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境外势力”八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 儿子向FBI告发父亲

萧生客 萧参客 2022-03-15

作者:Wenhe、Robert、Alexa、Aruna、Joseph

我写这篇评论,是因为我想留下一个记录。作为一个参与2021年1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游行集会的数百万美国爱国民众中的一员,我想留下另一位和我同样的参与者却受到了审判的的记录。他叫盖伊·雷菲特(Guy Reffitt),德州人,是一个石油公司失业工人,今天对他的初审结束。 


2021年1月6日那一天,我也参加了这个爱国行动。我们想知道那天美国参院众院的议员们在国会山会议后,对2020大选诡异翻盘的正确解释、我们呼吁继续拥戴川普连任。在华盛顿纪念碑下,至少百万人聆听了川普总统的现场演说。和我同行的还有几位教会的兄弟姐妹。演讲结束后,我们随着人群从华盛顿纪念碑往国会山走去。我们几位年长些的拖着三把椅子,停在了国会山西侧的大水塘子的西面,只因人太多,我感到挤过去会很累。我们把椅子放下来,坐在那里眺望国会山,远远望去人山人海,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暴力的痕迹。


手机已经没有信号,因为几十万、上百万人同时在用手机,造成网路拥堵,既打不出去也收不到外面来的电话,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报道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前面的国会山里面发生了什么。在那里大概待了40分钟,到下午三点四十五分的光景,挤到国会大厦下面的姊妹回来说,警察开始往人群喷辣椒水和烟雾弹,她们进不了国会大厦,但看到一些穿着诡异、身上散发大烟味的人在人群中蹿来蹿去的鼓动。她们被辣到眼睛,就往回返了。听说马上要戒严了,我们就离开了DC。 


在回旅馆的路上,接到一位在德州的朋友电话,他让我们赶快看电视,说:“华盛顿国会山发生暴乱,已有人被打死。” 我们说:“胡说八道!我们今天一天都在国会山,现在刚刚离开,那是普通美国公民的爱国游行集会,哪里有什么暴动。” 朋友说:“十几家媒体都这么报道,都有视频镜头。” 我们问:“可有纪念碑附近人山人海的镜头?” 回答说,没有。

 

我们到旅馆房间,马上打开电视。各频道都在滚动播出有人冲进了国会山,有人被枪击。而数百万民众集聚华盛顿纪念碑附近的集会,没有任何镜头和报道。媒体这种选择性的报道,有失新闻从业者客观公正的职业道德。而这是自川普总统竞选以来、当选以后,美国所有媒体的一致表现了。尤其这次所有媒体都对华盛顿纪念碑下从上午八点开始到下午两点的人山人海视而不见,他们全都聚集在国会山下,架起摄影机,等候那一刻的 “暴乱” 出现,彷佛是预先就知道,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我们跟朋友说:不可相信媒体,我们只相信自己亲历亲为的事件,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事情。不管政府怎样定性1月6日的事件,我们不会与任何爱国公民割席,不管他们受到怎样不公平的待遇。因为我们是数百万集会中的一员,那天,我们置身其中,真切感受到,广大美国民众不满2020大选被盗和拥戴川普带领美国重新强大的愿望的强烈和沸腾。 


今天,从《华尔街日报》上看到,一位1月6日集会的参与者,德克萨斯州人盖伊-雷菲特被抓起来并受初审的消息。心中很有手足受伤的悲哀。那一天盖伊·雷菲特并没有进入国会山。但却面临着 “妨碍官方程序、内乱、枪支犯罪和另一项涉嫌威胁他的孩子不要举报他的” 多项指控,尤其指控他为 “暴动者的头目”,我们不知道这项指控的依据是什么。至少我们参与1月6日的游行集会完全是自费、自发的、有相同的理念的同道者的呼朋唤友,结伴而行,没有任何组织者。我们来到国会山下,只是想听到议员们对大选舞弊情况有公正的解释,而国会山历来就是公民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我们也完全没有任何要用暴力的心思。 


拜登政府对1月6日民众集会游行的定性令人愤怒,对进入国会山的人判重刑令人愤怒,我们对追求自由民主而被无端枪杀的巾帼战士艾什莉·巴比特(Ashli Babbitt)致以深深的敬意。 


集会何罪之有?

到国会山下集会何罪之有?

这位盖伊·雷菲特朋友何罪之有?

从此,国会山会不时会被铁丝网栏起,国会山再也不会对民众开放而只能遥望之。  


法院就1月6日国会暴动初审中,听取最终陈词 

检察官最后说德克萨斯人盖伊·雷菲特是去年华盛顿暴徒的领导人 

盖伊·雷菲特是与国会暴动有关的第一桩刑事审判的被告。(图片来源: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 )

华盛顿:2月28日周一,检察官们在1月6日的第一次刑事审判中结束了他们的案子,叫一名前德克萨斯石油工人的儿子和一位朋友出庭作证,以表明他如何逐渐相信需要采取潜在的暴力手段来罢免他认为腐败的华盛顿立法者。 


在你生命中这么短的时间里不做出牺牲可能对你的余生有害。” 盖伊·雷菲特(Guy Reffitt) 给当地一个右翼组织的其他成员发短信,当时他们正在讨论前往华盛顿去中断立法者计划好的对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的认证。 


辩方没有传唤证人,最后发表了一份简短的声明,称雷菲特先生只是因为当天在国会大厦外的一个限制区域内而有罪。预计陪审团将于周二上午开始审议。 

检察官展示的证据包括来自一个家庭短信群的屏幕截图,显示盖伊·雷菲特发给他的家庭短信照片。 图片来源: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 

在四天的庭审过程中,检察官介绍的证词、视频片段和短信链将雷菲特先生描述为与他的儿子越来越疏远,并在疫情期间,他的石油行业工作枯竭后与德克萨斯州三分卫民兵组织的成员保持联系。检察官说,雷菲特先生于2021年1月6日用扩音器激发了接近国会大厦的人群,并在穿戴着头盔和防弹背心的情况下与警察对峙。 


国会警察作证说,当雷菲特先生走向大楼时,他们向他发射胡椒喷雾和弹丸,并说他停在国会大厦西侧的一个外部楼梯上。 


雷菲特先生面临妨碍官方程序、内乱、枪支犯罪和另一项涉嫌威胁他的孩子不要举报他的妨碍指控。

美国助理检察官里萨·伯考尔(Risa Berkower)在政府的最后辩论中发表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讲话,她说,雷菲特先生在1月6日以自己的行为充当了暴徒的头目,并已准备好对抗,携带了装在枪套里的手枪。伯考尔女士说:“ 盖伊·雷菲特点燃了第一批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的暴徒。”

雷菲特先生的律师威廉·韦尔奇(William Welch)形容他的委托人夸大其词并且容易夸张,并强调他没有进入国会大厦。 


在最后的辩论中,韦尔奇先生说,雷菲特先生犯了一项非法停留在限制性区域的罪名,但不存在其他罪名。韦尔奇先生说:“你应该认定我的当事人犯有第3(a) 项罪名,因为证据表明他仍然在限制区内。” 


韦尔奇先生只讲了10多分钟,他说雷菲特先生从未袭击过任何人,并对雷菲特先生持有武器的说法提出质疑,并质疑检察官提供的证据的可靠性。检察官在国会大厦展示了一张雷菲特先生的照片,检察官说,在这张照片中,可以看到雷菲特先生的手枪在他臀部的枪套中。

在骚乱发生后的几天里,雷菲特先生在视频电话中向德克萨斯州三分卫的领导人回忆道:“他们告诉我们到此为止。我当时想,‘你们就给我让开这该死的路。’ ” 那位领导人没有去华盛顿,穿着一件灰色陆军背心躺在床上。雷菲特先生详细谈到了他身上的瘀伤,并将这次对抗比作一场军事战斗,他将这种经历与他的工作时间联系起来。他说:“油田与军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雷菲特先生是750多名因参与袭击美国国会大厦的亲川普暴徒而被控犯罪的人之一,对他案件的判决可能会影响数百人的结局。随着审判的展开,同一法院的其他法官在1月6日处理了数十起其他案件的审理,其中一些案件突显了政府如何努力应对这起规模庞大、史无前例的调查。

 

例如,在周一的另一场庭审上,一名法官严厉批评检察官基本上失去了对另一名德克萨斯州男子的追踪,该男子于12月因袭击警察和其他与骚乱有关的罪行而被捕,剥夺了他的正当程序权利,包括在他首次出庭后14天内举行初次聆讯并立即提出起诉。 


法官说:“如果你不能跟进,你就不能起诉这个案件。”他补充说,他正在考虑基于政府的错误驳回此案,并称该男子已被 “非法拘留” 了22天。 


在雷菲特先生的案件中,原来预计检察官会传唤他的一个女儿作证,但2月28日周一表示他们不会这样做。此前,雷菲特先生19岁的儿子作证说,他越来越担心父亲参与民兵活动以及他对立法者的威胁,以至于他在2020年圣诞节前夕向联邦调查局举报了他。儿子回忆说,在骚乱中,雷菲特先生告诉他的孩子们,如果他们把他交出来,他们就是叛徒,“叛徒会被枪杀”。 


3月3日周四,当他的儿子作证时,雷菲特先生泪流满面。 

盖伊·雷菲特和洛基·哈迪(戴着眼镜)一起开车去参加国会大厦附近的集会。 
图片来源: 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 

3月4日周五,搭雷菲特先生的车前往华盛顿的洛基·哈迪(Rocky Hardie)作证说,他们两人开了大约24小时,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Nashville)停下来过夜,他们背着 AR-15,手枪在枪套里。

 

哈迪先生作证说,他和雷菲特先生花了几个小时谈论国会中的 “腐败分子” 需要被清除。他补充说,他们已经为可能发生的暴力事件做好了准备,但除了听取唐纳德·川普总统的演讲然后与人群一起前往国会大厦之外,他们并没有明确的计划来做什么。 


哈迪先生说:“我想在某个地方,有人会在旁边观察,最终结果将是他们不会认证投票结果。” 他那天留在暴民的外围,因他的证词而获得了检察官的豁免权。

 

虽然哈迪先生作证不利于他的朋友,但他明确表示他的政治立场没有改变,他说他的信念是2020年的选举被盗,尽管没有任何法院或选举官员证实存在广泛欺诈的证据。 


“你今天仍然持有那些信念吗?”伯考尔女士问道。“是的,我确实这样的认为。” 哈迪先生说。   

在川普的支持者袭击美国国会大厦一年后,立法者和美国人对2021年1月6日发生的事情以及谁应该受到指责仍然存在分歧。《华尔街日报》记者着眼于自那时以来国会的变化,以及这对 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意味着什么。照片:盖蒂图片社 


盖伊·雷菲特被认定所有指控5项罪名成立

3月1日星期二陪审团经过不到四个小时的审议,认定对盖伊·雷菲特的所有指控成立,他将面临最高60年的监禁。他的儿子杰克逊·雷菲特(Jackson Reffitt)作了对他不利的证词,并在审判中提供了一些最有力的证据。


在宣读判决时,雷菲特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和桌子。当陪审员们逐一确认判决时,雷菲特看了看他们,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并简短地看了看一位继续哭泣的家庭成员。


他看着陪审员们离开房间,拉下口罩喝了一口水。在宣读判决书时,一位与妻子一起参加了大部分审判的雷菲特家人在后面的长椅上反复擦拭眼睛。雷菲特的妻子妮可在判决后与她一起坐在法庭的后排,并与被告进行了长时间的眼神交流。几分钟后,丈夫和妻子都摘下口罩,把手放在心上,雷菲特似乎对他们嘴里说着鼓励和爱的话。


宣读判决时,雷菲特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之后他摘下口罩与他的律师交谈了一次,并两次喝下了重新装满的水杯。当法官裁定证据足以证明他有罪时,他简短地摇了摇头,但在陪审团进场和退场时,他恭恭敬敬地站着,双脚分开,双手紧握在背后,尽管没有人似乎看向他的方向。


雷菲特是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韦利的49岁的三个孩子的父亲,去年被大陪审团以五项罪名起诉,罪名是将一支步枪和一支半自动手枪运到华盛顿特区,然后携带手枪进入美国国会大厦,据称他在那里参与了2021年1月6日的骚乱并阻碍了执法官员。他还被指控妨碍司法,非法进入国会大厦,并阻挠国会计算2020年选举团的选票 - 这一过程最终确认了乔·拜登在总统选举中战胜唐纳德·川普。


雷菲特是右翼民兵组织 “得克萨斯三分卫 “的成员,他对所有五项指控均不认罪,并试图撤销其中一些罪名,但未获成功。


雷菲特19岁的儿子杰克逊在1月6日的袭击事件后向执法部门举报,他告诉陪审团,他是在1月6日回到家里看到母亲和妹妹在看新闻报道事件时得知父亲是“黑帮”成员的,母亲告诉他父亲在那里。

雷菲特19岁的儿子杰克逊

根据为陪审团播放的录音,杰克逊捕捉到他的父亲承认他在国会大厦外携带枪支的情况,这种罪行可被判处多年监禁。

录音中杰克逊说:”你携带武器进入国会大厦?“ 盖伊回答:”好吧,我做了。我确实在我们拥有的土地上携带了武器。“ 当杰克逊描述他父亲对他和他妹妹佩顿的威胁时,法庭上情绪高涨,他们告诉他必须向当局告发他。

杰克逊回忆说,他说他 ”非常确定“ 他的父亲说过 “如果你告发我,你就是一个叛徒,叛徒会被枪毙” 这些话。杰克逊最终将他父亲在国会大厦的音频记录和照片交给了联邦调查局(FBI)。


参见:https://www.wsj.com/articles/prosecution-rests-in-first-jan-6-capitol-riot-trial-11646676506?st=mokmz77eoot2bkq&reflink=article_email_share

《北美保守评论》授权发布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参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推特兰博SSK2024

往期文章:


我们已经处于对俄战争之中了,而美国国会宣战了吗?

沉迷于俄乌战争的人转头关心我们美国的“人民车队”吧!

拜登的国情咨文是独角兽梦想与其粪便的结合

《北美保守评论》关于俄乌战争立场的声明

乌克兰没有被攻陷,人民在不屈抵抗

为美国的自由车队呐喊加油!

一批加拿大Rev.致特鲁多和联邦政府的公开信

今天的渥太华怎么了?塔玛拉配合警察戴上了手铐

从卡车司机到教堂的人再到妈妈们都不相信政府

我们都是卡车司机 | 警察开进被堵塞的大使桥清场

加拿大人受够了 | 左疯哈佛教授:切割轮胎,逮捕司机

2022选举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场硬仗,你与美国能输得起吗?

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平庸、自负、忘恩负义的一代人

终身教授彼得森辞职,称大学为“惊人的腐败企业”

救女儿逃离变性!

《真相工程》疫苗爆料视频系列(1-5)中文 

美国难道没有足够的义人吗?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