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大骗局席卷全国,请互相警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外表温柔的男人,在床上却是如此狂暴……

2017-11-10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聂寻欢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

    而且是很妩媚的那种。

    巴掌大的小脸,黑黑大大的桃花眸,笔挺秀气的鼻子,粉嫩嫩唇瓣,色泽饱满的让人忍不住想亲吻。

    这姑娘,至纯到骨子里,老天爷却给了她一副狐狸精的外表。

    所以有些人看到她,都会带着偏见。

    任凭名牌大学高材生这种头衔加身,也没有人觉得她是凭借实力拿到的。

    郁闷归郁闷,她今天来酒吧的目的只有一个,勾引一个男人。

    S市的大亨,比有钱人还有钱。

    灯红酒绿的伯爵酒吧,来得人都是身份尊贵的有钱人。

    所以谁还特么的不认识自己。

    聂寻欢悲凉,如果不是为了聂氏集团,打死也不会来这里,勾引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坐在吧台,点了一杯最烈的酒,酒保瞥了她一眼,腹诽:想失身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呵,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这是酒壮怂人胆。

    她内心再强,碰到那个男人也会腿软,所以只能靠喝酒来给自己加油打气了。

    聂寻欢,你不能失败,失败了就带着自己不争气的老爹和弟弟一起喝西北风吧!

    叮!

    手机接到一条短信:他在二楼第三个房间,老大别勉强自己。

    删掉短信,她明亮染了醉意的大眼睛,水润润的。

    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她将最后半杯酒一饮而尽,离开吧台,往二楼走去。

    明明只是一个喝酒的动作,在酒保的眼睛却是风情万种。

    二楼光线更加的阴暗。

    她有轻微的夜盲症,撞倒好几对在走廊上热情拥吻的陌生男女。

    她道歉离去,那些男人目光惊艳的看着她纤瘦窈窕性感的背影,惹得还想亲热的女人兴趣全无。

    终于找到第三间包厢,她收起明媚小脸上所有的哀伤无奈和辛酸,眨眨眼睛,吞掉过往云烟,精致妩媚的一笑,风情万种的推门而入。

    包厢内很黑,一个穿白衬衣和黑西裤的男人坐在沙发里。

    轮廓清晰冷峻的脸庞隐藏在黑暗中,一双隽黑深邃的眸子,犀利的像是能刨开人的手术刀,明厉如刃。

    “抱歉,我走错了。”她欲拒还迎,假装看了一眼门上的门牌。

    小手紧张的握紧门把手,生怕被男人赶出去。

    她不能引起他的反感,不然功亏一篑。

    男人看她,性感妩媚的女人见多了反而没什么新鲜感,但是她却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明明是摄魂夺魄的桃花眸,却亮晶晶的,温润润的纯净。

    “找没找错,你心里难道不清楚?”男人开口,声音沉冷,饶富磁性。

    这已经是今晚第五个说走错的女人,前面四个都被他赶走了。

    她,他想留下。

    聂寻欢微松一口气,浅浅一笑,晶亮的大眼睛格外的明媚。

    染着些许的醉意,勾人得很。

    虽然当事人并未察觉。

    男人眸光幽沉,盯着走过来的她,空气里有淡淡橙花的香气。

    如此艳丽的打扮,却有少女的香甜,真是不相称。

    他很想扒开她贴身的黑色蕾丝短裙,一探究竟。

    隽黑的墨眸一沉,他在看过这个女人以后,欲望似乎变得很强烈。

    一向清心寡欲的自己,很少会对女人如此焦灼。

    难道……他盯着刚刚服务员送进来的酒,眸色阴翳,他只喝了一口而已。

    “薄先生,一个人?”她笑问,柔情似水的大眼睛里只有他冷峻的剪影。

    薄君亦呼吸一沉,她的香气就像一个强盗,强取豪夺的要偷走他的理智。

    聂寻欢看着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的眼神好可怕。

    “你想要什么?”薄君亦炽热的掌心扣在她的细腕上,她的脉搏同样快得惊人。

    每一个接近他的女人,都有目的。

    眼前的她也不例外。

    “我听说薄先生出手大方,不知道我值不值一千万?”她很大胆,也很紧张。

    掌心里汗津津的。

    在薄君亦看不到的地方,她后背早已冷汗淋漓。

    漂亮修长的手指捏住她小巧精致的下巴,对上男人深黑的冷眸,她的内心早已兵荒马乱。

    他应该认不出自己吧?

    毕竟事情都过了好些年了。

    那时候她还小,还不像现在的样子。

    不过他没什么变化,镌冷的五官更加成熟内敛了。

    下巴被他捏痛了,聂寻欢却强颜欢笑,单纯的笑容却满是魅惑。

    “你值一千万?”薄君亦戏谑,明明在药物的作用下,他狭长幽深的眸子早被情欲沾满,却还是忍不住想看她的笑话。

    这个女人有种让他忍不住戏弄的冲动。

    聂寻欢黑白分明的桃花眸眨了眨,点点头,“值。”

    薄君亦笑了,细长的手指抬高她的下巴,“女人,你太自信了。”

    “薄先生,如果你不需要的话,我可以去找别人。”聂寻欢以退为进,殊死一搏。

    “没有人会花一千万上一个妓女。”他挑眉,邪气逼人,又正义凛然。

    他的墨眸燃烧着两束火焰,特别是在她说去找别人的时候,燃烧的更加浓烈。

    眨巴眨眼睛,聂寻欢嫣然一笑,“那处女呢?我也不想为难薄先生,你给不了,我只能另寻目标了。”

    起身欲走,已经微微颤抖的小手却被他宽厚的大掌压住。

    视线与他漆黑炙热的眸子对上,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那就让我先验验货。”他掷地有声,把她拉回怀里,将她手里的皮包扔到对面的沙发上,扣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精瘦的腰上,另一条手臂勒在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

    她很软。

    软得让人不敢用力,精致妩媚的像是橱窗里的娃娃,可是他却又想折磨她,用力的宠她。

    他无情的薄唇袭来,印在她小巧圆润的唇上,忘乎所以的吻着。

    快要窒息的聂寻欢,在快要沦陷的时候,推开他,粉嫩的小嘴微微喘息,“薄先生,我喜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她怕这个男人会翻脸互认账,提裤子无情。

    薄君亦的信誉第一次被质疑了。

    他商贾大亨,口头协议就不知道给出多少份,她居然不信自己。

    这和质疑他的能力有什么区别!

    聂寻欢紧张兮兮的看着薄君亦,他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是不是代表放弃了。

    自己真不该扫兴。

    可是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啊。

    “薄先生既然有难处,那就再考虑考虑吧。”她心里怅然无比,脸上却扬着乖巧懂事的笑容。

    可落在薄君亦的眼中,都是讽刺之意。

    他的西装就放在旁边的沙发上,他松开聂寻欢,从里面拿出支票和钢笔,潇洒而帅气的写上数字和姓名,带有侮辱性的扔给她。

    聂寻欢想扔还给他,可是看着那一千万犹豫了。

    那是能让聂家起死回生的唯一机会,是救命稻草。

    她不能放弃。

    “谢谢薄先生。”她就像是一个卖笑女一样,假装贪婪的将支票捏在手里,心却在泣血。

    只是还没来得及伤心,薄君亦就压了过来。

    她闭上眼睛,裹身的裙子被薄君亦粗暴的脱掉,除了冷,还有热。

    支票被她掌心的汗水浸湿,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唯独这张支票是她唯一不能松开的。

    第一次结束以后,薄君亦发现她白皙修长大腿上的斑斑血迹,精致修长的眉紧紧地蹙着。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