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突发!国内突然宣布!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严打“恶意不买房”的时代来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官场小说连载:《权力诱惑》



第1章放开那个女人
这个周五的青水乡政府与往常的周五没什么两样,家住县城的早就走了,家住青水乡的也不会晚上没事再回单位来转悠,林小冬也如往常的周五一样跟一帮大学生村官打完篮球,到乡上的馆子喝酒打屁,偶尔也去KTV嚎个几嗓子。


林小冬25岁,现任青水乡分管农业农村工作的副乡长。副乡长就得有副乡长的范儿,不能跟那帮大学生村官一样,穿着个球衣满头大汗的就坐在馆子里吃吃喝喝,所以他赶回来冲个澡,换身衣服,再怎么也得保持一下副乡长的形象嘛。

洗完了澡,换了身衣服,林小冬这才带上宿舍的门准备出去。

青水乡的条件不是太好,宿舍不是太够用,所以采取了办公+宿舍的模式,当林小冬带上办公室的门时,忽然轻咦了一声。

林小冬的办公宿舍在三楼,向西走与乡女党委书记的办公室隔着一个只有一间的会议室。

此时白琳的办公室门虚掩着,从门缝里射出些许的灯光来,在漆黑的走廊里看得异常地清晰,而从门缝中露出来的不仅仅是光,还有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白琳四十多岁,但是保养得很好,身材苗条,皮肤白腻,从表面上看起码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年轻了七八岁,只可惜丈夫早故,她一直没有再嫁,生活中缺少一个男人来照顾,着实可怜了些。虽然贵为一乡之首,但毕竟是女人,难免要成为私下里茶余饭后的话题,更是一些好色之徒的意淫对象。

据林小冬对白琳的了解,她周末是不会来乡里的,尤其是晚上,那么现在她不但来了,而且她的办公室还出现了一个男人,这就有些奇怪了。

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是一位漂亮的书记寡妇呢?白琳失夫多年,要说搞搞恋情也正常得很,只是她气质优雅,格调高尚,就是搞,也不至于一大晚儿的来自己的办公室搞颠鸾倒凤这一套,怎么着也得开个房间啊。

正想着,里面的声音大了起来,似乎并没有想到大周末的晚上还会有人在,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道:“白琳,咱们同学一场,我对你的感情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我一直单身,就是在等你啊。”

白琳蹙着眉道:“你真的喝多了,别说胡话了,你把资料拿回去好好看一看,我明天要去市委党校培训,等我回来,再谈招标的事。”

林小冬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敢情这不是幽会啊,直觉告诉自己得走,这毕竟是领导的私事,听得出来,那男人也是白书记的仰慕者,只不过人都有猎奇心,像这种场面可不多见,鬼使神差地林小冬别起了耳朵。

“我是喝多了,可是我的心没醉,白琳,给我个机会吧。”那男人仍在喋喋不休。

林小冬听着有些好笑,这时里面的动静忽然大了起来,门缝投射过来的光线隐约有影子在闪动,似乎是那男人在动粗,只听白琳轻叫了一声,愠怒道:“你干什么?放手!”

“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白琳,我是真的喜欢你。”男人将白琳压在了沙发上,一张大嘴没头没脑地凑上去乱啃了起来。

林小冬在外面听得清楚,忍不住将眼睛靠近了门缝,只见那男人毛手毛脚地扯着白琳的裙子,白琳在他的身下根本挣脱不开,而顾忌到影响,她根本不敢放声呼救。

眼见着白琳即将被人强行叉叉圈圈,那裙子都被撩到了腿根,阵地很快就要失守,林小冬的头发就竖了起来,特么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什么时候轮到这个王八蛋来占便宜?

“放开她。”林小冬怒发冲冠,猛地推开门,压着嗓子低喝,险些将“让我来”这三个字也顺口说出来。

面对林小冬这个冒然闯入者,换了别的人早就肝胆俱裂了,只是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精虫上脑还是酒精刺激,根本没有收手的意思,虽然动作停了,却是指着林小冬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特么谁呀?”

白琳却是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救星出现,而这个救星居然出现在这么难堪尴尬的场面中,一时之间,她居然都忘记整理自己被扯乱的衣物了。

考虑到不想把动静搞得太大,林小冬一抬手揪住了男子指着自己的手指一扭,男子便嗷地一声痛叫,抓狂地叫了起来:“我特么弄死……”

“你”这个字还没有说完,林小冬的另一只手已经捂住了他的嘴,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这一拳的力量很大,那男人顿时不吭声了,尿了一裤子,整个人都挂在了林小冬的拳头上。

林小冬这时才垂下头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再叫一声试试?”

那男人被林小冬的狠厉吓住了,酒意顿消,脸上也露出了恐惧之色,身体也在发着抖,被捂住的嘴巴嗯嗯地应了两声。

林小冬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服软而放手,又是一拳兜在对方小腹的同样位置,男人的眼睛顿时直了起来,林小冬这才道:“要是再让我知道你骚扰她,我就打断你的腿。滚!”

男子跌跌爬爬地逃也似地奔了出去,林小冬这才转过头来,神情不由一僵,白琳头发散乱,面色潮红,衣不遮体,林小冬的鼻子顿时有种热热的感觉,整个人也呆立在了当场。

白琳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糗样,忙不迭地拉扯着衣服,只是那男人的动作太大,将她的裙子扯得不成样子,盖住了上面挡不住下面,挡着下面盖不住上面,一时间手忙脚乱,哪里还有半分一把手的形象啊,倒是把林小冬搞得鼻血长流,这分光景简直是美不胜收,从心里,林小冬有点感谢刚刚那男人了。

“呃,那个……”林小冬张口结舌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灯。”白琳的脸如火烧一般,自己这般的丑态被一位年轻下属看到,尤其还是跟自己关系很近的下属,即便是智慧超群,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而刚刚受到的惊吓更是让她既后怕又委屈,诸多情绪汇集在了一起,涌上心头,情难自己,竟是流出了泪水。

第2章勾搭不成奸
林小冬不由有些手足无措了,忍不住道:“白书记,你冷静点。”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白琳情难自禁,一头扑在了林小冬的怀里,情绪失控,哀声哭诉:“小林,你知道我有多难么!我一个女人,一个寡妇,在这里当书记,不知道有多少流言斐语,不知道有多少人带着有色眼镜看我,这些苦处我没地方说啊。”

林小冬心头不由一颤,一方面是因为白琳的辛酸,一个女人尤其是寡妇,在这个体制里面生存,真的不容易,而另一方面,软香温玉在怀,触手柔软滑腻,胸前也是触电一般的感觉,令得他根本也不想松手,而这也直接导致了某个部位发生了狰狞的变化。

白琳原本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里,但有一样滚烫的东西直刺了过来,让她一声轻叫,猛地弹回身,这才意识到自己找错了哭诉的对象,只是没想到林小冬双手用力,非但没有离开身体,反而接触得更紧。

白琳的身体一阵颤栗,林小冬强劲的臂弯让她有一种瘫软的感觉,而林小冬压迫过来的身体更是让她头晕,这时林小冬的手机猛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黑暗之中显得那么突兀,也使得两人猛地分了开来。

林小冬扫了一眼手机号码,暗骂了一声那个打电话过来的大学生村官,直接摁断了,可是这个电话也使得刚刚的暧昧荡然无存。

黑暗中,白琳的神智也已经清醒了过来,刚刚的战栗仍然冲击着她的神经,忽然倾过身子,在林小冬的额上轻轻一触,道:“我头有些晕,你送我回家。”

青水乡离县城不远,开车也就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林小冬没有驾照,所以开车的还是白琳,林小冬心头七上八下,也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既期待又忐忑,悄悄地观察着白琳的侧脸,脑子里轰里轰隆地乱响,想到刚刚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又有些蠢蠢欲动。

路上白琳跟他说了刚刚的事情,那个男人是白琳的高中同学,今晚他们同学聚会,提到乡里一项工程,很有点意思,白琳便带着他到办公室来拿相关的材料,没想到他会临时起意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林小冬平时所接触的白琳都是自信之极,现在娓娓地说着这些,有些欲盖弥彰,但想到白琳现在的处境,脱口道:“白书记,你真的很需要一个人来保护你。”

白琳看了林小冬一眼,微微一笑:“今天幸亏有你。”

林小冬的心头就揣测开了,这是在用自己刚刚保护了她来暗示自己吗?

白琳的家住得有些偏远,那是一座单门独院的二层小楼,到了门前,白琳下了车,笑着道:“不上来坐坐吗?”

林小冬的心跳更快了,白琳的女儿在外地读书,家里并没有其他人,在林小冬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两个词:孤男寡女,干柴烈火。

进了屋,白琳笑着拨了一下头发,道:“喝点什么?”

林小冬此时有些精虫上脑,却又碍于白琳的身份,强自镇定道:“随便。”

白琳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坐到椅子上,很自然地伸了个懒腰,将她的胸膛凸显得更加巍峨,向林小冬道:“小林,今天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

话说出来,白琳自己的脸倒是先红了。

林小冬咕地咽了一口口水,有心想做个什么动作,却又没有这样的经验,不敢造次,垂着头道:“我知道。”

见林小冬一副羞答答的样子,白琳无声一笑,慵懒地道:“今天累死了,小冬啊,你给我揉揉肩膀吧。”

站在白琳的身后,揉捏着她肩膀上的柔嫩肌肤,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却丝毫不影响手感,而站在这个角度,更能清楚地看到无比深邃的事业线,林小冬脑子发冲,手脚不听使唤,顺着肩膀开始做有意识的转移。

就在他心猿意马之时,外面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林小冬固然吓了一跳,白琳也是猛地站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从外面打开了门,露出一张年轻女孩的脸来。

“妈,小冬哥,你们这是……”这是白琳的女儿苗瑜,惊讶地看着当场。

林小冬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从刚刚集中的地方散了去,然后迅速汇集到了脸上,倒是白琳显得很是镇定:“我喝得有点多,林乡长送我回来。小瑜,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苗瑜一脸的风尘仆仆:“学校里要个资料,正好有同学回来,我做个顺风车。”

林小冬懊丧不已,原以为今晚会有一番旖旎的风光,只是他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眼见无望,干笑着道:“白书记,那我回去了。”

白琳看着林小冬一脸的失落,不由有些好笑,苗瑜却是道:“小冬哥,你来得正好,我还有事情要你帮忙呢。”

这时林小冬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看向白琳的目光也清澈了许多,苗瑜跟他是早就熟悉了的,这丫头是个路痴,算是林小冬的学妹,也在江陵师范大学读书,早年林小冬任党委秘书长的时候,每次开学什么的都是林小冬送她。

给林小冬泡了杯茶,林小冬取笑道:“小瑜,现在可以了啊,都能一个人回来了。”

苗瑜不乐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对了,小冬哥,我回来是拿东西,明天还得回去,要不,你送我去吧。”

林小冬苦笑道:“不是吧?又要我卖苦力?”

“瞧你说的,谁叫咱们关系好呢?”苗瑜一脸甜笑。

林小冬腹诽道,今晚你要是不在,我们关系就更好了。

这时白琳从里屋出了来,道:“小冬,那明天就辛苦你一趟了。”

林小冬赶紧道:“没事,反正也就是坐个车。”

自己打车回了去,路上有村官打电话问林小冬怎么还没来,林小冬饥肠辘辘,说马上就到,一番胡吃海喝,回了宿舍,却怎么也睡不着,既惋惜今天没抓住机会,又庆幸幸好没发生些什么,无聊之余,跟一位叫“粉粉”的女网友聊起天来,想说说这事,却又觉得挺无耻的,扯了几句,便下了线。

第3章重回校园
患得患失之中正要睡着,父亲林中国忽然打来电话,说是人家给介绍了个女娃,要他明天回家相个亲,林小冬吓得大惊失色:“爸,你是不是觉得你儿子就差到不相亲就找不到媳妇了?”


林中国没有笑,很干脆地问:“你就说回不回来。”

“不回,明天要送白书记的女儿去学校。”林小冬回答得也很干脆。

林中国又问了一句:“这么说是有媳妇了。”

“爸,服你了,明天得早起,挂了。”林小冬对这个老爸真是无语了。

林中国嘿嘿一笑:“那我就这么跟你妈说了,下次回家,记得带回来看看。”

林小冬不会开车,在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之后,一大早就打电话给乡里的驾驶员秦昊。乡里有三部车,一部是白琳用的,一部是乡长顾自强用的,还有一部是私牌车,机动。

秦昊跟林小冬很熟,大家都是年轻人,又都未婚,所以很谈得来。昨晚林小冬就跟秦昊联系过,所以早上林小冬还没打电话的时候,秦昊就已经整装待发了。

上了车,秦昊笑着道:“林乡长,你该学个驾照,以后这玩意可是基本技能了,现在私家车又不贵,搞个首付,几万块钱的事儿,就能拿到车了。”

林小冬有心事,心不在焉,也懒得说话。

秦昊经常替领导开车,察颜观色的本事是一绝,看林小冬的样子,不是有心事,就是没睡好,笑着道:“林乡长,看来你是得了相思病,一宿没睡好啊,你先睡会吧。”

苗瑜也没心没肺地笑:“小冬哥有暗恋对象了?”

换了平时,林小冬肯定要跟他斗几句嘴的,现在却是没了那个心情,道:“好,我先睡会,等到了江陵叫醒我。”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虽然只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林小冬却是一连做了几个恶梦,一会看到白琳坐在床边笑眯眯地向他招手,待他扑过去却又不见了,一会又梦到苗瑜拿刀要捅死他,总之是恶梦连连,不得安生,再一次被惊醒后,林小冬实在无心再睡了,坐起来面无表情茫然地看着窗外,心里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想不了。

很不巧的是,路上遇到了堵车,等他们到了省城江陵,已经是中午了。苗瑜所在的大学正是林小冬毕业的江陵师范大学。

说到这事,也完全是个巧合。两年前苗瑜参加高考,达到了一本线,由于很难判断高大院校的录取分数线,所以一时之间报考什么大学很难以抉择,既怕过于求稳失去了进好学校的机会,又怕好高骛远错过了录取,当时林小冬也在场,顺口提了一句江陵师范大学,结果苗瑜还就真的报考了这个学校。结果证明,这个志愿填的非常正确,是最佳的选择。

林小冬是经常接送苗瑜的,现在回想起来,是不是白琳特意给自己在创造机会,只是江陵师范大学留给了林小冬非常痛苦的回忆,所以他每次接苗瑜的时候,都没有到学校去,而是选择了离学校不远的一个酒店门口。苗瑜觉得林小冬挺奇怪的,这可是他的母校啊,都不肯进去,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这一次仍然是到了那家酒店门前,林小冬让苗瑜下去,自己在这儿等她。

在路上,苗瑜就跟林小冬说了,回来拿样东西交了,然后再带行李跟他一道再回去。苗瑜就揶揄着说:“小冬哥,我有不少东西要带回去呢,太重了,拿不了,你能不能到我宿舍来帮我一下?”

苗瑜说得小心翼翼的,有点哀求的成分,换了以前,林小冬要么是不同意,要么就是让秦昊进去帮忙,不过这一次他觉得内心有愧,自己可是险些成为她“爸爸”的人,所以一口答应了下来,招呼了秦昊一声,两人跟着苗瑜一起进了校园。

这几年学校的变化不大,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只是重新走进去,心境已经大不一样。看着里面过往的学弟学妹,林小冬似乎已经忘却了那段令他不堪回首的过往,浮现在眼前的都是那些开心温暖的事情,忽然之间,林小冬有些向往学校里的生活来。

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女生公寓,秦昊不知道林小冬以前就在这里度过了四年时光,很惊讶地道:“我去,林乡,你是天生的猎人啊,嗅觉这么灵敏,找女生公寓都不带打顿的。”

林小冬笑了笑,没搭茬,这个时候是不会有管理员的,所以林小冬进入女生公寓如入无人之境,一口气上到了四楼。

学生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所以整个楼层也就那么三四个宿舍里还住着人,有的门开着,有的门虚掩着,林小冬非礼勿视,秦昊却是忙得只恨不得全身上下都长满眼睛才好,其实也就是女生宿舍而已,根本没有网上所说的那样,来个美女出浴图或者春光外泄图供秦昊大饱眼福的。

宿舍里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苗瑜介绍了一下:“小冬哥,这位是我老乡加室友,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副主席柳清漪。”

柳清漪笑了笑道:“不介意搭你的顺风车吧?”

林小冬也笑了笑:“车子能坐得下。”

男的叫冯啸天,名字很霸气,个子挺高,不过人长得瘦弱了一点,在介绍他的时候,苗瑜明显有点打顿,虽然说是她同学,但看起来像她男朋友却更多一些。

林小冬没那个心思,秦昊却有点意见了,在他看来,这个瘦不啦叽的小家伙算个毛线啊,要说苗瑜这小丫头出落得亭亭玉立,眼光怎么这么差,看上这么个手不提二两的瘦猴子?

“小瑜,什么东西那么重,你这个男子汉同学都搞不定?”秦昊的脸上带着笑,话说的却很是刺人。

苗瑜的脸红了红,林小冬听出来秦昊的不爽,正要岔开话题,没想到冯啸天的脾气倒是不小,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你是谁?”

秦昊嘿嘿一笑:“小子,你混哪儿的?跟谁说话呢?”

“秦昊,哪来那么多话,帮忙。”林小冬呵斥了一句,“小瑜,要带的东西在哪呢?”

“这个箱子。”苗瑜指着床底下的一只箱子,里面全是书,“小冬哥,这些书我打算带回去捐给乡里的学校。”

秦昊上了前,苗瑜低声向冯啸天说,秦昊是乡政府的驾驶员。冯啸天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屑的神色,一个开车的,神气个什么?

秦昊把箱子拉出来,直喘粗气:“好家伙,这么重,得有一百多斤吧?”

“你不是男子汉吗?”冯啸天不阴不阳地刺了秦昊一句。

“你说什么?”秦昊看冯啸天横竖不顺眼,立马卯上。


第4章原来是你
“你哪来那么多话?”林小冬指了一下那箱子,“弄楼下去。”


秦昊嘿嘿一笑:“重倒是不重,就是一个人不好弄啊。”

苗瑜赶紧跟上道:“就是就是,要不然就不麻烦小冬哥了。”

冯啸天抄着两手冷眼旁观,秦昊眼睛一瞪,不满道:“还不过来帮忙?”

冯啸天翻着眼睛道:“你看我像是卖苦力的吗?”

林小冬摇了摇头,拍了一下秦昊的肩膀,俯下身子,单手将那箱子提了起来:“小瑜,你收拾一下,看还有什么要带的,我在车上等你。”

林小冬中等身材,虽然看上去挺精神,却也不像那种孔武有力的人,没想到一只手就把百把斤重的箱子给提走了,秦昊固然吃了一惊,冯啸天也是吃惊得很。

柳清漪笑着把最后一件衣服装进包里,道:“小瑜,你这个小冬哥挺厉害的嘛,是干什么的?”

“他呀,是我妈的下属,我妈可疼他了,比我还疼,好像我是捡来的他才是亲生的一样。”苗瑜虽然在抱怨,却是笑眯眯的。

林小冬听得满头大汗,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

冯啸天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撇着嘴酸溜溜地说:“我看就粗人一个。”

“别胡说。”苗瑜戳了一下冯啸天的腰,“他就是我哥,你可别胡思乱想。”

“借过。”柳清漪对冯啸天不感冒,碍着他是闺蜜钟意的人,有些话也就憋着不说了。

林小冬把那箱子放到后备箱,秦昊狂赞:“林乡,你这把力气不简单啊。”

“种田种的,村里的农民力气大的多了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林小冬心情压抑,这才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否则他才懒得去花这个力气。

没等几分钟,楼上三人也都下了来,柳清漪很是大方地笑着说:“小冬哥不急着走吧?”

林小冬对柳清漪的印象不错,跟苗瑜比起来,多了一份睿智和成熟,当即道:“我不着急,如果你有什么事尽管去办,我们可以等你。”

“事倒是没有,只是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反正有车回去,也不急着走,我搭了你的顺风车,好歹也要表示一下,中午我请客,就简单点,学校边的小饭馆,不嫌寒碜吧?”

“有的吃就行。”林小冬还没说话,秦昊就先开了口。

“那就这么定了。”柳清漪笑着把装了几件随身衣服和物品的包放进了车子的后排,“前面不远就是,我们步行过去吧。”

“啸天,一起吧。”苗瑜似乎感觉到大家都有些冷落冯啸天,赶紧向他道。

冯啸天扫了一眼秦昊开过来的大众车,嘴巴又是一撇,暗自鄙视,嘴上却是道:“本来还有点事的,算了,我就陪陪你吧。”

林小冬听在耳里,眉头微微一皱。

看到这个餐馆,林小冬的眼前又浮现起往日的零零总总来,这个餐馆的名字、格局都没有变,也不知老板换了没有,想来应该不会换吧,因为这家餐馆不仅物美价廉,人也非常客气,生意特别好。

由于已经放假了,店里并没有多少生意,几人坐定,服务员拿来菜单,笑眯眯的,看起来跟柳清漪很熟:“清漪,今天还是老样子?”

柳清漪笑着道:“今天几个老乡在一起,吃点好的。”

说罢拿过菜单,要林小冬点菜。林小冬一点胃口都没有,强颜道:“我不挑的,随便什么都行。”

“装逼。”冯啸天嘀咕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大伙听的却很清楚,秦昊的脸色不由一变,“冯啸天,你怎么不叫冯日天呢,那不更牛逼吗?你他妈跩什么跩?”

“我跩怎么了?你个小司机得瑟什么?要不是看在小瑜的面子上,信不信我抽你?”冯啸天看来平日里也是个嚣张的主,嘴里是一句也不肯让。

“秦昊,闭嘴。”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就是对头,秦昊跟冯啸天头一回见面就呛了好几次毛。

“咦,林小冬?”那服务员惊讶地叫了出来,也恰巧是她这一声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林小冬笑了笑:“小惠,我还以为你认不出我来了呢。”

“怎么会呀,我去叫老板娘。”小惠忙不迭地奔向了后面,一边跑一边放开嗓子大叫,“茹姐,茹姐,你猜谁来了。”

被小惠这么一搞,几个人都有些惊讶地看着林小冬,林小冬耸了耸肩:“我以前一个月有二十八天都是在这里吃饭,不认识我才是怪事。”

柳清漪这才恍然大悟:“我说刚才怎么看着你有些眼熟呢,原来你就是林小冬啊。小瑜,你太不厚道了,你明知道我最……敬仰的人就是林主席了,你还瞒着我,老实交待,是不是想吃独食?”

“什么呀。”苗瑜打了柳清漪一下,“你知道我对这些不关心的,哎,你刚才什么?林主席?什么主席?”

“学生会主席啊,我真是被你打败了。”柳清漪道,“大二就加入学生会一直到毕业,做了三年学生会主席,不就是眼前这位了。”

“哇,林乡,你还有这样的辉煌史啊。”秦昊学着岳云鹏夸张地捂着嘴道。

“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都不记得了。”林小冬倒不是装逼,这些事情是他内心的隐痛,能不想就不去想。

这时,老板娘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奔了出来,上来就给了林小冬一个熊抱,要不是林小冬推开她,恐怕就要献上香吻了:“你个死小子,毕业了就一点音讯都没有了。”

“茹姐,几年不见,你的力气好大,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林小冬挣了一下,低声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顾你自已的形象,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哎呀,你变坏了,嘴这么损。”茹姐松开了手,秦昊这才注意到茹姐的成熟风韵根本不是眼前这两位小萝莉的青涩所能比拟的,瞪着她胸前的波涛汹涌般的一对人间凶器,狂吞了一口口水。


第5章豪放茹姐
“小惠,今天我心情好,不接其他客了,捡最好的菜给我上。”茹姐很是豪迈,这一点与她的胸器比较相称,只是跟温婉的长相却是一点都不搭。


话音一落,茹姐就挨着林小冬坐下,大有一副勾肩搭背的架势,要不是还有其他人在场,毫不怀疑她有狂占林小冬的便宜的可能。

“你毕业三年多了吧?给姐说说,这三年过的怎么样,现在在哪混。”茹姐的豪迈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柳清漪心里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不自在,不过相比之下,好奇更多一些,要知道她进校这两年,来碧茹餐馆不知吃了多少回饭了,基本就没听到茹姐说过话,今天这造型、这形象、这气质,太颠覆了。

“茹姐,你这样会吓到我的。”林小冬略略有些尴尬,冷汗直冒,不过他知道,沈碧茹只有在她遇到对的人的时候才会有如此酣畅淋漓的表现,换了其他人,连正眼都不带看一下的。

“坏东西。”茹姐笑骂了一句,看着一帮张大了嘴巴或惊讶或流口水的几位,拢了一下刚刚弄散的头发,说,“你们别惊讶,其实你们不知道,这小家伙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说起来那是五年前的事了,一个很狗血很俗套的桥段,一群混混来这里白吃白喝,还打她的主意,林小冬仗义出手,就这么简单。

秦昊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完全被茹姐给迷住了,心里不住地赞叹,尤物啊,连拨弄一下头发都这么诱惑人,真要命啊。

“小冬哥,想不到你还有英雄救美的辉煌历史啊。”苗瑜完全没注意到冯啸天情绪的变化。

林小冬淡淡地笑了一声:“好汉不提当年勇,过去的事就不说了。茹姐,你忙你的吧,我是来接苗瑜的,吃完饭就走。”

“没良心的坏蛋,有了小的就不理老的了。”茹姐故意调笑着看了一眼苗瑜,目光在冯啸天的脸上一扫而过,然后凑到了苗瑜面前低声道,“小丫头,你看人可得准一些,你这个男朋友啊,不怎么样。”

苗瑜呆了一下,冯啸天却有些坐不住了,被人这么不给面子的羞辱,他还真没法忍,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老女人你说什么呢?”

“小伙子,火气别这么大,年少气盛我能理解,但是过火了会惹麻烦的。”茹姐还是笑呵呵的样子,“你父母没教你对待女人一定要有礼貌吗?”

“姐,你赶紧去忙,我特想吃你做的菜,我等着啊。”林小冬不想闹得大家都不愉快,连推带抱地把茹姐送进了厨房,要离开时,却是被茹姐一把拽住了,指了指自已的腮帮子,示意他亲过来。

林小冬挠了挠头:“姐,你别逗我了。”

“滚犊子。”茹姐忽然火也大了,“一点都不像男人。”

外面,苗瑜低声劝着冯啸天:“啸天,干嘛呢,她说她的,我又不是她,别乱想。”

冯啸天气得吭哧吭哧的,柳清漪却是侧着头看着门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秦昊不时地瞅一眼厨房,神不守舍。

秦昊低着头挤眉弄眼地道:“林乡,你是嫩牛吃老草啊。”

“吃你个头,闭嘴。”

不一刻的工夫,茹姐端着菜重重地掼在了桌子上,连句话都没有,应该是真生气了。

林小冬无奈地看了一眼茹姐的背影,招呼着道:“大家别愣着了,赶紧吃吧。”

这一顿饭原本是柳清漪请的,被茹姐这么一搅和,味道全变了,林小冬本就没什么胃口,胡乱扒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苗瑜看看柳清漪,又看看林小冬,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顿饭在沉默中吃完,柳清漪要去付账,被林小冬拦住,说反正是老乡,以后有的是机会,这客他来请,不过他也没真的去付钱,不然真的会被茹姐给轰出来。

放下电话,正要跟秦昊说话,便听到冯啸天大声道:“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瞎呀看不出来呀?”

“不是的,我真只是拿他当哥看,不是你想像的那样。”苗瑜的脸都涨红了,拉着冯啸天的胳膊解释。

“少来这一套。苗瑜,算了,好聚好散,我不想以后再有人给我戴绿帽子。”撂下这句话,冯啸天拔腿就走,全然不顾已经哭成了泪人儿似的苗瑜。

冯啸天的嗓门不小,柳清漪也听了个清楚,搂住了苗瑜,劝道:“小瑜,这种人天生小心眼,你别为他伤心。其实他早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我不是他想的那样,我……我……”苗瑜心如刀割,想不到冯啸天会这么想,一时间各种复杂情感涌上心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扑在柳清漪的怀里号啕大哭。

冯啸天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在讽刺:“我早就看透你了,美人脸无耻心。”

这时,一根胳膊拦在了他的身前,主人正是林小冬。

“说话留点口德。”林小冬此前心情压抑,冯啸天又是苗瑜的男朋友,所以即便他说话有失分寸,也没有去跟他计较,但是此时此刻,冯啸天自已思想龌龊反而对苗瑜极尽所能的讽刺,林小冬就不爽了,这句话仅仅是个开端罢了,“同样都是男人,怎么就出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败类?”

“你他妈算哪根葱?”在冯啸天看来,林小冬一直在装逼,同样看他很是不爽,伸手狠戳了一下林小冬的胸脯。他比林小冬的个子要高,加上脸上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很有副居高临下的气势。

不过他的这种自以为牛逼的表情很快被另一种表情所代替,那就是痛苦,极度痛苦。因为林小冬一抬手便扭住了他的那根手指,看着手指以一个夸张的角度在扭转,钻心的疼痛瞬间传到了大脑,准确地向他传递着这种很少体验的感觉,跟着他便痛叫了出来,整个人也因为林小冬手掌的用力而跪倒在地。

“用不着下跪。”林小冬淡淡道,“你不要脸,不代表别人也是。向苗瑜道歉!”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