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2021.4.8 HVV | 情报共享

抖音百万粉丝网红狗头萝莉,不雅视频泄露事件

这些告诉你,中国人早晚整死中国人!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清明时节忆戴煌

2017-04-05 邢小群 小众群言 小众群言

                    

昨天丁东提到戴煌推荐《鲁迅与我三十年》的事。戴煌先生去世已经一年。清明时节忆故人,戴煌先生是一位值得怀念的前辈


上世纪末,我曾系列采访过1957年的右派,由此和戴煌先生相识。世人对戴煌的了解,多是因为他应《炎黄春秋》杜导正之约写了《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此书经郑惠等人疏通,中央党史研究室1998年开了绿灯,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和新华出版社联合出版。周克玉将军当时赋诗称赞:“乱世冤案若海深,众生得渡思山恩。感君十年磨一镜,明月清泉照雄魂。” 

戴煌,江苏人,生于1928年,父亲是个中医他上私塾,有古文基础,看了不少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懂得做人要正直。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屠格涅夫对他影响也很大19岁时他已是新华社苏北前线记者,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写过不少有影响的通讯;朝鲜战争中撰写《不朽的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选入小学课本,影响更大后担任驻越南记者,和胡志明交往甚密,写有《胡志明主席印象记》1956年,他在外交学院学习新华社传达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认为,斯大林的这些事值认真地思考,中国也存在个人崇拜要照照镜子,避免中国将来发生这样的悲剧。他在外交学院作了发言,反思神化和特权问题,为此,1957年被打成右派。 胡志明找中共说情,没能保住他。他先被弄到北大荒监督劳动,差点饿死,1960年冬天回到北京1962七千人大会后,新华社搞“右派甄别”试点让他写材料,谈了自己1956年以来对“神化和特权”的思考,谈了个人崇拜对党和国家的危害当年的十一让他打着大旗走在游行队伍前面。但时隔一个月,又说他是向党新的进攻。19644月,他被正式劳教,开除公职劳教两年留场就业。先是在北京郊区的团河农场,后来又到清河农场,林彪事件发生后,押送到山西太原,在太原劳改队呆了将近九年,才带着满头的霜雪和致残的眼睛回到北京新华社

  戴煌晚年笔墨生涯,几乎在为一个又一个冤案的昭雪奔走呼号。其中包括国徽浮雕塑造者高庄教授案;江西青年思想者李九莲;被诬 在毛主席身边安装窃听器的原公安部副局长丁兆甲案; 最高人民检察院认定无罪、地方某些部门却要逮捕的阎少卿案;揭露山西运城假滴灌的记者高勤荣被诬判刑案等。

  戴煌关注的最后一个重大冤案是曹海鑫案。这个案子让他死不瞑目。1997年,郑州城乡西韩砦村300村民为一起冤案,10多次到省委、法院、检察院上访。因为他们拥护的村民组长曹海鑫被判了死刑。这个村的前任村民组长在任时,村里集体所有2400余万元下落不明。基层改选时,村民们选了一位比较正直的复员军人曹海鑫当了组长。除害兴利,带领人查证出老组长大量的贪污问题,得到群众拥护。老组长劣迹昭彰,大权傍落,其家属怀恨在心。19955一日夜深,老组长一些人闯入曹海鑫家寻畔闹事,殴打辱骂曹海鑫曹海鑫一面脱身上楼报警求救,一面拿来自己的猎枪准备自卫。老组长等人再次用铁锨棍棒破门而入,一伙人冲上去夺枪,不慎枪走火,老组长被打死。事发后,老组长一家扬言要用200万元买下曹海鑫的人头。郑州市中院果然曹海鑫死刑。仅因临近七一香港回归日,才得推迟。有关法律人士指出:被控方在他人强行破门而入有明显的侵害行为下持枪防卫,误伤死者,实属过失行为。还查出枪的板机上没有曹海鑫的指纹。

 1997年戴煌先生已年届七十他通过新华社河南分社得悉曹海鑫冤情时任政法委书记任建新写信呼吁:刀下留人!并法制日报中国律师杂志的三位记者一道赶赴郑州,连续几天奔波、调查,深入西韩砦走访村民,查看一直保持着的9.28”事件现场。他要求向河南省有关负责人直接反映曹海鑫案实情被拒绝后,劳累与三位记者彻夜写出《关于曹海鑫一案的重大情况反映》赶在回京前送达河南省政法委和省高法;马不停蹄回到北京又写了《郑州对一起命案的审判存在问题》,由新华总社印发供高层领导参阅。从19976月介入这个案子一直到1998925日曹海鑫被秘密处决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戴煌先生都在为制止枉杀无辜而努力。得知枉杀无辜既成事实后,戴煌先生痛心疾首,双腿一下子瘫得不能动弹。戴煌在曹海鑫遇害一周后立即着手揭露真相。他们反复研究整理材料,拟订初稿后派人再次赴郑州核实,直到19981128日最终定稿,耗时近两个月完成《郑州冤杀好公民曹海鑫真相》与方成、李普、杜导正、邵燕祥、张思之、牧惠、谢和庚、蓝翎等九位文化名人共同署名,历经波折由《今日名流》19993期登出多家报刊转载。

  面对曹海鑫冤死后留下的孤苦无依的妻女,戴煌等人不仅在道义上全力支持,还在经济上施以援手。他们一开始就一致决定:所有来自刊登《真相》一文的稿酬全部捐给曹海鑫之女曹帅将来上大学。戴煌从19994月开始陆续将一笔笔稿费存入银行,两年后将连同活期利息总共为15250.37元托人转给了曹海鑫的妻女。所附详细清单三点说明值得抄录于此:“一.全国刊发或转载这篇长文的报刊还有一些,但由于有的因此被查封,有的经纪人不够诚实,都未能寄来稿酬;另外电视剧本虽已写妥但未能获准开拍,就未能支付后续费用,不然这次请你们转交的款项会多一些。二.我与一些记者去郑州查访的费用完全由分社负担的,我们几乎没费什么钱。至于我们完成初稿后派人去郑州核实的盘川,为海鑫全家和事件现场十多张照片的翻拍扩印以及向各地专递稿件照片和一切通讯联络费用等等,都是区区小数,是我们这些老同志历来惯尽的义务,请玉春母女不必挂齿。三.你们与玉春母女收款后,都帮忙写个收条,以便于我向这些老同志一一通报,完成我这个‘财会’人员必须完成的手续,谢谢戴煌2001822日清晨”

  最近山东聊城发生了于欢案,《南方周末》一篇报道《刺死辱母者》通过网络震惊了全国,要求司法公正的呼声一时风起云涌。可惜的是,戴煌关注曹海鑫案时互联网没有发育到今天的水平。他和一批耄耋之年的老人,为了公正竭尽全力,收获的只是无奈。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