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人民日报: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科幻 | 用中美贸易战开脑洞,能写个怎样的末日系小说?

卫云七 独角兽小说 2018-08-22

图 / Pixabay


“贸易末日”之后,冰川破裂,地球变成一片汪洋,人们被迫转入水下生活。传说,得到宝藏“拉格朗日”就能重见天日。拿到潜艇驾驶执照那天,李斯达开着曾经寻宝失败的那艘“飞马峰号”悄悄出海,但有人已经盯上了他。


7月6日,为赶在中国对美惩罚性关税措施执行前入港,满载大豆的“飞马峰”号连夜狂奔。独角兽小说签约作者卫云七大开脑洞,给大家带来这篇冰河末日科幻作品。(文中人名有亮点,要看到最后哦~)


*全文共计9167字,阅读约需12分钟。


寻找拉格朗日

作者:卫云七


1


李斯达上完了自己的最后一节潜艇课,领到了属于自己的驾驶执照。


他逃也似地从密布着离别愁绪的教室里跑出来,人造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让他感觉到格外的放松,学院港口潮湿的空气也就不那么令人生厌了。


当然这还不是头,他深知要不了多久,班上那些令人生厌的复制人同学们就会蜂拥出来,把他绑架到一间小酒馆里,用买醉以及买醉之后很有可能的乱性来结束他们学院生涯的最后一天,所以他快步离开,远离身后热闹的城市,向着码头的方向前进。


学院港的码头永远是整个人类协同居住区里最繁忙的,比起贸易港都还要更胜一筹,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从自主繁殖机里诞生的,压根儿就没有接触过真正世界的学生身上有榨取不完的利润,还有一方面,就是因为这些学生更好也更方便骗上船。


这些东西李斯达当然都知道,他和那些蠢笨的复制人同学最大的区别就是他是自然生产出来的,他的心脏部位甚至有一个蓝色的印记,用以区分他和那些蠢货之间的差距,不过有一点是没有差距的,那就是李斯达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现在在哪里,但是他有个能教他不少东西的叔叔,可惜他在把李斯达教得足够聪明之后,就出发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了,接着……再也没有回来。


思绪纷乱之间,少年已经来到了港口,刺鼻的劣质可燃冰气味第一时间提示他,这里已经不算是真正的文明世界,脏乱矮小的船员棚屋遍布街道两侧,其间夹杂着一些破败的酒馆和妓院,在这充满污秽的区域后面,皮肤黝黑的潜艇们聚集在口岸上,或者尖锐或者圆润的脊背在人造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显露出一种和码头格格不入的美感。


李斯达手脚麻利地把学院外袍脱了下来,团成一团,丢到了身边的一个垃圾桶里,顺手再从垃圾桶边上抹了两把污泥,毫不犹豫地蹭在脸和身上,刚从学院毕业的偏偏少年瞬间变成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水手,他卷起袖子,埋着头,心无旁骛地走了起来。


这身伪装带来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少年没花任何多余的功夫就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这是棚屋区的最深处,也是整个棚屋区最整洁的地方,这里划着一条泾渭分明的警戒线,再不开眼的水手看到这个都会夹着尾巴逃开,但是对于少年来说,这条警戒线根本不曾存在过,再说的明白一些,他就是在这条警戒线之后出生的。


那是一条橙红色的旗帜,无精打采地悬挂在街道的上方,托学院港干净空气的福,旗帜上面的字句依然清晰可见,那是用贸易末日之前的人类文字写下的一句话,在贸易末日之后人类趋同的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够把它念出来了。


但是李斯达知道它说的是什么:欢迎登船,让我们一起出海吧!


嗯对,字体最大的几个字就是这个意思,在这面旗帜的角落里还藏着一段用很小的字体写着的话:目标,寻找拉格朗日。


 

“请出示你的驾驶执照。”哨兵懒洋洋地坐在检录口岸里,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地说道。


递到检录仪器上的是一张崭新的驾驶执照,“滴”的一声轻响,屏幕上出现了执照主人的信息:李斯达,21岁,执照办理日期:趋同历0139年,7月5日。


哨兵抬起头来,挑着眉毛看了一眼站在玻璃窗外的少年,他揉了揉鼻子说道:“终于拿到执照了?小子,第一次航行就要继续追寻你那个疯子叔叔的脚步么?”


李斯达没有回答,他沉默地站在外面,甚至都没有直视哨兵那张被粉刺和胡须占领的大脸,在讨了个没趣之后,哨兵也失去了继续和他交流下去的兴致,他手脚麻利地把驾驶执照登记备案,然后动作粗暴地把它丢了出去,他一边看着少年把执照纳入怀中,一边嘀咕道:“都是疯子,多活几天有什么不好?非要去送死。”


李斯达是注定听不见哨兵的絮叨的,他已经收好了驾驶执照,开始向着船舶口岸进发了,那艘小潜艇就停在离出海口很近的位置,漫长的限制岁月也没有给它带来任何痕迹,它看上去就像是叔叔第一天带他来这里的时候那样,小巧,优雅,又充满美感。


少年解开已经布满苔痕的船缆,跳到结实的船壳上,伸手入怀,按了一下口袋里的启动钥匙,随着一阵悦耳的机械声响,小船的舱盖打开了,漏出里面干燥的船舱。


李斯达回身看了看自己生活了21年的学院港,棚屋区里那个警戒线一般的旗帜已经消失了,它现在正安详地躺在少年的背囊里,要不了多久,周边的水手们就会发现这个事实,然后他们会毫不留情地占领那里,把花园里的洋槐和郁金香全部给糟蹋个干净,接着他们会为了棚屋里的钱和食物疯狗似地争抢,在被这些东西吸引掉全部的注意力后,没有人会发现棚屋里的地窖。


就和当年叔叔把自己和“飞马峰号”留在这里一样,留个念想,说不定自己还能回来呢?


李斯达进入船舱,关闭舱盖,黑暗拥抱住他瘦弱的身体,在彻底启动飞马峰号之前,他这么想到。

 

2


成群的采冰船堆积在一起,像是一条从海平面以上衍生到水下的河流,这条河的终点是一个硕大的阴影,它看上去像是一条闭着嘴巴休憩的弓头鲸,采冰船组成的河流就这么流进这条钢铁鲸鱼的排气孔里。


“排气孔”被一条钢化玻璃甬道隔离在其它结构之外,透着这条甬道能看见戒备森严的舰桥,诺曼夫这会儿正站在舰桥上,作为这条“弓头鲸”的船长,他本身是可以彻夜在休息室里安眠的,但是他现在显然没有那个工夫。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诺曼夫看着手里的报告问道,“他出发多久了?”


“没有多久,船长。”回答他的是一个长着大鼻子的男人,他足足比诺曼夫高出了两个头,说话的时候不得不弯曲膝盖才能保证船长能看见自己的脸,“根据港口哨兵的记录,李斯达是今天早晨离开的……”


“没多久?”诺曼夫伸出手来,重重地拍到大鼻子的脑袋上,“现在是夜里十一点了!你告诉我没多久?他要是开的是那个人留给他的飞马峰号,现在都已经能到远海里去了!叫你们看个孩子都看不好,你们还有个什么用?”


“这是他毕业的第一天,我们以为他会去和他的同学……”大鼻子满脸委屈,企图解释,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记更重的敲击。


“他的同学,他的同学!要我说多少次?李斯达是自然人,天生就和我们这些复制人格格不入,你能不能动动你的脑子……”诺曼夫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情绪问道,“我想你应该还是有脑子的,所以……有放追踪器么?”


“有的,有的。”大鼻子像是抓住什么救命稻草,语气兴奋地说道,“我已经通知了下边儿了,准备了好几艘‘飞鱼’……”


“给我叫上些好手,蒜头。”诺曼夫说道,“你留下看船,我要亲自去。”


“船长,这可使不得,我们的载冰量已经快满了……”蒜头急急忙忙地说道。


“满了就先返航!可燃冰算个屁?”诺曼夫说道,“如果能找到那个东西,我们才是真的发达了,在这个地方采上个几十年冰都换不回来!”


“那你能带上我么?船长……”


“别他娘的废话,老老实实看船,你这个身板两艘‘飞鱼’都塞不下。”

 


从下达命令到船队出发,一共只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弓头鲸”的嘴巴缓缓打开一道缝隙,七艘武装到了牙齿的“飞鱼”摇曳着尾巴从里面游了出来,领头的那艘全身都是红色,在幽静的深海里显得格外醒目。


“跟好了,别掉队。”诺曼夫说道,他坐在最中间的“飞鱼”里,手里捧着一个监控屏幕,屏幕里显示的是整个船队的情况,以及第一艘飞鱼的视角,在屏幕的最上角,还有一个精细的罗盘,和常见的航海罗盘不同,这个罗盘死死地指着一个方向。


那就是前进的方向,诺曼夫操控着“飞鱼”开始向着那个方向前进。


即使驾驶着号称最快的仿生船只,诺曼夫心里还是非常的忐忑,毕竟他们现在追逐的是那个人留下的那艘飞马峰号,而且驾驶者还是那个人的传人……


说起来,已经快10年了?自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水手当上了船长,当年跟在那个人身边的毛头小子现在也都能够自己出航了,诺曼夫内心一阵恍惚,当年他也就是在学院港的码头上看过那个毛头小子一眼,但是他现在还记得他长的是什么样子,甚至包括那艘“飞马峰”号,他都还记得,就算是因为那个人——那个疯子一样的人——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他也依然记得非常清晰,因为他知道,这个毛头小子和“飞马峰号”都是那个人留下的后路。


没人知道那个人真正的来历是什么,他只有一个名字:李克达。


从李克达出现的第一天起,就没人关心他的来历是什么,他们只关心他带来的消息,关于“拉格朗日”的消息。


“协同历”以前的人类历史早就随着滔天的洪水消失在了大海里,关于那之前的黑暗岁月,人们只知道两个名词,一个叫做“贸易末日”,另外一个就是的“拉格朗日”,贸易末日还有些线索,那是导致冰川崩裂,地球彻底变成一片汪洋的开端,虽然具体的过程已经没人知道了,但是对于一场灾难来说,其结果就已经能够填补所有人的好奇了。


至于“拉格朗日”,这个奇怪的名词只有一个注脚,那便是救世主的宝藏。


它是伴随着灾难诞生的救星,在人类不得不全部转入冰壳之下的生存之后,它是唯一能够使人类重见天日的宝藏,只要找到它,就可以给人类带来救赎……


当然,诺曼夫关心的不是它能否拯救人类,他只关心“宝藏”二字,事实上这片海域里的大部分关心的都是“宝藏”二字,在这个神话兴起的初期,不论是过去的陆地,还是过去的海床,都已经被翻了个遍,但是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都没人能找到。


直到李克达出现。


他提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观点:“拉格朗日”根本不在海里,它在人类头顶的冰川上。


数以百计的船加入了他计划,他们开着有巨大钻头的船开始冲击冰川,用炸药和鱼叉开路,在这场疯狂探险进行到最终点的时候,他们甚至在冰上1公里的地方建立了一个前哨站,诺曼夫就是那个时候加入到这个计划当中去的,他也是这个计划招募到的最后一批水手,他现在都还记得当年的场景。


他们追随着李克达,前往冰川上的裂隙,诺曼夫是在最末尾的船队上,还没等到他们真正看到那里,巨大的爆炸就发生了,光是爆炸产生的声波就杀死了一大批水手,那道被开垦出来的冰川裂隙变成了一张巨口,把前锋舰队全部吞了进去,冰川与冰川之间的碰撞就像是巨兽的牙齿咬合在一起,一切都被这突如起来的灾难变为了泡影。


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提起过寻找拉格朗日的计划,这份“救世者的宝藏”彻底变成了一个夺命的诅咒。


其实就连诺曼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在坚持什么,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毛头小子……诺曼夫看了一眼罗盘,那根指针开始了无意识地摆动,他们到了。


“开大声呐。”诺曼夫喊道,“仔细找找,我们到了。”


“船长,声呐给我的回馈是这里空无一物。”答复来的很快。


“这怎么可能……”诺曼夫透过“飞鱼”窄小的舷窗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一片远海中的“荒原”,大海中彻底毫无倚靠的地方,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停留的地方,如果是下潜,他们这些“飞鱼”都没有办法承受那么大的压力变化,他们承受不了,那艘以速度著称的“飞马峰”号自然也承受不了,至于上浮……这个位置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上浮就只会遇到几十公里厚的冰川,“飞马峰号”自然也不是那些能够携带巨大钻头的船,想要破冰根本是痴人说梦……那么难道是追踪器被发现了?


“船长!”正当诺曼夫沉下心来推断“飞马峰号”的去处时,通讯器里传来了预警信号,声呐系统获得的报告第一时间透射到了诺曼夫的控制屏幕上。


映入眼帘,是数以百计的红点,几乎快要占领整个控制屏幕。


诺曼夫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无奈地笑了起来,知道自己完全犯了个大错,当年看见那个毛头小子以及“飞马峰号”的人,远远不止他一个,即使已经有那么多的人为之陪葬,还是没有办法彻底打消某些疯子的热情。


比如他,比如控制屏幕上显示的,蜂拥而来的每一个。


“船长!船长!看前面!正前方!”


诺曼夫还在恍惚,通讯频道里又传来了手下的呼叫,他抬起眼睛向前看去,之前还显得幽暗的水域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沸腾了,无数的潜艇光柱聚集在这里,把四周照得恍如白昼一样,在这些灯柱的中央,悬停着一艘小小的潜艇,它纤细,优雅,和那些包围着它的,虎视眈眈的每一艘船都不同……


它原地转了个圈儿,向着头顶的水域呼啸而去。


密集的船队随之而动,就像是追逐的洋流的鱼群。

 

3


李斯达站在浅蓝色的冰面上,是的浅蓝色的冰面,这里已经非常接近冰川外的世界了,真实的阳光直接透过冰层照射进来,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投射下数不尽的五彩斑痕。


但是李斯达完全没空去欣赏这些,他甚至连感慨照射到他身体上的,真实阳光的温度都没有功夫去仔细体会,他一切的注意力都在他的面前,那里有一幢与周围寒冷的冰雪格格不入的浅灰色的建筑,他现在已经知道,那就是拉格朗日。


看到它的不止是李斯达,更多的潜艇在他身后那个广阔的“湖泊”里探出头来,冰层下面还传来剧烈、密集的爆炸声,想都不用想,这是有人开始为了争夺来这里的位置大打出手了,与此同时已经有人离开了潜艇,他们全副武装,穿着重潜设备,步履维艰地走在冰面上,看上去就像是一群笨重的企鹅……


企鹅是什么?


李斯达问自己,这一路走过来他已经有很多个这样的瞬间了,很多从来都不知道,也根本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一直都在他的脑海里显现。


比如“飞马峰号”,这是一艘货船的名字,一艘“趋同历”前的船的名字,它是一切的开端,准确说它被历史铭记的那天,是一切的开端。


公元2018年,7月6日,一百多年前的今天。


飞马峰号以12.5节的速度从美国西雅图开往中国大连,在它的船舱里满载着万吨的大豆,如此全力航行,甚至有船毁人亡,牺牲整艘船的发动机的风险,为的仅仅只是在中国对美国大豆征收25%惩罚性关税生效之前赶靠港清关,如果没有赶上,那么它就将多交几千万人民币的关税……


美国西雅图,中国大连,惩罚性关税,大豆,人民币……这些东西李斯达一生都没接触过,但是他现在却异常清晰地记得,就像是有人在他出生之前就已经在他脑袋里面镌刻好了细节,从他离开港口之后就开始孜孜不倦地提醒他一样。


飞马峰号最终还是没能赶上,在这几千万的关税之后,是两个人类国家无休止的贸易战争,他们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区分彼此,相互内耗上,到了最后,他们的战争终于开始波及整个地球,这就是后来人尽皆知的……“贸易末日”。


“各位先生。”正当李斯达沉浸在自己头脑中爆炸一般地涌现出来的内容时,一个爽朗的声音在冰窟里响起,“稍安勿躁,我知道你们现在正在想什么,我确实已经死了,现在和你们对话的,是一段以你们目前的技术水平完全不能理解的数据录像。”


“是李克达!”距离李斯达最近的人叫了起来,他重潜服上的扩音装置放大了他的声音,好让每个待在冰窟里的人都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是的,是李克达,李斯达无比确认这个声音的主人,这个声音他听了11年,又怀念了10年,如今再次听见,他内心……居然毫无波澜。


他怎么没有想到呢……李克达,李斯达……这么随便的名字,根本不是名字……


“不用这么激动,诺曼夫,我还认得你,你是我亲自招募的水手。”李克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可以确认声音的来源就是那幢浅灰色的建筑,“当初在招募你们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是不会死心的……”


“少废话!你害死了那么多人!”诺曼夫打断了李克达的话语,他以一种滚翻的姿势迅速缩短了自己和李斯达的距离,手已经探进了自己的身侧,那里放着一把压缩式激发的枪……然后这位船长就被死死按在地上,动手的是身材消瘦的少年,他没有穿重潜服,动作比起诺曼夫来说要灵活地多。


“那个小子没穿重潜服,我们也不需要!”有人发现了个中秘密,大喊了起来,他一边喊一边脱去了自己的头盔,冰冷的空气瞬间充满了他的身体,紧接着就因为骤减的压力冲出了他的身体,他抽搐着倒了下去,眼珠子飞出去好远。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诺曼夫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用发抖的声音问道。


李斯达拎着船长站了起来,像丢一条死掉的沙丁鱼一样地把他丢在了远处,说道:“仔细听着吧,我也有很多问题。”


“确实有很多问题,我先从拉格朗日是什么说起吧。”骚乱平息之后,李克达继续说了下去,“拉格朗日是个人,公园18世纪的人,用他的名字命名这里,是因为他有一个不得了的发现,这个发现对于你们而言有些难以理解,因为你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天穹了。”


“不过基础的引力理论你们应该还是知道的,拉格朗日的发现就和引力有关,他的发现被称为拉格朗日点,简而言之,就是受两大物体引力作用下,能够使小物体稳定的点,一个小物体在两个大物体的引力作用下在空间中的一点,在该点处,小物体相对于两大物体基本保持静止。”


“静止,也就意味着稳定、平衡,影响天体的是引力,影响人类的,就是资源和我们的科技。”


“如果保持在这个轨道上,人类的文明就能蓬勃地发展,但是一旦脱离了这个稳定的轨道,就和在贸易末日的影响那样,人类的最终去处就是毁灭世界的战争,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就进入了终结阶段。”


光怪陆离的冰窟里出现了一颗星球的投影,“趋同历”之前地球的投影,这是一颗看上去异常温和的蔚蓝色星球,但是这种温和的面相并没有保持多久,一朵绚烂的蘑菇云就在这颗星球的表面亮了起来。


“现有的历史已经没有办法告诉我们当初是谁率先发起了核战争,这也不重要。”李克达说道,“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抱歉,用现在的谚语应该说海啸之中,没有一滴海水是无辜的,人类亲手把自己送进了坟墓,核战争还没进行多久,地球就进入了漫长的冰期,海平面上涨,陆地直接消失,人类之间不得不停战,为了保存人类的火种,确保在地球科利用资源急剧减少的情况下,人类还能存活下去,一个号称‘拉格朗日’的组织把所有的核技术都封存了起来,这一行为当然导致了人类科技的倒退,于是……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拉格朗日指的其实就是‘趋同历’之前的核技术?”诺曼夫揉着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语气里充满着兴奋,“这果然是救世者的宝藏!有了这个……”


他说道这里不再言语了,因为他意识到了,周围的人不止他一个。


“稍安勿躁先生们,你们现在大可以冲上来,把这里拆个干净。”李克达说道,“但是你们什么也不会得到,我说过了,拉格朗日的含义是什么……”


“别再听他废话了!”人群里有人喊道,“听他扯这些干什么!”


于是有人开始向着那幢浅灰色的建筑冲去,他内心的热情完全抵消了重潜服带来的不便,化为了一股支持着他冲锋的火焰,可惜这股火焰还没彻底燃烧起来就熄灭了。


熄灭火焰的是一声枪响,不是来自于那幢灰色建筑的,而是来自于他的身后,另外一个浑身包裹在重潜服里的人,他那一枪本来并不致命,只是打破了重潜服而已,但是这也足够致命了,这个开枪的人也企图奔跑,但是他身边还有人,他身边的人自然也不会给他捷足先登的机会……


一时间冰窟里被各式的枪响和惨嚎充满了,无数相互之间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开始相互攻击,后进入这里的人一开始还试图观望,但是很快就被拖到了这股血腥的漩涡里来。


“这些人都疯了。”李克达带着一丝调侃地说道,“这个场景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再一次看见也丝毫不觉得意外。”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李斯达说道,“我和你,我们本质上是一样的,对吧?”


“确切来说,你就是我,不完整的我,一部分的我。”李克达说道,“你想的没错,我们这个随便的名字根本不是名字,而是编号,核战争之后人类就失去了自我繁衍的能力,所有现存的人类都是复制人,所以……所谓的自然人自然不是人。”


“这就能解释了。”李斯达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想起的是自己那间被离别愁绪充满的教室,想起的是那些被自己视为猪猡的同学,“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记住我们的使命。”李克达说道,“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不断地把这些贪婪的人引导到这里来,消灭掉,保证过去的技术不会在自然环境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之前出现,所以同时我们也别忘了,激活下一个我们……说起来,你应该不会没有执行这个步骤吧?”


“我执行了。”李斯达说道,“他现在在地窖里,应该是安全的……”


“不安全也没关系,只要激活了就行,我们的适应能力是完美无缺的,飞马峰号已经离开了,那上面现在应该已经激活了另外一个我们,另一部分的我们,到时候他自然会照顾你在地窖里启动的我们,确保他安全,变成另外一个我们回来。”李克达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在见识到这些丑恶的人类之后,你自然会有那样的想法,但是你别忘了,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制衡人类的引力,自然也是同时被制衡着的。”


李斯达耸了耸肩,表示了接受,他已经完全适应自己这种毫无波澜的心态了,他问道:“下一步怎么办?”。


“自毁就行了,你的能源核心是一颗微型核弹,足以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杀掉。”


“那你……”


“别傻了,对我来说这种当量的爆炸毫无影响,我当年就已经经历过了。”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一次李克达非常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他最后说道,“我也不知道,或许等到我们身边的冰川都融化的那一天?总之那对于地球的寿命来说只是很短的一个时间。”


“我觉得这没用。”李斯达一边脱掉衣服一边说,在他心脏的位置有一块淡蓝色的痕迹,很小的时候,李克达告诉他那是区别自然人和复制人的标志,现在他知道了,在那块痕迹的下面,是一个按钮,“人类很复杂,他们不是那么容易限制的”。


“你这个问题我们很久之前就问过。”李克达声音轻快地说道,“越在贫瘠的资源下生存,人类就会变得越简单,会变得和一种叫做韭菜的植物一样,异常地好控制,不然何来的寻找拉格朗日?”


“我按了?”


“你按吧,不疼的。”

 

4


哨兵今夜喝得有点儿多,他跌跌撞撞地在棚户区里走着,厚重的靴子在满是污渍的地面上踩出令人嫌恶的声音。


请他喝酒的人叫做蒜头,是一名新晋的采冰船船长,最近这种新晋的船长在学院港随处可见,他们之间都在传着一个秘密,当然,那个秘密对于哨兵来说不算是什么秘密,李斯达走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叔叔当年从学院港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肯定还要再次发生。


“你也要来这里寻宝么?”一个冷清的声音在哨兵耳边响起,吓得他一个激灵,酒瞬间醒了大半,他瞪大眼睛看向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少年,他看上去和一年之前离开这里时毫无区别,也和他的叔叔毫无区别。


有些时候哨兵都会怀疑,对于他这种复制人来说,他们自然人才是真正复制出来的,不过他现在没那个胆子问出自己心里的怀疑来,他用自己迟钝的神经想到一个最好的回答方式,他说道:“你回来了?”


少年点了点头,他怀里抱着个东西,所以他的动作格外地轻柔。


“这是……”


“这是我的孩子。”少年说道,人造的月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柔和。


“这就……”哨兵打了个嗝,“这就有孩子了?他母亲呢?”


“他母亲难产死掉了。”少年说,他的声音里毫无悲喜,“这是自然生产的代价。”


“节哀,节哀。”哨兵搓了搓手,他垫了垫脚试图打量少年怀里的孩子,对方倒是显得很大方,他稍稍把自己怀抱里的东西向前递了递。


这是个粉嫩嫩的小婴儿,看上去无比的脆弱,拖学院港温和的天气的福,他的身体没有严密地包裹的,所以即便是只有月光,也能清楚地看见在心脏的部位有一个淡蓝色的印记。


“和你长得很像……”哨兵说,“小子……不对,你现在是大人了……我的意思是和你小时候很像,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的一样,他叫什么名字。”


少年点了点头,收回了手臂,把婴儿抱在自己的怀里,说道:“李马达。”


“这么随便么?你这不是在开玩笑么?怎么能起这么个名字……”


“我没有开玩笑。”少年说道,“名字就是名字,我又没叫他拉格朗日。”

 


—小说完结—


Free Talk

任何描写战后余生的作品,都是在反对人类愚蠢的战争,不论哪种形式,哪怕只是通过言论进行的战争(主角名字里有个小彩蛋,找到的朋友们可以解锁“卫云七夸你真是个小机灵鬼”成就)。


——卫云七


签约作者——卫云七

名不见经传的写书人,科幻、悬疑作者,目前最大成就是通过写克苏鲁召唤了一场真正的台风……准备好进入我的故事了么?人类。

本文是独角兽小说原创作品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更多小说· · · · · ·

▶ 科幻 | 去未来“偷”科技,能成功吗?

▶ 科幻 | 再不相爱,怪兽就来了……

▶ 奇幻 | 尽欢之际,他们用长刀穿在了一起

▶ 奇幻 | 他们能看见我。他们想毁掉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