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2021.4.8 HVV | 情报共享

这些告诉你,中国人早晚整死中国人!

抖音百万粉丝网红狗头萝莉,不雅视频泄露事件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走近基布兹

2017-05-04 邢小群 小众群言 小众群言


  早就听说以色列集体所有制的基布兹。没想到进入以色列第一天的凌晨,就入住了基布兹办的酒店。同行的秦晖预先研究过下榻酒店的情况,告诉我,这个星级酒店就属于一个基布兹,名尼耳艾茨咏村,建于1950年,由来自美国、苏联和欧洲其他国家的100个犹太教家庭建立。酒店里面的照片,展示了半个多世纪建设的历史。在这里吃早餐,感觉餐厅规模超大,原来这是基布兹全村共用的大食堂。酒店旁边还有一座养牛场,里面有上千头牛。我们匆匆进去参观了一下,就上车赶路了。



  基布兹在希伯莱语中是“团体”的意思。原来我以为这只是少数人的社会实验,到了这里才知道它和以色列建国的历程密切相关。以色列“建国之父”本.古里安,既是以色列首任总理,也是“基布兹”运动的坚定推动者。他从政府卸任后,又回到基布兹当普通农民,去世后安葬在基布兹的土地上。现在的一些政府要员军队的高级将领,也曾是基布兹员。 

  基布兹来自19世纪末犹太复国主义思潮。最早的移民依靠世界各地犹太人解囊相助,返回曾经的居住地。但他们自己不事生产劳动,多雇佣廉价的阿拉伯人,加上家长制的管理,以失败告终。1909年,出现犹太人第二次返回家园的浪潮。他们一块一块地从本地居民手里买下土地,当地气候干旱、土壤沙化,农业生产条件极差;加上疟疾流行,生活之艰苦可想而知。移民中很多是手工艺人、教师、医生和神职人员,缺乏在沙漠地区生存的经验和技能最初靠世界各种基金会帮助置办土地生产工具,大家定居下来,但为了能生存下去,他们采用抱团取暖的方式集体生活,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自给自足。本着共济思想,形成一整套管理方式:内部不领工资,住房、穿衣、看病、教育、文化娱乐全部免费;在集体食堂吃饭,有公共洗衣房洗衣;集体的商店,登记选购,在基布兹内部买不到的东西,可取钱到外地购买。基布兹的土地属于国家,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除此之外,一切生产资料和劳动产品均归基布兹所有与我国人民公社差别在于它有自主权,从生产产品到定价销售,完全由基布兹自己决定。其实是以小集体为本位进入市场。基布兹成员直接参与集体事务的管理与决策成员大会选出管理委员,没有任何特权,只是一种业余服务。我们当初行吗?我们这些在公社生产队插过队的社员,什么时候看到真正的民主选举和决策?我眼中的生产队大小干部如同部落大小酋长,社员对他的依附程度不同,决定了获得生产和生活资料的不同。

  1948年以色列建国时,已经有了170多个基布兹,成为后来不断归来的犹太人的落脚点。据说,基布兹成员生活压力比较小,没有负担,因此,基布兹的家庭一般比较和谐,夫妻关系融洽,离婚率极低,仅为千分之三。我想,与其基布兹用近百年的时间实践着一种理想的“现乌托邦”神话——建立一个平等、公平、互助的社会,不如说现实环境的残酷与恶劣,加上前人失败的经验,以及犹太教本身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意识,使他们在最初必然地选择了这条路。

  从地图上看,以色列的地形,像一把古代人打磨的石刀,上边如手柄,下面是尖刀现在的以色列50%用水来自海水淡化,30%左右自约旦河和加利利湖,本来不大的国土65%是沙漠他们的人口生活居住区域基本沿着海、湖、河,非常狭窄。极度缺水的现实,让以色列人发明了滴灌技术我们坐车沿途看去,要么是寸草不生的荒漠沙丘,要么是一片片的种植大棚或耶枣林,土里都埋着造价不低的滴灌水管。真可谓:让你哪儿绿,你就得绿。基布兹人已经运用电脑控制滴灌,生物技术培育新品种,使以色列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粮食自给,每年还向欧洲出口大量水果和蔬菜其中基布兹生产的棉花、奶制品、水产品等占全国总产量的80%以色列的中餐馆很少,我们沿途吃的是当地餐。因为口味不习惯,一顿饭,有一半我是在吃水果。以色列的水果,果味十足,我连皮吃,相信它无公害。 在死海岸边,我们还参观了一个以植物园为主体的基布兹:上千种叫不出来名堂、像中国南方的植物,浓荫遮蔽,花团锦簇房舍、小径,往曲回还,徜徉其中,像是置身在神话中的花园。听说此处有个瀑布,但距离并不近,可见水引过来也很不易。在这里,我们用午餐,又一次体验了可供几百人同时就餐的大食堂。



  导游小李,是来自中国的女孩,原重庆大学地理专业学生,在校期间认识了一个学汉语的犹太帅哥,爱情让这个独生女不远万里,嫁到以色列。学会了希伯来语,为能自立,有了这份导游的工作。如今,中国人嫁给欧美人已不鲜见,但若嫁给以色列的犹太人,还是有种种的不解。同行的作家毕星星,看到此地自然条件如此之劣,生活习俗差距如此之大,一说起这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就感觉心疼。但是,当小李让我们看了她犹太丈夫的照片后,我无言了,这个犹太青年善良而脱俗的气质容貌,能让你很漠然的心溶化,加之小李的明敏、可爱,无形中对他们增多了理解。现在小夫妻在婆婆家婆婆虽然宽容而有教养,但当你知道了在教犹太人(相对于世俗犹太人)生活文化的严格与讲究时,便能理解小李不能拥有自己的小家庭总非长久之计。她和丈夫目前买不起房子,因为以色列主要城市的住房比中国还贵。丈夫有亲戚是基布兹成员,所以他们正在申请加入,解决住房问题。申请者需要先租房住一年,经该村布兹全体成员民主评议,才决定是否吸收。

基布兹不从事农林牧业,也进入工业,包括塑料、机械、食品、服装,涉及计算机、通信设备等高精尖产品现在的“基布兹”工业占70%,农业占20%,旅游成为基布兹重要收入。

为了生存的安全,早期的基布兹是一个准军事化组织,拥有相当数量的民兵后发展成以色列武装的基本力量。基布兹的孩子从小过集体生活,集体意识强,富有组织纪律性,易于培养,多被编入特种部队。应该说,“基布兹”承担了戍边卫国、训练士兵、吸收移民的社会职责。

当然,基布兹也在与时俱进。有一个小故事:一个基布兹的年轻人想到瑞士滑雪,他觉得自己一年的劳动,足够换去瑞士的机票。向集体委员会申请,被否决了,理由是:如果每个人都想去瑞士,该怎么办呢?虽说最后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但年轻人由此生出离开的念头。最近20年基布兹逐步引入按劳分配的观念,成员们也开始获得收入,拥有私人储蓄。听说,在基布兹生活过的人,最终七成会选择离开,三成会留下来。一部分基布兹已经开始改革公有的房屋折价卖给个人,土地“包产到户”,水电开始收费,集体食堂不再免费;在外工作人员收入全部归自己所有,不用上交集体。

还有一部分基布兹产生了变种叫莫沙夫,是独立农庄组成的合作制农业社区,农庄归个人所有,各户大小固定,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种生产,自负盈亏,每户都支付一样数额的税收。谁的农场利润高,谁的生活条件就更好。莫沙夫居民通常都有着相似的意识形态,宗教观点生活方式,关系非常紧密,对社区具有很强的归属感,责任感。管理层由民选的议会组成。社区的建设通过一种特别的税收实现。社区中还有大量的志愿者活动,主动为家园做着贡献。

回来后,我总在想,人类生活的文明与进步形式,绝对不会是一种形式完全替代另一种形式。自然条件、文化差异、国家体制,宗教形态都会产生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生活与组织方式。经济的发展、价值观念的转变,某种生产与生活方式,存在是一种可能,变异也是可能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