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第一次睡在一起时女生会有哪些心理活动?

2017-11-10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程佩佩提着菜,慢腾腾的挪到家门口,又慢腾腾的拿出钥匙开门,这种无精打采的状态好像已经持续很久了,程佩佩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了。

    听到开门声,客厅里坐着的男人起身迎了过来。

    “你……你回来了?”程佩佩震惊的看着忽然出现在家里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不知是惊还是喜。

    眼前这位就是自己的丈夫秦牧阳,两年前这家伙刚刚和自己领了证就接到任务出国维和去了。一别两年,这男人似乎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剑眉星眸、丰神俊朗,只不过眉眼间的沉稳似乎更胜从前。

    “恩,刚回来,马上就走。”秦牧阳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还算是新婚的娇妻,轻声说道。

    “……”程佩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说些什么。

    “刚下飞机,回来看看,马上要赶回部队。”秦牧阳解释道。

    “你……你吃饭了吗”程佩佩想起自己刚刚买了不少新鲜的食材,也记得秦牧阳曾经说过喜欢吃自己做的饭菜。

    “来不及了,下次回来再吃。”说完,秦牧阳绕过低着头的程佩佩,逃也似的离开了。

    不一会,楼下传来引擎轰鸣的声音,程佩佩奔到窗前,探出身子目送着秦牧阳绝尘而去。明明在心里默默地演练了许久,相见的一刻却不知从何开口。

    程佩佩心里五味陈杂,当初自己为了不再被老妈催婚,为了结婚后仍然可以享受无拘无束的单身生活,选择了作为特种兵的秦牧阳。

    听说当兵的都是一年到头不能回家的,更何况是特种兵?这不就成全了自己既结了婚又享受自由的愿望?看来这个男人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嘛!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扯证了。

    可是如今两年过去,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秦牧阳从后视镜里看着程佩佩探出窗外的半个身子,深邃的眸光暗了暗,这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

    回想起刚刚见到的一幕,秦牧阳抿紧薄唇,加大油门向部队驶去。

    就在一个小时前,秦牧阳结束维和任务降落在A市军用机场。从接到回国命令的那一刻开始,秦牧阳脑海里一遍遍的放映着和程佩佩相处的点点滴滴。

    两年来,断断续续的电波联络让秦牧阳原本冷寂的心苏醒了过来,那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不知道有什么魔力竟一点一点的占据了他的心。一遍又一遍的翻看着很久以前偷拍下的程佩佩的照片,看着那丫头古灵精怪的样子,想着很快就能和小妻子见面了,秦牧阳高兴的一颗心仿佛快要飞出嗓子,努力的把自己固定在座位上,忍受着归心似箭的煎熬。

    等不及飞机停稳,秦牧阳便急匆匆的找到带队首长要求请假。老首长看着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爱将此刻活脱一个毛头小子的样子,笑着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晚上九点归队。”

    得到特许的秦牧阳赶紧给程佩佩发出一条短信:“半梦咖啡厅,三十分钟后见。”接着便跳上一辆吉普飞驰而去。

    一路狂飙,秦牧阳只恨自己没有生出一对儿翅膀来,硬生生的把三十分钟的车程缩短到十五分钟。停好车子,秦牧阳深吸一口气,希望藉此来平复疯狂的心跳。看了看时间,那丫头应该还没到。秦牧阳想了想还是决定进去等。

    咖啡厅里,角落里靠窗的位子上,一男一女正在说着什么,男人高谈阔论大有指点江山的气势,女人频频点头笑靥如花。说到兴起处,只见那男人激动地抓起女人的手急切的表达着什么。

    那女人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新婚娇妻程佩佩吗?可是那个男人又是谁?居然还抓着自己老婆的手,秦牧阳肺都要气炸了,抬腿就要冲过去。转念一想,这其中也许有什么误会,还是观察一下情况比较好。于是秦牧阳找了个靠近他们的位置,背对着那两个人坐了下来。

    “佩佩,我坚持约你见面想必你也清楚我的意思。”说话的男人叫赵安平,是程佩佩大学时期的男朋友,后来因为攀上富家小姐而离开了程佩佩。

    “你的意思?”多年不见,程佩佩平静的看着这个曾经对自己许下承诺的男人。

    “当初是我不对,我们能不能……”赵安平忽然起身抓起程佩佩的手,急切的说道 36 32465 36 11865 0 0 7805 0 0:00:04 0:00:01 0:00:03 7800

    “能不能什么?”程佩佩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淡淡的问道,那种感觉简直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你离开那个当兵的,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为什么?”程佩佩垂下眼睑,心里暗暗盘算着怎么能彻底摆脱这个该死的男人。

    “一个穷当兵的,有什么好的?”赵安平一边搅动手里的咖啡,一边不屑的说道。

    当兵的怎么了?穷怎么了?起码当兵的有骨气!程佩佩怒极反笑,“是啊,一个穷当兵的而已,没什么好的。”

    “他能带你来这种高档的地方消费吗?”赵安平看了看程佩佩身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装扮,得意的扬了扬手腕上的名表,“来一次够他在泥坑里摸爬滚打一个月了吧?”

    程佩佩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把手里咖啡泼在这不要脸的男人脸上的冲动,笑的更加灿烂了“确实消费不起。”

    “你手上戴的是你们的结婚戒指?”赵安平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是啊。”

    摩挲着手上的戒指,程佩佩忍不住想起当初秦牧阳恶狠狠的对自己说不准摘下来时的霸道模样,粉嫩的小脸上浮现一抹甜蜜。

    也许是这幸福的光芒太过耀眼刺痛了赵安平,“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搞到的山寨货。”

    “他又没有钱,哪里买得起正品?”程佩佩阴阳怪气的回道,

    一帘之隔的秦牧阳再也听不下去,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原来在程佩佩心里,自己是那么的不堪。这算什么?难道是程佩佩接到自己的短信之后故意带着那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眼前,故意说那些话给自己听吗?其实又何必如此兴师动众,早跟你说过,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会放手。


    赵安平撇撇嘴继续说道“只要你喜欢,我给你从国外定制怎么样?”

    “嗤……你这算是衣锦还乡喽?”程佩佩慢条斯理的抿着咖啡,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嗯,这家卡布奇诺味道一直很棒。

    “勉强算是吧。”赵安平嘴里谦虚着,眼神里却盛着满满的得意。

    “你那个有钱的女朋友呢?不会来找我麻烦吧?”说着,程佩佩佯装害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不用管那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赵安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你现在在哪里高就啊?”程佩佩识趣儿的转移话题,“看你这身打扮,不是老板也得是企业高管吧?”

    “现在还在她们家公司里做事,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肯答应我,我马上就离开那里。”赵安平信誓旦旦的说道。

    “离开那里?”程佩佩故意套话,“离开了岂不是损失很大?”

    “他们家老爷子快不行了,一伙子人争家产争的不可开交,我实在看不惯他们那种嘴脸。”

    “争家产?哇,听起来好土豪啊,不过电视里不是都讲说会有遗嘱的吗?”

    “哼,老不死的非要把公司继承权交给有子女的人。”赵安平恨恨的说道。

    妈的,这男人果然够渣。看来是典型大户人家争家产的戏码,那位白富美小姐不能生孩子,那么他们能分到的家产就会非常有限,所以现在是为了钱财出来找代孕喽,而自己就是他们眼中的最佳人选。

    赵安平你也太小看姐了,姐从来都不是好欺负的小白兔好吗?既然你不仁在先,也别怪我不义了,程佩佩在心里暗忖。

    “安平,这家的咖啡好好喝,我能不能再点一杯热的?”程佩佩娇滴滴的说道。

    “喜欢喝什么随便点。”赵安平伸手招来服务生。

    “恩,就来一杯你们这里最贵的咖啡吧,要热热的哦,这位先生付账。”程佩佩笑眯眯的对服务生说道。

    服务生很快端了一杯咖啡上来,礼貌的请程佩佩慢用。

    程佩佩端起眼前的咖啡闻了闻,真的好香呢,甜甜的朝赵安平一笑,程佩佩说道:“赵安平,要不是你我都喝不到这么香的咖啡呢,我真要好好谢谢你。”

    说完程佩佩站起身,绕过桌子,来到赵安平身边,

    娇媚的一笑,程佩佩将手中的热咖啡一滴不剩的浇在渣男的头上,看着暗褐色的咖啡顺着赵安平梳理得光可鉴人的头发上滴滴答答的流下来,程佩佩哈哈大笑。

    “你疯了?”赵安平被烫的哇哇大叫,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赵安平,撒泡尿照照自己吧,有几个臭钱很了不起吗?你不过是个在富家小姐面前摇尾乞怜的跳梁小丑,你有什么资格轻视我的老公?你听好,我不想再见到你,懂吗?还有,为了争夺家产跑来骗前女友帮你们生孩子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亏你想的出来,你们赵家祖先地下有知都要为你感到脸红,或者你们赵家家风向来如此?”

    程佩佩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说得赵安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你个疯女人,胡说八道什么?”

    “哦?我胡说八道吗?看到没有?”说着程佩佩扬了扬手机,“要不要见报你说了算!”

    “你……你……”赵安平指着程佩佩说不出话来,印象中的小白兔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狡诈,居然一时疏忽被她录了音。

    “你什么你?记住我说的话,不要再骚扰我,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程佩佩这么一闹,其他客人都向这边看过来,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眼神中大都流露出对赵安平的不屑。程佩佩忽然非常感谢赵安平把见面地点安排在这家高级咖啡厅里,来这里消费的客人大都非富即贵,看来这下赵安平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赵安平本以为胜券在握,却不曾想程佩佩来这么一手,气的牙根痒痒,“程佩佩,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个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走着瞧!”说完,赵安平抓起西装狼狈的离开了。

    “赵先生,记得付账哦。”程佩佩在身后幸灾乐祸的喊道。

    其实哪里有什么录音,只不过是程佩佩虚张声势罢了,她料定了赵安平这种伪君子把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今天他们的谈话真的被曝光,他和他那位富家小姐以后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

    秦牧阳离开的早,没有亲眼见到精彩的后半段。少校同志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原本是满心欢喜的想给娇妻一个惊喜,没想到惊喜没有送出去。反而听到了那些让他心碎的话。

    浑浑噩噩的回到那个属于他们俩的小家,秦牧阳僵坐在沙发上愣愣的看着离开两年之久的地方。

    一束百合静静的开在花瓶里,周围点缀着几颗满天星,看起来赏心悦目,想必插花的人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一串珠帘挂在玄关处,将客厅和房门做了简单的隔断,别有一番梦幻的味道。

    不知道在哪里淘来的布艺摆件散落在客厅的各处,给这间原本属于冷硬风格的房子增加了些许温馨的味道。

    佩佩,这些都是出自你的手笔吗?如果你打算离开,为什么还给我温暖的错觉?

    佩佩,是不是两年来我太过冷落你了?但是我有我的使命,实在不能像普通男人一样陪在你身边。

    佩佩,当初你要自由,我给你;如今,若你改变主意,我依旧应你。

    程佩佩亲手料理了渣男,心情就像外面的阳光一样明媚。赵安平,当初你另攀高枝甩了姐,姐就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了,可是你瞧不起我家兵哥哥,姐怎么还能继续惯着你?

    今天自己给了赵安平那么大的难堪,估计他不会再纠缠自己了,不过就程佩佩对赵安平的了解,那个渣男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看来以后要多多堤防才是。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程佩佩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秦牧阳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混乱,直到门外响起程佩佩的脚步声。秦牧阳有些慌,明明错不在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些慌乱。唉,应该赶在她回来之前离开的,免得见面后的尴尬,秦牧阳在心里暗暗后悔。可是现在躲已经来不及了,秦牧阳只好站起身迎了过去。


    看着小妻子亮晶晶的双眸,秦牧阳心里隐隐作痛,你是因为我的归来而欣喜吗?为什么又让我看到下午的一幕?秦牧阳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麻烦,只好胡编了一个理由匆匆离开。

    原本秦牧阳已经做好孤独终老的打算,是程佩佩这个明媚的女子再次敲开了他的心;原本他以为他和程佩佩的婚姻只是两个成年人凑在一起大伙过日子,却不曾想自己一头栽了进去;原本他打算这次回来要向程佩佩展开攻势的,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了。

    天色渐晚,没有开灯的办公室里漆黑一片。秦牧阳坐在办公桌后面,从下午回来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办公桌上一根又一根的烟蒂,屋子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儿,此刻的秦牧阳颓废而憔悴。

    应该放手吗?

    真的舍得吗?

    秦牧阳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问着自己。

    躲进部队的秦牧阳心痛欲碎,家里的程佩佩也好不到哪去。

    秦牧阳就这么走了,刚回来就又走了,程佩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好吧,你忙,你有你的责任,你身不由己,那你第一天回来总会发信息过来吧?

    程佩佩一遍又一遍拿起手机翻看,结果让她越来越火大。秦牧阳你还在忙吗?怎么还没有消息?你个臭男人整天都在忙什么?

    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还是姐主动一下好了。

    “在吗?”程佩佩登陆微信,给秦牧阳发了一条信息。

    等了半天也不见秦牧阳回信,唉,今天神勇无比的手撕了渣男,好想找个人分享啊。可是秦牧阳又失踪了,让她一肚子的话没有宣泄的地方。

    一个月前,程佩佩和袁秋瞳在淘货街闲逛的时候,不经意间遇到了大学时期的男朋友赵安平,那个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恶心男人。

    当初,赵安平好不容易从小山沟考到了A市这座国际化都市,无论是言谈还是举止,都透露着山里孩子特有的淳朴。那时候的赵安平学习刻苦,待人谦和,因为成绩优秀,经常被邀请到各种场合做报告,就这样一来二去结识了在学生会里负责组织活动的程佩佩。

    两人之间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海誓山盟,更多的时候,两人结伴去图书馆复习功课。赵安平身上的淳朴气质让程佩佩感到心安,跟这样一个老实而上进的男人共度一生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事情就坏在大四那年,那时候程佩佩的工作很快就落实了,是在徐卉卉大哥的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但是赵安平却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情绪十分低落,程佩佩经常鼓励赵安平不要灰心,凭他的才华肯定能找到非常非常好的工作。

    一天,赵安平从招聘会上垂头丧气的回来,对程佩佩发了火,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程佩佩至今能记起来的已经不多,大概有这么几句:

    “我费那么多心思把你追到手有什么用?本以为你是A市人,总有某一方面能帮到我,结果呢?你倒好,连找个工作都不能帮我。”

    “你看看别人女朋友,有送豪车的,有送名表的,你呢?”

    程佩佩震惊的看着赵安平,质问他难道跟自己在一起只是想有一天能利用自己吗?赵安平当时撇撇嘴,蔑视的说道“不然呢?你也不照照镜子,又没身材又没脑子,除了A市户口,还有哪一点能配得上我?”

    大吵一架之后,两个人谁也不理谁,程佩佩忙着写毕业论文,赵安平依旧奔波于各大招聘会。

    过了一段时间,也许是良心发现,赵安平主动来找程佩佩,痛哭流涕的向程佩佩道歉,称自己之前是被工作急糊涂了,才说了那些话。程佩佩到底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看赵安平态度如此真诚便原谅了他。

    再后来,在程佩佩的牵线下,赵安平也来到徐卉卉大哥的广告公司上班,做起了业务员。也因此认识了他现在的老婆,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分手并不是谁提出来的,而是程佩佩撞见了赵安平和那位富家小姐在停车场亲热的画面。

    终于在那一刻,程佩佩看清了赵安平的真正嘴脸,没有想象中的伤心,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恶心,程佩佩恨自己不懂得看人,那样一个猥琐的小人,怎么自己之前就没有看出来呢?居然一直以为他老实本分踏实上进,真是蠢到家了。

    从那之后,赵安平就离开了他们的广告公司,去了那位富二代的家族企业工作。也是从那之后,程佩佩再也没有见过赵安平。不想多年之后还是偶遇了,程佩佩本想装作没看见,拉着袁秋瞳就往旁边的一家店里走去。

    “佩佩,程佩佩!”没想到赵安平居然热络的追上来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啊赵安平。”袁秋瞳知道两人的过往,也知道程佩佩不想跟这渣男废话,赶忙站出来说话。

    寒暄了几句之后,程佩佩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拉着袁秋瞳走了。

    程佩很快就把偶遇渣男的事情忘记了,结果也不知道赵安平从哪里查到了自己的手机号,接二连三的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内容基本上都是约她吃饭之类的。把程佩佩烦得要死,最可气的是刚刚拉黑一个号码,赵安平绝对会换个手机号继续骚扰。

    今天下午就是因为实在受不了赵安平的短信轰炸,既然渣男约自己在半梦咖啡厅见面,那就见一见好了,顺便把话说清楚,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打扰自己。

    秦牧阳还是没有回信息,程佩佩只好无聊的拿起手机清理垃圾来打发时间。咦等等,怎么会有两条不一样的号码发来的短信,内容都是约自己在半梦咖啡厅见面?程佩佩想了半天,忽然惊呼一声天啊,另一条不会是秦牧阳发来的吧?那这么说下午的事情秦牧阳已经知道了,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两年前,和秦牧阳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半梦咖啡厅……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