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钱钢德国笔记丨我的134块“绊脚石”

清真食品,正在占领法国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20年11月7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刚刚,一个百亿医疗灰色链条被打破!

虎次郎 Today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中产先生 Author 你们的中产先生

中产先生
中产先生

洞见时代,发现价值,记录生活。

来源:中产先生

ID:mr-middle-com


从1.3万降到700,又一个医疗灰色链条被打破,还有哪些别的暴利医用耗材?


- 1 -
暴利


2019年,苏州三甲医院附一院,心内科明星主任杨向军被抓。


这位昔日的名医,被他的博士生实名举报“给患者乱装支架,一个支架收代理商回扣一万元”,总计收受回扣超亿元。


什么叫乱装支架呢?心血管堵塞需要装支架疏通,但是目前存在滥用的现象。


有的病人情况不严重药物治疗就可以了也被建议装支架,或者只需要装3个支架,结果装了8个支架。


算一笔账,一个患者多装5个支架,一个支架回扣1万,据报道这位明星主任每年有600例手术,那一年的回扣就是3000万。


苏州附一院是苏南地区最大的心血管病诊疗中心,杨向军是苏州乃至全国具有知名度的心内专家和领军人才,事发后一时间舆论哗然。


心脏支架有这么暴利吗?回扣居然这么高。


众所周知,随着中国人生活水平提高,加上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大健康成了最热门的产业,其中心血管相关更是暴利产业,因为是救命用的。


普通人做支架手术,如果放一个支架,用国产的整个手术下来大概3万,进口的要5万,价格非常昂贵。


贵就贵在耗材上,一个国产支架就要1万多,进口的要2万多,加上周边耗材,价格就上去了。


而心脏支架我们知道,非生物材料主要就是不锈钢和镍钛合金等,成本不到千元,为何到了患者身上涨了几十倍。


多的钱去哪了?
- 2 -
链条


一个支架是怎么进入医院的,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链条,每个环节如何盈利?


支架出厂基本只要千元,然后就是漫长的入院过程,从厂家进入医院需要经过多个层级和环节


首先是代理商


代理商也是多级的,独家代理,大区代理,省级代理,现在很多都是省级统一招标,个别的可能还有市级代理,地级代理,五级代理下来,每一级都要要加价,因为代理也就意味着需要打通关节,打点关系,这很费钱。


采购和招标,这里就不写了懂得自然,代理商关系硬的,进入医院其实比较容易,一般走个合规的招标流程就进去了。


不硬的就要靠医药代表了。


当然一些关于药代的奇葩事迹被人们有点过度解读了,说得好像男药代都要陪酒塞钱,女药代陪睡全科室,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其他行业一样暴利的地方狗血自然也多,看下金融和银行


最后,耗材进了医院用到病人身上就完全看医生了。


其实医疗这种事大家都懂,里面的空间其实很大,用多少量用哪一家,都在医生一念之间,最有效的办法当然是给回扣。


很多药代每个月都会到被他“打入”的医院拉医生的处方单,然后按照用量给回扣,甚至打单的操作员也要打点一下,免得少打了得罪医生


所以你看,大到一个心脏支架,小到一个药片,很多时候就是通过这样一个链条送到病人手中的。


很多人会苛责医生,但这只是医生的错吗?


- 3 -
困境


中国的医生,说实在的:


高高在下。


原因事多方面的:


一方面是中国的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2019年国家卫健委的数据:中国每千人口医生数为2.59人,医院、床位数量都不足,岔开一句,为何年初新冠疫情武汉如此严重,为何中国不做群体免疫一定要严防死守,就是资源不足怕引起医疗挤兑。


另一方面是医生的尴尬处境。


医生和教师很像,因为特殊的职业关系,一直处在市场和体制的模糊地带


武汉的疫情我们也看出来了,医生有做行政的,有做科研的,临床的医生最辛苦,待遇不高。


以心脏支架手术为例,一台手术下来病人要花三五万,医生花了几个小时才挣1000块,这里面还需要在主刀和两个大夫、三个助手之间分配,每个人就几百块,还不如去隆胸拉皮,简单还多金。


所以,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存在即合理的另一个意思就是,任何不合理的现象都会用另一种不合理来弥补。


比如医生收红包,一台手术下来,主刀医生要给,特别是麻醉师也要给,不收不放心。


然后就是以药养医,以耗养医成为被默许的潜规则,医生多开药,开贵药,感冒了给你开5块钱的西药还要配80块钱的中药口服液。


不过,在这里我想为医生说句话,我们不能用一个白衣天使的帽子就让医生过度劳动,就像不能用辛勤园丁和马路天使来要求教师和环卫工人辛勤付出一样。


一般来说,被立牌坊的都是要你有所牺牲的,大家都是成年人,谁也不比谁傻,靠忽悠的年代过去了。
- 4 -
破局


从近几年看,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不时有伤医事件发生,这里面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医疗体制的问题。


只是我们很多时候,坦然接受医疗体制的痼疾,却将怒火发在医生身上。


其实,医生和患者都是这个链条的受害者,最收益的是这个链条流通环节的既得利益者


所以,要破局首先就是打掉流通环节吸血。


这方面国家一直在做改革:


2017年,取消药品加成,提高医生技术服务价格,破除以药养医。


2019年,推进药品管理法,厘清药企、医院和患者关系。


2020年,推进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减少流通环节加价。


此前的一次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成了大型砍价现场,一些贵族药被砍到最低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