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的女生,不能被如此对待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女儿新冠阳性 妈妈情绪“阴性”

猫咪来 像茉莉一样美好 2022-05-11

这是一篇妈妈日记,记录了女儿感染新冠病毒后一个妈妈的心路历程。它虽然是个案,但感染病毒后的慌乱、焦虑、不安都是一样的。女儿在欧洲,妈妈在中国,两万里的时空距离,母女连心,和病毒“相遇”,跟病毒“过招”,送病毒“离开”。

01


女儿周三去公司参加会议,欧洲区的经理们都来开会,会前每个人都做了检测,全是阴性。周四、周五女儿考试,她请了两天假。周四晚上她说有些感冒,在沙发上坐着突然感觉到嗓子不舒服。


周五她嗓子疼加重,打喷嚏,流鼻涕,感冒的症状很明显。女儿很敏感,立即去超市买了新冠检测试剂盒。她到家就做了自测,第一次是阳性,又检测了一次,是阴性。一阴一阳,也不知道到底是啥“性”。女儿急着考试,顾不上多想,就先按照阳性处理。她通风、消毒、戴口罩。下午女儿考试完在电话里告诉我这些情况,说她把显示阳性的试剂盒扔进了垃圾箱,说是赶紧把晦气扔掉。

 

晚上,女儿说嗓子依旧疼,又用试剂盒检测了一次,还是阳性。为了不感染别人,确保安全,她取消了周六和三个中国同学的聚会,并一一打电话告知。她告诉我说其中一个男同学也是周四晚上感到身体不舒服,然后就到正规的检测机构检测了,阳性。他的症状严重一些,咳嗽,发烧,有痰,痰中有血丝,乏力。这俩孩子商量后决定:不告诉国内的妈妈,省得妈妈担心。

 

我就是国内的妈妈之一。女儿第二天决定告诉我,她说:“我信任妈妈,我觉得还是告诉妈妈为好。告诉妈妈真实的状况,要不妈妈更担心。”我感谢女儿对我的信任。但是和女儿通电话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女儿的检测可能不准确,或者说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不愿意让女儿感染上,所以我不愿意相信这个检测阳性的结果是真实的。我期待着女儿说:“妈,我又测了一次,阴性。我就是感冒了。”


虽然和“阳性”已经“相遇”了,但我还是抱着幻想,我怀疑女儿的试剂盒用得不对。

02


周六下午我三点午睡起来,正是欧洲的早晨,女儿应该刚起来。我就在微信上例行问候女儿:早上好,宝儿,感冒好些了吗?

女儿回答:早上好妈妈,我感到好多了,就是嗓子疼。

我说:板蓝根有吗?你去冲一袋。多喝水,用菊花泡茶。

女儿说:好。

然后我发了微信文章让女儿阅读,又发了我们当地报社的视频:植物园的樱花绽放。我想让女儿看看故乡的春天。

 

我们母女俩这么一来一往发着信息,刷着微信,就到了4点钟,一个小时转眼过去。我给女儿打微信电话,我们聊了648秒。在这个聊天里女儿告诉我她又自测了一次,阳性。

 

我瞬间不淡定了!但女儿依旧谈笑风生的。在言语上,我也跟随着她轻松。但我分明感到我的思绪开始乱了,像沙尘中的柳枝。我觉得不仅是情绪,而是整个人都变得很摇晃,瞬间啥也不能平静了。脑子一瞬间一片空白,好像手机突然没电了,啥也看不到。刚刚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我一下都想不起来了。刚才到底在干什么?不知道。电话里都说了些啥?忘了。

 

虽然女儿的症状很轻微,但我也不愿意她是阳性。远在欧洲的女儿,孤立无援的,我又不能在电话里“扰乱军心”,不能把我的焦虑向她传递。我得稳住,我知道考验我的时候到了。但我该如何迎接这考验呢?

 

挂了电话,我心烦意乱,甚至是手忙脚乱地下了楼。我反复在小区的院子里走,反复抬头看天空。仿佛看着天空,就能传递我的心意一样。我看着头顶上的那一片白云,想象着女儿的“阳性”,一万种担忧,一万种焦虑让我不知所措。我看着眼前海棠树上的叶子,很机械地数着叶片,然后觉得数错了,再来一遍。我知道这是强迫症,但是这一刻就是改不了。我心绪烦乱,又假装宁静,我独自站在午后空无一人的海棠树下,任内心千军万马地奔腾。我强迫自己一遍遍数树叶,用强迫行为来逃避那个“阳性”。


女儿春节过后才搬的新家,目前还没有室友,可以说是举目无亲。作为妈妈,我不能传递我的焦虑,不能强化“阳性”这个事情,从而让她恐慌,但我的内心极其焦虑。我的亲朋好友都很关心女儿在国外的状况,国内的疫情一有散发,我的亲友们就会关切地询问我孩子怎么样?疫情如猛虎,大家都是谈虎色变。此刻我即便再无助,也只能一个人担着,我不能让大家跟着担心。

 

新冠疫情暴发三年了,男女老少都知道这个疫情。电视上、网络上、社区里、生活中我听说了无数次“新冠疫情”,但它一直都仿佛很“遥远”,好像在道听途说,好像是隔岸观火,因为我周围、我熟悉的人都没有感染的病例。如今,我女儿被感染,那“隔岸”的火呼啦啦一下子烧到我跟前,火烧火燎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切和痛苦。

 

我知道不能太频繁地给女儿打电话,不能反复强化这个事情,但一颗妈妈心是如此的不淡定,我几乎是数着时间在熬,熬到晚饭后给女儿打电话。我食不甘味地完成了“吃晚饭”这个任务,女儿打来了视频。视频里的女儿依旧是谈笑风生,说自己除了嗓子疼、流鼻涕外没有别的症状,不发烧,也不乏力。我让她打开窗户通风,让阳光照进来。女儿说:“妈,这病毒也许还没有到高峰,我现在还不是很难受。”

    我说:“那就好,你多喝水,多休息。”其实我心里有无数的担忧,我忍不住上网查询了奥密克戎的症状以及后遗症,但我此刻什么也不能对女儿说。我心里有一个信念:我是妈妈,我得稳住。不能向女儿传导焦虑和恐惧!

 

晚上,我建议女儿去读书或者弹琴,或者看她喜欢的电视节目,转移一下注意力。10点半,我准备睡觉,照例和女儿道了晚安。但是我知道,我肯定“安”不了。


    一晚上辗转反侧,想着女儿:万一今晚上发烧了呢?女儿一个人,连倒杯水的事情都没有人替她做。我迷迷糊糊睡一会儿,又突然惊醒,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拿起放在枕头边的手机,赶紧看看有没有女儿的消息。没有任何新的信息。我稍微松口气,此刻,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于是我接着再尝试睡着。然后再醒来,再看手机。反反复复,复复反反,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03


因为有6个小时的时差,我早晨起来的时候,女儿还在睡梦中。不能及时沟通,不知道女儿最新的状况,这让我很焦虑,但又没办法。我用读书来转移注意力,但,转移失败。于是我开了电脑,用记录来舒缓我的焦虑。

 

我写道:此刻差5分钟中午12点了,但我却还没有做午饭。从得知女儿阳性以来,我浑浑噩噩、昏昏沉沉、郁郁寡欢、强迫症严重,像在茫茫的雾霾里行走,烦恼又迷茫,啥也提不起精神。好像很机械地被时间,被突然涌现出来的或大或小的事情推着走,不积极不主动,没有激情,一切都很机械。我也出门见朋友,但也是木呆呆地,像没有灵魂的躯壳。


下午2点钟,我给女儿微信留言:娃,你好些了吗?

女儿没有回复。

2点半,我问候一次;3点钟,我又问候;3点半,我再次留言:宝儿,早上好,你好些了吗?

依旧没有消息。

 

我彻底不淡定了!我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女儿目前的症状很严重?是不是发烧了?是不是特别难受?是不是呼吸急促或者呼吸困难?我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

 

我忍不住去网上搜索新冠的症状和后遗症,然后自己吓自己。我不停地看手机,我觉得按键都快被我按坏了。实在忍不住,我就给女儿打电话,但对方没有接听。我的焦虑犹如重重迷雾,我看不清路,走不出来。唉,如果女儿半夜感到难受,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这让当妈的情何以堪?我是深爱女儿的妈妈,却在她生病的时候连一口水都不能为她端,更不用说给她做饭、照顾她了。我傻傻地坐着,胡思乱想,我甚至有些后悔让她去留学,后悔让她在国外工作。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是女儿打来的电话。我赶紧接听,硬生生忍住所有的焦虑。女儿说:“妈,我刚醒。昨晚上太难受了,觉得嗓子干,不停地喝水,喝了好多水,然后就睡着了,一下子睡到现在。我没事,现在觉得好多了,我这就起来。”我的心放下了,从焦虑到踏实,是那种从云端一下子落到地上的感觉,我甚至感到我的身体有些失重感。

 

女儿吃过早饭后,和我视频通话25分钟。女儿依旧是谈笑风生,状态很好。像合唱那样,我跟着女儿的节奏,在面子上也是谈笑风生,但我心里还是起起伏伏的不能宁静。虽然在电话里我说:也好,你可以休息两周,不用去上班。但是说实话,还是不想让女儿感染上啊。我让女儿用淡盐水漱口,在喉咙处多停留一会儿。女儿在视频里,立即去冲淡盐水。我说让她喝一包板蓝根缓解嗓子疼。我小心翼翼地问:“你吃饭能闻到饭菜的香味吗?”说实话,我非常担心她像网上说的那样味觉丧失。她笑着说:“能啊,不仅能闻到香味,还能吃出来香味。就和平时的感冒一样的,你放心吧妈妈。”

 我担心女儿嗓子疼,就不想让她说太多的话。我让她多喝水,去休息,然后结束了视频。

 

我一瞬间心乱如麻。又一瞬间淡定从容。我是妈妈,我首先得稳住,不能传导我的焦虑不安。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女儿那里满大街都是感染病毒的人,一天几万例,像击鼓传花,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考验我的时候到了!我得经受住考验!我得保持平静!

 

傍晚,我们又视频一次,女儿依旧是谈笑风生,她一个劲儿安慰我啥事都没有。说她自己除了嗓子疼,鼻塞等感冒症状外,没有其他不舒服。

晚上68分我写道:我刚才在院子走了几圈。保持好心情。既然是阳性,既然已经感染了,那么就让女儿好好休息。 

晚上743分我写道:我刚才和女儿视频了。她谈笑风生的,症状很轻微。她不停地笑,说等会儿去读书、然后洗衣服。说已经告诉公司自己自测阳性,公司让她居家办公。


 

尽管女儿那边云淡风轻,但我仍然是集中不起来注意力,觉得心不定、很浮躁。对,就是浮在我自己不平静的躁上,不能定下来。


我从上午开始记录,断断续续写了3千多字,自言自语般啰嗦着我的啰嗦。这些絮絮叨叨的文字,像一树又一树的花开,密密麻麻挤在枝头,挤在心头。这花,叫烦恼,叫浮躁,叫不宁静。

晚上11点,例行给女儿发信息,告诉她我准备休息了。其实,我并没有“晚安”。

 

心不静。就觉得生活突然间被“新冠阳性”这块石头击破了,一圈圈涟漪,甚至是一个个浪头涌来。原来,所谓的平静是如此脆弱,像俄乌战争,一声炮响,宁静被打碎,多少人的岁月静好顷刻间破碎,也像玻璃杯子突然摔碎在地上,一片狼藉。

 

我让女儿艾灸熏蒸屋子,又担心她万一睡着了,着火不安全。于是又叮咛她一定要等艾条熄灭才能去睡。总之,我的时间都被担心、忧虑甚至焦灼撕成了丝丝缕缕,继而又在新一轮的担心、焦虑下碎成星星点点。

 

所以,这世间根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有相对的平和宁静。珍惜吧。

04


今天女儿一大早就起来,给我留言说好多了,基本上是神清气爽。女儿第一时间用试剂盒检测了一下,显示阳性的红线已经非常淡了,这个消息让我们母女都很振奋。继续多喝水、多休息,继续开窗户通风,然后用艾灸熏房间。

 

病毒从盛到衰,我的心情也从起伏变得平静。生活翻过兵荒马乱的一页,又重回有条不紊的状态。

 

我和女儿都盼着时间快一些到第二天,再看一次检测的结果。好消息是:女儿那个检测阳性的同学,也转阴了!他还专门发了一个朋友圈,展示了检测机构出具的“阳性”和“阴性”检测截图。他没有吃一粒药,也无药可吃,三天就自愈了!而且跟他同住的室友,在没有进行专门隔离的情况下,身体也没有任何感染症状,这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

 

相比起我的焦虑、不安、甚至是恐慌,孩子们都很淡定,他们该干啥干啥,没有慌乱、更没有恐惧。究其原因,一是因为他们身处欧洲,每天感染的人数成千上万,周围认识的朋友感染过新冠的比例相对较高,他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二是他们都打过三针疫苗了,从心理上不害怕被感染,觉得即便感染上也没有啥大不了的,不过度忧虑,不在揣测和想象中放大恐惧,自己吓自己。这样的心境也有助于身体的恢复和免疫力的提升。

05


今天早上,女儿起来就做了一次自测,阴性!显示阳性的红线彻底消失了!

我们打了视频电话,看着女儿良好的精神状态,听着女儿欢快地说:“妈妈,你看,我活蹦乱跳的,你要完全放心啊,这病毒也没有那么可怕,我打败了病毒!”

 

我绷紧的弦瞬间轻松,觉得心情开朗,仿佛从水火中一步跨到岸上。

第二天,女儿又自测了一次,还是阴性。彻底放心了!


至此,我所有围绕“病毒感染”的胡思乱想、焦虑恐惧、揣测担忧,此刻全都烟消云散!这好比考试前的紧张不安,在想象里觉得自己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一旦真正坐到了考场上,反而平静了,可以面对眼前的考题,一道一道往下做。

 

这次女儿感染新冠病毒,对我们母女来说,是一场考试,或者说是一次考验。考试很难,考验也很严峻,但庆幸的是,我和女儿都通过了这一关。女儿是从容不迫,我是手忙脚乱,但最终我们都完成了自己的答卷,得到了成长。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很多事情都需要在“事上练”,否则再多的理论都是空谈。即便是平时说得天花乱坠,如果一遇到具体事情就惊慌失措,甚至全盘崩溃,那就是“叶公好龙”或者是“纸老虎”。

 

又到了周末,孩子们上次取消的聚会又重启了。女儿和朋友们周六去玩卡丁车,周日去户外赏花聚餐。青春飞扬,伴着无限的春光。

 

几天的时间,女儿和同学都自愈了。像沙尘暴过去,天空又是蔚蓝一片。


这次和病毒的“相遇”让我感慨很多。一是凡事都有第一次,感染病毒也一样。因为没有经验,因为对未知充满恐惧,第一次总是让人猝不及防,手忙脚乱,甚至惊慌失措。但既来之则安之,真的感染上了,和病毒交手了,就要面对现实、稳住情绪,不胡思乱想,不放大恐惧,多喝水、多休息、少消耗,内心保持正念。


二是病毒可以是“阳性”,但情绪要保持“阴性”。特别是作为一个母亲,在孩子感染病毒的时候,内心无论再焦虑,再恐慌,都要稳住,至少在和孩子交流的时候,要保持淡定,不向孩子传导焦虑和恐慌。和孩子共同成长的机会无处不在,作为家长要上好这个“成长课”。

 

三是岁月静好是一种难得的状态,置身其中,要学会珍惜!变化和不确定才是生活的常态,要处变不惊,随遇而安,努力保持好心态,在一次次修炼甚至是磨砺中,让自己更强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