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科幻 | 一个机器教师,守卫了人类文明

嗷嗷 独角兽小说 2018-08-22

图 / 晖


地球资源紧张,人类行将灭绝,这时出现了生机:移民到一个有原住民的星球,但要完全舍弃地球文明,融入对方文化。热爱地球文明的机器人,将如何守卫它珍视的文明?负责清理机器人记忆的人类管理员,又将作何选择?


答案是——只要不忘人类荣光,火种将永生不灭。这不是一个地球末日的悲剧,而是一个关于坚守希望的美好故事。


*全文共计4871字,阅读需约7分钟。


守墓文明

作者:嗷嗷


引子


“上岗之前,再念一遍我们机器人的铁律!”一个明显是教头的人对着面前的数十个机器人高喊。


“遵循人类是基础,服从指令是原则,自由意志依附二者而存!”我混在人群中,听着被念了无数遍的铁律再一次通过我们每个机器人的发声器传达而出。


“那么现在,所有人去往自己的班级,为了人类的未来,请务必保证完成教学任务!”


我随着机器人群潮水般从后门离开了,沿着走廊去往我们各自的岗位。这是所新建的学校,只能配备基础的教学设施,苍白的墙壁、裸露在外的木门框与还未装上护栏的走道,隐约可见的联合国旗在校园中央飘荡。



十年以前地球由我们机器人开始接管包含体力劳动、商务操作以及教育在内的绝大部分工作。人类每日的活动时间限制在12小时以内,其他时间都进入睡眠状态以节约生存资源,而将全球资源超过40%的配比用以太空探索,来寻找人类宜居的星球。


八年时间以后,在距地球1.2万光年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处相对更巨大、资源也更丰富的星球属于宜居条件,地球人将其称作纽霍普星(New Hope Planet)。


星球上的原住民同意地球人迁徙,但是要求地球人在五年之内完成迁徙、同时抛弃原有体系完全融入纽霍普星的生活体系,包括经济、政治以及文化各个方面。


借由纽霍普星的科技利用曲率引擎在太空中穿越,到地球单程只需4个月。为了提高效率,人类将部分从属教育行业的机器人——也就是我们——随着第一批的移民同时带去了纽霍普星并在那儿替我们植入了新的语言教育系统。

 


这部分资料全都来自于我芯片中植入的部分地球史,而对于我当初在地球所经历的一切资料都从我的存储中消失不见了。


我只记得我是中国第一批投入使用的智能机器教师,编号是0107,来到纽霍普星后因为紧急入职所以我们的编号得以暂时保留。我从事的是国语及其辐射文化的教学,而关于具体的教学内容,在我的存储中完全搜索不到相关信息。我唯一记得的是我的代号——“李先生”。

 

1


4月2日7点45分,距离记忆体更新倒数6个月12天16时15分。


“我是智能机器教师0107,你们可以称呼我‘李先生’。”而这也成为了我在纽霍普星教学生涯开始的第一句话,“今天我们开始上纽霍普星语的启蒙课。纽霍普星语是一门拼音文字,其基础音素有Bd、Gc……”


“李先生!李先生!”讲台下的人面部识别的结果年龄大多都属于8岁到12岁的范畴,根据资料这个岁数的人最难以教育,果然我连基本的介绍都没结束就被打断了。


一个男孩高声叫道:“为什么不教汉字了?我都学了好多了!”


汉字?汉字是当初我在地球教的内容么?“嘀!存储中未搜索到相关内容。”


“……我来这边的任务是为了教你们纽霍普星语,希望你们能配合我的工作。那我们继续……”


“李先生!李先生!”又是一个孩子大喊,“你当初在地球的时候说要带我们读《学堂乐歌》的,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嘀!存储中未搜索到相关内容。”我体内的情绪感知系统已经开始有警报的倾向了,这套系统能根据我体内镶嵌的不同传感器模拟人体各项数值来实现一个模糊的情绪检测并据此影响我的处理方式,我一直认为这能让我更像人类一些。此刻却无比希望没有这项系统,能冷冰冰地完成组织布置的任务。


“李先生!李先生!”是最初的那个孩子,“你还没告诉我们,为什么别人都叫老师,你要叫先生呢!”


我能感觉到课堂的氛围正逐渐走向失控。我只能搬出上岗之前组织就已置放好的内容。


“好了!都安静点,不要讲跟课堂无关的话,纽霍普星人要求我们在五年之内完全融入他们的文化,你们每个人现在都寄托着地球的未来,只有自己学好了,再教给身边的人,我们地球人才有希望生存下来。”


“地球!地球!我们都已经回不去地球了!”我又补充了一句。


看起来是有效的,台下安静了许多,趁这会儿我赶紧继续我的课堂内容。


只是台下有几个孩子哭了,生存不是件好事吗,真不知道他们在为什么而哭。

 

当天的上课内容结束后我连接进了电子数据库,查找了所有有关我的档案,把今天上课听到的所有关键词轮番搜索了一次,最后只有一条有用信息,“教师0107号,教学内容:国语及其辐射文化;性格设定:对国学抱有兴趣,热爱阅读,尤其喜欢的人物——李叔同……”

 

2


6月2日7点45分,距离记忆体更新倒数4个月9天16时15分。


那样的课堂持续了大概两个月,直到那天我在教室里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面部识别出约72岁的老人坐在了教室后面。


这对于我的教学计划并没有产生影响,于是我继续照着上节课的内容开始讲课,“上次我们讲到了Gc这个音素的来源及应用,那么今天我们……”


“李先生!你知道汉字吗?”那位老人出声打断了我。


“是的,是当初我们在地球上中国所使用的文字。”这是我这么多天来翻查资料所能得到的仅有的信息,因为要快速融入纽霍普星文化,一切有关地球文明的资料都只做到最低限度的保留。


“那……那你知道《学堂乐歌》吗?”检测上看他的情绪更加波动了。


“是近代中国的一本读物。”依然是仅有的信息。


“太好了!那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叫‘李先生’吗?”他站了起来,目光炽热地盯着我。


沉默了很久以后我回答他,“对不起,我的存储里没有任何与此有关的信息。”


他也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似的,吁了口气慢慢坐下


我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感知系统正向着“悲伤”的领域滑落,不过我没有去注意,我必须继续我的上课内容了,“好吧,那么我们接下来讲……”


3


6月2日17点20分,距离记忆体更新倒数4个月9天6时40分。


那天下午我所有的课上完以后,那位老人没走。等所有孩子走完了教室里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不对,是一个人和一个机器人。


“他们都叫我怀古先生,慢慢慢慢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了,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我没做回答,默默在存储里加入了这个名字。


他继续说:“我本来在南京城有一个书斋,藏书六千有余,听他们说地球待不下去了,要移民到这里,还什么关于地球文化的东西都不许带,要尽快融入这里。”怀古先生顿了下,趁这个时候我联入数据地图搜索了下南京城,是地球上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这时他接着说,“我本不愿来的,我想那些书,那些地球上的往事就是我的命根子,离开了它们我要怎么活啊。后来我想,如果我跟它们一起永远死在了地球,那才是真死了。”


“我想,只要我脑子还好使,记得一本算一本,我给人多讲讲自己多抄抄,它们就算活过来了。可是我没想到,他们连文字也从头教起,连根——都不留啊。”


他跟我说他今天是特意跟纽霍普星文化教育负责所申请来到基础班学习的,他这样对地球文化了解颇深的人群本就是纽教所头疼的对象,所以对于他当时的要求他们非但没有添堵还愉快地答应了。就是想看下现在我们地球对于纽霍普星的文化融入是不是真的是完全“破釜沉舟”的一点不留地球文化的火种。(以上这些言辞都是怀古先生的原文,其中的一些词语当时我并不能理解)


“李先生,老朽错了,原来他们真的忘了本呐,我想回去陪我的书斋了。我都听你的学生说了,你接触的中华文化不比我少,多少也有些感触吧。三天以后我要搭飞船返程地球了,你要同我一起吗?”


我愣住了,相信我面部表情管理系统当时也是紊乱的,我只注意到我的情绪感知系统正疯狂地在“好奇”与“责任”间摇摆。我的程序究竟如何作出运算我已完全不记得。


我只记得最后的返回值是True。


4


10月10日9点30分,距离记忆体更新倒数1天14时30分。


四个月后我们到达了地球,此刻距离最后一班曲率飞船离开地球只剩下了不到两天时间。而在最后一班飞船离开地球之后,我们所有的教师机器人的记忆体将会更新,连同编号都将重新分配,而我的这点好奇与困惑也将随之消失不见了。所以如果要解惑,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那天我们下飞船的那一刻,处处是黄沙,几乎是沿着刚打开的舱门就往里钻,明明是资料所写的天正亮的时候却连太阳都被扬尘遮挡的黯淡不少。


“这地球这么多年撑过来,终于是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了啊……咳咳……”怀古先生出了舱门才念叨了一句就咳得根本说不出话了。


连公共交通系统也接近瘫痪了,靠着一辆恰巧经过的顺风车我们才到了怀古先生的书斋。


之后的时间我们都窝在了书堆里,除了中间怀古先生不知去哪儿带回来两份晚饭(当然最后反应过来后是他一个人吃掉了)外,我将整所书斋的书都录入个遍,却如何都找不到那个问题的谜底。


终于怀古先生累得不行睡去后,我也放弃了再一次把它们翻遍的举动。合上夜里自动发光的一双机器眼,开始把今天录入的所有内容同当时寥寥无几的一点线索不断比对,渴望能找到一点联系之处。


当然最后是失败了。


第二天醒来以后我和怀古先生一交流,最后都选择了放弃。


我们两个就坐在书斋前的门槛上,他拿了卷书用手扶着把鼻喉挡着免得又进风沙。我们就对着这样的地球一直坐着。


他在想着同他的书一起就这样一直到地球真的不行的那一刻,我在等最后一班飞船开走让我没了好奇无论在哪儿做什么都好。


我们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后,他说这叫“无疾而终”。


我没懂。但是看他很痛苦。

 

5


10月11日16点46分,距离记忆体更新倒数7时13分52秒。


一对母子步履匆匆地从书斋前经过,母亲拖着行李箱带着口罩,用大大的头巾把孩子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生怕被风沙挫伤到。男孩半背半拽着有他半人高的书包,书包拉链还没拉好,露出小学语文教材的一角。


经过我们身前时他侧头看了我们一眼,一不小心一个趔趄,我连忙扶住了他。


怀古先生也看着男孩,我扫描了怀古先生脸上的表情,识别不出到底是“期待”还是“落寞”。


“孩子,爷爷给你唱首歌,你答应爷爷要记着,好吗?”他移开书卷开口道。


“曹小瞒!要赶不上星际航班了,这可是最后一班啊!快跟上妈妈!”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又看了怀古先生一眼,后来听他说那孩子眼里他能看到跟希望有关的东西。但在当时那孩子还是加快了脚步。


怀古先生看着他黄沙中越来越小的背影,慢悠悠地唱出了声,“长亭外——古道边——”


我的情绪感知系统忽然开始疯狂地波动,“嘀!发现损坏数据,是否尝试修复?” “是。”有一些被覆盖的数据正在慢慢地回到我的存储中。


“芳草碧连天——”


“今天的教学内容是:学堂乐歌、李叔同先生所作的《送别》。首先,跟我把歌词朗诵一遍……”原来我要找的答案,在这里啊……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6


10月11日22点57分,距离记忆体更新倒数1时2分43秒。


“李先生,你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吧。”怀古先生看起来也落寞极了,我们大概是现在地球上最后两个人,不对,他是最后一个人了吧。“你从下午起就不再说话了,是不是能源快用完了?老朽能帮到你什么,毕竟你不说话我一个人也孤单的紧。”


我摇了摇头,我的能源还够我保持活动五年都不止,我不说话是因为我发现之前的信息只是被覆盖还没被删除,现在我正在遍历我的记忆体尝试找到它们,好像保护它们不失去是很重要的事。这感情超过了好奇,我却说不出那是什么。


“李先生,我看得出来,你一个机器在这儿待得久了尚且有感情,”他抬起了头,我只能猜测他在遥望纽霍普星的方向,“他们作为人类,这乡愁,怎么说放……就能放得下呢?”


原来,这样叫乡愁。


真可惜啊。为什么留给我的时间那么少。


“怀古先生,我的数据库里有种生物叫金鱼,根据记录它们的记忆体更新周期只有七秒,每隔七秒就会重新开始。”遍历完了,还在存储中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于是我开口对怀古先生说,“我还有一个小时也要清空记忆体了,然后我就会重新开始,做一个教纽霍普星语的老师,我是不是跟它们相似度很高?”


“哈哈哈,多有意思啊。”


“……可是为什么我现在的情绪感知系统,告诉我,这叫‘悲伤’呢?”

 

尾声


10月11日23点49分,距离记忆体更新倒数0时10分12秒。


纽霍普星文化教育负责所机器人教师管理部。


“长官,记忆体更新序列教师0107号已排在第一位,但它现在处于指令控制范围以内、云数据传输范围以外,是否下达指令让它迅速回归并接受更新?”


“小刘,0107号一直处于监控之中?是你在负责监督?”


“是的长官!”


“那他刚才与那个人类的交流你都听到了?”


“是的长官!”小刘有些莫名其妙。


“小刘,你是人类还是机器人?”


“这……”小刘愣住了,“报告长官!人类!”


忽然场地里陷入了沉默,长官低下了头,“我也是。”


他咬了咬牙,“传达指令!”


“是!”


“0107号,不必归来,不必更新记忆体,下一条指令到来前——原地无限期休眠!”


而这是组织给你的最后一条指令。他在心中补充。


 

你是地球文明的守墓人。


也是人类未来的引路者。



—小说完结—


本文是独角兽小说原创作品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更多小说· · · · · ·

▶ 科幻 | 为了一件电器,他愿意杀人

▶ 科幻 | 她命令我站在床前,不准转开视线

▶ 奇幻 | 帮助灵魂前往天堂,这是份正式工作

▶ 奇幻 | 业绩难看无颜向领导述职?天使也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