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势与良知、救人与自救:《水浒传》里的何九叔值得研究

烟语法 烟语法萌


何九叔是《水浒传》第二十五到二十七回中出现过的小人物,职务只是不起眼的团头(保正的别称),类似于地方上的村长一类。我们熟知都是西门庆勾搭潘金莲谋害武大郎、武松查出真凶报仇后投案自首等脍炙人口的情节,往往忽视了关联这些情节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何九叔。因为,何九叔剧中担负着一项不可回避的司法职能,那就是负责查明武大郎死因并出具决定断案情节的鉴定结论。


人物虽小,职能不可逾越。人命关天的大案里,除了职责所在,事主西门庆、武松都是杀人越货惹不起的主,何九叔稍有不慎,就可就步王婆被凌迟的后尘。虽也算是西门庆的帮凶,但何九叔最后波澜不惊的被“释放宁家”,与他的一系列表现有关:


一、摄于西门庆淫威,事先收下十两银锭


王婆与潘金莲合力毒杀武大郎后,叮嘱西门庆,“地方上团头何九叔,他是个精细的人,只怕他看出破绽,不肯殓。”西门庆道:“这个不妨。我自分付他便了。”


次日,何九叔验殓武大郎死因的路上,被西门庆拦住,带进小酒店。一番恭维寒暄之后,西门拿出十两银锭,嘱咐道:“只是如今殓武大的尸首,凡百事周全,一床锦被遮盖则个。别不多言。”


何九叔不收,西门庆道:“九叔不受时,便是推却。”何九叔自来惧怕西门庆是个刁徒,把持官府的人,只得受了。


《水浒》交代的西门庆原是阳谷县的一个落魄财主,后来开了一家生药铺。但《金瓶梅》里交代的西门庆却是,破落户出身,从小闲游浪荡,因巴结官府而暴发了,官至理刑千户(县里负责治安的官),能跟蔡京师攀上关系的主。


“刁徒”、又是“把持官府的人”,有求于村里的团正,何九叔敢不收下?



二、明白利害能推就推,暗中保存相关凭证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何九叔一见武大郎死状,立马明白了西门庆给钱的用意,如何推脱?验尸现场,何九叔“大叫一声,望后便倒,口里喷出血来。”,装病被人送回家里。


何九叔分析出,武大郎毒发身亡没有异议,但如果自己声张,“却怕他没人做主,恶了西门庆,却不是去撩蜂剔蝎?待要胡卢提入了棺殓了,武大有个兄弟,便是前日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他是个杀人不斩眼的男子,倘或早晚归来,此事必然要发。”


一面是把持官府的地头蛇西门庆,一面是杀人不眨眼的武二郎,一个小小的团正谁也得罪不起呀。


何九叔称病让手下验殓,自己分文不取,过后趁机收拾了两块武大郎的火化尸骨,连同西门庆给的十两银子包裹好,记上年月日期、送丧的人名字,仔细保管,只待若是武松“不问时便罢,却不留了西门庆面皮,做一碗饭却不好?”


三、只待有人追查真相,人证物证俱在摆脱干系


武松怀疑大哥死因,第一个就找到了负责验尸殓尸的何九叔,问询下落,“飕地掣出把尖刀来插在桌子上”。“倘若有半句儿差错,我这口刀,立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个透明的窟窿!”


何九叔有备而来,“袖子里取出一个袋儿放在桌子上,”详细交代了西门庆在酒店里给自己银子时如何说的及武大郎的死状,并断言:“这骨殖酥黑,系是毒药身死的证见。这张纸上,写着年月日时,并送丧人的性名。便是小人口词了。都头详察!”


如此一来,掩盖潘、西、王谋害武大郎的帮凶,立马变成了帮助武松查明真凶的证人,不管是武松后来的私力报仇仇杀潘、西,还是官府追究武松杀人的命案,判决凌迟王婆,何九叔尽管收了西门庆的银子,应付火化了武大郎的尸首,都没有被追究责任,回去继续做保正去了。



有人评述,比起那些动辄杀人报仇、被逼上梁山抛家舍命的所谓“英雄好汉”,何九叔才是《水浒传》里结局最好的“老狐狸”。但仔细分析一番,何九叔完美结局来的却是步步惊心,错一步,身家性命不保。


如果武松不来查究,若干年后,西门庆的十两银子归了自己,还帮了地头蛇的大忙;如果武松前来查究,交出银子自己没得一点好处,实事求是说出实情并提供一干证据就是立功,两边都不得罪。


反之,如果一味倒向任何一方,结局都不会好。不收西门庆的十两银子,据实写出武大郎的死因,则站到了西门庆的对立面,家属潘金莲都没闹腾,自己会不会先被解决了?又或是看不清形势,昧下了西门庆的银子而未留下武大郎的尸骨,武松岂能将他排除在杀兄帮凶名单?


酒店里,武松拿出尖刀,逼问潘金莲的奸夫是谁时,何九叔答道:“却不知是谁。小人闲听得说来,有个卖梨儿的郓哥,那小厮曾和武大郎去茶坊里捉奸。都头要知备细,可问郓哥。”


潘金莲的奸夫是谁,何九叔怎么能不知?身家性命面前,只讲自己确切有把握的事实,又给你提供线索,不讲半句错话谎话,这是何等精明?


在底层看来也是掌权一方的地方官,但在权势暴力面前不过是一叶说翻就翻的扁舟,既不愿和西门庆污浊之辈同流合污,又没有武松勇猛之力跟把持官府势力抗争,虚与委蛇,精明算计,保全自己,救济他人,何九叔的做法,值得研究!


         往期文章:众望所归的法院判决:打一次假是好事,打十次假不可能变成坏事


          往期文章:执行法官该不该为房管部门的查封失误背锅?检院认为构罪逮捕并公诉,法院审理后检院撤诉作出不起诉决定!


          往期文章:签字手都是抖的:不批的撤职了,被迫审批的判刑了


          往期文章:支持职业打假的判决,建议列入最高法院的指导案例




        

      本号法律支持:姜效禹,山东烟台人,从事法院工作十六年辞职,现山东智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微信号:sdyt86,立足烟台诚交各界好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权势与良知、救人与自救:《水浒传》里的何九叔值得研究

    烟语法 烟语法萌


    何九叔是《水浒传》第二十五到二十七回中出现过的小人物,职务只是不起眼的团头(保正的别称),类似于地方上的村长一类。我们熟知都是西门庆勾搭潘金莲谋害武大郎、武松查出真凶报仇后投案自首等脍炙人口的情节,往往忽视了关联这些情节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何九叔。因为,何九叔剧中担负着一项不可回避的司法职能,那就是负责查明武大郎死因并出具决定断案情节的鉴定结论。


    人物虽小,职能不可逾越。人命关天的大案里,除了职责所在,事主西门庆、武松都是杀人越货惹不起的主,何九叔稍有不慎,就可就步王婆被凌迟的后尘。虽也算是西门庆的帮凶,但何九叔最后波澜不惊的被“释放宁家”,与他的一系列表现有关:


    一、摄于西门庆淫威,事先收下十两银锭


    王婆与潘金莲合力毒杀武大郎后,叮嘱西门庆,“地方上团头何九叔,他是个精细的人,只怕他看出破绽,不肯殓。”西门庆道:“这个不妨。我自分付他便了。”


    次日,何九叔验殓武大郎死因的路上,被西门庆拦住,带进小酒店。一番恭维寒暄之后,西门拿出十两银锭,嘱咐道:“只是如今殓武大的尸首,凡百事周全,一床锦被遮盖则个。别不多言。”


    何九叔不收,西门庆道:“九叔不受时,便是推却。”何九叔自来惧怕西门庆是个刁徒,把持官府的人,只得受了。


    《水浒》交代的西门庆原是阳谷县的一个落魄财主,后来开了一家生药铺。但《金瓶梅》里交代的西门庆却是,破落户出身,从小闲游浪荡,因巴结官府而暴发了,官至理刑千户(县里负责治安的官),能跟蔡京师攀上关系的主。


    “刁徒”、又是“把持官府的人”,有求于村里的团正,何九叔敢不收下?



    二、明白利害能推就推,暗中保存相关凭证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何九叔一见武大郎死状,立马明白了西门庆给钱的用意,如何推脱?验尸现场,何九叔“大叫一声,望后便倒,口里喷出血来。”,装病被人送回家里。


    何九叔分析出,武大郎毒发身亡没有异议,但如果自己声张,“却怕他没人做主,恶了西门庆,却不是去撩蜂剔蝎?待要胡卢提入了棺殓了,武大有个兄弟,便是前日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他是个杀人不斩眼的男子,倘或早晚归来,此事必然要发。”


    一面是把持官府的地头蛇西门庆,一面是杀人不眨眼的武二郎,一个小小的团正谁也得罪不起呀。


    何九叔称病让手下验殓,自己分文不取,过后趁机收拾了两块武大郎的火化尸骨,连同西门庆给的十两银子包裹好,记上年月日期、送丧的人名字,仔细保管,只待若是武松“不问时便罢,却不留了西门庆面皮,做一碗饭却不好?”


    三、只待有人追查真相,人证物证俱在摆脱干系


    武松怀疑大哥死因,第一个就找到了负责验尸殓尸的何九叔,问询下落,“飕地掣出把尖刀来插在桌子上”。“倘若有半句儿差错,我这口刀,立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个透明的窟窿!”


    何九叔有备而来,“袖子里取出一个袋儿放在桌子上,”详细交代了西门庆在酒店里给自己银子时如何说的及武大郎的死状,并断言:“这骨殖酥黑,系是毒药身死的证见。这张纸上,写着年月日时,并送丧人的性名。便是小人口词了。都头详察!”


    如此一来,掩盖潘、西、王谋害武大郎的帮凶,立马变成了帮助武松查明真凶的证人,不管是武松后来的私力报仇仇杀潘、西,还是官府追究武松杀人的命案,判决凌迟王婆,何九叔尽管收了西门庆的银子,应付火化了武大郎的尸首,都没有被追究责任,回去继续做保正去了。



    有人评述,比起那些动辄杀人报仇、被逼上梁山抛家舍命的所谓“英雄好汉”,何九叔才是《水浒传》里结局最好的“老狐狸”。但仔细分析一番,何九叔完美结局来的却是步步惊心,错一步,身家性命不保。


    如果武松不来查究,若干年后,西门庆的十两银子归了自己,还帮了地头蛇的大忙;如果武松前来查究,交出银子自己没得一点好处,实事求是说出实情并提供一干证据就是立功,两边都不得罪。


    反之,如果一味倒向任何一方,结局都不会好。不收西门庆的十两银子,据实写出武大郎的死因,则站到了西门庆的对立面,家属潘金莲都没闹腾,自己会不会先被解决了?又或是看不清形势,昧下了西门庆的银子而未留下武大郎的尸骨,武松岂能将他排除在杀兄帮凶名单?


    酒店里,武松拿出尖刀,逼问潘金莲的奸夫是谁时,何九叔答道:“却不知是谁。小人闲听得说来,有个卖梨儿的郓哥,那小厮曾和武大郎去茶坊里捉奸。都头要知备细,可问郓哥。”


    潘金莲的奸夫是谁,何九叔怎么能不知?身家性命面前,只讲自己确切有把握的事实,又给你提供线索,不讲半句错话谎话,这是何等精明?


    在底层看来也是掌权一方的地方官,但在权势暴力面前不过是一叶说翻就翻的扁舟,既不愿和西门庆污浊之辈同流合污,又没有武松勇猛之力跟把持官府势力抗争,虚与委蛇,精明算计,保全自己,救济他人,何九叔的做法,值得研究!


             往期文章:众望所归的法院判决:打一次假是好事,打十次假不可能变成坏事


              往期文章:执行法官该不该为房管部门的查封失误背锅?检院认为构罪逮捕并公诉,法院审理后检院撤诉作出不起诉决定!


              往期文章:签字手都是抖的:不批的撤职了,被迫审批的判刑了


              往期文章:支持职业打假的判决,建议列入最高法院的指导案例




            

          本号法律支持:姜效禹,山东烟台人,从事法院工作十六年辞职,现山东智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微信号:sdyt86,立足烟台诚交各界好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