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如果重来,我一定不让他强暴我,而是主动强推他……

2017-11-09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这是一个三年一次的医学讲座,盛况空前,能来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除了苏思颜。

    为了今天能够出现在这里,她求爷爷告奶奶,最后还是哥哥瞒着父母弄到了入场券。

    她真是谢天谢地。

    居然还是头排座,坐在这里的都是大佬级别,苏思颜想着,自己今儿会不会碰到个大佬什么的。

    她刚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入场处就是一阵骚动,人群迅速分散开来,几个劲装男人分立在门口两侧,分开人群。

    一个身穿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的男子缓步而来。

    接近一米九的身高,留着时下最流行的发型,梳理得一丝不乱。

    立体深邃的五官如同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一样精致完美,薄唇紧抿,无形中透出威严的气势。

    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黑眸扫过,宛若冰冻席卷全身。

    裁剪合体的西装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无比挺拔,钻石袖扣在灯光下十分耀眼。

    他的出现第一时间引起全场女人的尖叫声,苏思颜捂住耳朵也挡不住这种掀翻屋顶的尖叫。

    “呜,天哪,那是顾景荣啊!我的天,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顾景荣真人!”

    顾景荣?

    商界天才,最年轻的巨头,不到二十岁就一手创办了MK国际,八年时间,已经跻身全球首富。

    苏思颜看了一眼门口这个帅惨了的男人,便再无兴趣,坐等讲座开始。

    只是……

    黑影笼罩在面前,苏思颜从笔记本上抬起视线,顾景荣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面前。

    那双鹰隼般的眼眸正死死盯在她身上。

    “是她吗?”男人薄唇微张,吐出三个字。

    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年轻男子恭敬回答:“是的总裁,她就是车主苏思颜。”

    什么?苏思颜懵逼中。

    顾景荣眯起眼睛,看苏思颜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他虽然年轻,可气场极强,不怒自威,此时场上一片安静,她和他成了焦点。

    “先生,我认识你吗?”

    “我认识你就够了,苏思颜,撞死了我的人,还想躲一辈子清静,你想得美!”

    男人的声音低沉冷酷,冰刃一样刺的人脊梁骨冷嗖嗖的。

    苏思颜持续懵逼,撞死人?她拿到驾照许多年也没开几次车,什么时候撞死人了。

    “先生,我想你搞错了,我并没有撞过人。”

    别说人,小猫小狗都没撞过。

    男人眼底的温度瞬间负数。

    他测了头看着眼前这个秀气的女子:“苏思颜,苏志国的三女儿,毕业于青城医大,还要我把你所有的人际关系全都复述一遍吗?”

    这冷漠的口气,苏思颜不得不确定,他没有找错人。

    “可是先生,我真的没有撞过人,你是不是搞……”

    错了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顾景荣就已经不耐烦的转过身去,丢下两个字给保镖:“带走!”

    “你们不能这样,这是非法劫持,放开我……”

    苏思颜脸色大变,拼命挣扎,奈何弱小的女性身躯,根本不是两个大男人的对手。

    她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两个保镖将她扔进了一辆车子里。

    “放我出去,你们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他,更没有撞过人!”

    搞什么!她开车技术很渣,除非不得已才会开出去,否则都是挤地铁。

    屈指可数的次数,如果她撞了人,怎么会不记得。

    然而保镖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挣扎喊叫,只是看着她,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恐惧在苏思颜心中蔓延开来。

    她不知道车子要开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知道顾景荣冤枉自己,带走她想要干嘛。

    “麻烦你,和顾先生好好说说行吗,真的搞错了。”

    她胆小的蚂蚁都捏不死,撞死人,开什么玩笑。

    保镖冷冰冰的:“小姐,劝你还是老实点。”

    不管她怎么说,保镖再也没有多余的话。

    苏思颜干脆停止挣扎,脑袋飞快的转动,企图搞清楚今天这是什么状况。

    车子很快在一处别墅庄园前停下,两个保镖依旧是提着她下车。

    童话里城堡一样造型的别墅,壮观华丽的只能仰视。

    这里背靠山林,处处透着神秘感。

    顾景荣从一辆迈巴赫上下来,长腿一迈,步入了别墅中,苏思颜也被带进去。

    被人丢在地上。

    生硬的地板硌的她关节疼。

    还没等她爬起来,一只脚就狠狠的踩在了她后背上。

    苏思颜被这一脚的力道踩的重新趴在了地上,一侧脸颊贴着地板,姿势屈辱的如同一条狗。

    顾景荣双手插兜,高高在上的踩着脚下的女人,口气冰冷的不像活人。

    “胆子不小,连我的女人都敢撞。”

    苏思颜被人踩在脚下,只觉得遭受了前未所有的屈辱。

    她费力的开口:“顾……顾先生,您搞错了,我……没有撞……嗯……”

    背上的力道再次加重,她怀疑这一脚的力道是不是超过了这个男人的体重。

    都要踩断她的脊柱了。

    男人就这么踩在女人身上,蹲下身来,手肘撑在膝盖上:“女人,看来你是想要死扛到底?”

    苏思颜只能从眼角余光看到他英俊的脸,然而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你放开我……”这样被踩着很难受的。

    “放开你也换不回来她的命!”男人生气了,眼底厉色闪烁,薄唇微张,性感极了。

    他松开脚,一把提着女人的衣领,将她提起来,拽到自己面前。

    两人的鼻尖几乎凑在一起,苏思颜都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

    气氛沉重又压抑。

    “所以,你是想要跟我装疯卖傻到底吗?”

    杀人偿命,死不承认就能抹杀事实?

    这样近的距离,苏思颜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

    她太不适应了。

    “顾先生,您是不是应该好好查查,或许肇事者只是和我长得像?”

    “长得像?你在侮辱我智商?连姓名家世背景都一样的长得像?”

    还从来没有人能在他面前这样淡定的,持坚定态度否认他决定的事儿。

    苏思颜皱眉:“那你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

    话没说完,她就被掐住了脖子。

    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几乎要捏断她的脖颈,眼睛里的杀气让苏思颜不敢直视。

    只能垂下目光。

    呼吸变得困难,她抓住男人的手拼命往外拉,心底的恐惧蔓延开来。

    今天就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了么?

    她真是比窦娥还冤。这肇事逃逸的帽子怎么就扣在她头上了。

    男人空灵的声音如同从地狱飘来:“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为什么要撞死我女人?”

    苏思颜张了张嘴,感觉到顾景荣的力道松了一下,刚好让她能说话。

    “我没……”

    一味的否认彻底惹怒顾景荣,他再度收紧手指。

    身上的杀气布满整间屋子。

    “女人,你是在和我玩欲擒故纵吗?”

    我没有!我都不认识你,玩什么欲擒故纵。

    苏思颜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摇头,灵动的眼睛透出她内心的慌张。

    既然这么想引起他的注意,那好!

    顾景荣忽然抓住女人的衣领,用力一扯。

    “啊!”外套被扯掉,苏思颜惊叫一声,拼命挡住胸防走光。

    “我有一千种不重样的方式让你说实话,你打算一一尝试?”顾景荣捏着她的脖子,倨傲的问道。

    苏思颜又是委屈又是害怕,更多的是恼怒,这人莫名其妙。

    干什么非要说她撞死了他女人。她女人是鬼吗?那她有可能撞死过鬼吧。

    她脸上变幻的表情让顾景荣很感兴趣,原来也不是不害怕。

    他凑近苏思颜,沉声道:“别以为逃过坐牢就没事,我会让你知道,比坐牢更可怕的是什么……”

    说着顾景荣放开手,苏思颜立刻窜出去老远,捂着自己的衣服:“别过来,你简直不可理喻,我都说我没撞过人了,没做过为什么要承认。”

    她步步后退,顾景荣步步紧逼。

    每一步都好像是踩在她的生命上,他就是死神。

    “红灯区从来不缺变态,但一直缺女人,让我想想,你能卖个什么价……”

    那口气好像在说,今天中午吃什么。

    苏思颜吓得冷汗直流,难道这个男人要把自己卖到红灯区去?

    那她笃定,父亲绝对不会愿意费劲将她救出来的,她这辈子岂不是完了。

    后背撞上一堵硬邦邦的墙,无路可退,顾景荣已经逼近她身前,伸手,撑在墙壁上。

    她被困在男人的胸膛和墙壁之间。

    心跳不停的加速,衣服被扯破,难以 45 29480 45 13314 0 0 2899 0 0:00:10 0:00:04 0:00:06 2899遮挡胸前的春光。

    一抹香肩跑出来,男人低头,嗅到她身上属于女子特有的淡香,顿时喉咙紧了紧。

    小腹一股热浪窜起来,压都压不住。

    “你不能卖了我,就算你女人真的出事了,那也一定不是我撞的!”

    直到现在,苏思颜还在极力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旦被他认定她就是肇事者。

    她不怀疑这个可怕的男人真的会把她卖掉。

    顾景荣忽然改变了主意。

    “不,我现在不想卖了你。”他开口,声音已经有几分沙哑,“我决定换一种方式报复你。”

    “你想要……唔……”

    还不等她问出来,男人的唇已经覆盖上来。

    他的吻强势而霸道,舌尖窜入她口中,攻城略地,带着不容置喙的气势,席卷了她口中每一寸肌肤。

    这女人香甜可口的味道,让顾景荣欲罢不能。

    他傲人的自制力当场崩溃。

    压抑什么的太痛苦了,美味当前,不享受的都是傻叉。

    苏思颜害怕极了,拼命挣扎,捶打。

    这点力道在男人看来不过就是小猫爪子挠痒痒罢了,不足为惧。

    反而还带了欲拒还迎的意思。

    他体内热火乱窜,急需发泄。

    苏思颜身上的衣物被他粗暴的撕扯,又是嘶的一声。

    一条袖子被扯落。

    “额……”骤然,男人后退一步,唇角一点猩红的颜色挂在那里。

    映衬着他妖邪俊美的脸庞,平添了几分邪气妖孽的味道。

    苏思颜喘着粗气,拼命缩小存在感,她情急之下只能咬他一口,不知道他会不会杀人。

    顾景荣指尖拂过自己的唇角,顿时血迹被抹开,指尖沾染了一点红色。

    他将指尖放进嘴巴里舔了舔,那样子,性感又危险。

    苏思颜吞了吞口水,他长得太好看,好看到让她在这种危险的时刻都转不开眼睛。

    “这可是你自找的!”顾景荣一下子弯下腰,就将苏思颜扛在了肩头。

    “放我下来!放开我!”苏思颜又踢又打,并没卵用,她被扔在了床上。

    随即男人高大的身形覆盖上来,强大的气场要将她挤成一团。

    苏思颜觉得自己现在在他眼中就是个猎物,那目光,就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她蜷缩着身体,抱紧胸前破碎的衣服步步后退,“你想干什么?”

    “长了一张清纯的脸,装的也够清纯,撞死了人还能无动于衷,呵。”

    顾景荣跳上床,跪坐在苏思颜的身体两侧,抓住了她的双手按在头顶。

    双目如同发怒的狮子一样恐怖,目光几乎要穿透她。

    苏思颜心跳加剧,拼命挣扎,也不过是让顾景荣眼睛里的火焰跳得更高。

    “你不能这样,顾先生!”她今天要是真的被这个人莫名其妙的侵犯了,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带走。

    这件事情只怕是会宣扬出去,她父亲一定不会放过她。

    苏思颜不想产生这样的后果,这会影响到她的工作,她的未来。

    她拼命抵抗。

    女人拼死抗拒惹恼了顾景荣,也更加挑起他的征服欲。

    “一个杀人犯,你有什么资本在我面前嚣张?”

    他扬起手,啪的就是一个耳光扇过去。

    苏思颜疼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男人高大的身躯洒下一片阴影,将她笼罩其中,她半点退却的余地都没有。

    “撕拉……”裙摆被扯开,顾景荣粗暴的压下来,火热的体温毫无隔阂的传递给苏思颜。

    房间里的温度迅速升高,窗外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忽然开始阴云密布。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