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又忘了关评论区了!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0月25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所有的进步,都是从正视社|会阴暗面开始的(深度)

于此聚焦2 2018-06-30



作者:蜀山大侠,来源:群学书院


总有人问:“你为什么总爱讨论社会阴暗面,总爱传播负面消息,这个社会难道没有一点儿好吗?你能不能多来点正能量?”或者,“尽说这些负能量有什么用?我们老百姓又不能改变什么!不如说点开心的,大家高兴。”


在我看来,只要能促进社会进步,不论是负面消息,还是正面消息,只要是真实的消息,都是正能量。


现在好多人理解的正能量,是只能说自己国家好,不能说自己国家坏,说好就是正能量,说坏就是负能量。从情感上说,这种态度并没什么不妥,托克维尔早就说过,对自己国家的眷恋,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模糊二无法定义的本能。


问题是,很多时候这个标准是双重的,说外国的好就是负能量,说外国的坏就是正能量。至于现实究竟如何,似乎并不重要。


这等于逼着人回避现实,逼着人撒谎, 一个人人说谎的国家,绝对不是一个好国家。这世界上所有的进步都是从负面消息开始的。



举几个不那么恰当的例子。哥白尼创立了日心说, 是看到了地心说的种种谬误。孔德创立社会学,是有感于大革命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毛主席周恩来创建新中国也是看到了旧中国的种种黑暗。


人类社会的种种进步,总是从发现负面问题,解决负面问题开始的。


1918年,胡适之先生在《易卜生主义》的长文里,就说过:“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社会,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是一点病也没有,却不知若要病好,须先承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承认现今的政治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


这些敢于有理有据地批评国家、批评社会的人,至少应该和颂扬国家、颂扬社会的人同样重要吧。点击此处查看:



另外一种典型的论调: 你看那些天天传播负面消息的人,天天挑刺,看自己国家哪里都不好,看别人国家哪里都好,这些人肯定是拿了外国人的钱,故意迫害自己国家的形象——胡适先生先生说,“中国人不信天下有无所为的公道,凡是替某人某派说公道话的,一定是得了某人某派的好处的,或者想吃羊肉的”(《努力周报》1922年11月13日-19日《这一周》)


在我看来,一个国家的形象, 是通过这个国家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上表现出来,是通过公共工程和公共服务的质量上表现出来,是通过国民的幸福感上表现出来。 


一个健康的人不会担心人家说他有病,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反而忌讳人家说他有病。一个国家好不好,人人都能看得见,特别在这互联网时代,根本无从遁形。


所谓正能量,就是符合事实的能促进国家进步的言行。而不是正面消息或者是负面消息本身。弘扬正能量,就应该从鼓励说真话开始。凡是反对说真话的思想,本身就是在传播负能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