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推女郎73期安沛蕾无圣光性感私房写真

苗怀明:经审查,四大名著皆存在严重问题,应予以销毁!

金刻羽再撰文深度解析:为什么说我们可能面临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

优秀辩护词 |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最终控方撤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月20日 下午 6: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新冠1870具尸体:他们是导演、医生、院士、前市长、画家、诗人、健美冠军…

世界华人杂谈 今天



                                              
2020.02.18 09:01,被确诊的死亡人数为 1870 人。
                                              
他们的生命永远停滞。有的人没被确诊,一缕烟就消失了。
                                              
他们是谁?
                                              
化身为一个个死亡数字,串成了历史的链条,可他们的故事大多数不被记录,无从知晓
                                              
但有一些人,身处不同的领域,曾在这个社会留下深刻的印记,如星辰般散射过光辉,直至被新冠肺炎夺去生命,而黯然消逝。
                                              
追溯他们的故事,也是共同缅怀在疫情中逝去的1870个生命。
                                              





                                              
【1】
   杨晓波:
长江梦碎
                                              
1月25日,正值大年初一,杨晓波因感染肺炎住进了湖北省人民医院。

病毒不挑身份,57岁的杨晓波是一家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已经掌舵长江财险六年。和这个头衔相比,他作为黄石市原市长的旧职,更广为人知。






40岁担任中南建筑设计院院长,位居正厅级干部,44岁跨界出任湖北省建设厅厅长、党组书记,那时的杨晓波前途无量。2008年的冬天,45岁的杨晓波调任黄石市委副书记。

一位熟悉杨晓波的人士在杨晓波去世的文章下留言,评价其低调踏实,在黄石专心改变城市形象,思维超前,“多年后黄石人才逐步认识到他对黄石发展贡献不可替代”。



“他太想在黄石干一番事业,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甚至二三个小时,每天连轴转,特别劳累。”一位与杨晓波多年交往的人士回忆。杨晓波去世的消息传出后,不少网友都表示怀念和惋惜。

连年高强度的工作,为杨晓波的健康埋下了隐患。2014年,同样是冬天,杨晓波选择回到了武汉,出任长江财险董事长。






今年元旦,杨晓波在新年致辞中表示,新的一年要“恢复增长、大幅减亏、推动高质量发展,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号召员工“不忘初心再出发”。并以“天有不测风云,鄂有长江财险”结尾。

然而这个冬天,杨晓波却没躲过疫情这场不测风云的袭击,他的生命带着刚刚开启的目标,永远地停在了2020年1月27日。

【2】
  俞关荣:



长江从此少了一位救援者




俞关荣总说救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他的大半辈子也贯彻了这个说法,都在救人。

长江是他救人的“主场”,哪里的堤岸坡度超过30度,哪里的青苔最厚最滑,哪里的台阶下面被江水掏空,他都知道。他还把黄鹤楼码头回流50米的“三角区”,称为武汉水域最危险的地方,2014年,他和同伴在这里救了24条生命。

俞关荣在长江救援队工作照

2005年,俞关荣23岁的儿子意外触电身亡。为排解痛楚,几年间,俞关荣在坚持冬泳的同时,攀登多座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2010年登完珠峰后,解开心结的俞关荣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

同年,俞关荣创建了武汉市长江救援志愿队,此后带领这个队伍挽救了700多个人的生命。对他来说,每挽救一个生命,都是在挽救一个家庭。他的目标是“让城市因溺水而死亡的家庭悲剧减到最少”。

2010年以前,武汉市平均每年都会发生100多起溺亡事故。2010年到2013年,这个数字下降到每年60起左右,2014年,溺亡事故减少到了20多起。






俞关荣的水性很好,可以在水下憋3分20秒。可2月6日上午9时30分,他没有憋过那口气,71岁的他终因肺炎不幸去世。

去世的前两天,俞关荣曾在电话里叮嘱老伴王天蓉,要好好保重自己,记得把自己的骨灰洒在龙王庙外的江水里。那里位于汉江与长江交汇处,生前他常常在这里游泳,也在这里挽救了很多生命。

俞关荣走后,老伴王天蓉很伤感:“他救了一辈子人,最后自己需要人救的时候,连亲人都没有办法。




【3】
   段正澄:
大师陨落

在华中科大机械学院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没熬个四五年,很难博士毕业。

导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段正澄的学生,免不了这份历练。


“我比较挑剔,每个博士研究生的论文至少要看3遍。不过关就重新再来!”段正澄院士笑呵呵道,有的弟子因论文过不了,没少在他面前哭鼻子。

段正澄院士不仅对学生要求严格,自己更是身体力行。段正澄和他的团队曾三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没有哪一项成果少于10年:研制全身伽玛刀,10年;研究激光加工技术与装备,20年;完善汽车发动机曲轴磨床,30年!他研制的伽马刀用于肿瘤治疗,惠及一百多万人。

段正澄当选院士时已经75岁。外人只知道他第一次申报工程院院士就一次性通过,其实,内行人都知道,以他的成就早就可以申报院士了。






2012年湖北全省科技奖励大会上,78岁的段正澄满头白发、挺直硬朗,成为全场焦点。会后,他拒绝了媒体采访,将100万元奖金个人部分将全部捐出,用于资助贫困大学生。

段正澄曾告诉学生们,做科学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来一个“脉冲”,自己就要“震荡”。2018年底办了退休手续,段正澄院士仍工作在一线。然而这份坚持却在不久前被打破。

2020年1月29日,段正澄院士被确诊新冠肺炎,就在昨晚医治无效,不幸去世。



短短数日,这已经是华中科技大学因新冠肺炎失去的第3位教授。









2月8日,华中科大三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楚天学者(特聘教授)红凌不幸于2月7日23时左右因新冠病毒感染,医治无效在协和医院去世,年仅54岁。






2月10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林正斌教授,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62岁。

1953年,段正澄院士在校园里亲手种下了一棵法国梧桐。经历六十多年的风雨洗礼,小树苗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这些大师就像仍然站立着的大树,虽已远去,但荣光犹存

【4】
 刘寿祥:
生命短暂,艺术永恒

武汉画院院长陈勇劲和刘寿祥已经是老朋友关系了,虽然在陈勇劲读书期间,刘寿祥是老师,教他画画。

“他是我一辈子的师傅。不过他对我们的态度就像朋友一样。”说起刘寿祥,陈勇劲对往事历历在目。






陈勇劲刚毕业时,工资较低,那时有很多藏家会买刘寿祥的画作,但刘寿祥每次都会给藏家说,“我有个学生很勤奋,画得也很好,我带你去了解一下。”于是藏家们在购买刘寿祥的画作外,也会购买陈勇劲的画,渐渐地,陈勇劲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开始有了自己的影响力。

2月13日,听闻刘寿祥因新冠肺炎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去世,陈勇劲很伤心。

陈勇劲失去了恩师,“中国水彩界乃至中国美术界失去了一个大家,失去了一个中国水彩艺术最具贡献精神的优秀导师和挚友。”著名水彩画艺术家、中国美协水彩艺委会主任陈坚在得知消息后撰文写道。





《冬日》

作为当今全国水彩画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刘寿祥教授长期致力于水彩画创作研究与教学,开创了全国美术院校第一个水彩系,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并为中国美术馆等各大美术馆收藏。

刘永寿的画鲜活灵动,62岁的数字停滞,却永远带不走画中散发的生命力。






【5】
游子雪松:
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

“假如,在异乡我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

当你打开朋友圈,就能读到这首我的/

墓志铭。”

1月30日,在被确诊为冠状病毒传染性肺炎后的第11天,诗人游子雪松写下了这首名为《墓志铭》的诗。






游子雪松,本名陈学松,安徽省寿县人。为了生计,一直颠沛流离、浪迹江湖,且挚爱诗歌。

说是浪迹江湖,但他从不忘对于诗歌实业的奉献。多年来,他先后在网络平台、论坛做过诗歌版主。又发起、组办安徽寿州珍珠泉文学笔会,创办《珍珠泉》诗歌刊物,主编出版《诗意寿州》诗文集,出版个人诗集《我的乡愁依山傍水》。

1月19日,游子雪松经武汉至荆门,不幸被冠状病毒传染。

诗人的心没有因病退却,游子雪松染病后曾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