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奇幻 | 业绩难看无颜向领导述职?天使也是

梦想之鱼 独角兽小说 2018-08-22

图 / KUZA


命运多舛的青年鲁道南为了筹钱替妻子治病,每天在公园吹喇叭。这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哭泣的老人,奇怪的是,老人竟然自称是一个天使……


你是否曾对平淡甚至苦涩的人生失去信心?或发誓对这个疮痍满目的世界不抱期许?作者说,人类的希望不在科技那里,而在我们心中可以照亮他人的地方。看完这个故事,你或许会对他的话更有感触。


*全文共计4492字,阅读需约7分钟。


热爱生命

作者:梦想之鱼


这里本没有死亡,是生命创造了死亡。不管那生命的种子从何而来,是来自远方,还是土生土长,更多的生命只会创造更多的死亡。


这种情况不会好转,经济那巨大的天平只会朝着愚蠢、贪婪以及人口增长的方向倾斜,不断地倾斜……政治会感到无能为力,文化则哭丧着小脸,整个人类都将陷入无休无止的绝望与恐慌。


此刻的天空呈现着一种淡淡的青灰色,这是大雨将至前的色彩。太阳被这种悲伤的色彩掩埋,在天空不见了踪迹。然而空气仍旧是灼热的,水银柱正创造着温度的历史,汗水在渗出前就已经被彻底烤干,变成了油,在皮肤的缝隙间游走。


在这种状态下,我们也只能去消瘦,变得虚弱不堪,这是在全球变暖的情况下我们眼前唯一的道路。也许我们会选择朝相反的方向“进化”,变成某种精通打字且拥有房产的鱼,在海洋消失前,为以后的强大生命留下微不足道的遗产。


雷声已经在天空回荡了整整一个星期,雨却没有一滴落下来,游乐场里空无一人。


温度在清晨以及正午毫无区别,一个老人首先走进了游乐场。


他只穿着一只鞋,另一只脚上裹着些破布。他的裤子因为满是皱纹而显得更短,上身的那件满是窟窿的破旧背心也看不出从前的颜色。他胡子拉碴,眼珠混浊,满脸皱纹。


他像个流浪汉一样唉声叹气地坐在了一个涂满蓝色油漆的长凳上。附近只有这一个长凳,这是在靠近游乐场入口的地方,不远处还有一个红色的垃圾桶,再往过是一个售票处。


他舔舔他那龟裂的嘴唇,茫然地看着四周。


他呆呆地坐了一小会儿,痛苦地自语了一句:“我该怎么去见上帝呀!”随后用手捂住他那张苍老而消瘦的脸,失声痛哭起来。


他的确没脸去见上帝。如此众多的死亡。


他是个记录人类非自然死亡数据的天使,任期是一百年。这一百年来,他记录了太多太多人类的非自然死亡:自杀、车祸、战争、地震、海啸、疾病、饥饿、谋杀、事故、过失、意外、火灾、恐怖袭击、滥用药物……等等。全部人类似乎只是干着两件事:生育还有死亡。


他的任期将满,他就要带着记录着这一百年来人类那非自然死亡的庞大数据去见上帝了。会有一个年轻的天使来接他的班,继续干这种枯燥乏味令人作呕的活儿。


这一百年来,他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他痛恨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也为那些疲于奔命却又对生活于事无补的穷人而感到难过。


这就是这个世界,像一个可耻的梭子,歌声里充满了血腥味儿,文明在不经意间遭到了人类劣性的无情践踏。天哪,他们活像是一群拿着手机穿着西服的原始人,部落的概念,被巧妙地隐藏在了城市那钢筋水泥的漂亮建筑里。


他再次痛苦地自语,“我该怎么去见上帝呀!”


鲁道南吹了一上午的喇叭只赚了47块钱,这点儿钱还不够让他那美丽动人的妻子活上半个钟头。


他神情寥落地走进了游乐场,上身穿着件黏糊糊正在滴水的绿色背心,像是身上长出了一层苔藓。下身是一条布满油渍的运动裤,其硬度应该是介于铁皮和饼干之间。


他像个怪兽一样长着一双奇特的红色大脚。对他而言,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没有一双合脚的鞋,所以他是赤脚而行。他的眼睛像泉水一样清澈见底,他有一个王子般漂亮的鼻子、一张性感的嘴巴以及一个倒霉蛋的命运。


用两种方式去体会他的命运,将会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如果你亲自去经历一下,你就会很容易体会到那种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而被拉去枪毙的感觉;而如果你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来倾听,你一定会觉得那是个笑话。


他的命运之路简直比猪肠子还要崎岖,这就不用多说了,谈谈他那三个最亲的人的遭遇,你就可以完全地感觉到这的确像个笑话。


他的母亲死于难产,因为我们的鲁道南先生天生就长着一双大脚。他刚生下的时候,身子还不足一只脚的一半大,医生还以为他的母亲就只是怀了脚,而且还是个“双胞胎”,所以他的母亲是死于他的大红脚。


而他的父亲是个货车司机,因为撞死了一个身患绝症的小姑娘而身陷囹圄。那个小姑娘得的是血癌,就剩了那么一口气,可偏巧在咽气前就被他父亲给撞死了。


最后是他的妻子,同样是一场车祸,一辆载满乘客的公交车和另一辆载满乘客的公交车在一个紧张兮兮的交警前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呵呵,您瞧,真是怪了,两辆车上所有的人都没事儿,只除了他的妻子。他们中受伤最重的人也只是断了一个脚指甲,而他的妻子,该怎么说呢,仿佛那两辆公交车所有的撞击力都集中到了她一个人身上。就这么倒霉,命运也没事先和她商量一下,就让她一个人全都承担了下来。


她成了一个植物人,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管子,由一个极为精巧的仪表进行控制,只有输进去钱,它才会允许营养进入她的体内,就像如今的插卡煤气表一样,否则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


鲁道南吹了一上午的喇叭,吹得腮帮子生痛,所以他不想说话。他面如死灰地坐在了老人身旁,正想掏出钱来再数一遍的时候,天使向他伸出了一只只有在乞讨时才会舒展得那么自然那么漂亮的手,像是握着一个鸡蛋。


鲁道南看了一眼,眼珠子差点儿掉在地上,连忙打消了再数一遍的念头。


老人朝他龇牙咧嘴地一笑,没说什么,却仍旧伸着手。


在鲁道南给了他一块钱之后,两个男人便陷入了沉思。


老人思忖着该怎么去见上帝,而鲁道南则想着如何用46块让妻子活过明天。


时间在这个时候仿佛成了一根沾满油污的破管子,每一个生命都费力地爬在上面,只有在上面坚持才意味着生存,反之则意味着死亡。


老天使实在是没脸去见上帝,那也许不是他的错儿,但携带着这么庞大的死亡数据去见上帝,的确让人心痛,想到这里他再次失声痛哭。


而鲁道南却想着再也不去医院了,那样的话他的妻子会因为没有营养的补给而咽气。咽气?哦,天哪,那将意味着永远的别离。想到这里鲁道南也放声恸哭。


两个人都捂着脸,像是干了什么难为情的事情。哭了一阵子,泪水稀释了悲伤,他们又怅然若失地坐在了那里。


“你的脚怎么回事?”老人问。


“天生如此,也许是被上帝的烟头给烫了。他抽的烟肯定有电线杆子那么大,而吐出的烟圈是骷髅头状的。”鲁道南看着自己的大红脚说。


“别胡说八道,上帝不抽烟。”老人猜想那也许是近亲结婚的结果。


“那你说怎么回事?嗯?别人的脚都是个脚的样子,可看看我的,这算个什么玩意儿。”鲁道南说。


“你是不是过得不痛快,年轻人?”老人问,鲁道南没有回答。他接着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鲁道南。


“对。”老人。


“算是个艺术家吧。”


“表演艺术家?”老人看到了他的喇叭。


“差不多。”


“你刚才为什么要哭?”


“你呢?”


“我?反正也无所谓了,告诉你也可以。知道吗,我是个天使,我要去见上帝了,但我没脸去见他。”


“你是个天使?哦,我还以为你是个臭要饭的。”鲁道南不太相信。


“不,我的的确确是个天使,我一会儿就走了,你可以看到我飞翔的样子。但我现在还不想走,因为我还想在这里呆一会儿。谢谢你刚才给了我一块钱。”


“不客气。你刚才说你没脸去见上帝是为什么?”


“我是个记录人类非自然死亡数据的天使,我的任期是一百年。该怎么说呢孩子——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不太好意思拿给上帝看。”


“让我看看。”


老人拿出了一张折好的纸,递给鲁道南。他接过来,展开,便看到了内容,内容大致如下:


亲爱的上帝,该怎么说呢,您给我安排的这个差事一点儿也不好,作为一个记录人类非自然死亡数据的天使,您不知道我每天是怎么过的。我没有一点儿的胃口,这一百年来,我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一想到那些可怜的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不能寿终正寝,我就难受得厉害。但这是您交给我的活儿,我得把它干好不是吗?所以不管我多么不想去记录,我还是都一个不落地记录了下来,以下就是这一百年来人类非自然死亡的数据,希望您看了不要生自己的气:已经有*******************人死于车祸;已经有*******************人死于战争;已经有*******************人死于饥饿;已经有*******************人死于艾滋病;已经有*******************人死于自杀;已经有*******************人死于地震;已经有*******************人死于海啸;已经有*******************人死于过失;已经有*******************人死于香槟酒的软木塞;已经有*******************人死于恐怖袭击……等等……


(注:*代表阿拉伯数字。)


鲁道南看完了统计的数据,相信眼前的这个老人若不是个神经病,便真是他所说的天使。


他将纸交还给他,叹了口气安慰道:“谁都会不好意思的。”


“你呢?为什么要哭呢?”老人又问了一遍。


鲁道南告诉他自己的遭遇。老人不仅没有深表同情,反而笑了,这个举动让鲁道南吃惊不小。


“你觉得好笑?”


“是的,很有趣。上帝是个天才,你的命运像个艺术品。”


老人笑容可掬,稍顷又绷起脸来,一本正经地说:“孩子,美丽的生命有两种:一种是生活美满幸福、无拘无束的;而另一种是不停地和厄运斗争,不停地被它击败,却不停地顽强地站起来的生活。你也许会觉得只有那些悠闲自得的人儿才让人羡慕,实际上并非如此,那些一生都在和厄运斗争的人同样令人敬佩。生命本身是幸运的。我既为他们那些不幸的遭遇而感到难过,同时又为他们的坚强而表示赞赏。哦,为了一些小别扭就打打闹闹,为了一些小伤心就哭哭啼啼,为了一些小绝望就寻死觅活,这是个美丽的世界,无论你是个幸运的还是不幸的生命,在我的眼中都是美的。懂吗,孩子?你是美的,因为你还是活着的!”


鲁道南摇摇头,嘟囔了一句什么,老人没有听清,但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算啦,你会明白的。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老人这样说道。


“什么交易?”


“你是个艺术家对吗?如果你帮我解决了我的问题,那么我就帮你解决你妻子的问题。”


“可我刚才给了你一块钱。”


“那不算,孩子。好好想想吧,怎么让我怀着一颗愉快的心去见上帝。”


“原来如此。”


鲁道南再次展开了那张写满死亡数据的纸,看了半天,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他让老天使给他变了一支笔,随后便信心十足地在那张纸上涂改起来。


首先他用笔划去了纸上的文字以及少许数字,随后一边打着节拍挥动手臂,一边在剩下的数字的下方或上方或旁边,加上了一些小圆点、短横线以及休止符……


老人微笑着看着这个妙不可言的变化。在他那迷醉的眼神中,仿佛知道这个命运多舛的年轻人会这么干似的。


过了些时间,这张写满了死亡数据的报告已经俨然成了一首被涂改得乱七八糟的乐曲的简谱。


鲁道南满意地一笑,说:“就差个名字了。”


“嗯……就叫《歌唱死亡》怎么样?”


“不,我觉得应该叫《热爱生命》。”鲁道南斩钉截铁地说。


“我爱你,孩子。你看!”


老人摇手一指,指向游乐场门口的方向。


鲁道南回头。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美丽姑娘。那正是他的妻子。


她是那样的美,美得健康,美得纯净。她在朝他挥手,她对于生活的全部理解也仅仅是她那死心塌地的爱情。


一些东西挡住了鲁道南的视线,他很清楚那是他的泪水。他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朝着那个姑娘的方向放足狂奔。


他紧紧地抱着她,似乎听到了妻子的声音。她在问“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他喃喃自语,“热爱生命!”


年轻人抬头望向天空。


在那青灰色的苍穹之上,他看到了一个长着巨大白色羽翼的天使。他飞得那样高,姿势是那样优美,渐渐地,渐渐地,与天空合而为一。


雨落下来,从未像现在这么欢快。

 


—小说完结—


Free Talk

人类未来的希望在哪里呢?也许,有人会说,在外星吧。我们可以移居他处,类地行星有数百万之多,只要攻克技术难题就行啦。也就是说,超越光速嘛。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人还是那些人,只是换个地方罢了。我们更聪明了?更理性了?还是更仁慈了?


我相信,我们的希望不在科技那里。


我相信,我们的希望在我们心里,在我们人性当中,在我们那可以照亮他人的地方。


——梦想之鱼


本文是独角兽小说原创作品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更多小说· · · · · ·

▶ 科幻 | 为了一件电器,他愿意杀人

▶ 惊悚 | 当心那些树!不要被它吃掉了

▶ 奇幻 | 帮助灵魂前往天堂,这是份正式工作

▶ 奇幻 | 我知道谁是妖,但不能说出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