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架的手术”5个月后,对话吴梦:我为什么非要舍命生子?

纵相新闻 纵相

撰稿 | 记者 王玲 丁一涵


 “疯狂肯定是有点疯狂,但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案例。”


“我想好一件事,就去实现,过程中可能有很多风险,但我不会因为有风险就放弃。我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但我不会盲目地走,之前一定做过求证。”


今年夏天,世界首例超高龄超高压肺动脉高压产妇坚持生子的新闻在网上热传,此后央视面对面《被“绑架”的手术》节目一出,网上关于这位产妇的争论不断,骂声多过了支持声。 


“没看到母爱的伟大,只看到一个自私的妈妈”“做你的孩子好可怜”“拿命逼医院逼医生,真是机关算尽、蛇蝎心肠”“连自己的孩子都利用”……


网友眼中“极度自私疯狂”的这位高龄妈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什么原因驱使她,不听医生数次劝阻,不惜舍弃自己性命也要执意生下孩子?


带着疑问,11月23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来到无锡,采访了舆论漩涡中的吴梦。



1

“活得艰辛,而又满足”


吴梦的家位于无锡梅村,距离市区有十来公里路程。11月23日下午,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她的家中,保姆给我们开了门。


吴梦家住在一楼,初冬天气颇冷,满屋的实木家具显出主人的品味,也让屋里更添了不少寒意。


虽然在病中,42岁的吴梦穿戴十分讲究,妆容也很精致。她带着我们走入小花园,坐在了一个秋千椅上,身旁花坛里开着薰衣草和月季花。


吴梦接受采访。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丁一涵 摄


“现在只有77斤,皮包骨了,”吴梦声音有些沙哑,语速也比较慢,“活得比较艰辛。”此时距离她修心、双肺移植手术已经过去了快5个月。


吴梦告诉我们,术后身体反应比较大,免疫力低下,容易感冒,肠胃道破坏导致频繁胃胀、拉肚子,气道狭窄,做了金属支架撑开气道后,一直在咳嗽。心率高,每天静息状态下心率都在116左右,稍微活动下心率就是120以上。


她说,刚出院到家的时候,最多一天要吃16种药,每天还要做雾化、理疗、膈肌训练,每周都要去医院抽血化验、做气管镜、开药,术后吴梦每个月医疗复健保姆费等方面的花销将近2万元。


“这期间的痛苦,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吴梦称。


好在现在情况有所好转,雾化、理疗、膈肌训练现在都停了,每天吃的药也减少到了6种。现在她每天坚持少量运动,状态好的时候一次能走1000多米,每天适度做做瑜伽,小型活动也可以出门参加,前阵子还带着大儿子去参加慈善收割水稻活动。


吴梦带大儿子参加慈善收割水稻活动。吴梦供图


冒死生下来的小宝目前纠正月龄2个多月,体重7公斤多、身长66厘米,相当于5个月婴儿的发育水平,上次体检一切正常,而且很健康活泼。吴梦给我们看了一个小宝在游泳的视频,小家伙看上去十分健壮。吴梦说,小宝喜欢思考,显得颇为老成。


当天我们没有见到小宝,吴梦告诉我们,孩子送到老家让爷爷奶奶照看了,每天她会跟小宝视频交流。


“能亲眼看到小宝每天生龙活虎的,我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吴梦说到这里,笑得一脸满足。


▲吴梦说小宝十分健康活泼。吴梦供图


2

 “他在肚子里活蹦乱跳,放弃他等于是谋杀”


网友最不理解她的一点,作为一名先天性心脏病、肺动脉高压患者,又是高龄生二胎,为什么明知会危及性命,还不听医生劝阻,飞蛾扑火一样坚持把孩子生下来呢?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我42岁了,他能投胎到我这里,有胎动,甚至能从B超看到他的手脚,活生生的一条命,能把他放弃吗?我觉得这就是谋杀。”吴梦表示。


网上很多人猜测,是吴梦的老公给了她传宗接代的生育压力,让她不惜冒死生子。吴梦对此进行了否认。


吴梦告诉记者,老公是自己的一位粉丝,两人相识之后,因为自己身体情况,吴梦怕耽误对方,所以提出不结婚,除非怀孕了。没想到42岁高龄的她,真的检查出怀孕了,“看来是天意。”吴梦说。随后两人就结婚了。


两人都是重组家庭,吴梦自己有一个11岁的大儿子,老公也有2个孩子,在生孩子这件事上老公没有给自己压力。怀上之后两人也曾商量过,检查有一点不正常这个孩子就不要,结果产检一直没有任何问题,“在我看来,杀生就是在犯罪,我必须把他生下来。”


另外,离婚后一直独居,这让吴梦尝尽了孤独的滋味,“可能哪一天死了都没人知道,”她说,“特别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


 ▲6月16日,无锡市人民医院马锦琪团队在全麻ECMO辅助下为吴梦进行了剖宫产手术,手术很顺利,男宝2.3斤。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追问,哪怕用你的命去换也可以?吴梦毫不犹豫地回答:“对呀。如果老天真的要我死,说明我此生使命完成了。


真的不怕死吗?对此,吴梦表示,对于生死的观念,自己可能是个异类。死没什么可怕的,就像你把小学读完了,你交卷了,升到初中。“我死了,我不恐惧,我只是做完了作业,去其他地方了。”


但网友认为,真的死了,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妈妈,这对孩子极其不负责任。对此,吴梦的回答则不像她的生命观那样的现代和西化,而更有一种迷信和宿命的色彩。


她表示,如果自己真的死了,那这是孩子的“命”,是命运对他的考验,他也只能接受。


“每个母亲都希望可以给孩子爱,陪伴他一生,给他遮风挡雨,我又何尝不是。可是命运不是我等凡人可以主宰的,如果我注定不在了,我希望孩子可以在磨砺中前行,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成为一个有利于家庭、社会、国家的人,”吴梦称,“这样才不辜负那么多为他付出过心血的人。”


3

 插队抢肺源?“事先根本没想到要肺移植”


目前网上对吴梦质疑最多的一点,是说她明知自己活不过5年,故意借怀孕生子插队抢肺源,是个“心机女”,抢走了其他病人生存的希望。吴梦表示,去医院是生孩子去的,根本没想到会肺移植。


吴梦表示,网上有报道说她去北京阜外医院检查被告知只有四五年的寿命,这是一个误传。


“医生的说法是‘客观上来说,肺动脉高压患者75%活不过41岁’,当时我37岁,所以一些媒体算了算,就说我只有四五年可活。但那个数据说的是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我是先天性心脏病引起的继发性肺动脉高压,不生孩子的话,医生说中位数可以活到50-55岁左右。到时候做肺移植,活得就更长了。”


何况肺移植也并非万事大吉的手术,吴梦告诉记者,当天陈静瑜医生进行了三台肺移植手术,一位已经去世了。“如果只为我自己考虑,借生孩子来抢肺源进行肺移植的风险,远比不怀孕要大得多。”吴梦说。“纯粹是因为孩子来了,不想剥夺他的生命。”


世界顶级的肺移植团队,加上众多的医疗资源才堆出了奇迹——“世界首例肺动脉高压产妇肺移植”。


另外,吴梦称,作为多年跑卫生条线的记者,她跟陈静瑜医生的确早就认识,但她当初走入人民医院,是直接看的产科,并没有去找过陈静瑜医生。“陈院长都不知道我来了人民医院,是生之后我昏迷了,心肺等其他科室专家会诊,他才知道我竟然来生孩子了。”


为吴梦主刀肺移植手术的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医生8月8日也专门在他的微博长文中进行了澄清,“吴梦生产前,没有任何人预料到她会走到肺移植这一步。”


“现在肺源并不紧张,一般1-2个月都能找到匹配肺源,反倒是现在很多供体找不到合适的受者最终浪费了。”陈静瑜25日接受东方网•纵相新闻电话采访时说,目前肺移植全部采取网络分配,所有受者信息录入国家系统,等待机器匹配,没有人为干扰的可能性。

4

 “我从来不觉得我自私”


报道发出后,网上对吴梦质疑、谩骂的大有其人,对此吴梦表示,作为一名从业20多年的媒体记者,她并不在意这些负面的声音。也有很多人包括得了绝症的病友给她发信息、写信,称从她的事例中得到了鼓舞,这些对于她来说明显有意义得多。


但是对于很多网友评价她“极度自私”,“打着爱的名义自我感动”,她表示真的很想不通。“我身边这么多的亲戚、朋友、同事,从来没有人觉得我自私。”


吴梦的同事、朋友们给她朋友圈点赞支持。


吴梦1976年生于四川乐山一个农村家庭,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智力障碍的弟弟。从小她就勤快懂事,读大学只有第一年家里给她交了800多元学费,之后学费全是自己打工甚至卖血得来。


毕业后在华西都市报当记者,她像个男人一样挑起了养家的担子,这次手术之前她就立好了遗嘱,第一条就是明确每个月给父母打生活费直到他们离世,对于有智力障碍的弟弟的女儿,以及大宝小宝今后的生活她也都做了妥善安置。


吴梦说自己是一个为别人而活的人。“我跟我老公说,如果有一天我真成了废物,躺在床上,靠你来养,靠小宝来养,我肯定选择自杀,我不可能拖累你们。” 吴梦说。


而对于网友指责她为了一己之私绑架医生、占用那么多医疗资源,吴梦表示,住院期间一共花了将近200万元(后来报销了70万左右),用的都是自己多年工作、投资的积蓄。


“我就医付了钱,术后所有痛苦自己个人承担,我写了免责声明,死了把自己遗体捐献,眼角膜、肾、肝,这些都能捐出去救人。陈院长也说,因为我这个病例,让医院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我从来不觉得我自私。”


吴梦家中书架上的书。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丁一涵 摄

5

“没有鼓动他人,成年人有独立思考能力”


产后,一则吴梦鼓励其他肺动脉高压患者结婚、生子的视频上传到了网上,引发众多网友讨伐,也让主刀医生陈静瑜站出来写了一篇微博长文《沉重揪心的世界首例产妇肺移植》进行反驳,“我要警示更多的肺动脉高压的病人,不要再来做类似的蠢事,往死亡线上去走。”


▲产前吴梦录了一个鼓励其他病友的视频,称如果自己这么高龄、超高压的孕产妇能生产成功,“其他的肺动脉高压患者,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结婚、不敢恋爱、不敢生孩子的呢?”


对于这样一个视频发上网,现在想来是否有不妥?吴梦在接受东方网•纵相新闻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觉得这个视频有什么不当之处。


“陈院长站的是医生的角度,希望患者少一些风险。但他不了解患者,患者心理是哪怕我冒风险,也想去试一试,不想一辈子就这么过。”吴梦称,每个人都是成年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你让她不要生,别说是你一个外人,就父母去劝她别生,都没用。”


“肺动脉高压患者生孩子,这个是一直有的,不是因为我的出现,才开始的,”吴梦称,自己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超高压、高龄、二胎等这些不利因素,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危重的情况。


不过,吴梦也担心有人看到自己的成功盲目效仿。群里一个妹妹打算怀孕,她就去劝过,对方说其实和自己老公早就商量好了。


“其实,我的例子应该是两面性的,有人看了想生,也有人本来想生, 看完不想生了,一看花了200万遭这么大罪,打退堂鼓了,这种痛苦真的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在这里有必要重申一下,专家表示国内外的指南一致建议肺动脉高压患者避免怀孕。11月26日,记者联系吴梦了解到,她最近状态不太好,血氧只有93左右,每天早中晚都要吸氧,近期又要住院了,正在等床位中。


吴梦郑重表示,希望患者根据自身情况,尊重医生的专业意见,与家人一起商量,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决定,“不要盲目效仿我。”


6

“生活是五彩斑斓的,我要好好活下去。”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电话采访陈静瑜医生了解到,肺移植患者术后一年生存率为80%,五年60%,十年50%,国外有活了二三十年的,国内也有已经活了15年的病人,目前还健在。


采访尾声,吴梦表示,等身体好些,要找到捐献肺源的26岁早逝小伙的父母,尽点孝心。如果挺过了一年危险期,会办一个感恩宴,她说从内心里感恩所有关心和爱她的人。


9月26日下午,吴梦一家三口来向救治她和宝宝的人民医院医务人员送锦旗。图来自无锡人医新闻


一场大病给整个家庭带来重创。为了治病,吴梦称已经在卖多年珍藏的珠宝、其他资产。即便如此,很多朋友说要给她捐款,她都拒收了,也不接受社会捐款。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吴梦说,“好在我眼睛没坏,脑子没坏,吸着氧一样可以写作,一样看珠宝。没问题。”


谈到今后的打算,她说买了很多中医书在看,英语也打算继续学,以后打算开养生馆,珠宝评估也会继续精进。


“生活是五彩斑斓的,我要好好活下去。” 


    记 者 手 记


采访吴梦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感到人是多么复杂矛盾的生物。


她永远衣着光鲜、风风火火,强大到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透过盔甲伤害她,实际上她却可能十分脆弱,比谁都更渴望一个家;


她把一个胎儿的命看得比什么都重,甚至认为连花花草草都是有生命的,而自己的命却说舍弃就舍弃,好像自己的命根本不值一提;


她重点大学中文系毕业、资深记者,明明是个知识女性,却笃信风水和算命,就因为“命里忌癸水”,危在旦夕还不肯听医生意见进产房生产,因为她说那个时辰生孩子,自己肯定会死掉;


西医和医生救了她的命,她却相信意念是最强大的治疗方法,每一个细胞和器官都是有生命的,通过跟它们交谈可以让它们“乖乖听话”;


她一条道走到黑,签生死状的时候斩钉截铁,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手术后半死不活,也会连声说“后悔了”,也会怕疼得想放弃;


她跑了19年卫生条线,自认为对病情和医学知识储备充分,患病5年来对自己的身体研究得很透彻,所以自称对局面把握“有底气”,而在主刀医生陈静瑜眼里,她始终是一个“一厢情愿、盲目自信、实则非常无知的人”;


她既想像武则天一样刚强、无所畏惧,又说自己并不想做女强人,希望像宋美龄一样,做优雅、精致的女子;


她在网友眼里是“自私”“不负责任”“又蠢又坏”,而保姆阿姨却主动跟我们说“吴老师心好”,保姆上岗才第二天,还躺在病床上的她,得知保姆的孩子上不了学,马上就帮忙解决了。


这些显而易见的优点和缺点,甚至诸多互相矛盾的性格,共同构成了一个多面而真实的人。


相比之下,网友一句“疯子”“道德绑架”“蛇蝎心肠”的评论则显得过于简单和标签化了,而“插队抢肺源”、签了免责声明事后会赖账的无端揣测,甚至针对幼子的恶意谩骂,则更是不应该。


我们无意于给谁正名,只是,人无完人,人性也从来不是非黑即白,希望今后我们在评判他人的时候,能保持一颗审慎之心。




事件回顾


吴梦,女,汉族人,1976年11月出生于四川乐山,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及工商管理学院。原为四川《华西都市报》记者,2003年调入无锡日报报业集团,被分配至旗下的《江南保健报》做记者。


期间,吴梦还先后取得了国际翡翠评估师、注册国际彩色宝石评估师,艺术品鉴定师、艺术品评估师、艺术品经纪人、国家心理咨询师、中医养生师等多个职业证书。


2013年3月,与前夫离婚,儿子抚养权归前夫所有。同年11月,2013年,吴梦被诊断出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合并严重的肺动脉高压。


2015年在天涯论坛情感天地版块以“吴梦2015”账号创作个人纪实文学《活着》,点击率破千万,荣登《情感天地》版块年度第一,2016年《活着》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更名为《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记事》。


2018年初,42岁的吴梦怀孕。6月16日,无锡市人民医院马锦琪团队在全麻ECMO辅助下为吴梦进行了剖宫产手术,手术很顺利,儿子2.3斤。由于是极早早产儿,母体状况又不好,孩子出生后很快出现了呼吸困难,并且进行性加重,好在经过医护的精心护理,已经恢复健康。


吴梦一直没有脱离危险。终于在产后11天,等来了合适的供肺,进行肺移植手术。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肺移植专家陈静瑜,连同南京市第一医院副院长、著名的心脏外科专家陈鑫,一起为她实施心脏畸形的修补同期双肺移植手术,手术持续了八、九个小时,仅仅输血就用了5000ml。


近两百万、一个孩子、半条命。经过艰难的康复,9月19日,吴梦终于顺利出院。

▲滑动阅读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视频:丁一涵

编辑:冯茵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被绑架的手术”5个月后,对话吴梦:我为什么非要舍命生子?

    纵相新闻 纵相

    撰稿 | 记者 王玲 丁一涵


     “疯狂肯定是有点疯狂,但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案例。”


    “我想好一件事,就去实现,过程中可能有很多风险,但我不会因为有风险就放弃。我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但我不会盲目地走,之前一定做过求证。”


    今年夏天,世界首例超高龄超高压肺动脉高压产妇坚持生子的新闻在网上热传,此后央视面对面《被“绑架”的手术》节目一出,网上关于这位产妇的争论不断,骂声多过了支持声。 


    “没看到母爱的伟大,只看到一个自私的妈妈”“做你的孩子好可怜”“拿命逼医院逼医生,真是机关算尽、蛇蝎心肠”“连自己的孩子都利用”……


    网友眼中“极度自私疯狂”的这位高龄妈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什么原因驱使她,不听医生数次劝阻,不惜舍弃自己性命也要执意生下孩子?


    带着疑问,11月23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来到无锡,采访了舆论漩涡中的吴梦。



    1

    “活得艰辛,而又满足”


    吴梦的家位于无锡梅村,距离市区有十来公里路程。11月23日下午,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她的家中,保姆给我们开了门。


    吴梦家住在一楼,初冬天气颇冷,满屋的实木家具显出主人的品味,也让屋里更添了不少寒意。


    虽然在病中,42岁的吴梦穿戴十分讲究,妆容也很精致。她带着我们走入小花园,坐在了一个秋千椅上,身旁花坛里开着薰衣草和月季花。


    吴梦接受采访。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丁一涵 摄


    “现在只有77斤,皮包骨了,”吴梦声音有些沙哑,语速也比较慢,“活得比较艰辛。”此时距离她修心、双肺移植手术已经过去了快5个月。


    吴梦告诉我们,术后身体反应比较大,免疫力低下,容易感冒,肠胃道破坏导致频繁胃胀、拉肚子,气道狭窄,做了金属支架撑开气道后,一直在咳嗽。心率高,每天静息状态下心率都在116左右,稍微活动下心率就是120以上。


    她说,刚出院到家的时候,最多一天要吃16种药,每天还要做雾化、理疗、膈肌训练,每周都要去医院抽血化验、做气管镜、开药,术后吴梦每个月医疗复健保姆费等方面的花销将近2万元。


    “这期间的痛苦,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吴梦称。


    好在现在情况有所好转,雾化、理疗、膈肌训练现在都停了,每天吃的药也减少到了6种。现在她每天坚持少量运动,状态好的时候一次能走1000多米,每天适度做做瑜伽,小型活动也可以出门参加,前阵子还带着大儿子去参加慈善收割水稻活动。


    吴梦带大儿子参加慈善收割水稻活动。吴梦供图


    冒死生下来的小宝目前纠正月龄2个多月,体重7公斤多、身长66厘米,相当于5个月婴儿的发育水平,上次体检一切正常,而且很健康活泼。吴梦给我们看了一个小宝在游泳的视频,小家伙看上去十分健壮。吴梦说,小宝喜欢思考,显得颇为老成。


    当天我们没有见到小宝,吴梦告诉我们,孩子送到老家让爷爷奶奶照看了,每天她会跟小宝视频交流。


    “能亲眼看到小宝每天生龙活虎的,我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吴梦说到这里,笑得一脸满足。


    ▲吴梦说小宝十分健康活泼。吴梦供图


    2

     “他在肚子里活蹦乱跳,放弃他等于是谋杀”


    网友最不理解她的一点,作为一名先天性心脏病、肺动脉高压患者,又是高龄生二胎,为什么明知会危及性命,还不听医生劝阻,飞蛾扑火一样坚持把孩子生下来呢?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我42岁了,他能投胎到我这里,有胎动,甚至能从B超看到他的手脚,活生生的一条命,能把他放弃吗?我觉得这就是谋杀。”吴梦表示。


    网上很多人猜测,是吴梦的老公给了她传宗接代的生育压力,让她不惜冒死生子。吴梦对此进行了否认。


    吴梦告诉记者,老公是自己的一位粉丝,两人相识之后,因为自己身体情况,吴梦怕耽误对方,所以提出不结婚,除非怀孕了。没想到42岁高龄的她,真的检查出怀孕了,“看来是天意。”吴梦说。随后两人就结婚了。


    两人都是重组家庭,吴梦自己有一个11岁的大儿子,老公也有2个孩子,在生孩子这件事上老公没有给自己压力。怀上之后两人也曾商量过,检查有一点不正常这个孩子就不要,结果产检一直没有任何问题,“在我看来,杀生就是在犯罪,我必须把他生下来。”


    另外,离婚后一直独居,这让吴梦尝尽了孤独的滋味,“可能哪一天死了都没人知道,”她说,“特别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


     ▲6月16日,无锡市人民医院马锦琪团队在全麻ECMO辅助下为吴梦进行了剖宫产手术,手术很顺利,男宝2.3斤。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追问,哪怕用你的命去换也可以?吴梦毫不犹豫地回答:“对呀。如果老天真的要我死,说明我此生使命完成了。


    真的不怕死吗?对此,吴梦表示,对于生死的观念,自己可能是个异类。死没什么可怕的,就像你把小学读完了,你交卷了,升到初中。“我死了,我不恐惧,我只是做完了作业,去其他地方了。”


    但网友认为,真的死了,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妈妈,这对孩子极其不负责任。对此,吴梦的回答则不像她的生命观那样的现代和西化,而更有一种迷信和宿命的色彩。


    她表示,如果自己真的死了,那这是孩子的“命”,是命运对他的考验,他也只能接受。


    “每个母亲都希望可以给孩子爱,陪伴他一生,给他遮风挡雨,我又何尝不是。可是命运不是我等凡人可以主宰的,如果我注定不在了,我希望孩子可以在磨砺中前行,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成为一个有利于家庭、社会、国家的人,”吴梦称,“这样才不辜负那么多为他付出过心血的人。”


    3

     插队抢肺源?“事先根本没想到要肺移植”


    目前网上对吴梦质疑最多的一点,是说她明知自己活不过5年,故意借怀孕生子插队抢肺源,是个“心机女”,抢走了其他病人生存的希望。吴梦表示,去医院是生孩子去的,根本没想到会肺移植。


    吴梦表示,网上有报道说她去北京阜外医院检查被告知只有四五年的寿命,这是一个误传。


    “医生的说法是‘客观上来说,肺动脉高压患者75%活不过41岁’,当时我37岁,所以一些媒体算了算,就说我只有四五年可活。但那个数据说的是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我是先天性心脏病引起的继发性肺动脉高压,不生孩子的话,医生说中位数可以活到50-55岁左右。到时候做肺移植,活得就更长了。”


    何况肺移植也并非万事大吉的手术,吴梦告诉记者,当天陈静瑜医生进行了三台肺移植手术,一位已经去世了。“如果只为我自己考虑,借生孩子来抢肺源进行肺移植的风险,远比不怀孕要大得多。”吴梦说。“纯粹是因为孩子来了,不想剥夺他的生命。”


    世界顶级的肺移植团队,加上众多的医疗资源才堆出了奇迹——“世界首例肺动脉高压产妇肺移植”。


    另外,吴梦称,作为多年跑卫生条线的记者,她跟陈静瑜医生的确早就认识,但她当初走入人民医院,是直接看的产科,并没有去找过陈静瑜医生。“陈院长都不知道我来了人民医院,是生之后我昏迷了,心肺等其他科室专家会诊,他才知道我竟然来生孩子了。”


    为吴梦主刀肺移植手术的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医生8月8日也专门在他的微博长文中进行了澄清,“吴梦生产前,没有任何人预料到她会走到肺移植这一步。”


    “现在肺源并不紧张,一般1-2个月都能找到匹配肺源,反倒是现在很多供体找不到合适的受者最终浪费了。”陈静瑜25日接受东方网•纵相新闻电话采访时说,目前肺移植全部采取网络分配,所有受者信息录入国家系统,等待机器匹配,没有人为干扰的可能性。

    4

     “我从来不觉得我自私”


    报道发出后,网上对吴梦质疑、谩骂的大有其人,对此吴梦表示,作为一名从业20多年的媒体记者,她并不在意这些负面的声音。也有很多人包括得了绝症的病友给她发信息、写信,称从她的事例中得到了鼓舞,这些对于她来说明显有意义得多。


    但是对于很多网友评价她“极度自私”,“打着爱的名义自我感动”,她表示真的很想不通。“我身边这么多的亲戚、朋友、同事,从来没有人觉得我自私。”


    吴梦的同事、朋友们给她朋友圈点赞支持。


    吴梦1976年生于四川乐山一个农村家庭,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智力障碍的弟弟。从小她就勤快懂事,读大学只有第一年家里给她交了800多元学费,之后学费全是自己打工甚至卖血得来。


    毕业后在华西都市报当记者,她像个男人一样挑起了养家的担子,这次手术之前她就立好了遗嘱,第一条就是明确每个月给父母打生活费直到他们离世,对于有智力障碍的弟弟的女儿,以及大宝小宝今后的生活她也都做了妥善安置。


    吴梦说自己是一个为别人而活的人。“我跟我老公说,如果有一天我真成了废物,躺在床上,靠你来养,靠小宝来养,我肯定选择自杀,我不可能拖累你们。” 吴梦说。


    而对于网友指责她为了一己之私绑架医生、占用那么多医疗资源,吴梦表示,住院期间一共花了将近200万元(后来报销了70万左右),用的都是自己多年工作、投资的积蓄。


    “我就医付了钱,术后所有痛苦自己个人承担,我写了免责声明,死了把自己遗体捐献,眼角膜、肾、肝,这些都能捐出去救人。陈院长也说,因为我这个病例,让医院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我从来不觉得我自私。”


    吴梦家中书架上的书。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丁一涵 摄

    5

    “没有鼓动他人,成年人有独立思考能力”


    产后,一则吴梦鼓励其他肺动脉高压患者结婚、生子的视频上传到了网上,引发众多网友讨伐,也让主刀医生陈静瑜站出来写了一篇微博长文《沉重揪心的世界首例产妇肺移植》进行反驳,“我要警示更多的肺动脉高压的病人,不要再来做类似的蠢事,往死亡线上去走。”


    ▲产前吴梦录了一个鼓励其他病友的视频,称如果自己这么高龄、超高压的孕产妇能生产成功,“其他的肺动脉高压患者,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结婚、不敢恋爱、不敢生孩子的呢?”


    对于这样一个视频发上网,现在想来是否有不妥?吴梦在接受东方网•纵相新闻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觉得这个视频有什么不当之处。


    “陈院长站的是医生的角度,希望患者少一些风险。但他不了解患者,患者心理是哪怕我冒风险,也想去试一试,不想一辈子就这么过。”吴梦称,每个人都是成年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你让她不要生,别说是你一个外人,就父母去劝她别生,都没用。”


    “肺动脉高压患者生孩子,这个是一直有的,不是因为我的出现,才开始的,”吴梦称,自己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超高压、高龄、二胎等这些不利因素,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危重的情况。


    不过,吴梦也担心有人看到自己的成功盲目效仿。群里一个妹妹打算怀孕,她就去劝过,对方说其实和自己老公早就商量好了。


    “其实,我的例子应该是两面性的,有人看了想生,也有人本来想生, 看完不想生了,一看花了200万遭这么大罪,打退堂鼓了,这种痛苦真的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在这里有必要重申一下,专家表示国内外的指南一致建议肺动脉高压患者避免怀孕。11月26日,记者联系吴梦了解到,她最近状态不太好,血氧只有93左右,每天早中晚都要吸氧,近期又要住院了,正在等床位中。


    吴梦郑重表示,希望患者根据自身情况,尊重医生的专业意见,与家人一起商量,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决定,“不要盲目效仿我。”


    6

    “生活是五彩斑斓的,我要好好活下去。”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电话采访陈静瑜医生了解到,肺移植患者术后一年生存率为80%,五年60%,十年50%,国外有活了二三十年的,国内也有已经活了15年的病人,目前还健在。


    采访尾声,吴梦表示,等身体好些,要找到捐献肺源的26岁早逝小伙的父母,尽点孝心。如果挺过了一年危险期,会办一个感恩宴,她说从内心里感恩所有关心和爱她的人。


    9月26日下午,吴梦一家三口来向救治她和宝宝的人民医院医务人员送锦旗。图来自无锡人医新闻


    一场大病给整个家庭带来重创。为了治病,吴梦称已经在卖多年珍藏的珠宝、其他资产。即便如此,很多朋友说要给她捐款,她都拒收了,也不接受社会捐款。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吴梦说,“好在我眼睛没坏,脑子没坏,吸着氧一样可以写作,一样看珠宝。没问题。”


    谈到今后的打算,她说买了很多中医书在看,英语也打算继续学,以后打算开养生馆,珠宝评估也会继续精进。


    “生活是五彩斑斓的,我要好好活下去。” 


        记 者 手 记


    采访吴梦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感到人是多么复杂矛盾的生物。


    她永远衣着光鲜、风风火火,强大到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透过盔甲伤害她,实际上她却可能十分脆弱,比谁都更渴望一个家;


    她把一个胎儿的命看得比什么都重,甚至认为连花花草草都是有生命的,而自己的命却说舍弃就舍弃,好像自己的命根本不值一提;


    她重点大学中文系毕业、资深记者,明明是个知识女性,却笃信风水和算命,就因为“命里忌癸水”,危在旦夕还不肯听医生意见进产房生产,因为她说那个时辰生孩子,自己肯定会死掉;


    西医和医生救了她的命,她却相信意念是最强大的治疗方法,每一个细胞和器官都是有生命的,通过跟它们交谈可以让它们“乖乖听话”;


    她一条道走到黑,签生死状的时候斩钉截铁,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手术后半死不活,也会连声说“后悔了”,也会怕疼得想放弃;


    她跑了19年卫生条线,自认为对病情和医学知识储备充分,患病5年来对自己的身体研究得很透彻,所以自称对局面把握“有底气”,而在主刀医生陈静瑜眼里,她始终是一个“一厢情愿、盲目自信、实则非常无知的人”;


    她既想像武则天一样刚强、无所畏惧,又说自己并不想做女强人,希望像宋美龄一样,做优雅、精致的女子;


    她在网友眼里是“自私”“不负责任”“又蠢又坏”,而保姆阿姨却主动跟我们说“吴老师心好”,保姆上岗才第二天,还躺在病床上的她,得知保姆的孩子上不了学,马上就帮忙解决了。


    这些显而易见的优点和缺点,甚至诸多互相矛盾的性格,共同构成了一个多面而真实的人。


    相比之下,网友一句“疯子”“道德绑架”“蛇蝎心肠”的评论则显得过于简单和标签化了,而“插队抢肺源”、签了免责声明事后会赖账的无端揣测,甚至针对幼子的恶意谩骂,则更是不应该。


    我们无意于给谁正名,只是,人无完人,人性也从来不是非黑即白,希望今后我们在评判他人的时候,能保持一颗审慎之心。




    事件回顾


    吴梦,女,汉族人,1976年11月出生于四川乐山,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及工商管理学院。原为四川《华西都市报》记者,2003年调入无锡日报报业集团,被分配至旗下的《江南保健报》做记者。


    期间,吴梦还先后取得了国际翡翠评估师、注册国际彩色宝石评估师,艺术品鉴定师、艺术品评估师、艺术品经纪人、国家心理咨询师、中医养生师等多个职业证书。


    2013年3月,与前夫离婚,儿子抚养权归前夫所有。同年11月,2013年,吴梦被诊断出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合并严重的肺动脉高压。


    2015年在天涯论坛情感天地版块以“吴梦2015”账号创作个人纪实文学《活着》,点击率破千万,荣登《情感天地》版块年度第一,2016年《活着》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更名为《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记事》。


    2018年初,42岁的吴梦怀孕。6月16日,无锡市人民医院马锦琪团队在全麻ECMO辅助下为吴梦进行了剖宫产手术,手术很顺利,儿子2.3斤。由于是极早早产儿,母体状况又不好,孩子出生后很快出现了呼吸困难,并且进行性加重,好在经过医护的精心护理,已经恢复健康。


    吴梦一直没有脱离危险。终于在产后11天,等来了合适的供肺,进行肺移植手术。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肺移植专家陈静瑜,连同南京市第一医院副院长、著名的心脏外科专家陈鑫,一起为她实施心脏畸形的修补同期双肺移植手术,手术持续了八、九个小时,仅仅输血就用了5000ml。


    近两百万、一个孩子、半条命。经过艰难的康复,9月19日,吴梦终于顺利出院。

    ▲滑动阅读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视频:丁一涵

    编辑:冯茵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