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她是他的前妻,却被他当着现任女友的面给…

2017-11-08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今天是她出狱的第十天,也是澈澈五周岁的生日。

  从薄锦郁出狱到现在,那个男人依旧没有出现过一次,就连助理秦风也像消失了一般,好像真的遗忘了她。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再出现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可是生日宴会,恐怕是她唯一能够再见到澈澈的机会了吧。

  就算付出任何代价,她也要去。

  雷氏集团小少爷的生日宴会,进进出出的也都是商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社会名流纷纷到场祝贺,宴会门口停放着一排名贵轿车,彰显着身份。

  说起这雷氏集团,在A市可以说是商业界的龙头老大,旗下所经营的酒店、房地产、餐饮在业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另外旗下还有一家艺人经纪公司,所涉及的行业是所有商业财阀不能比的。

  所以就算是一个小孩子的生日宴会,排场也都是相当的讲究。

  而关于雷氏集团的总裁雷奕,外界的传言也不绝于耳,这个年纪轻轻便成为A市的风云人物,手段狠辣,行事雷厉风行的男人,让许多同行都闻之色变。

  离宴会开始剩下不过一个小时,接到邀请函的名门望族因为想巴结这个年轻的总裁,都提前到了现场,此时的门口稀稀疏疏的走动着几个人。

  “哎?这不是薄锦郁吗?她怎么在这?”就在这时不远处走向四五个女人,穿戴华丽,雍容华贵的模样看上去有些趾高气扬。

  那几个女人走到了薄锦郁的身边,手指放在鼻尖处上下打量了起来。

  突然其中一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捂住唇瓣佯装惊讶的说:“啊!这不就是五年前被抓起来的薄锦郁吗!什么时候出狱的啊!”

  “真是她啊,怎么还活着,不是死刑吗?”

  “她来这里干嘛,不会还想去勾引雷少吧!”

  “真不知道法院是怎么判的,这样的女人就应该下地狱,太恶心人了,一来就见到她,真是晦气!”

  门口聚集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当所有人听到“薄锦郁”这三个字的时候,除了有好奇有惊讶,更多的还是那深深的嫌弃和无止境的谩骂。

  一如五年前一样,她就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见者就骂。

  曾经的她与雷奕,曾经的薄氏集团和雷氏集团,两个政治联姻可谓是商业界的神话,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之间只有政治和利益,没有感情。

  但是她还记得在那一天,雷奕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爱她,给了她最极致的宠爱,包容了她所有的任性,让她更加骄傲的像个公主,想做什么都可以的公主。

  她最开心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就是和雷奕在一起,和他走过的朝朝暮暮,她以为那样的美好能够永远维持下去,她带着所有女人的羡慕和嫉妒一直幸福下去。

  可是残酷的现实将她打回了原型,所有的一切也不过是个温柔的陷阱,那个男人所给她的,也不过是裹着蜜糖的砒霜,而她却心甘情愿吃下去,一点不剩。

  她酸涩的眼睛有些空洞,学会冷静和沉默的她,很少去和别人争论什么,五年后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她以为自己能够强大的不去在意。

  但是她错了,那些难听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刃狠狠的在她心口划开一道口子,揭开的是鲜血淋漓的往事。

  薄锦郁站在宴会门口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面无表情的往里面走,但是还没走进去却被人拦了下来:“这位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我……没有。”她低声的回了一句,周围的议论声和轻蔑声也越来越大。

  此时的薄锦郁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般,站在广场中央,任人谩骂奚落,却没有丝毫反击的能力。

  “很抱歉,没有邀请函是不允许进去的。”接待小姐很有礼貌的回着她。

  作为雷氏集团旗下的员工,是不允许有什么不好的言语行为,否则就会被开除,就算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五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薄家小姐,那个人人唾弃的人,她也只能笑着礼貌的回绝,可是那眼中的鄙夷却清晰可见。

  “求求你,让我进去好吗,我就待在角落里,哪里都不去,我就看一眼。”薄锦郁也顾不上周围有多少人。

  她只知道如果她今天进不去,就真的见不到澈澈了,唯一的机会,无论付出什么,她都愿意,骄傲和自尊对现在的她来说不值一文。

  “这位小姐,我想我说的很清楚了,如果没有邀请函,是不能进去的。”显然接待小姐的耐心也快要没有了,好像如果多说几句话都会觉得晦气一般。

  “喂,我说薄锦郁薄大小姐,麻烦你看看自己的德性好吗,怎么还有脸来这里找雷少啊,再说,你也早就不是那个千金大小姐了,不过是一个刚出狱的囚犯,有什么脸面在这里?”

  显然旁边的许多人开始愈发的不满她了,如果放古代估计早就扔鸡蛋了。

  薄锦郁脸色惨白没有一丝的血色,消瘦的身影显得有些柔弱,她看着周围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听着不堪入耳难听的话,强忍着崩溃和难过。

  “给我十分钟好不好,我只要进去十分钟我就出来。”薄锦郁不依不饶的眼神紧紧盯着接待小姐,带着祈求。

  但是后者却不动于衷,有些不耐语气不善起来:“这些小姐,如果你还这么纠缠不清,我会叫保安。”

  “不要,求你别叫保安,我只是想进去看一眼就走,就一眼……”薄锦郁没想到就算自己这么低声下气了,换来的依旧是那轻蔑和不耐的对待。

  就在接待小姐准备拿起电话打给保安的时候,只见从宴会里面走出一个女人,身穿蓝色礼服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淡妆上绝美的脸庞显得高贵典雅。

  只见女人美丽的眸子扫了一眼周围,最后定格在门口一道消瘦的身影上,女人向她走了过去。

  一步一步,最后停在她面前,女人微微抬起下巴,带着一点高傲冷漠的神色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薄锦郁眸子微闪,看着眼前这个高贵如同公主的女人,心中却说不出什么滋味,垂了垂眼帘,过了一会才缓缓开口:“以诺,好久……不见。”

  “啪。”女人伸出白皙的手,毫无预兆的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美貌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薄锦郁捂着被打发烫的脸颊,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她:“这一巴掌算我还你的。”

  “你以为,一巴掌就能将你所做的全部抵消吗?”苏以诺看着她,眼里充满了怨恨。

  薄锦郁其实早就知道,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所有人都不会善待她。

  在这个世界上,她早就是孤身一人,所有人都厌恶她,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更甚。

  而她却不得不佯装坚强,独自面对这些谩骂与怨恨,因为她没有人。

  “薄锦郁,为什么你没有死在里面,为什么还要出现。”苏以诺一字一句吐出这段话。

  美丽的眸子里充满着怨恨和不满,声音犹如掉进寒冷的冰窖一般,没有温度没有感情。

  薄锦郁听到这句话,睁大的眸子有些泛红,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句话在五年前狠狠的划开了她的心口,让她日日夜夜痛苦不堪,五年后听到曾经的好朋友也是这般,怨恨的看着她说出这句话。

  好像那快结疤的心口又被撕裂开来,留给她的是无止境的痛楚。

  最爱的男人,最亲的朋友,都那么希望她死在监狱,她难过,她痛苦,可是,她无可奈何。

  “对不起……以诺。”薄锦郁颤抖着唇瓣,低声的说出这句道歉的话。

  “你不用和我道歉,如果你真的还有良知,马上消失。”苏以诺转过身不再看她。

  薄锦郁知道所有人都不想见她,但是她不能放弃澈澈,她的孩子,这是她唯一的牵挂和希望了,所以当以诺让她消失,她做不到。

  “我要见澈澈。”

  “不可能。”苏以诺绝情的回了她。

  “我只见一面,见到了就走。”那种日夜思恋的感觉快让她崩溃了,从出狱到现在,她只想看一眼自己的孩子,这个从出生她只见过两面的孩子。

  苏以诺看都懒得看她,转过身后就往宴会里走去。

  原先在化妆的时候,听到身边的经纪人告诉她,薄锦郁在门口,当时她的确呆愣了会,反应过来后,心中那股无名的怨恨让她坐立难安。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怎么没有死在监狱,为什么她还有脸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为了雷奕来的吗?

  想到这里,她心里那股怨恨就像根针般扎着她心脏。

  她绝对不会允许五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也不会再让这个女人缠上雷奕,她不允许。

  面对曾经好友这般的绝情,薄锦郁仿佛觉得自己心口处感觉不到疼痛了,好像也已经麻木了。

  她想过用自己卑微的态度去对待所有人,希望能换回一点点平对的对待,但是残酷的人性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有些人的想法根深蒂固。

  无论如今的她多么的卑微祈求,也不会有人愿意多看一眼吧,曾经那个骄傲名动A市的薄家千金,再也没有了。

  “以诺,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但是澈澈是我的孩子,我真的很想见到一面,见到了我马上就走,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就一面好吗,我远远的看一眼就好。”

  她脸上挂着破碎的泪痕,她以为五年后的她会更加坚强,但是在面对这些指指点点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难受。

  真正让她崩溃的还是以诺的那句话,她为什么不死在监狱……

  就像刚出狱的时候,她站在漫天雪地中,反问着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熬过了五年,为什么……

  苏以诺没有继续往前走,停顿了一会,微微侧过高傲的下巴冷淡的瞟了她一眼:“我可以答应你远远看一眼,淡水我有个条件。”

  薄锦郁听见她的话,连忙快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抓着苏以诺的手说:“我答应,只要让我看一眼澈澈,我什么都答应。”

  苏以诺拧起眉心看着她抓着自己粗糙的双手,眸子里划过厌恶,马上甩开往后走了几步拉开距离,好像她是瘟疫病人一般,不想靠近。

  “对不起……”薄锦郁知道是自己太激动了,但是看到自己曾经的好友这样的态度,未免还是会心里难过一会。

  “见过一面后,马上消失,这辈子都别再出现,否则我会想办法让澈澈离开中国。”这是她的底线。

  作为薄锦郁从小长大的好朋友,她很清楚薄锦郁的性格,就算她今天不让薄锦郁和雷澈见面,恐怕薄锦郁会三天两头出现在他们面前。

  与其那样,她宁愿让薄锦郁看一眼雷澈,然后彻底消失。

  “好!我答应你。”

  “恩。”苏以诺应了一声,往宴会里面走去,旁观的接待小姐也没有再拦着薄锦郁。

  周围的就当看了场戏一般,曾经的薄家千金出狱回来倒是成为了当时的热议话题。

  宴会里布置的高档奢华,隐约中还透着一点童真乐趣,毕竟是给一个五岁的孩子过生日,太过正式典雅也显得太沉重了。

  宴会厅里的人个个都谈笑风生,手里拿着名贵红酒穿着华美礼服互相交谈着,空气中弥漫着各式各样淡淡的香水味,好闻也不刺鼻,只是味道多了。

  对于刚刚出狱没多久的薄锦郁来说,就显得有些沉闷,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接触过香水,也没有接触过一个正常女人应该接触的用品。

  五年,太过远久了。

  “以诺姐。”苏以诺刚回宴会厅,就见两个女人拿着红酒走了过来。

  跟在她身后的薄锦郁此时的心思并不在这宴会厅里,眸子在这里寻觅了一番,却一直没有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

  “以诺姐,宴会都要开始了,我说怎么找不到你人呢,原来是出去了啊。”其中一个穿着橘黄色晚礼服的女人将手里的红酒杯递给苏以诺。

  “以诺姐,听说这次《倾城》的女主角内定了你,雷总可真的很疼你呢,上一届被评为最佳女主角,恐怕等《倾城》拍完,今年就是影后了。”这会说话的是雷氏集团旗下郁心艺人公司的一个艺人颜烟。

  苏以诺淡淡一笑,接过红酒在手中轻晃了下,扬了扬下巴说:“影后对我来说不过是想不想要的问题,因为迟早都是我的。”

  她说的很自信,整个人散发着高贵骄傲的气息,此时的她很像五年前的薄锦郁。

  “那是当然啊,且不说以诺姐你在演戏方面本身就有天赋,只有是以诺你拍的戏,没有不红的,而且雷总对你更加的特别,真的羡慕死好多人。”颜烟的奉承里多了一味嫉妒,但是脸上表情依旧噙着微笑和羡慕。

  一旁的薄锦郁听到雷总两个字,不禁敛眸,不听全名她也知道是谁,看样子这五年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是以诺。

  也对,五年前他们就本该是一对,如果没有她的话,恐怕以诺才是雷太太。

  “咦,以诺这是谁啊,怎么看着好眼熟。”

  穿着橘黄色晚礼服的女人注意到了苏以诺身后的薄锦郁,带着疑惑和大量的眼神走到她身边。

  看了好一会才惊呼出声:“呀!这不是薄锦郁吗!她怎么在这里啊,她不是坐牢了吗?”

  一时间宴会厅的人都停了下来,眼神都瞟向薄锦郁这边,因为在场的所有人不是富家千金少爷,就是商业界有头有脸的人。

  但凡是有点身份的,就都知道薄锦郁这三个字,因为就是这三个字,在五年前可是轰动了整个A市。

  无论是发生那件事之后,还是没有发生那件事之前,薄锦郁就是美貌和名门千金的象征,更是许多富家子弟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

  如果放在五年前,所有人看到了薄锦郁都会上前说好话奉承巴结。

  可是现在是五年后,有的更多的是厌恶和轻蔑,也再也没有人上前和她笑着打招呼,叫她一句锦郁姐。

  颜烟虽说是寒门出身,但通过自己的努力进了郁心成为了旗下的艺人。

  对于薄锦郁的传闻和谣言五年前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在她心里根深蒂固的认为,这就是一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

  “你就是薄锦郁啊,五年前就听过你的大名了,后来听说你坐牢了,这就出狱了啊。”颜烟单手环在胸前,另一只拿着红酒的手若有若无轻晃,扬起下巴高傲的睨着她。

  “真的是她耶,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坐牢了吗,怎么被放出来了,不会是还想缠着雷奕吧。”

  “看样子是,不然怎么会来这里,她跟苏以诺以前就是好朋友,现在出狱了还带着她在身边,果然姐妹情深啊。”

  尽管周围的人再怎么小声,但是这些谈论也全都进了薄锦郁的耳。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精致美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就算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但是她并不欠在场任何人的,也没有做对不起她们的事情。

  一如五年前一般,就算被所有人谩骂,她最在乎的还是那个男人的看法,她也是受害者。

  所以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卑微的活着,尽管现在她的身份卑微,但是她不亏欠在场的谁。

  “看她的样子,一脸清高和傲慢,真看不出是坐过牢的人,五年前就是个嚣张跋扈的人,五年后竟然还这样,怪不得招人厌恶。”

  她的无动于衷让有些人看着心里不舒服,曾经对她们趾高气扬的千金小姐,如今沦落成这样,肯定不会放过奚落她的机会。

  “跟我来吧。”见周围的议论声渐渐大起来,苏以诺有些不耐的对着薄锦郁说了句,说完后直径往宴会厅二楼走去。

  毕竟这还是在宴会上,薄锦郁的出现就已经是个轰动,如果这事被闹大了,届时所有的媒体八卦杂志都不知道怎么写,好不容奕薄锦郁这三个字消失在人们心中五年,苏以诺不想在和她扯上什么关系。

  薄锦郁没有犹豫跟了上去,一路走去没有丝毫自卑和不堪,她做错了事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就算是恨也轮不到外人来很她。

  跟着苏以诺来到了二楼,没走一会就见到她停了下来,转过身看了眼身后的人淡淡的说:“澈澈在里面,记住你答应我的,就站在门外看,不许接近,看完马上滚。”

  薄锦郁看着敞开的一间欧式宫廷装饰的大门,有些怔楞,意外的她没有马上冲进去,脚下反而像是被绑千斤重的石块,动一下都觉得沉重无比,连带着心脏也快要窒息不安。

  就这样她一步一步像那扇门走去,此时的她脑子一片空白,眼里只有那扇越来越近的敞开了的大门。

  就在她马上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阵骚动声。

  “奕,你怎么来了……”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