与之相称。故西方工商社会,则必尚小家庭。老年分居,成为必然之常事。
 
中国以农业文化为传统,首尚家庭团居,年老不离其家。为父母必尚慈,为子女必尚孝。兄弟姐妹相处又尚悌。一家人相互间一心相处。孝悌之道即仁道,即是人与人相处之道,而以家庭为共出发点。孔子曰:“为仁由己。”仁道贵于由一己做起。父母之慈,子女之孝,皆贵于双方各自分别遵循。其修行固在己,其对象则在己以外之他人即属群。故中国人自婴孩幼小,即在此种群居心情中培育长大。与人相处,极少孤立感。人与人无甚深之隔别。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此若人间一例行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皆为我谋,不为剥夺我自由。

夫妇结合,乃是一种群居生活之开始,唯求和好。相亲相爱,事属当然。故恋爱之主要在婚后,不在婚前。但夫妇在相爱中又须相敬如宾,常保留有对方之地位,此乃在群之中求别,在合之中求分,求孤与群之平衡。不如西方人自幼至老,皆重个人自由。婚姻必先恋爱,则在别之中求群,在分之中求合。双方人生目标,本无大异,而途径有不同。此非深透双方人文心理,则不易有了解。
 
——《晚学盲言》

我今天提出“人”和“家”和“国”这三点,当然希望诸位都要从第一点“人”讲起,而后讲到家,我便是这一家之主。有父母,就该孝;有子女,就该慈;有夫妇,就该相亲相爱。这一家之主便是我,我不是在家中作客。放大讲来,一切都这样。一切都由人,由我这一人而到家、到国、到天下。中国文化便是这么般简单而伟大,此层切盼诸位先自记取。
 
——《中国文化精神》


人心最大要求是“爱”和“敬”,实际上二即是一,爱的中间包有敬,敬的中间包有爱。人生的最高满足,并不是锦衣玉食底一切物质享受,而在享受到人心之爱与敬。此又包括着两面,一是人爱我,人敬我。又一是我爱人,我敬人。应知此二者是同样能使我们感到最高快乐和满足的。这不是科学问题,也不是哲学问题,仅是人的生活上一种实际经验,人人皆知,毫不用得辩论。
 
任何一人从小到老,只有这“爱”与“敬”的心地,无论是你对人,或是人对你,只此最易使你感到满足。为何呢?正为爱与敬是一种人心的表现,这一种表现,不论是人对己或己对人,境界总是一样,总是使你亲自跑进这爱与敬的圈子,而感到一种“实获吾心”的无上快乐与满足。
 
但我们要获得人家对我之爱敬,这好像不容易。若我们自己肯发心去爱人敬人,则其权操在我,并不困难。人爱我,固使我进入爱的境界,感到爱的享受。其实我爱人,何尝不是使我进入了爱的境界,感到了爱的享受呢?所得到的都是在同一境界中,都是人生最高的愉快,无上的满足。
 
——《中国历史精神》

【相關閱覽】


钱穆:孔子诞辰纪念讲词

钱穆:礼之外面像是等级的,其实却是平等的

錢穆:孝親之道 做一個文化人

钱穆:教育的第一任务

钱穆:如何解脱人生之苦痛?

钱穆:不该单凭物质衡量人生

钱穆:佛教中国化,即是佛教人生化

钱穆:我常劝人读七部书

钱穆:何谓“先秦”、“诸子”、“百家”?

錢穆:国内人则倡言全盘西化,却未注意到丁龙

钱穆:中西接触与文化更新(节选)

钱穆:由“耶诞节”说起

錢穆:說起那年除夕,人們都讚歎我的母親

錢穆:過年與天人相應


钱穆:究竟中国文化最要处在哪里?

钱穆:中国人极重冬至

钱穆:中国人最重“平安”

钱穆:我坚信我们的民族,还有其更伟大光明的前途

钱穆: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的贡献


胡非才:錢穆爲何字賓四?


钱穆:中国文字不代表语言而控制着语(方)言

钱穆:文化中之语言与文字

钱穆:谈甲骨文字

钱穆:解壁臂避璧嬖譬癖躄劈

錢穆:如何撰寫論文

钱穆:中国民族之文字与文学


钱穆:中国文化与中国文学

钱穆:中国文学论丛再序

钱穆:中国文学史概观

钱穆:中国文学中的散文小品

钱穆:屈原因无所表现而伟大

钱穆:中国古代文学与神话

钱穆:略论中国韵文起源

钱穆:谈诗

钱穆:诗与剧

錢穆:《理學六家詩鈔》自序

錢穆:中國文化與文藝天地——論評施耐庵《水滸傳》及金聖歎批註

錢穆:情感人生中之悲喜劇

錢穆:中國京劇中之文學意味

錢穆:再論中國小說戲劇中之中國心情

錢穆:略論中國文學中之音樂

钱穆先生《中国文学史》序  叶龙教授

钱穆先生《中国文学史》序二  陈志诚教授

钱穆:中国文学的起源

钱穆《中国文学史》结论

钱穆:无师自通中国文言自修读本之编辑计划书

錢穆:談新舊文學

錢穆:品與味

錢穆:欣賞與刺激

錢穆:戀愛與恐怖

錢穆:讀書與遊歷

錢穆:釋詩言志

錢穆:釋《離騷》

錢穆:略論《九歌》作者

錢穆:略談《湘君》《湘夫人》

钱穆:记唐文人干谒之风

钱穆:唐代考试为何重诗赋?

錢穆:爲誹韓案鳴不平

錢穆:韓柳交誼

錢穆:讀歐陽文忠公筆記

錢穆:記唐代文人之潤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