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सूर्य活力170617】

花呗,正在摧毁中国年轻人的生活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Andrew Wyeth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9月14日 下午 4:0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被禁之作,内地上映无望

路以 今天



来源:第一编剧


老实说,今天要推的这部片子小编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写出来。


为什么?


第一因题材缘故,内地上映无望,能看到就已经很好了。


第二字幕不完整,甘肃方言听的我一知半解。(现已有字幕)


第三时间太长,495分钟(八个多小时),耗时耗力。


但是挣扎了大半个月,还是决定写,我想让大家看看——


《死灵魂》



记得当时看了眼简介,“反右运动”“极右分子”,我就倒吸一口凉气。


再看导演果然是游走在边缘的王兵


一个专注于拍摄纪录片的导演,一个获奖无数却被挡在国门外的导演。


英国电影学会评选为“影史最伟大的50部纪录片”,他的《铁西区》是唯一入选的华语片。


《和凤鸣》《三姐妹》《夹边沟》……


他像是一个执剑天涯的侠客,用镜头展尽天下不平事。



《死灵魂》同样敏感,只受邀在戛纳影展特别放映过。


在中国甘肃的戈壁沙漠中,至今还沉睡着无数个无名的骸骨。


他们死于饥荒,死于疾病,死于1957年的“反右运动”。



周惠南是国民党俘虏,他说我们需要工作,国家需要人,他就加入了祖国建设。



在部队他依旧积极努力,转业后到了地方,与部队上下级可以交流思想不同,地方上领导就是领导。


当时全国都在搞“大鸣大放”,他就向领导提了几个工作上的改进意见。


比如当时上面提出的是“抓5%的坏人”,结果等落实就变成一百个人里必须抓出5个坏人,才能完成任务。



他说应该实事求是,坏人有几个抓几个,5%只是全国概率,不能教条主义。


在站长看来老人说的完全在理啊,但是他却被打成了“极右派”。



就是因为凑不够5%,他之前提的意见也成了“反对领导”,“反对领导就是反对党。”


这一下子就被盖上了棺材板,被批斗的次数他也记不清了。



接着他被送到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


从1957年到1958年,在甘肃省约有3200名打成“极右分子”的人,被送往戈壁中的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


如果说周惠南老人曾是国民党军人,历史不清楚,有被怀疑的理由,那他弟弟则是完全被冤枉。



兄弟周指南没参过军,是个高校学生,毕业后进了政府单位,负责审计工作。


在一次工作中,他发现了一个项目漏洞百出,但当事人隐瞒不报。


秉着公正的态度他指出了这些漏洞,但也得罪的当事的县长。


虽然市长保着他没挨多少批斗,他同样被打成了极右分子。



夹边沟是盐碱化严重的沙土地,耕作前必须挖出纵横交错的排碱沟,碱水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对人体伤害极大。


大冬天他们站在碱水里,每人一天挖土挑土二三十立方(约五六十吨)


工作量极大,吃的也远远不够。


一开始每人每月还是40斤口粮,1960年的十月份,就降到了每人每天半斤口粮。


一天一斤多还不够吃,更何况是半斤?



周惠南的妻子去农场看丈夫,发现他们下工后都在捋草籽。


粮食不够吃,把草籽磨成面,喝草籽糊糊。


是的,你没看错,那东西很苦很涩,难以下咽。


草籽吃多了,无法排便,肚子鼓得像皮球,最后活活被胀死。


但是没办法,为了活下去。



妻子回忆说一个月前去看望丈夫,火炕上还人挨人的睡着好多,只隔一个月再去,炕就空了。


嗯,空了。



1960年夏,为贯彻上级要求,除下三四百老弱病残外,夹边沟往高台明水调一千多人,建河西走廊最大的农场。


这里的荒滩,除了风沙什么都没有,白天挖排碱沟,晚上睡地窝子。


农场大量饿死人的现象,被检查工作的中央人员发现后,迅速向上报告,中央高度重视,“抢救人命”也随即展开。


祁录基是当时夹边沟食堂的师傅,据他回忆一开始是一天死一两个人,后来就是一天死七八个。


一个月后,一天就死几十个。



眼看这样不行,场长让他把不能过冬的瘦弱的羊杀几只,弄成汤汤在夜晚给大家补充一顿。


当时他只有二十多岁,年轻人胆子小,在夜晚和其他师傅抬着大桶进“宿舍”摸着黑给大家发汤,没走几步就能踢着一个硬邦邦的尸体。


后来他习惯了,也就不怕了。



工友在夜里死去的也不稀奇,上工喊不起来,一摸身上已经凉透了。


老人笑着说着过往,我却揪心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