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2021.4.8 HVV | 情报共享

这些告诉你,中国人早晚整死中国人!

抖音百万粉丝网红狗头萝莉,不雅视频泄露事件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被忽视的重庆黄山

2017-05-18 丁东 小众群言 小众群言

                      

今天和几个中学同学一起到故宫参观。其中有一位昨天刚从西南归来。说起在重庆游览的事,我问他可曾参观南岸的抗战遗址博物馆,他说没去。我说,三年前我去参观过一次,感触很深。

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位于长江南岸黄山风景区,地处南山森林地带的最东端,两面环江地势起伏层峦叠嶂,林木郁郁葱葱。我去时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晨雾还未散尽,空气十分清新。

我先后参观了蒋介石官邸云岫楼马歇尔旧居草亭宋美龄别墅松厅、美军顾问团住址莲青楼蒋介石侍从警卫人员居住侍从室孔祥熙女儿孔令仪的别墅孔园望江亭、防空洞等,还有宋庆龄别墅松赖阁何应钦寓所云峰楼、周至柔旧居抗战遗孤学习、生活黄山小学,还没有开放。重庆有抗战遗迹300多处,以南岸黄山规模最大。博物馆现占地500余亩遗址面积4000平米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蒋介石美龄将黄山的住所赠给了重庆扶幼院。1949年蒋介石退走台湾,江山易主。1952年,黄山风景区辟为干部疗养院。1993年疗养院撤出,恢重庆黄山陪都遗迹,初次开放。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重庆政府投资,按照修旧如旧原则再度修缮,名为重庆黄山抗战遗址博物馆,于2005年10月19日再度对外开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重作为远东反法西斯指挥中心,地位曾与美国华盛顿、英国伦敦、苏联莫斯科并列,而黄山就是当时重庆政治军事舞台的重中之重1938年12月,中国政府最高领导人蒋介石从桂林乘飞机抵达重庆,便以黄山云岫楼为日常办公的官邸,在此工作生活六年多。此楼位于黄山主峰,三层砖木结构建筑占地167平方米,建筑面积364.5平方米。周围壁崖陡峭,前后狭窄石梯。道路两旁苍松蔽天,浓荫覆地。蒋介石卧室在二楼底楼为会议室和休息室,是蒋介石与军政要员和盟军议事场所这里召开过许多重要军事会议国民政府最高指令几乎都在此酝酿。中国参加开罗会议的文稿也在此起草。这里环境虽然隐蔽,但1941年8月30日还是遭遇日军飞机空袭。呼啸而至的炸弹在附近爆炸,当场炸死卫士2人,4人受伤。正在主持军事会议蒋介石因被侍卫官沈开樾推进防空洞幸免于难。据日本陆军航空队第三飞行集团团长远藤三郎回忆,他从离任的意大利驻华大使贝克口中知黄山官邸的具体位置,又破译了8月30日蒋介石开会的密电,便制订了这次空袭计划。

自鸦片战争以来,清朝积贫积弱,屡战屡败,被迫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经过抗日战争,中国一举废除了前朝留下的不平等条约,成为联合国创始国和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一历史演变,与蒋介石领导中华民国政府退守重庆,苦撑危局,直到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和美国、英国、苏联结成同盟,最后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成为二战的战胜国,关系极大。蒋介石出席开罗会议,与罗斯福、丘吉尔共商对日作战大计,则为中国收复台湾,确定今日之版图,奠定了基础。当然,中国在反法西斯同盟中仍然处于弱势。后来美、英、苏三巨头在雅尔塔开会,为了争取苏联在击败德国后及早对日宣战,美、英还是对斯大林伤害中国利益和主权的要求做出妥协。这也是国人思今抚昔难以回避的伤痛。

值得注意的是,在草亭设置了对马歇尔生平的陈列。马歇尔在二战期间一直担美国陆军参谋长,是罗斯福麾下的主要军事领导人,在同盟国军事将领中居功至伟。他提出了许多决定战争胜败的战略决策,提携了艾森豪威尔、布莱德雷、巴顿等一代名将。二战结束后,他准备解甲归田,却被杜鲁门命为总统特使,赶赴中国,调停内战。虽然他的斡旋不为国共双方接受,中国大地又一次经历了战火洗礼,但马歇尔还是在其后的国务卿任上,提出并实施了欧洲复兴计划,帮助西欧各国在战争的废墟上迅速重建家园,恢复生机,走向繁荣。他也因此荣获1953年度诺贝尔和平奖。马歇尔在中国的和平努力未能如愿。这是他个人的遗憾,还是中华民族的遗憾?仍然是一个值得后人深思的话题。

一般旅游者来重庆参观,首先想到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和歌乐山革命烈士陵园。这不仅有政治原因,也有文化原因。1961年,罗广斌、杨益言的小说《红岩》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风靡一时,接着涌现了根据小说改编的各类艺术作品,如故事影片《烈火中永生》,歌剧《江姐》等,使得渣滓洞、白宫馆等遗址的影响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其实小说属于“三国演义”,而不是“三国志”,允许艺术虚构,实际内容也未尽吻合历史真相。但流行小说对于全社会的历史观的影响甚大。以至于到今天,渣滓洞、白宫馆遗址不仅平素游人如织,节假日甚至拥挤到水泄不通的地步。

就风景本身而言,不论是红岩村还是歌乐山,其实远逊于南岸黄山。当时蒋介石位高权重,对重庆风景好又便于防空的地方当然有选择的优先权。更重要的是,以历史的眼光看,红岩村、歌乐山只是国共两党博弈的前哨,南岸黄山才是中华民族争取国际地位的中心舞台。何者更大,不言自明。

然而,我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虽是周末,若大黄山景区,先后遇见的几拨游客,加在一起不过数十人而已。交通也不方便,没有一路公交车可以到达。一热一冷,反差巨大。究其原因不难分析,大陆百姓对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在抗战中的活动,的确知之不多。据说,黄山遗址在上世纪90年代首度开放时,一位高官前来参观,讲解员称蒋介石为先生,当即引发高官震怒,因而一度闭馆。好在这些年海峡两岸走向缓和,国共两党高层再次握手,对这一遗址意义的重新发现,才重新迈出了第一步。

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近代历史遗址有甚多留存。以党派的目光审视,还是以民族的目光审视,或以人类文明的目光审视,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作为旅游者,如果有自主选择的机会,不妨作出更高明的安排。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