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遇到个年少多金体力好的男人必须主动调教他!

2017-11-07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快追!别让她跑了!”一声急促的喊声从黑暗的小巷深处传来。

  林莞捂着怀里的相机跌跌撞撞的跟只兔子一样窜出了小巷,朝着马路对面灯火通明的盛天酒店跑了过去。

  一辆黑色的奥迪此时稳稳的停在了酒店门口,门刚打开,从远处奔过来的林莞慌不择路的便猫着腰一头撞了进去,她不顾被撞的生疼的头,迅速的伸出手准确无误的捂住了本来坐在后座的男人的嘴。

  “你干什么的!”前排的司机回过头,厉声问她,一看她劫持着自己的老板,立马又敢怒不敢言了,

  “别说话,帮帮我,有人在追我!”林莞惊慌的抽出一只手放在唇边嘘了一声,紧张兮兮的说望了望车窗外:“外面那群人要抢我的东西,我的东西很重要,万一丢了麻烦就大了!”

  夜色的车内,她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的望着外头,那群人已经逼进了,四面包抄的朝着奥迪车围了过来。

  完了完了,林莞缩了缩脖子,心急的想,自己到底是跑的太慢了,估计那群人早就看到了她钻进车里,万一一会过来,她就真的插翅难飞了!不行,还得跑!

  林莞撒开男人的嘴,伸手拉车门就想逃,没想到反而被后者一把拽住相机扯了回来,人也被死死的擒住,伸手拽进了怀里。

  “威廉,开车。”男人冷冷的开了口。

  “是,老板。”司机迅速的启动了车子,左闪右冲几下突破包围,急驰而去。

  车内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安静的有些尴尬,林莞还在以一个斜躺的姿势趴在男人的怀里,他的心跳声清晰可闻,衣服上清雅的香气钻入她的鼻孔,很是好闻,林莞猛地的从男人怀里挣托了出来,压下心里的慌张,满脸讨好的笑着说:“老板,谢谢你啊,你前头那个路口把我放下就可以了,今天谢谢你仗义襄助,大恩不言谢,你我江湖萍水相逢,就此别过!”

  “凭什么不谢?”男人转过脸,冷冰冰的望着她。

  林莞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抬头望向他,正对上一张刚毅而不失优雅的脸,车窗外灯光忽明忽暗,他清冷的眼眸中倒映着她狼狈的模样,不过理智很快把她扯回了现实,她小心翼翼的拽了拽相机绳,扯起嘴角呵呵一笑:“老板,这里边东西你也用不到,我一没钱二没色,您要我谢,我也拿不出什么来谢呀。”

  林莞缩了缩身子,对方在她身上扫了几眼,停在胸口处略一停顿,轻蔑的一转脸:“哼。”

  哼是什么意思!她脸色红转青,拽着衣角把自己使劲往门角处挤了挤,阴晴不定的缩在那里看着他一张张的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跟追自己的那群人有没有关系,别是出了狼窝又入虎口,那她今天可真是求生无门了。

  相机里的东西是她从私人的精神病院里偷拍出来的,里边全是医护虐待病患的铁证,据说还有倒卖人体器官的行经,那些人追她也是为了毁灭这些证据,以免流传出去毁了医院的财路。

  他把相机扔回给她:“看不出来,人干干巴巴的,勇气到不小。”

  林莞紧张的情绪一松,抱着失而复得的相机简直喜极而泣。

  “威廉,前边停车让她下去。”旁边的男人说。

  脱险了,林莞嘴角隐藏不住的笑意嗖嗖的就露出来了。看来,这男人是个好人!

  她把内存卡扣了出来,谨慎的藏进了内衣里,做完了一系列之后才说:“老板,你真是个好人,不如你好事做到底,把我送回家吧,你把我扔城外,我会被狼吃掉的呀。”

  男人残忍的拒绝了她:“现在城市没有狼。”

  林莞死皮赖脸:“哎呀你不要这样子嘛,我走回去天都要亮了,你看这些人多可怜,我晚曝光一会,受害人就要多受一会罪,我走一晚上回家,再在家里瘫一天歇着,等我想起来发,再造成舆论之后,肯定又有不少无辜人遭殃啊,你看本来我可以很快的做这件事,就因为你把我扔城外,导致了事情的恶化,这样你有罪你知道吗。”

  语罢,她偷偷的观察着男人的神色。

  男人一直瘫着的脸不可抑制的抽了一抽,前排的司机扑哧一声笑,赶忙又憋了回去。

  “如果我不救你,你可能永远都发不了这些照片。”他说。

  一听这是有戏啊!

  “所以老板是好人啊!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好人做到底,功德簿上添新篇纳!”林莞笑成一朵花,赞誉之词随口就来,恶心的肉麻的全然不顾。

  不过收获倒挺好,本来开出城外的车又掉头回来,把林莞扔到了她家小区的路口处,门砰的一关,连个再见都懒的说便绝尘而去。

  “拜拜啊老板,您真是个好人。”林莞挥了挥手,也不管对方似乎看得见,一晚上有惊无险,也算是完美收工,她心情愉悦的朝家走去,想着家里还有几包泡面,煮煮吃了吧,一晚上没吃饭饿死人了,此时她却没注意,一直在暗处潜伏着的危险正在逼近。

  林莞家在三楼,这几年她都自己自己住,也习惯了一切自力更生了,她是一名负责民生问题的记者,因为经常曝光一些非法的黑幕,给自己惹了不小的麻烦,不过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而这次似乎有些难办。

  楼道内,林莞边掏着钥匙边归心似箭的朝楼上跑,刚在二楼拐弯,她便看到了拐角处等着的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几乎是本能的反映,她脸色一白,掉头就朝下跑。

  没想到刚转身,就被楼下围堵的几个男人人步步紧逼的围住,左看右看,多亏她把内存卡提前拿了出来,哪怕被他们抢走了相机,也拿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可一部相机好几万,弄丢了可是她赔给电视台,不如拼了!

  林莞心里算计着,也许自己大声喊救命,能引来邻居注意,在人眼皮子底下,他们总不敢乱来吧。

  “救命啊!有人抢劫啦!”她索性豁出去一边放声大喊,一边退到墙角,希望可以吸引出邻居来救她!没想到的是,邻居没吸引出来,反而有几家纷纷落了锁,她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底,看来今天是再劫难逃了。

  两边的人一涌而上,有抢相机的,有拽扯她衣服的,艾不对,你们抢东西怎么还带摸人的!林莞惊觉到有人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抬眼便撞上了几张恶笑着的脸。

  “小姑娘,谁让你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今天就好好长长记性,天亮了,离开这个城市好好重新活着去吧!”

  “我活你大爷!”林莞怒意横生,死命的挣扎着,连抓带挠的招呼着拽着她的男人,无奈她势单力薄,根本拧不过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老大,相机里没内存卡!”有人先发现了不对。

  拽着林莞的男人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一耳光抽在她脸上:“把她扛她家去,妈了个巴子的,好好给老子收拾收拾她!”

  脑子嗡嗡的晕了一阵,仿佛有很多鸟在围着她唧唧喳喳一样,林莞尖叫一声奋力的挣扎了起来,可她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怎么能 38 34414 38 13306 0 0 5218 0 0:00:06 0:00:02 0:00:04 5218 38 34414 38 13306 0 0 3747 0 0:00:09 0:00:03 0:00:06 3747得过几个壮男人的拉扯,她拽着楼梯扶手尖叫着喊救命,男人们还在骂骂咧咧的拉扯她,内心深处的绝望感,一波一波的袭击着林莞,简直要将她所有的希望和勇气吞灭。

  正当绝望的时候,楼下忽然乱作一团,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扑了过来,只见一只手干脆利索的伸了过来,林莞腰间一松,被人抱着放在了身后,周围几个黑衣人迅速的跟扯着林莞的几个人打成一团。

  林莞被人横抱着跨出了单元门,回头听,里边哀号声响成一片,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一副的惨景。

  接着路灯的光,她惊魂未定的,这才看清楚抱着她的竟然是刚才去而复返的男人。

  他薄唇轻启,一副俊如柳叶的眉微微蹙起,不屑道:“我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竟然这么蠢的被人算计。”

  林莞脸上挂不住,气的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哪想到脚刚落地,钻心的疼让她忍不住跪了下去。

  快跪的时候胳膊上一紧,男人扶住她“,揶揄道:“不用跪谢了,我可受不起,你想谢我的话,还是换种方式吧。”

  林莞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好心救她还那么嘴毒,真是让人不念好啊,不过终究是救命恩人,她不能太不客气,索性揉了揉鼻头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了,会谢的,敢问恩人您尊姓大名?”

  男人淡淡的一笑:“叶启。”

  “叶启?”她轻念了一句,心底似乎有一处深潭被投入了一颗石头,多年沉寂起了紊乱的波澜,怎么那么耳熟?算了,管他呢,她随即挂上一副灿烂的笑容,抓住他的胳膊说:“叶老板真是宅心仁厚,善良英俊,气度不凡,不如你今天再帮帮我,把我带离这里吧?”

  只见叶启轻哼一声:“你还赖上我了?”

  “老板!求求你了,你是大好人,你不能看我死在这吧!刚才我喊救命,一栋楼上几十户人家都没人管我就你来了,你都救我两回了!”

  林莞见他没反映,心里一急,生怕那些人在他走后再生事故,干脆坐地下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她心知她现在那个家,从今之后有段时间是回不去了。

  威廉揉着红肿的手腕从单元门里出来,指挥着手底下的人把那群歹徒连拖带拽的扔了出来向老板交差。

  可他抬头一看,看到的却是路灯底下老板黑着脸无语的盯着坐地下衣杉凌乱又哭成狗的女人,这场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她怎么着了呢。

  他去交差也不是,装看不见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那里跟着叶启一起默默无语。

  叶启黑着脸看了他一眼,他赶忙把脸拧别的地方去了:“快点,把那家伙捆 42 34414 42 14746 0 0 3270 0 0:00:10 0:00:04 0:00:06 3270起来把他嘴堵上,吵的难听死了。”

  女人的眼泪攻势到底是最容易击跨男人的武器,尤其是长得并不丑的女人。

  所以最后林莞如愿以偿的坐上了叶启的车,刚才还哭的梨花带雨,此时却笑的满面春风,不得不说女人这脸变起来,比天气预报都可怕。

  叶启的家在市区临江的一处高档公寓,面积倒不大,三室两厅,装修的极其奢华,林莞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心里暗暗的盘算了一番,这些摆设什么的要是真品的话,恐怕比他这公寓可贵多了,这所公寓现在卖价差不多一千万的样子,叶启到底什么来头?

  “去睡客房,不要乱动我房间东西,明早尽快离开,不然我会把你赶出去。”叶启嫌弃的撇了她几眼,递给她一叠衣服和洗浴用品:“卫生间在左边。”

  林莞笑靥如花的接过家居服和洗浴用品开口便夸道:“老板你真体贴,人又帅心又好,又有钱又有品位,认识您真是我的幸运!”

  叶启背对着她,没有反应,对她这套张嘴就来的话他听了一晚上已经免疫了,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这么喜欢拿着肉麻当饭吃。

  他不理她,她松了一口气,忍着疼瘸着腿朝着浴室飞奔而去,她看着手里的家居服,宽宽松松的明显是男款,扫了一眼浴台,所有的东西都是男人的单件,没有多余的,那么这就说明,他家里没有女人?那么帅的男人没有女朋友,肯定不是个GAY就是个心理变态。林莞撇了撇嘴,又使劲的检查了下浴室门,这才急匆匆的去洗了个澡,舒缓了下紧张的神经。

  洗完了澡出门,客厅并没有叶启的身影,林莞喊了声晚安就窜到了次卧,说是次卧,也比她以前住的房间也奢华多了,不过奢华不奢华不关她的事,她迅速的检查了整个房间,没有监视器,没有可疑的地方,门锁也很安全。

  确认了安全之后,她才从背包里拿出了被抢走又抢回来的笔记本电脑和相机,不顾疲惫的把今天拍到的照片,视频,以及之前整理的新闻稿通通发进了部长的邮箱里!完事!

  林莞长叹了一口气,疲惫的瘫痪进了沙发里,意识昏昏沉沉的,再也不受她控制了。

  临江公寓外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江上船来船往歌舞升平一片盛世景象,叶启放下手中咖啡杯,摸过一旁的手机,拨通了威廉的电话。

  “明天早晨之后,仁爱精神病医院从济城消失,一丝痕迹也不许留。”

  “是,老板,您放心。”威廉答道。

  叶启挂了电话,静静的坐在露台上看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此时主卧的隔壁,数次死里逃生的林莞,沉睡的连一丝梦境都没有。

  第二天一大清早,一声尖叫声就划破了叶启家清晨的序幕,林莞站在卫生间门口对着浑身不着寸缕的叶启咆哮:“啊,眼睛要瞎了!你怎么不穿衣服!你是变态吗!”

  她昏昏的睡意在一大早强烈的视觉刺激下被驱散了个彻底,此时的大脑无比的清醒!

  叶启光着上身,头上的水珠因为没来得及擦干净的缘故顺着他健硕的身体滑了下去,一直到隐进缠围在腰间的浴巾里。

  “是我在洗澡你进来了,到底是谁变态?”他问。

  林莞使劲的平复了情绪,心虚的说:“你洗澡怎么不锁门!真是的,眼要瞎了简直。”

  “你眼睛要瞎了还瞪那么大,看够了没有?”叶启没好气的拽了浴袍穿上,林莞哎呀一声,叉着手指头捂住眼,自知理亏,只好态度放软和了说:“对不起啊老板,我不知道你有大早晨在家裸奔的习惯,以后我会晚点出门的!”

  话毕,眼看着他那张耐看的帅脸刷的一下黑成锅底,林莞嘿嘿一笑,后退了几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她顿时脚底抹油,兔子似的溜之大吉了。

  林莞今天一进电视台几乎就被人夹道欢迎,昨天揭发的有价值的黑幕新闻让今天的晨间新闻收视率暴涨,晨会的时候部长点名表扬了她,让她再接在励,林莞一上午心情都挺好的,直到她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来电名单,她的脸就沉了下去,却还是不得不接了起来。

  电话是她八百年不联系的亲爹梁志远打给她的:“你下个月十号回来,参加你妹妹婚礼。”

  林莞说:“我最近工作很忙,去不了。”

  父亲说:“林菀,我是通知你,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

  “你放心,我倒是会包红包回去的,丢不了你的礼数!”林莞冷冷的回应着。

  “你怎么说话的,我会图你那点钱吗!”沉默了一会,父亲一字一顿的说:“林菀,你别忘了,你妈妈的骨灰还在我林家祖坟里,我要是不高兴了,随时让她滚蛋,别以为活着不离婚,死了我就拿她没办法!”

  她心口蓦地一紧,翻江倒海的怒意控制不住的涌遍四肢百骸。

  “梁志远!你想干什么”林莞猛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手使劲的捏的电话喀喀作响。

  她的耳边传来了父亲得意而张狂的声音:“你记住,你姓林一天,我就是你爸,你不听话,我有的是办法教你听话!”

  父亲挂断了电话,林莞气的猛地举起想手机砸出去,到底还是生生的忍住这一口怒意,把手机放下了,为了一个人渣,砸了自己新买的手机不值。

  林莞强迫自己安静的坐了下来,微微抖动的鼻翼还是出卖了她内心波涛汹涌的恨意,对,她恨,恨那个自称是她爸,却从来不管她和她妈,直到她妈死,他都没露过面的男人。

  下班的时候,林莞没精打彩的往家里走,刚进小区楼下,一股子炭烧味就传进了她的鼻子,林莞疑惑的顺着味道一抬头,险些没晕过去,自己家窗户那一团的焦黑,湿淋淋的还在滴答着水,她的家一夜之间遭受了灭顶之灾。

  林莞心里一急,慌忙拉住一个路过的邻居问:“大爷,那栋楼的三楼是怎么了?”

  大爷说:“你不知道啊,昨天夜里忽然就起火了,多亏消防来的快,不过看样子是没法住人了,不过多亏家里没人,姑娘你认识这家人啊?”

  林莞勉强的撑着笑脸说:“我就是问问,谢谢你啊。”

  大爷还在嘟囔什么,她已经没心去听了,恍恍惚惚的冲到家门口,门东倒西歪的冲击着她的眼球,里边漆黑凌乱一片,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

  林莞从破开的门的洞里爬了进去,也不顾身上蹭的一身脏,翻翻拣拣的从废墟里寻找着残余的痕迹,除了一些没用的东西之外,让她喜出望外的是,妈妈的照片,以及她给她的箱子还好,好好的呆在已经烧成炭的床底下埋了一层湿漉漉的焦黑。

  妈的,这群混帐王八蛋下手真黑,她腹诽了一句,这回可是彻底的无家可归了,想了想,翻了翻钱包里那点钱,林莞决定,还是要去叶启那里混几天,这几个王八蛋,抢她东西的时候把她的银行卡都抢走了,家里的也烧了个彻底,补出来至少需要一周,她身上就几百块钱了,住酒店都不够,人穷志短没办法啊。

  “老板,我家没了,失火烧毁了,我无家可归了。”她站在公寓门口,哭咧咧的看着他。蹲在门口等了几个小时,才等到叶启回来。

  “所以呢?”叶启堵在家门口问。

  “你要不收留我,我就要睡大街啦,我睡大街都没有被子。”林莞带着哭腔,边抹眼泪边偷偷看他,说:“你都收留我一晚上了,也不差几天让我找房子嘛!”

  叶启简直气笑了,这是怎么的,救了一回以后还赖上他了吗?

  林莞捂着脸呜呜哭,那副样子真是可怜极了,被汗水浸透的白衬衫,沾了灰尘的牛仔裤,松松散散没了形的马尾辫随着抖动的肩膀一起抖动着。

  叶启冷着眼不为所动的看着她,十分钟后,无奈的揉了揉额头:“一个礼拜之内给我搬出去,不许在我家胡作非为。”

  “好的老板!”林莞迅速一变脸,刚才还大雨滂沱的脸上立刻阳光明媚了,她急忙忙的挤开叶启就从他胳膊下钻进了房子里,拔腿就往卧室跑,跑慢点,没准他变卦怎么办!

  “喂!你换拖鞋啊!”叶启看着她在自己客厅洁白的地板上踩下一串浅色的脚印,一张脸冰的几乎可以冻透太平洋。

  大早晨天还蒙蒙亮,大门口的门铃声就悠扬婉转的响了好久,林莞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下去,看了看表,只有六点钟:“这么早,有病啊。”

  她睡眼朦胧穿着睡衣出了卧室门,穿过客厅去开门,门刷的一打开,门口站着的穿着黑色职业套裙抱着一堆文件的女人就楞了,一脸震惊的看着林莞。

  “嘿嘿,早呀美女,你不要误会啊,我只是在叶启家睡觉而已。”林莞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杉不整的样子,懊恼的整了整睡衣摆了摆手。

  门口的女人抿嘴轻咳了一声,林莞楞了一会,觉得自己口不择言说的不太合适。又没有没脑的补充道:“除了睡觉真的没有其他什么事情发生了。”

  她特别想抽自己一嘴巴子,怎么越描越黑了呢她觉得。

  “你还想发生什么?”脑袋顶上一朵乌云阴沉沉的飘了过来,穿着家居服,头发还湿淋淋的显然刚洗完了澡的叶启冷冰冰的抢了她的话头。

  门口的女人递过手里的文件夹和一枝笔说:“您要签字的合同,叶总。”

  叶启翻开文件夹,刷刷的签了字扔回去:“下回来之前打电话,不要早晨六点敲我家门!”

  “好的叶总,对不起。”女人低头微微一躬,抬眼快速的撇了一眼还在懵逼中无法自拔的林莞,被叶启冷眼一瞪,浑身一抖,快速的抱着文件就跑了。其实她想说,那您以后晚上晚点下班啊,把合同签完了再走啊,我们早晨七点赶飞机很忙的……

  门砰的一声关了,叶启转身之前,林莞轻手轻脚的就想往回溜,却不料,一只手指修长白皙的手瞬间抓住了她的睡衣袋子。

  “以后不要大清早替我开门。”叶启说。

  林莞吓的慌忙的护住几乎要走光的胸口,忙不迭的点头:“知道了,对不起老板,我睡迷糊了!下回不会这样了。”

  叶启还不松手,也没理会她的说。

  “喂,你还想怎样,衣服都拽下来了!”林莞有些恼怒,语气不善的凶道。凶完了她就后悔了,因为她的睡衣太容易掉下来了,叶启再微微一使劲,今天一丝不挂的就是她了,风水轮流转,报应不要来的这么快呀。


  她一转身,顿时撞上一副结实却精瘦的胸膛,叶启周身散发着的沐浴露香气从她身周散开,他没来得及松手,可她一转身,睡裙到底还是散了下来……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