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被骂丑女的她决定好好调教这个恶魔小霸王……

2017-10-20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导语

穿越成相府废物七小姐就算了,还顶着东盛第一丑女的头衔,前身就是因为太丑而跳湖。再世为人,她决定顶着一张“麻子”脸,去会一会那个给她扣上第一丑女恶名的“霸王”……


    冷,好冷……

    水,不断地从四周涌进身体里,浑身冷得刺疼。

    “唔……”凌若悠一清醒就被呛了好大一口水。水压的不平衡让她呼吸困难,顾不得其他,求生的意志力,让她拼了命地往上游。

    “哗啦——”,凌若悠终于冒出了水面,大口地喘着粗气。

    惯有的警觉,使她在喘气之余仍不忘戒备的观察周围的一切。

    四周一片漆黑,看不出是哪里。

    突然,远处隐隐有灯火亮起,人声嘈杂。

    稍稍恢复的凌若悠,不禁陷入疑惑。

    怎么回事?她记得她明明是跌下了楼梯昏了过去,这个时候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应该是在医院的,怎么会掉进水里呢?

    难道是被她抓奸的那对贱人打算要杀人灭口!才将她抛尸水中?

    哼,想得倒挺美,她死了倒罢,现在她没死,等她回去,她绝对不会放过那对贱人的!

    眼下还是得先活命要紧,凌若悠想着,便慢慢地划动身体,借着微弱的月光,往岸边游去。

    等她艰难爬上了岸边,已精疲力尽,长时间缺氧,让她身体达到了极限。恍惚间,她似乎听到了一个焦急而又惊喜的声音:“小姐!”

    凌若悠抬头,扬起一个惨白的笑脸……再也撑不住的她,终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晕了过去。

    “唔……”凌若悠皱着眉头,从沉睡中醒过来,睁开眼的那一刻,梦中所经历的一切历历在目,加上那段本不属于她的记忆,茫然无措的她,陷在自己的回忆中,久久不能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凌若悠才渐渐回过神来。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一切,心情复杂难明。

    这是一个充满古色古香的房间。缀满小珍珠的鲛纱帐从房梁处垂挂而下,在她身下,是产自名满苏杭,一匹难求的蜀缎,指尖轻触,入手的是细腻柔滑的舒服感,让她沉闷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

    再看向周围,入眼所见,都让凌若悠惊奇不已。

    手工雕镂黄梨木座椅,极品青花白瓷,千金难得的金地花卉纹丝毯……

    这一件件,如果拿到拍卖行去,那可都是震惊中外的古玩珍品。

    她附身的这个身体,家里倒挺富有,比起现代的她家,算得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这些都是假象,就跟她丞相府七小姐的身份一样,她从这副身体残存的记忆中看得出,她在这个家里活得并不是很如意。

    首先,爹不疼娘不爱,其次,亲姐姐柔软可欺,再加上家里那些个姨娘、姐妹时不时的刁难,欺负,更别提祖母、祖父对她的漠视和府里下人们对她的慢怠了……

    据她的回忆叙述,小丫头和她名字一样,也叫凌若悠。身份是星云大陆上东盛国丞相府里排行第七的小姐,虽然是嫡女,但却总被庶女欺负,只因有了一个不得宠的母亲。

    她的母亲,本是镇国将军的掌上明珠,闺名林思音,长得美若天仙,温柔可人。因为抛绣球招亲而嫁给了她当时身为状元郎的父亲。

    林思音为丞相生育了两个女儿。她的前身,在丞相府中排行第七,和她一母同胞的姐姐叫凌若曦,排行最长,是丞相府的嫡长女。

    婚后两人也曾有一段恩爱甜蜜、比翼鸳鸯的幸福生活。然而好景不长,婚后才不到三个月,她的父亲就纳了从小青梅竹马的表妹花月容为妾。从此,她母亲的生活就陷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花月容进府就收拢了大部分人心,包括身为她祖母的老夫人。而她母亲却因矜持骄傲,不屑与花月容争锋相对,屡屡吃了花氏的亏,最后甚至被设计夺了掌家的权,徒留丞相嫡夫人的虚名。

    对于此事,她的父亲却从来没有为母亲辩解过什么,母亲因此对父亲心灰意冷。因为心里的积怨,对每次进房来的父亲,母亲总是没有好脸色。

    久而久之,厌烦了的父亲,也就渐渐没了兴致,越来越少去母亲的院子里。后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短短几年内,便纳了许多新人进府来。

    因为父亲纳新人,累得她,本应是身份尊贵的嫡次女,在姐妹中的排行竟然靠得那么后,排到了第七。

    说到这里,凌若悠不得不佩服自己身为丞相的父亲。官场上,他才华横溢,长袖善舞,短短十几年,便从随侍的五品官员爬到了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位。情场上,他俊朗的容貌,儒雅的风范,令很多女人为之倾慕,为了成为他的侍妾,如过江之鲫般,一个个使劲手段地扑进丞相府。

    凌若悠细数了一下,不论那些个被处置了的通房,她父亲除了她母亲这个正室外,竟然还有六个妾室,几乎个个都有生养。

    而其中,对她娘亲林思音最有威胁力的就是,二姨娘花月容,进门比她的娘亲晚,却也为丞相育有了两个女儿,分别是二小姐凌若雪和四小姐凌若冰。

    值得一提的是,她父亲虽有着众多的女人,却没人给他生下儿子。相府里只有小姐,没有少爷,这件事不仅是她父亲的遗憾,同时也是她已经退隐了的祖父和掌管后宅多年的祖母的遗憾。

    这不单单意味着丞相府没有后人可继承家业,更让她祖父,还有父亲着急上火的是,他们多年官场累积的那些权力和关系网,也将后继无人。

    如果是这样,一旦新帝登基,曾经作为东盛国丞相府的凌府,也将成为历史,被淹没在那些新崛起的士族权贵中。

    所以,为了阻止这种局面的发生,她父亲选择在朝中新选上来的年轻官员里,挑选比较有前途的士族子弟,好好栽培,以待日后继承丞相在朝中苦心经营的一切。

    她父亲和祖父看中的人是新任的状元郎莫志远,其父是正四品户部侍郎。而能让那选出来的继承人和凌家关系密切而又荣辱与共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于是就有了凌府嫡次女和莫家少爷的婚约。

    而为什么订立婚约的是嫡次女而非嫡长女呢?这就要从凌若悠的母亲说起了。据说林思音和莫夫人是闺中密友,嫁了人之后两人便很少来往。

    后来有一次,在林思音肚子里怀着凌若悠的时候,正巧和怀有身孕的莫夫人在白云寺相遇了,两人忆起昔日相处的无忧时光,为了延续往日的情谊,便约定等孩子出生,若是同个性别,便让他们义结金兰,若是一男一女,便做儿女亲家。

    所以,就有了后来这趟子事。

    林思音从小对凌若悠就不冷不热的,但凌若悠和莫志远的婚事,却可以说是林思音促成的,这让凌若悠很是受宠若惊。在听说莫志远小小年纪便很得皇上赞赏,连自己父亲对他也是青睐有加,她便安心守在房里,任其他眼红的姐妹频繁故意来挑衅,她也不吭一声,一心期待要在三年后嫁给莫志远为妻。

    然而让凌若悠想不到的是,就在前不久,她突然口吐白沫,昏迷过去。醒来之后,据大夫确诊说是患了麻风病。脸上竟然莫名其妙长了许多大小不一的麻子,这无疑毁容的事实,对凌若悠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屋漏偏逢连夜雨。没想到,就在她沉浸在自己满脸麻子的悲伤之中时,却听闻,京中的纨绔子弟们某次聚在一起打赌,赌输的人便要向京中最丑的女子提亲。

    而那一次,打赌输了的人是素有“东盛小霸”之称的镇南王世子李在野,在她病中第三日,便偕同京中众纨绔,来到他们相府前,叫嚣要让凌若悠岀府相见,向她提亲。

    霎时间,京城第一丑女的名号就落在了她身上。丞相为此很生气,一纸状书就告到了皇上面前,这才让李在野有所收敛。但此时,凌府已经沦为了整个京城中的笑柄,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就是此事。

    凌若悠每日在府里听着经过的下人对她指指点点,而她的母亲,每次看到她,却只是默默流泪。沉重的氛围,让凌若悠终于不堪重负,趁人不注意,投湖自尽了。

    “吱呀”一声,门扉轻启,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裙的小姑娘走进了房间。

    当她看到醒来的凌若悠,惊叫一声,欣喜地冲到凌若悠面前。

    凌若悠看到小丫头,脑袋里自动自发浮现了小丫头的名字。

    “锦碧。”凌若悠朝着小丫头微笑着,尽管此时她脸色依旧苍白,但看在锦碧眼里,却如沐春风一般,原本紧张的心情,顿时化做浮云朵朵。 

    “小姐!你醒了?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的?肚子饿吗?用不用奴婢去帮您端些膳食来?呜呜……小姐,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奴婢在湖边找到您的时候,真的吓死了,呜呜……”

    锦碧很激动,说到最后,竟喜极而泣。

    “好了,傻丫头,别哭了,我这不是醒过来了吗?谢谢你,真难为你能找到那湖边,把我救回来……”

    锦碧抽噎着,却慢慢止住了哭泣。她听着凌若悠的话,突然觉得今天的小姐和往常的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往常的小姐,因为心情一直很压抑,所以她大多时候总是沉默寡言。就算有事,想关心别人,她也不会直接袒露。

    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改变,但锦碧却很欢喜,比起往日的小姐,现在的小姐活脱了不少,更让她觉得容易接近。

    “小姐,别这么说,这都是锦碧应该做的。锦碧只恨自己没能早点找到小姐,让小姐独自遭受那些罪,如果您有事,锦碧也不想活了……”锦碧看着凌若悠,眼神坚定地说。

    “傻丫头,胡说些什么呢!”凌若悠佯装恼怒的瞪了锦碧一眼?

    心下却是一阵感动,锦碧和凌若悠从小一起长大,情分自然不一样。

    但凌若悠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她说清楚:“锦碧,记住,人能活着,真的很不容易。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不能轻易放弃生命。就算为了我,也不许!知道吗?”

    “小姐……”,凌若悠说得郑重其事,锦碧呆呆地听着她说话,心里却觉得窝心温暖。

    “知道了,小姐!您就放心吧,以后锦碧还要好好伺候您呢,不会随便做傻事的。”

    “嗯,那就好……我投湖的事,府里的人都知道了吧?”丞相嫡次女投湖自尽,这种事大概想瞒也瞒不住吧。想死没死成,不知要有多少人来奚落凌若悠呢?

    “嗯,小姐,奴婢和府里的人找了您许久,才在湖边找到晕倒的您,奴婢一个人找不到您,就只能呼喊让其他人帮忙了……”锦碧想到以前凌若悠一有什么事也是尽量瞒着府里众人,生怕凌若悠不开心,回答得很是犹豫。

    “没事,我不是在怪你,只是觉得,我这么快醒来,府里有些人似乎又要开始不安分了呢。”凌若悠想到她跳湖之前,那些有意无意就走到她面前磕叨一通的下人,心里暗暗冷笑。若没有人指使,那些下人能有这个胆子在堂堂的嫡小姐面前胡说八道?

    “呃,小姐,别人奴婢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两个人,知道您醒过来,一定会很高兴的。”锦碧说得高兴,连眼睛都快眯成缝了。

    “哦,你说的是我娘和姐姐吧,也对,我现在醒过来了,也不知道她们知不知道……”凌若悠想到自己醒了这么久,还没有人过来看她。心里有些疑惑。

    锦碧呆愣地听着凌若悠云淡风轻地说着大小姐,一脸惊奇。现在的小姐,好像变得很懂事,根本不像之前,一提到大小姐,就像被踩着了尾巴,炸了毛的猫一样。

    “你怎么那么奇怪地看着我?姐姐不管怎样都是姐姐,两姐妹之间,难道不许我们吵吵小嘴啊?”凌若悠嘴硬地在锦碧面前那样说,但她心底知道,其实是因为她穿过来了,所以,才会将以前的一切看开了。

    据她前身的记忆,她们的娘亲林思音似乎从小就很偏疼她的姐姐凌若曦,不管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都是要先问过凌若曦喜不喜欢,最后才给她的。而每次她一眼看中的,最后都会碰巧被凌若曦拿去了。

    不仅如此,林思音因为凌若曦从小身子弱,三天两头生病,所以,总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凌若曦身上,而常常忽略了凌若悠的感受。

    林思音还老和凌若悠说,姐姐柔弱,做妹妹的应该多让让姐姐,免得姐姐不开心。为此,凌若悠总是对凌若曦发脾气,明明她才是妹妹,为什么母亲总要她让着姐姐?

    而凌若曦呢,每当凌若悠对她发脾气时,她总是淡淡微笑,一点儿都不生气,这让她们母亲更加觉得凌若悠的不懂事。

    “悠儿,你终于醒过来了吗?”一个温柔的嗓音,在凌若悠的耳边响起,那感觉,很熟悉。

    凌若悠抬眼望去,只见门边,站着一个被丫鬟扶住的女子。头一次,凌若悠惊叹:世界上竟有这么美的人!

    只见那女子,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身穿一袭素锦衫衣,云鬓峨峨,不施粉黛的脸上,尽管有着掩饰不住的苍白,但却无损她的绝美容貌,反而让她更显几分柔美。瓜子型的脸上,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含着掩饰不住的关怀,默默地向凌若悠看过来。

    娘!凌若悠的心里,涌现出一种激动莫名的感觉。

    这就是她传说中的娘亲,丞相府的嫡夫人,曾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的镇国将军女儿,林思音。

    她对着前方,微笑着开口:“娘亲,悠儿醒来了……”

    两母女渐渐靠近,林思音伸出双手,轻轻地抚上凌若悠的脸颊。霎时间,泣泪如雨。凌若悠看着她流泪的样子,不知怎地,自己的眼眶也渐渐湿润,鼻间发酸。锦碧看着她们,更是又笑又哭。

    “娘亲,别哭了,悠儿这不是醒过来了吗?这是好事,应该高兴的嘛!”凌若悠首先平复下来,她轻轻拍了拍林氏的后背,帮她缓解情绪。

    “悠儿,都是娘亲不好。娘亲很后悔,娘亲没能好好开导你,不然你也不会去跳湖,是娘亲失职……”

    尽管林氏说得语无伦次,凌若悠还是能从中感受到浓浓的关爱。

    此时,她真怀疑她前身的脑袋是不是被门给夹到了?不然,这么明显的母爱,她之前怎么从来都没发现过呢?

    就在这时,门外传进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娘亲,悠儿醒过来了吗?”紧接着,一个女孩慢慢地走了进来。但她不敢走太快,生怕会被屋里的人当场喝住。

    那女孩,大概十三四岁的模样,身穿绣着兰花的金黄色云烟衫,梳着双丫髻的发间,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其中,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她颈间戴着一串水晶项链,腕上的红玉玉镯衬出她温润如玉的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随着她的动作,裙角飞扬,宛若年画里的小仙子。

    林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先是看看凌若悠,再看向那女孩。微笑着喊道:“曦儿来啦!没错,悠儿刚醒过来呢。”

    凌若曦闻言,便看向躺在床上的凌若悠,笑盈盈地对着她说道:“悠儿,你能醒过来真的是太好了。母亲和我,一直都很担心你呢。这不,姐姐刚伺候祖母睡下,便马上赶过来看你了。”

    姐姐凌若曦?凌若悠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对比着林氏和自己,凌若曦的穿着打扮未免也太过华贵了。难道这就是从小被养在老夫人身边的待遇?怪不得她前身一直对这个姐姐很不服气,敢情是小女孩的嫉妒心理吧。

    凌若悠摇了摇头,看着凌若曦,温和地打着招呼:“谢谢姐姐关心,悠儿已经没事了。”

    凌若悠的反应,让林氏和凌若曦都吓了一跳。按照往常,凌若悠都没等到凌若曦开口,就尖着声音朝凌若曦吼道让她这个只会讨好祖母的人赶紧离开。没想到现在,凌若悠却是一脸平静,和气地和凌若曦说着话。

    林氏和凌若曦对于凌若悠的这种转变,都有些茫然无措。两人迟迟没有动作,凌若悠觉得很奇怪,问道:“娘亲,我和姐姐都是你亲生的吧?”

    凌若曦因为这句话,心里“嗑噔”一下,心里暗道:难道悠儿发现了什么?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