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问了一圈,都躺平了!

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马斯克“响应”梁建章

白泽财讯 2022-04-01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字母榜 Author 赵晋杰

作 者:赵晋杰

图 片:网络

来 源:字母榜



2017年7月,特斯拉CEO马斯克在《New Scientist》发表的文章《The world in 2076: The population bomb has imploded》下面评论道:“The world's population is accelerating towards collapse, but few seem to notice or care(世界人口正加速走向崩溃,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或关心)。”


面对人口出生率可能赶不上死亡率的可怕现实,马斯克早已向外界亮明自己的主张——鼓励生育。在这件事上,马斯克表现出了他一贯的实干派风格,根据美国娱乐生活杂志《名利场》消息,马斯克去年12月抱上了第一个女儿——Exa Dark Sideræl Musk,这也是他拥有的第8个孩子。未来,马斯克还计划生育更多的孩子。


马斯克可能不太了解,在太平洋对岸的中国,有一位和他在生育问题上观点相同的“知音”,那就是携程公司董事长梁建章。这两位不同国家的企业家,近年来不约而同,在不同场合呼吁人们多生孩子。


马斯克的孩子


梁建章甚至比马斯克更进一步,彻底让自己化身人口经济学家。2005年,梁建章卸下携程所有职务,来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在意识到中国人口结构即将面临老龄化和少子化的严重问题后,梁建章从斯坦福转学至芝加哥大学,认真研究起人口问题。


在过去的10多年间,梁建章不停建言献策,呼吁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提高中国人口出生率,国家放开二胎以及去年5月出台“三孩政策”,证明了梁建章建言的正确性和预见性。


梁建章还盯上了人类文明存续的更高维度难题。在他看来,人类未来的终极目标并不一定是永生,而是尽量长地延续文明,使其在空间和数量上不断地扩充。进行太空旅行和殖民开发,在梁建章看来,就是一种较为理想的实现途径。


当梁建章还在畅想太空移民的时候,马斯克又一次用行动“响应”了他。无论是接管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还是创立太空探索公司Space X,马斯克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推动世界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变,进而延缓地球文明崩溃的速度。


01


促使马斯克和梁建章异口同声呼吁多生孩子的共同因素,是全球性的人口出生率下滑倾向。


《中国统计年鉴2021》显示,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创下1978来的新低。同期,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生率-死亡率)仅为1.45‰,同样创下1978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美国的生育率自2014年以来也在以年均2%的速度连续下降。2020年美国出生人口360万,相比2019年的374万下降了4%。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给出的预测称,2021年美国新生儿数量还将减少约30万,“美国将出现大规模且持久的生育萧条”。


马斯克在去年12月参加由《华尔街日报》组织的CEO峰会上,再次指出日益低下的生育率已成为人类文明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请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人类的问题从来不是人口太多,而是没有更多的人出生。”


家庭规模的日益缩小,更是被梁建章视为最近几十年里人类社会最大的变化。越来越多家庭从传统普遍的多孩家庭,逐步过渡到一孩家庭,直至丁克和完全单身,这也直接导致世界各国的结婚率和生育率都在迅速下降。


梁建章


作为人才储备的分母,人口数量是考察一个国家人力资源的重要指标。梁建章在其学术著作《人口创新力》中指出:“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人口成为影响创新力的根本因素,也就成为经济发展动力的最重要的因素。”实现这一切的前提,唯有多生孩子。


马斯克显然就是这么做的。从2000年至今,马斯克在经历两段婚姻和4个女人后,已经是8个孩子的父亲。


马斯克曾在采访中坦言:“如果我没有恋爱,如果我没有一个长期伴侣,我就不会快乐。”2000年,马斯克与他的大学女友贾斯汀·米勒结婚。不幸的是,两年后他们10周大的第一个儿子意外去世。此后,这对夫妇就开始进行体外受精治疗,通过试管婴儿的方式,到2008年两人离婚的时候,米勒已经为马斯克带来了5个孩子(一对双胞胎和一对三胞胎),且都是男孩。


离婚6周后,马斯克与英国演员妲露拉·莱莉结婚,两人经历了结婚——离婚——再婚的曲折过程,最终还是在2016年彻底分手。两人在8年的分分合合中,一直没有拥有自己的孩子。


马斯克和妲露拉·莱莉


接下来就是马斯克与知名演员德普前妻艾梅柏的一段短暂热恋,只维持了3个多月,两人同样没有生育子嗣。


到2018年,马斯克和歌手格莱姆斯通过推特相识,并确立男女朋友关系,2020年5月,他们拥有了第一个儿子——X Æ A-12。


去年9月宣布分手的两人,最近被《名利场》曝出他们12月份通过秘密代孕的方式迎来了第二个孩子Exa Dark Sideræl,小名Y,也是马斯克的第一个女儿。


据格莱姆斯回忆,在给孩子起名上,她曾争取给女儿取名为奥德修斯·马斯克,但最终没能说服马斯克。


已经在养7个孩子的马斯克还觉得不够。格莱姆斯表示,二人未来还计划生更多的孩子,“我们一直希望能生3、4个。”这意味着马斯克或将成为近10个孩子的父亲。


除了争取孩子命名权之外,忙于工作的马斯克也尽可能抽时间陪伴孩子。小儿子X Æ A-12长到一岁多后,马斯克时不时就会带着他共同亮相一些活动,如去年11月的美国国家科学院空间研究委员会和物理与天文学委员会的远程联席会议,还有去年12月的《时代》周刊年度人物颁奖典礼。


太空正在取代汽车激发出马斯克更为疯狂、极端的野心。《时代》周刊描述称,X Æ A-12开始学会说话后,当他说“汽车”的时候,马斯克总会回应道:“火箭!”


如果一切顺利,等到X Æ A-12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就能搭乘自己老爸的太空飞船登陆火星了。


02


马斯克对殖民火星的执念来自两方面:化石能源的不可持续性和不确定性的全球大灾变。


去年12月接受《巴比伦蜜蜂》专访时,马斯克谈到自己最初对电动汽车感兴趣并不是出于环境保护,而是担心我们最终会耗尽石油,然后导致人类文明的崩溃,“因为我们没法开车或者运行发电厂了。”


同时煤炭等的持续开采,还会导致全球气温升高,海水面上升。所以人类需要找到替代化石能源的可持续能源。


此外,存在了大约45亿年的地球,随时面临着核武器、流行病等的威胁。在马斯克看来,文明可能会随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一声巨响或人口崩溃的一声呜咽而消亡。人类需要从概率论的角度来考虑这些事情。


马斯克十分赞同斯蒂芬·霍金“每个世纪有1%的机会发生文明终结事件”的判断。这也是他坚持移民火星,将人类打造成多行星物种的一大原因。


同样关注人口问题的梁建章,在人类文明的存续上也持有相似的观点。


在他看来,延续下一代的终极意义就是尽量长地延续文明,寻求空间和数量上的不断扩充。想达成这一点,目前来看最为现实的途径之一便是进行太空旅行和殖民。


这样一来,人类不仅可以从太空获取资源,还可以几乎无限地增加人口,从而让人类的文明火种能够散播到宇宙中,抵御地球万一因人为或自然因素遭遇的灭绝危机。


作为学者,梁建章的研究停留在口头和纸面上,而马斯克则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对太空物种计划的“响应”。他从2002年着手创立Space X,为了将星际运输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马斯克一开始就为Space X定下了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研发可回收利用火箭。



根据目前模型计算,从地球运输物资到火星,平均每吨运费成本是10亿美元。在马斯克设想中,这个成本至少还得优化1000倍,使每吨物资运送成本可以降低至100万美元。


而马斯克自己曾解释,之所以还要努力持有特斯拉和Space X股票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在人类成为太空文明物种和多星球物种的道路上,在火星建造城市需要使用掉大量的资源,而这意味着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现在,不仅马斯克做好了“在地球上出生然后在火星上死去”的打算,其前女友格莱姆斯也格外支持他的火星移民计划,表示自己也已经“准备好在脚下的火星红土中死去”,并计划在65岁左右的时候登陆火星。对于33岁的格莱姆斯而言,这意味着她还能在地球待上32年。


03


在实现火星殖民乃至打造人类太空物种的路上,单靠马斯克和他的公司显然远远不够,还需要源源不断的年轻人加入进来。而这都需要整个社会能够持续不断产出创新人才。


按照美国经济学家Paul Romer的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在一定条件下,随着人口规模的增长,将会出现更多从事科研和创新工作的人才,进而创造出更多的科技成果。简单来说,就是创新和人口数量成正比。


在梁建章看来,一个社会最后有多少天才冒出来,取决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口规模到底有多大。


天才的数量规模,根本上取决于年轻人的规模。为了扩大人口规模,发达国家推出了一系列生育津贴累进政策。以美国为例,三孩以上的低收入家庭,可以享受国家生育补贴,补助金额足以维持一个家庭的体面生活。


数据统计显示,奖励和生育率之间存在正相关性,即国家每多拿出1%的GDP用于鼓励生育,生育率就会提升0.1。


参考欧美相关政策,梁建章也提出了一些鼓励生育的奖励政策,如现金奖励、减免税收、房价补贴、教育减负和托育扩容等。


去年5月“三孩政策”推出后,国家又相继推出了一系列配套支持措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进一步提出,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减轻家庭养育负担。


一些互联网科技公司也开始迎合新的政策变化,调整公司的相关福利制度。


2月份,携程率先宣布实行3+2混合办公制,即允许员工每周三和周五选择1-2天远程办公。梁建章特意撰文解释称,混合办公除了能够减少通勤拥堵,利于环境保护、缓解高房价和地区间差异外,还有利于家庭和谐、女性职业发展和提升生育率。携程内部人士称,梁建章在携程实行3+2,就是为了让公司员工多生孩子。


携程之前,更多互联网公司已经在行动,如快手去年12月发布内部信,在福利调整中提供带薪育儿假并延长产假,增设“生育礼金”,分为1000元、2000元和3000元的3个等级。快手回应媒体称,这次福利调整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能够让员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家庭。


同时调整的还有阿里。去年12月,阿里公布“暖心计划”,将一胎产假从原来的128天延长到158天,二胎、三胎产假延长到188天,并新增10天全薪育儿假外,还推出7天全薪陪伴假、20天全薪长期服务假等,以此来响应国家“三孩政策”。


但在年轻人越来越不愿生的现实面前,这些政策想要发挥真正的价值,还要等待足够的时间酝酿。




往期精彩回顾




12年前一篇奇文,竟准确预判了当今世界局势…

破壁者李克强

波兰:我们已经接受了50万难民,但没有一个难民营。这才是文明世界!

刘世锦:“杀富济贫”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共同贫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