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被蛇咬了那,婶儿非要帮我吸出来…

2017-10-30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导语

“真是个好东西啊!”没有了遮拦,宋小玲已然可以清楚的瞧见叶臣的大货子,她忍不住张开樱桃小嘴儿发出一声惊叹……


    七月的章河村越发的炎热起来。

    叶臣借着自己小姨在村委会干妇女主任一职,也混到了一个暑假看打水机的临时活计。

    “嘘嘘嘘……”

    正值晌午,叶臣本是躺在水渠房里头午睡,忽然,他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这声音听起来很是怪异。

    叶臣暗道,难不成有人想要偷电动机?

    要知道,章河村一到夏季,全村的水田都得靠着水渠的一台打水机来抽水灌溉,这玩意儿要是被偷了,那么整个章河村村民一季的庄稼就完了。

    叶臣冷哼一声,爬了起来,朝着那声音走过去……

    这才刚一走出去,叶臣便愣住了。

    只见水渠房不远处的田埂边上居然有一个女人蹲在那边,一身黑色的半透明长裙被她撩了起来,那白花花的大屁股正对着叶臣这边,而先前那哗哗的声音便是从那女人的屁股蛋子中间传出来的!

    长这么大,叶臣还是头一次瞧见女人的身子,而且还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身子,看着那浑圆白嫩的屁股蛋子,叶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要是可以凑近点儿看个仔细该有多好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叶臣眼珠子一闪,悄悄地潜入到章河里,朝着那黑裙女子那边缓缓地游了过去……

    不一会儿,叶臣便游到了女人的下方,抬头一看,这下,他立刻将那女人的身子看了个通透,特别是瞧见那漆黑抹乌的地方,更是让叶臣心里头一阵火烧火燎。

    叶臣以前在学校边上的租书屋里看过一些这样的书,他知道,女人有两个嘴儿,男人也最爱这两张嘴。

    今个总算是见到真的了,虽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漂亮,但是男人的本能还是让叶臣身体有了异常的反应……

    “咕咚”一声,叶臣咽了咽口水。

    “谁?!”

    可能是咽口水的声音太大了,那女人忽然惊呼一声,低头一看,待的她看清楚是叶臣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没好气地骂道:“叶臣,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偷看老娘?你信不信老娘戳瞎你的眼珠子?”

    看清楚女人的脸之后,叶臣猛地回过神来,尴尬地说道:“小玲婶儿,我……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我……我以为是偷电动机的小贼呢。”

    这黑裙女子名叫宋小玲,是别村嫁到章河村的小媳妇,平日里也很少下地干活,外加长的好看,她男人宠的厉害,从不让她碰地里的农活,使得她皮肤保养得非常好。

    那大大的媚眼仿佛会说话似的,一闪之间都仿佛可以勾走男人的魂儿。

    “哎哟……”

    忽然,叶臣只觉得下身一阵吃痛,他连忙爬上了岸。

    听到叶臣忽然发出痛呼,宋小玲也有些担忧,可是待的她看到爬上岸的叶臣之后,白皙的脸蛋上立刻浮起一抹嫣红。

    感情是叶臣那货子把裤子高高顶起,外加被水浸湿的裤子处于半透明状态,那里面的东西半遮半掩的,别提有多撩人了。

    宋小玲本是想要对叶臣发火的,可是当她瞧见叶臣这货子的时候,她却媚眼闪动,心头改变了一点儿主意。

    “叶臣,你是咋啦?”

    叶臣痛得龇牙咧嘴,“小玲婶儿,我……我这东西好像被咬了。”叶臣有些难为情地指着自己的货子。

    宋小玲她男人虽然外出打工能挣到点儿钱,但是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回家待一段时间,身为一个尝过人事的女人,宋小玲哪里能够挨的了那个罪啊?

    平日里也就只能在地里摘点自家种的黄瓜茄子来解解馋,可是那终归是治标不治本啊。

    她也不是没想过要偷个汉子,可是章河村的大老爷们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就是歪瓜裂枣的,她哪里能够瞧得上啊。

    今个她瞧见叶臣这大东西,比之平时用的黄瓜都不逞多让,这让她忍不住有些心动,此刻想着叶臣这小犊子一会儿用这么大的玩意儿倒腾进自己的身体里头,宋小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只觉得那地儿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泛起……

    痒!

    湿!

    “你别着急,你被咬到哪里了?婶儿给你瞧瞧?”宋小玲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激动,一脸关心地凑到叶臣的身边。

    听到宋小玲的关怀之声,叶臣心中很是尴尬,可是他很担心那地方被要坏了,还是老实的指着那货子告诉了宋小玲。

    “你这小坏蛋,人不大,坏心思倒挺多,咋的?想要欺负小婶儿呢?”宋小玲嗔怪地白了叶臣一眼,顿时媚态横生,那娇媚的模样是个男人恐怕都有些吃不消。

    可是叶臣是真的有口难辩,苦着脸说道:“小玲婶儿,我……我是真的被咬了。”

    瞧见叶臣的表情不似作假,宋小玲朝四周瞧了一眼,说:“走,咱先去水渠房里,婶儿帮你瞅瞅去……”

    说着,在宋小玲的搀扶下,两人一起来到了水渠机房里头。

    “把裤子脱了,婶儿给你看看。”宋小玲盯着那耸的高高的货子关心道。

    叶臣此刻担心那玩意儿以后不能用了,也顾不上害羞啥的,直接将湿透了的大裤衩子给摘掉。

    “真是个好东西啊!”

    没有了遮拦,宋小玲已然可以清楚的瞧见叶臣的大货子,她忍不住张开樱桃小嘴儿发出一声惊叹。

    叶臣可没心思跟她说这些,他就想要看看自己那货子到底有没有被咬坏。

    可是瞧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甚至连之前的疼痛感也没有了,唯一的不适恐怕就算是那货子有些涨得慌……

    “婶儿,我好像,好像没啥事儿了。”叶臣看了一眼一旁盯着眼睛仿佛在观赏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的宋小玲,暗道,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这臭东西有啥好看的。

    但是他哪里知道,此刻的宋小玲早就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特别是看着那怒起的狰狞,咽了咽口水,抬头看向叶臣,用略带沙哑说道:“叶、叶臣,你这里恐怕还是有问题的,这样,婶儿帮你好好用嘴治疗一下,人家都说口水可以解毒的……”

    一听这话,叶臣再傻也知道这婆娘到底想要干啥啊?

    他这心里头正自犹豫,却见宋小玲吞了吞唾沫,张开小嘴就朝那地儿咬去……

    “叶臣,回家吃饭了……”

    眼看着宋小玲就要咬到那货了,可是忽然有人喊自己,叶臣吓了一跳。

    叶臣虽然还没跟女人做过那事儿,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宋小玲这娘们想要干啥,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当然,宋小玲比叶臣还要紧张一些,毕竟她是个女人,虽然村里那些个老娘们平日里没少在背后捣她的漏子,可是却还从未被人抓过把柄。

    这万一被别人抓到自己在这里跟叶臣这个半大小伙子做那事儿,那村里人一口一个唾沫都得把她给淹死……

    “咋……咋办?”

    宋小玲心里头别提有多紧张了,这声音是叶臣小姨叶红线的,自己在这里偷勾引人家侄儿,这被叶红线给知道了,那还得了?

    叶臣心里也紧张,可是瞧见宋小玲这紧张模样恐怕是指望不上了,她咬了咬牙,说道:“小玲婶儿,你等会儿就待着水渠房里,我先出去,等我走远了你再出来!”

    说着,叶臣边把裤子套上,便应声,穿好之后,朝宋小玲使了个眼色,便要出去。

    “叶臣,你等会儿。”宋小玲知道只要叶臣这回提前出去,叶红线就不会进来。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眼看着没有啥危险了,宋小玲的心思又回到了叶臣的大货子上。

    瞧见叶臣驻足回头,宋小玲有些羞涩地说道:“你晚上要是得空了,来,来婶儿家,婶儿给你留门儿。”

    叶臣一听,哪里还不知道宋小玲的意思?不由得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之前的那一阵想法,他嘿嘿一笑,说道:“好勒,今晚我要是有空就去找你。”

    出了水渠房,叶臣远远地便瞧见了自己的小姨叶红线。

    “叶臣,你在干啥呢?咋这么久才回应啊,小姨还以为你出啥事儿了呢。”

    叶臣从小便没有父母,是小姨叶红线带大的,此刻看着小姨担心的模样,叶臣心中有些感动和温暖。

    “姨,这太阳这么大,你咋也不撑把伞呢?”

    瞧见美丽的小姨为了喊自己吃午饭,居然盯着这么烈的太阳来找自己,叶臣略带抱怨。

    可是小姨却是没好气地白了叶臣一眼,刚想要说话,眉头却是微微一皱,指着叶臣的裤子说,“你裤子咋湿了?”

    当看到叶臣半透明的裤子的时候,叶红线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她很想要将目光挪开,可是不知道为啥,她越是想要避开那货子,却鬼使神差的越想要多看几眼。

    听到小姨这话,叶臣顿时尴尬一笑,随便找了个算不上借口的借口敷衍了过去,“好啦,姨,这太阳怪大的,咱们先回家吧。”

    虽然转移了话题,但是叶臣却并不知道,他一直心中爱慕的小姨脑子里已经对刚才的那一幕烙下了印记……

    回到家,小姨客厅里小姨早就已经将饭菜摆放好了。

    两人纷纷坐下,看着端起饭碗的小姨,叶臣不由得被小姨给迷住了。

    乌黑的秀发被挽成一个妇人髻,给人一种成熟美艳的感觉,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杏仁儿眼,灵动有神。眼角的一点美人痣更是为小姨叶红线增添了几分诱惑的美。

    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粉色的樱桃小口正在咀嚼着,看的叶臣一阵意动,虽然是坐在小圆凳上,可是叶红线那保持良好的身材却在那件黑色无袖短衫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完美。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一睹她修长的美腿和玲珑的小脚。

    叶红线也注意到了叶臣的眼睛盯着自己,心里头有些羞喜,她知道叶臣是对自己的身子着迷了。

    不过想到叶臣之前半遮半掩的货子,叶红线不由得心头一荡,她这些年一直都带着叶臣,家里的门槛都被人给踏坏了,可是却依旧没有答应别人亲事。

    她也是个正常女人,可以说,这么多年来,她压根就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给碰过,如今瞧见男人的货子,她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让她觉得羞耻的想法。

    叶红线啊叶红线,他可是叶臣啊,你怎么……怎么可以有这么不要脸的想法呢?

    “傻小子,愣着做啥呢?还不赶紧的吃饭。”

    说着,叶红线自己架起菜来。

    被叶红线这么一提醒,叶臣这才缓过神来,他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了小姨一眼,闷头吃饭。

    可是当他看到饭桌上只有一碟子凉拌黄瓜的时候,叶臣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心中惭愧。

    他知道,小姨之所以这么节省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给自己存上学的学费。

    同时他更清楚,以小姨的条件,想要找个优秀有钱的男人根本轻而易举,可是这么些年小姨却因为他而未嫁。

    这一切的牺牲都是为了自己!

    这让叶臣心中对小姨的依赖和爱意更深了几分。

    “姨,对不起。谢谢你!”

    “傻小子,好好的说什么傻话呢?又是对不起,又是谢谢的。”

    叶臣看了小姨一眼,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赚钱,然后让小姨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姨,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吃过饭,叶臣忽然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听完叶臣的想法,叶红线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是学生,想什么赚钱的事情啊,如果真想赚钱的话,而且你若是真想要承包村里的鱼塘,你也只能去找书记说,这些事情可不归我这个妇女主任管呢。”

    叶臣见小姨反对的不算厉害,他嘿嘿一笑,心中自有定计。

    无聊的混了一下午,吃过晚饭之后,叶臣洗了个澡,准备去找村委会书记,也是村里的大美人张若兰聊一聊,毕竟如小姨所说,人家是村里的一把手,想要承包鱼塘的话,还得人家答应才行!

    这么想着,叶臣立刻掉头朝张若兰家走去……

    走了张若兰家门口,叶臣刚准备敲门,可是却隐约听见张若兰家的院子里有哗啦啦的水声,叶臣心有疑惑地悄悄地将院子的门推开了一点儿,随后,他便被院子里那昏暗灯光下的完美娇躯给吸引住了…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