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谁杀了胡鑫宇?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谁是小花梅:两个媒体老兵冲进福贡挖掘真相

白泽财讯 2022-04-01

据说,在徐州丰县女事件中,600多家媒体,鲜有报道这件事情的,几乎都保持了沉默。

而质疑、推动的多为自媒体、微博等。

似乎有人说,传统媒体的人怎么了,精气神哪里去了? 

事实上,有些传统媒体的人的精气神永不凋零。 

徐州的第四份通报是已经被认定的,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锲而不舍的质疑和追寻真相,因为疑点太多。 

昨天到今天胡编态度大转弯,从开始力挺到怂恿网友、给他人戴帽子了。

那个写书法的网友@十年砍柴、@陈酿数据库等一批大V和质疑的微博号都炸号了。

两名志愿者在丰县涉嫌寻衅滋事被拘留了。

疑似小花梅身份证照片和杨某侠对比照片也出现了。 

小花梅的年龄,小花梅到底是谁,小花梅在哪里,真相是什么?

徐州这事一直热度不退,创下了一个社会事件关注时间最长记录:超过15天,@胡锡进、@胭脂井、@陈酿数据库、@李亚玲、@十年砍柴、李良华、马萨等人都从不同的角度参与了进来,激起了舆论场上一波又一波的热闹。

同时,徐州这事已经牵扯到了江苏、云南、四川三个省份了,已经不是徐州一家说结束就能结束的事了,估计接下来还会有通报。 

12日,在网络流传着两拨人去实地调查写的文章。


第一波去调查的叫李华良和苏惟楚,2月12日早上六点四十四分发出了文章。


第二波去调查的叫马萨和铁木,2月12日晚上19点发出了文章。

 
李华良和苏惟楚的文章开篇就说老邻居桑先生第一眼就认出小花梅,事实上离家几十年如何一眼就认出呢?

 
后来,李华良和苏惟楚碰到了马萨和郭敏,一起加入调查,可遇到警察之后,李良华直接跑回了保山,后续的调查显然无法进行下去了。

马萨和郭敏的文章《寻找小花梅》(已404)更加详细,在全网阅读超过百万。

作者是原云南信息报记者铁木和马萨,现在一个在昆明卖啤酒,一个在大理卖茶叶。

这次是传统媒体人的一次自费了解事情真相的过程。

根据相关资料,铁木供职于云南信息报时,任职该报的采访部主任,兼公益周刊主编。离开云南信息报之后,进入了公益行业。现在,一边卖啤酒,一边做一些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

他的老同事马萨离开云南信息报之后,在大理卖茶叶。

2月7日晚上,徐州发布第三个通报,声称“杨某侠”原名小花梅,是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

铁木和马萨身上传统媒体人的精气神再被点燃,他们想到可以求证一下:

第一,福贡县亚古村到底有没有一个小花梅;

第二,如果有,小花梅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2月8日,铁木开车从昆明出发,到大理接上了马萨,开了十几个小时之后,他们抵达了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六库。

亚谷村就在219国道边,距离六库100多公里,车程2小时。

2月9日下午3时,铁木和马萨抵达亚谷村。他们从福贡县政府的朋友处得知,小花梅确实是亚谷村人,小花梅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

求证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村干部很不配合,最终他们决定采取一家一家走访的方式去求证。

求证过程中,也遇到民警盘问,李华良他们跑回去了,但铁木和马萨积极配合,警察也没多做难为。

据铁木了解,现在亚谷村,徐州的警察,也开始在村里调查。

经过一番调查,他们终于确认,亚谷村确实有个小花梅,但是不是就是八孩妈妈,就不能确定。

 
2月11日早,铁木和马萨奔赴小花梅的出生地,距离亚谷村十多公里的普洛村,寻找小花梅还在世的亲人。

其中最关键的细节,小花梅的姨妈家的堂弟桑碧生对小花梅已经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小花梅比他大两三岁,桑碧生出生于1980年。

也就是桑碧生认为小花梅出生年月在1977年-1978年之间。


小花梅的的舅舅李永元58岁,至今单身。他确认不了视频中的铁链女就是自己的外甥女,他也无法准确说出小花梅是哪年出生的。

 
当铁木和马萨离开的时候,徐州警方也到普洛村展开工作。 

在李永元家,铁木得知小花梅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问她的电话,李永元不说。铁木看到门后的墙上写着一个名字“花某英”,后面还有电话号码,于是就拍了下来。

2月12日下午4点,铁木打通了这个号码,接电话的真的是小花梅的妹妹花某英。电话中,铁木采访了小花梅的妹妹,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里面的关键信息有好几个:


那件旧衣服就是直接拿走的,关于旧衣服上是否存在毛囊等样本,能否检测出DNA,很多专业人士存疑。


小花梅的妹妹花某英也认不出自己的姐姐。

 
小花梅的妹妹花某英问了个问题,如果江苏确认是小花梅,她能要求看DNA吗?


DNA结果甚至连采样人也不清楚?


在采访手记的最后,还提醒这样一件事,没有人能确认是不是小花梅。 


在第一波、第二波两篇采访文章中,更多的人选择相信第二波铁木和马萨的文章《寻找小花梅》。

 
知名网友@陈酿数据库也提出了质疑,更多的网友要求对小花梅口音、办理婚姻登记的照片等信息求证。

先不论网友的评价,在马萨和铁木的身上看到了传统媒体人的精气神,一直未消退,越挫越勇。

他们比那个自称13年调查记者,编剧李某某的强不知多少倍。

找熟悉内情朋友的帮忙,找到核心当事人,挨个走访,

尽力发现每一个线索,

核实每一个可能,

寻找每一个与其相关的人,

这些都是传统媒体人才有的专业和素养。  

徐州丰县事件,最终真正下场的是传统媒体人,还是2个已经离职的传统媒体人。


前几天,偶然读到2009年8月被撤职的《南国早报》原副总编刘原的文章,真情流露,感人肺腑,也只有精气神还在离职媒体人才能写出好的文章。

马萨和铁木就是这样的。

从1999年的南都、2013年的南周之后,很多媒体人离职,现在能够真正写出调查报道的媒体人不多了。

有些人瞻前顾后,有些人热衷名利,有些人躲在暗处,至少大众还应该庆幸还有一些骨子里不忘初心的媒体人在坚持,在弄清事件的真相,维护社会的公义。

没有传统媒体人和自媒体的坚持,很多事情永远发现不了真相。

铁木和马萨的这篇《寻找小花梅》与徐州的通报有很多玩味和深思的地方。

事件只有一个真相,向不忘初心,精气神永不凋零的传统媒体人致敬。


来源:山河路口


往期精彩回顾




文华东方高管团队撤离香港,香港酒店业复苏艰难

郁亮又刷屏!定机票不买头等舱,省吃俭用!2022"背水一战",要么死、要么活!

中国驻乌克兰使馆发布重要提醒!你听出弦外之音吗?

全球首个国家宣布新冠大流行结束!!!人类历史上的里程碑时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