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喜欢毕竟不是爱,所以变心很快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12日 上午 2:1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言论自由到底有多重要

霹雳炮 今天

来源:diao刁眼看天下


人类自从诞生之日起,便不仅仅满足于吃饭和睡觉,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需要:说话,也就是思想的表达。

想让一个人停止表达,也就是停止思想,比让他停止吃饭和睡觉要困难一万倍。除非,他永远睡着了。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在人类所要寻求的自由权利里面,言论自由是最为基本的权利之一,而且是最底下的那块基石。

有了言论自由,大众便有了相互交流沟通的机会,上层便有了知晓下层民意民情的渠道。

更为重要的是,有了言论自由,上层若想欺骗和忽悠下层,难度会增大,机会会减少,代价特别大,也就会适度进行退让和妥协。

有了言论自由,上层虽然会不自在,但老百姓会更开心,社会矛盾会得到缓解。反之,让人民失去言论自由,矛盾不断郁积,不断发酵,便会形成一座座火山,在统治者不可预知的某一时刻,强烈爆发,不可收拾,甚至是把统治者焚为灰烬。


遗憾的是,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很少有人懂得这个并不复杂的常识。

这其中,最有名的自然要数以止谤而闻名天下的周厉王了。周厉王由于暴虐天下,恶政害民,天下人议论纷纷,许多老百姓甚至是破口大骂。周厉王不但不反思自己的残暴行为,反而重用一个叫卫巫的人,也就是从卫国来的一个巫师,让他去止谤。这个卫巫一旦监听到谁说了厉王的坏话,厉王就下令把谁处死。于是乎,国人莫敢言,只能道路以目。

奇葩的是,这个愚蠢如猪的厉王竟然还很得意,屁颠屁颠的跑到前朝老臣召公跟前去炫耀。召公是谁?姓姬名奭,也就是周室宗亲,据说是文王第五子。召公是与周公齐名的一代名臣,曾与周公分陜而治,其封地先为召地,后改在燕国,也就是今天的北京一带。这个老前辈看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百五如此无知,便很诚恳地开导他: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样做是要出问题的。并告诉他很多具体的治国止谤的方法,比如叫三公九卿提意见,搜集民谣以了解民情等,可厉王这个姫x胖就是不听,依然我行我素。好在事情的结果还不算太坏,当最后忍无可忍的老百姓发起暴动,这头蠢猪逃亡到今天陕西一个叫彘的地方之后,又苟活了十三年,结局比当今的萨达姆和卡扎菲好多了。此后,周王朝便进入了召公周公共同代理朝政的共和时代。


到了如日中天的大秦王朝,始皇帝也犯了相同的错误,只不过把止谤变了一个花样:也就是臭名远扬的焚书坑儒,弄得冤狱遍地。有样学样,之后的赵高居然还弄了个指鹿为马的止谤绝活。只不过这两次更惨,秦始皇硬生生把大秦王朝给焚了个半死,不久秦王朝便给坑没了。而赵高呢,干脆直接把自己指进了地狱。

刘邦的汉王朝似乎吸取了秦王朝的教训,总算部分放松了言论管控,国家一度呈现出了繁盛景象。不幸的是,到了汉武帝时期,这个乳名为刘彘的皇帝(真怀疑他是厉王转世)居然在董仲舒的怂恿之下,又弄了个止谤的新玩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自此而后,汉王朝便元气大伤,开始走了下坡路。在这次止谤的过程中,就是儒家人也未能幸免。史学家司马迁就因为帮好友李陵说了几句武帝不爱听的话,连生殖器都被汉武帝给止没了。

此后的中国,除了唐宋两朝略为开明之外,元明清的止谤术更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人们因言获罪,因诗文入狱之事司空见惯,几乎成为了一种常态。自然,伴随着止谤水平的攀升,这些个王朝最终也就注定逃脱不了被止的命运,只不过是早迟一点而已。


当然,君王们也不全都是傻瓜,历史上明白言论自由很重要的君王也还是有那么一两个。

譬如唐太宗李世民先生,魏征同志在他跟前说了他许多难所的话,据说甚至还朝他吐过口水,他一忍再忍,最终忍出了一个贞观盛世。宋太祖赵匡胤也不错,直接明文规定:不以言治罪。所以北宋朝的知识分子都很得意,幸福指数估计比今天高很多。

做得最好的,当然莫过于善于纳谏的齐威王了。在大臣邹忌的建议之下,此君堪比大肚弥勒佛,不但容尽天下难容之事,而且还给那些骂他骂得最狠,提意见提得最多的人不停颁发奖金奖状。最后居然弄得大家都找不到骂他的理由了,只好不骂了。更奇葩的是,这齐国还被骂得越来越强大,许多国家都跑来朝拜取经来了。


这让刁民突然脑洞大开:这个齐威王治下的齐国,是不是像极了今天的美帝等西方国家?美国总统从参选的第一天开始,老百姓和各大媒体便开骂,而且是那种鸡蛋里边挑骨头的骂,一直骂到总统任期结束为止。前一阵子,特朗普实在受不了某个议员的骂,便把对方踢出了自己的推特。结果该议员一告状,总统涉嫌侵犯对方言论自由权,败诉,只好又乖乖把对方请回朋友圈,小心侍候,等着挨骂。而就这几天,特朗普又认为美国CNN的记者科斯塔那老是捣乱,在边境移民入侵问题上有污名化总统大人的言行,一气之下干脆取消了该记者进入白宫采访的通行证,谁知CNN一纸诉状,法院审理后的结果是,总统违法败诉。估计这位记者回去之后,骂得更起劲了。可众所周知的是,这位美国历史上被起诉次数超级多的总统特朗普不但没被骂傻,反而好像被骂得更聪明了,美国在这几年的骂声中也似乎更牛了。


看样子,在骂领导这件事情上,不管是领导主动找骂,还是领导被动挨骂,都有助于把国家骂得更强大,让人民感觉更幸福。相反,那些领导永远正确伟大,永远不被百姓骂,百姓也永远不敢骂的国家,似乎都出了问题:譬如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斯大林时代的前苏联,现在的北朝鲜等等。如此看来,有无言论自由,老百姓能不能骂领导,还真不是件小事,而是事关国家能否强大,人民是否幸福的大事。小编和网警同志,你们说呢?真心希望看完此文的你们,能够受点启发。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