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香港问题的根源!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妃子侍寝时能大声叫床吗?

2017-08-04 三更肆话 三更肆话

01

“哗!”一盆冰冷的水浇在了苏悦儿的头上,她惊吓般的哆嗦了下身子想要坐起身来质问发生了什么事,却不想,疼痛直冲大脑,让她疼得忍不住惨叫了出来……

“啊……”

怎么回事,我怎么浑身这么疼?为什么我的眼皮,会这么沉重?

“太太,夫人,二姑娘她醒了!”就在苏悦儿诧异的时候,一个充满嘲意的声音响在耳侧,她本能的寻声望去,却在那一瞬间惊呆了!

陌生的周遭,不是她熟悉的宿舍,是古香古色的一座宽敞厅堂。

陌生的人们,不是她熟识的室友,一个个都堆着厌恶嫌弃的脸。

还有陌生的大铜盆,那明晃晃的颜色让苏悦儿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醒了好,醒了才能老实交代!”高高在上的褐衣老妇沉着嗓子说出一句话来,立在苏悦儿身边的老妪当即转身就冲着苏悦儿言语:“二姑娘,咱们还是继续吧,到底是不是你勾引的秦少爷,拉着他要私奔啊!”

苏悦儿一脸惊诧的抬了头。

私奔?秦少爷?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些人是谁?我,我在哪儿?

她惊恐的看着四周,试图想要逃离这个该死的梦,可是呼啦一下,脑袋里涌出一片零零碎碎的东西,登时让她脑袋一晕,晃了下身子又倒在了地上。

“二小姐,老身劝你还是赶紧招了吧,招了,就能少受点罪。”老妪此时再度言语,脑袋混乱地苏悦儿下意识看她一眼,却不想脑袋里自己就蹦出了这位的称呼:严嬷嬷,而此时更多的信息连串的蹦跶了出来。

她是苏月儿,是东离国镇国大将军苏堤的女儿,她是镇国府中的二小姐,不过却是庶出的,她的生母不过是苏府中一个不得宠的妾室。

而她八岁之后,就成为了整个镇国府中最被嫌弃的人,因为她没有继承到一丝的家族血脉,被他们常常称呼为废物。

苏月儿?家族血脉?废物?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苏悦儿吗?我不是医科大的大一学生吗?我不是在宿舍里背书背到眼皮沉重了吗?

怎么就……

“啪!”一声清脆的鞭响,苏悦儿立时感到背上火辣辣地疼,而她口中刚惨叫出声,那个严嬷嬷竟就伸手扯了她的衣领,拽着她说到:“二姑娘,硬挺着是没用的,再不招,老身就只能继续了!”

“你,你要我招什么?”苏悦儿本能发问,此刻她脑袋里却呼啦啦的涌现一些片段,竟是她和一个英俊的男子手牵手的跑在竹林里……

而后画面一转,是那个男子凝望着她的眼眸认真的言语:“月儿,我们私奔吧!在苏家,你连一个奴仆都不如,这样的你,我看着心疼,而他们也绝不会同意我和你在一起……”

“招你如何勾引了秦少爷,迫使他与你私奔啊!”严嬷嬷说着拽着她衣领的手转了个圈,苏悦儿立时感觉到自己气闷,而她张口想要说话,可嗓子这么被勒住,别说说话了,就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02

苏悦儿情急之下抬手就想去掰开严嬷嬷的手,可一动,就发现钻心的疼,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而那时,她也看到了自己的双手竟然青红满布,有一道道的划痕与擦伤,很多地方甚至剟开着血肉。

“还不招吗?”忽而那褐衣老妇出声询问,严嬷嬷便松开了苏悦儿的衣领,苏悦儿猛然呼吸到一口凉气,当即咳咳地剧烈咳嗽起来,但随即她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婆母,逸睿如今还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这丫头偏又抵死不认,我娘家哥嫂回头到了,我可怎么和他们交代啊!”妇人哭腔充满着委屈与焦躁,苏悦儿下意识的往那边看了一眼,就看到坐在褐衣老妪身边的紫衣妇人正拿着帕子低头抹着眼角。

秦氏……老祖……

脑袋里再一次自动冒出称呼来,随即苏悦儿才明白紫衣妇人是镇国公夫人,也就是她名义上的母亲,苏堤的正妻,来自秦大将军家的嫡出二小姐。

而褐衣老妪则是整个镇国府上最金贵的女人--太太郝氏,她是苏堤的母亲,也是苏月儿的祖母,更是苏府为首第一人。

“交代会有的。”老祖此时沉声冒出一句来,随即转头看了一眼跌在地上的苏悦儿,那对昏黄的眸子泛着阵阵凉意:“丫头!老祖问你这最后一次,说,你是如何勾引的秦家少爷与你一起私奔?”

“我,我没有。”苏悦儿本能地摇了头,虽说她莫名其妙的成了这个苏月儿,难明前事,可是那零星的碎片记忆,却明明白白的是秦少爷拉着她私奔的,怎么反倒成了她勾引……

“别的本事没有,嘴,倒是挺硬,多少还有那么点,苏家的血气。”老祖说着上下的扫了苏悦儿一眼,随即冷冷言道:“但,你惹出来的事,你就必须交代,所以,也只能这样了。”

老祖说着回头看了身后的嬷嬷一眼,那嬷嬷立刻就转身去了内堂,再出来时,手里捧着一个绿油油的瓷瓶,直接到了苏悦儿的身边。

“二姑娘,请吧!”嬷嬷说话倒是客气,但眼里却充满着鄙夷之色。

苏悦儿一看这阵势,便觉得不妙:“这,这是什么?”

“毒酒。”老祖坐在大椅上一脸坦然之色:“你喝下去后,会全身 38 29561 38 11479 0 0 1263 0 0:00:23 0:00:09 0:00:14 2375脉寸断,脏腑破裂而死,如此我们也好给秦家一个交代。”

轰!

苏悦儿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丢了炸弹一般,一片轰鸣!

毒酒,身死,交代……

这……我莫名其妙的穿越成了苏月儿,这才片刻竟然要喝下毒酒?

苏悦儿看着郝氏那完全没有一丝在意的脸,只觉得天旋地转!

她不是祖母吗?她怎么能毒杀自己毫无半点不舍?

不,这肯定是梦!是梦!

可这,这到底是什么梦啊!

苏悦儿受不了伸手去敲脑袋,想要让自己赶紧醒来,可是身旁两个嬷嬷看见她那动作,却以为她要反抗,竟然对视一眼后,一左一右的抓了她的胳膊,阻止她的动作不说,更配合着一个去捏她的下巴,一个往里灌酒……

03

苏悦儿以为这是梦境,可当两个嬷嬷抓住她的胳膊,捏她下巴强行灌酒时,她感觉到了痛,也感觉到了生命的不甘。

“不!”苏悦儿使劲儿的扭头避开嬷嬷的手,她忍着一切疼痛想要为自己去找寻生的可能。

她选择了挣扎,选择反抗,可是她的身体不止是痛的,还没有什么气力,以至于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都不能从两个嬷嬷的臂膀下逃出……

而那绿油油的瓷瓶,就在她的嘴边一次次的擦过,这使得内心对死亡恐惧的苏悦儿,最后只能猛然张口,狠狠地一口咬在了嬷嬷的腕子之上!

“啊!”

“啪!”

随着嬷嬷吃痛的一叫,绿油油的瓷瓶摔在了地上,碎裂开来,其内绿油油的酒水洒在地上,竟然泛起一些泡沫发出嗤嗤的如同腐蚀般的声音。

苏悦儿的心登时一个透凉,更觉得背后一片森冷。

“放肆!”一声怒喝,来自老祖,此刻她竟是拍案而起,怒目瞪着苏悦儿:“你这不知好歹的丫头,我念你有些骨气,才叫人拿毒酒给你,留你一个全尸,你竟然还敢反抗……”

“我为什么不能反抗?我又没做错什么?你们,你们凭什么要毒死我,这,这是谋杀!”

她气愤,她害怕,她更需要控诉!

老天爷,这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一个个明明是家人,却要害死她!

“谋杀?”老祖盛怒的脸上腾起一抹笑意:“似你这样没用的废物,我需要谋杀你吗?杀你我都嫌脏手!”

“既然如此,老祖何不放了我?”苏悦儿立刻接茬,她现在真希望这个老妖婆真的杀她都嫌脏手。

“放了你,秦家那边可没法交代……”

“可我是苏家人!”苏悦儿闻言立刻言语:“老祖竟然要打杀苏家人给秦家人交代,这合适吗?再说了,我根本就没有勾引过秦少爷要求私奔,是他提出来的……”

“够了!”此时一直抹泪的秦氏忽然站了起来,她瞪着苏悦儿,一脸怒色:“不许你污蔑逸睿!他,他可是我娘家长子,自小饱读诗书最知礼仪,岂会提出私奔这等不齿之事?你,你当真看他是昏迷不醒,半死不活的,就把事都推到他身上吗?”

秦氏一脸气急败坏的怒斥,而苏悦儿一听到这话,脑海里不自觉的就出现一个画面,就是那个男人抱着她在山路上疾奔,口中说着生死不离的话,安抚着她,但却忽然叫了一声小心,将她从怀里抛出,继而就有巨石无数砸下,而她却滚下了山坡……

昏迷不醒,半死不活,那个人竟这般了吗?若不是他将我推开,那我岂不是……

“苏家人?”此刻,老祖带着嘲意的声音却传入了她的耳膜:“呵,一个毫无血脉传承的废物,也有脸说自己是苏家人吗?”

“我……”

“来人,取家法之剑来!”郝氏一脸鄙夷的看着苏悦儿:“你既然这么当自己是苏家人,那今日我就亲手动家法之剑杀了你,免得我苏家有你这么一个笑话,丢人现眼!”

04

家法之剑!

苏悦儿一听这四个字,内心竟然不受控制的产生一种恐惧,而与此同时,她的脑袋里也冒出相关的信息来。

家法之剑,是苏家自己的刑堂之剑,这把剑杀死的,几乎都是苏家的罪人,而现在这把剑竟要用来杀她,自然是把她已定义为了苏家的罪人。

苏悦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事,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知道和这老妖婆争论再多,都不会有用,她必须得救自己才行!

可是,她该怎么才能自救?

她趁着仆人去取剑的时刻,绞尽脑汁的去想有什么办法可以保住自己。

不知苏府可有人会帮我?

自己一个人处境这么艰难,她下意识的想寻个能护自己的人,可是第一个冒出来的爹娘念头,却是那个不怎么搭理自己的爹根本不在家,至于她的生母,简直畏缩如鼠。

按照原主乱七八糟的记忆来看,她被抓回来,又是浸水又是行杖鞭笞的她的生母就没出现过,这样的娘,她还能指望吗?

爹娘指望不上,她就自然想找府里的人,可是却悲剧的发现在苏月儿的记忆里,竟然都是一些她被人唾弃的画面,甚至连府中下等的仆人瞧见她,也都是不拿正眼看她,直到撞上了才叫她一声二姑娘,还是含糊不清的。

哎,这么不受待见的,谁会帮你!

苏悦儿面对现实又是无奈又是着急!

没人帮我,那就只能靠自己了,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等人杀,我好歹也是学校运动会的百米跑第二名,如果我挣开她们一个劲儿的往外冲,是不是能跑掉?

苏悦儿想到此处,不由的身子动了一下,这一动,痛就立刻蔓延开来,她才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体可全是伤,动一下都疼,怎么可能跑的出去?

我一定能想到别的办法!一定能!

苏悦儿使劲的在原主的记忆里翻找,她希冀着能有什么可以改变此刻她的糟糕状态。

忽然的脑袋里再度出现秦少爷抱着自己在林中穿梭的画面,那时他正和她说着生生死死的话……

苏悦儿的眉微微一挑,下意识的倒回细细回忆……

“我们逃不掉的,我不该跟你出来,是我,是我害了你……”

“不,月儿,我不许你这么想!是我想为我们赌一个未来,只是我没想到,他们会发现的这么快,追了过来!”

“你快丢下我,自己跑吧,他们没看到你,不会想到是你的……”

“我才不会丢下你,除非我死了!”

“逸睿,你……”

“月儿你听着,我们会逃出去的,到时候,我带你去南疆,那里有种同生共死的情蛊,到时我们吃下,谁也不能拆散我们,我们生死都在一起……”

同生共死?

苏悦儿的眼里霎时有了一抹亮色,而这个时候,却听到“擦啦”一声响,竟是一道寒光直冲着她刺来!

“慢着!”苏悦儿当即是身子后退,仰头大喊:“你杀了我,秦少爷也会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