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懂这些心计,男人才会把你放在心上!

2017-11-14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夜色深邃,霓虹点亮了凉城的寂寞。

    ‘魅离’酒吧。

    唐语薇看着吧台上,一杯杯空酒杯,面色驼红,打了个响嗝。

    她冷眼扫着周围热闹的气氛,却倍觉格格不入。

    嘴角不由拉开一丝苦笑,原以为,这样就能忘掉那个渣男对自己做出的所行所举,谁知,当她把十杯酒全数喝光时,脑海浮现的缠绵画面,居然愈加清晰。

    自己的妹妹勾引男友的上床,这种狗血戏码,居然发生在她唐语薇身上,她应该笑吗?

    不!

    满腔怒火难以发泄,唐语薇纤手生气往桌上一拍,娇喝道:“不就是男人吗?今晚我就要把这里最贵的‘男公关’给睡了。”

    她清丽的嗓音,淹没在音乐的浪潮中,并没有惊动到周围的客人。

    说到做到,唐语薇迅速让酒保喊来这儿的老板。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一名中年微胖的男人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唐语薇,眸底闪过一许思量。

    唐语薇眉头一挑,带着探究的目光上下扫了他一遍后,挑眉问道:“你们这儿,有没有那种‘男公关’?”

    “有的,请问你需要……”

    没等老板说完,唐语薇爽朗往桌上一拍,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从包包抽出一张金卡,对他豪气说道:“姐要睡你们这里,最贵的‘男人’!”

    晃花人眼的金卡,在灯光折射下,发出五彩的光芒,老板两眼发光,迅速接了过去,笑哈哈应道:“小姐,我这就给你安排!”

    没一会儿,一个服务生带着她走上顶层酒店的vip至尊包厢,给了她房卡后,由于这里规矩森严,服务生告之先让她回客房休息,点的服务一会就到后,迅速离开。

    她靠在墙边,视线有点模糊,放眼看去,是一条漆黑没有尽头的长廊,但,怎么在打转?

    她猛力甩了甩脑袋,扶着墙边,沿路走去。

    走到房号‘213’前,特地看了看手里那张房卡,确定没错后,按住门把,准备滴卡,谁知,门根本就没锁。

    她一推就走进去了,她把身子所有力道倚在门板,由于惯性,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所幸的是,她手脚还算灵光,迅速扶住墙边。

    等站稳身子后,她奇怪回头看着那扇门,难道是这里的服务周到,还给她预先开了门?

    不管了,走进去再算。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她只能摇晃着身子摸索前行。

    房间淡淡的芳香就如调情剂,令她舒服地大吸了一口后,直接躺倒在大床上,耳边传来哗啦水声,她后知后觉发现,原来里面还有人在洗澡——

    不是说男公关一会才上来吗?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不一会儿,水流声停住了,从来里面走出来的男人,简单围着一条浴巾,精壮结实的胸膛在月华的照耀下,如同覆上一层诱惑的白纱。

    零碎的短发还挂着几滴水珠,那张俊逸的脸庞,在看到床上睡着的女人时,黑眸倏然覆上一层冰子,脸色更是难看冷板起来。

    长腿仅迈了几步,已经走到床边,大手毫不怜香惜玉,揪住她的衣领就把她拉了起来,冷声质问,“你是谁?”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唐语薇,没察觉一丝危险,反而细细端详着他脸庞,扬手拍拍他的俊脸,啧啧称赞,“想不到,这货色真不错!”

    殷靳南剑眉一皱,拍掉她的手,眸色森冷,警告道:“我不认识你,滚出去!”

    “呵呵,大哥,你当然不认识我,”酒精直上脑子的她,压根就不怕他,站起来后,妩媚勾住他脖颈,继续道:“我是点你的女客人,今夜,你就属于我了。”

    殷靳南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箍住她的细腰,直接把她扛起来,往卧室门口走去。

    唐语薇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四肢瞬间成了八爪鱼,扒得他实实的,抬起头,一脸茫然盯着他,“鸭子,你要带我去哪?”

    “我不是你点的鸭!”殷靳南这会终于明白她做什么了,原来是把他当成出来卖的‘鸭’!

    “什么嘛,明明就是……啊,你要干什么?”唐语薇见他离开客厅,直接往大门那边走去,一种恐慌感莫名滋生,更是用力抱住他,惊慌大叫。

    被她着不雅姿势乱蹭,围住他下体的浴巾,已经开始松散……

    他脸色阴沉,对她喝了句,“别乱动!”

    “你休想把我丢出去!”唐语薇紧紧扒住他,如树懒一样黏在他身上,心里暗想,这个男公关脾气真大呵,不就比他晚来嘛,“我告诉你,我可是付了钱的。”

    殷靳南无视她的屁话,直接打开了房门,想用力挣脱她的束缚,却诧异,这娇小的身子,居然蕴藏着这么大的力量。

    他努力想要扒开她,她却用力紧抱住他,两人一来二去,他身上的浴巾已经松落了,一阵凉风袭来……

    他俊脸瞬间成了猪肝色,不管她还在抱着自己,迅速转身,“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两人相抵在门板上,唐语薇感受到他腰下力量之源的欲渐勃发,她的心池随之荡了一下,身子用力一蹭,更是紧贴住他的腰际。

    感受到他的紧绷,她扬起娇艳的小脸,嘟起红唇,主动覆上那两片薄凉的唇瓣。

    稚嫩的吻技,虽然生涩,但在此刻却成了最好的催情良药,小粉舌怯生生伸了出来,描绘着他的唇瓣。

    殷靳南眸底暗光倍增,深谙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白皙的脸颊,暗生红潮,未施粉黛,精致的五官拼凑在一起,却愈发迷人。

    室内的空气迅速滚动起来,炙热的气息铺天满地从这个微凉的空间漫开,溅出一丝丝勾动人心的暧昧火花。

    他的心,随着她卖力的吻,渐渐散乱。

    他大手袭上她娇嫩的瓷肌,从脖颈开始一路延下。

    指尖好比带了激情的火光,每每下移一分,令她心池更加激荡。

    熟稔挑开她衬衫的纽扣,大手伸了进去,这一瞬,令她如全身被电光酥麻了一般,忍不住娇吟一声,“啊……”

    殷靳南化被动为主动,托住她的娇臀,和她一路缠绵回到卧室里。

    把她压在大床上,他大手禁锢住她的下巴,再次提醒,“女人,我不是你点的鸭!”

    这时已经被他撩拨得无法自已的唐语薇,哪还管这么多,弓起娇躯磨蹭着他性感的伟岸身躯,圈住他脖颈,迷离的水瞳对上他的眸,哽咽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男鸭,反正姐今晚就要失身,心都被渣男啃了,姐要放纵一回不行吗?”

    殷靳南听此,嘴角勾起一丝笑痕,幽暗的眸光,就如蛰伏的兽光——

    接下来,他就要好好品味身下的‘佳肴’!

    炙热的空气覆上浓重的荷尔蒙气息,月华疏影,映亮了墙壁上交缠的黑影!

    她就如颠簸在大海中的小舟,被他荡着有点散碎的感觉,唐语薇紧紧抱住那具充满力量的躯体,哽咽问道:“我男友和我妹妹上床了,我该怎么办?”

    殷靳南眉头一皱,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还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用行动惩罚着她,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邪肆响起,“女人,和我一起时,不许一心二用。”

    “唔……”她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他疯狂的吻淹没了卡在喉咙处的声音。

    月色渐浓,疯狂的夜才刚刚开始——

    男人的低喘交织着女人的莺啼,谱出一曲最原始的欲望妙章!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女人懂这些心计,男人才会把你放在心上!

女人懂这些心计,男人才会把你放在心上!

2017-11-14 阳光书阁 阳光书阁

    夜色深邃,霓虹点亮了凉城的寂寞。

    ‘魅离’酒吧。

    唐语薇看着吧台上,一杯杯空酒杯,面色驼红,打了个响嗝。

    她冷眼扫着周围热闹的气氛,却倍觉格格不入。

    嘴角不由拉开一丝苦笑,原以为,这样就能忘掉那个渣男对自己做出的所行所举,谁知,当她把十杯酒全数喝光时,脑海浮现的缠绵画面,居然愈加清晰。

    自己的妹妹勾引男友的上床,这种狗血戏码,居然发生在她唐语薇身上,她应该笑吗?

    不!

    满腔怒火难以发泄,唐语薇纤手生气往桌上一拍,娇喝道:“不就是男人吗?今晚我就要把这里最贵的‘男公关’给睡了。”

    她清丽的嗓音,淹没在音乐的浪潮中,并没有惊动到周围的客人。

    说到做到,唐语薇迅速让酒保喊来这儿的老板。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一名中年微胖的男人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唐语薇,眸底闪过一许思量。

    唐语薇眉头一挑,带着探究的目光上下扫了他一遍后,挑眉问道:“你们这儿,有没有那种‘男公关’?”

    “有的,请问你需要……”

    没等老板说完,唐语薇爽朗往桌上一拍,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从包包抽出一张金卡,对他豪气说道:“姐要睡你们这里,最贵的‘男人’!”

    晃花人眼的金卡,在灯光折射下,发出五彩的光芒,老板两眼发光,迅速接了过去,笑哈哈应道:“小姐,我这就给你安排!”

    没一会儿,一个服务生带着她走上顶层酒店的vip至尊包厢,给了她房卡后,由于这里规矩森严,服务生告之先让她回客房休息,点的服务一会就到后,迅速离开。

    她靠在墙边,视线有点模糊,放眼看去,是一条漆黑没有尽头的长廊,但,怎么在打转?

    她猛力甩了甩脑袋,扶着墙边,沿路走去。

    走到房号‘213’前,特地看了看手里那张房卡,确定没错后,按住门把,准备滴卡,谁知,门根本就没锁。

    她一推就走进去了,她把身子所有力道倚在门板,由于惯性,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所幸的是,她手脚还算灵光,迅速扶住墙边。

    等站稳身子后,她奇怪回头看着那扇门,难道是这里的服务周到,还给她预先开了门?

    不管了,走进去再算。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她只能摇晃着身子摸索前行。

    房间淡淡的芳香就如调情剂,令她舒服地大吸了一口后,直接躺倒在大床上,耳边传来哗啦水声,她后知后觉发现,原来里面还有人在洗澡——

    不是说男公关一会才上来吗?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不一会儿,水流声停住了,从来里面走出来的男人,简单围着一条浴巾,精壮结实的胸膛在月华的照耀下,如同覆上一层诱惑的白纱。

    零碎的短发还挂着几滴水珠,那张俊逸的脸庞,在看到床上睡着的女人时,黑眸倏然覆上一层冰子,脸色更是难看冷板起来。

    长腿仅迈了几步,已经走到床边,大手毫不怜香惜玉,揪住她的衣领就把她拉了起来,冷声质问,“你是谁?”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唐语薇,没察觉一丝危险,反而细细端详着他脸庞,扬手拍拍他的俊脸,啧啧称赞,“想不到,这货色真不错!”

    殷靳南剑眉一皱,拍掉她的手,眸色森冷,警告道:“我不认识你,滚出去!”

    “呵呵,大哥,你当然不认识我,”酒精直上脑子的她,压根就不怕他,站起来后,妩媚勾住他脖颈,继续道:“我是点你的女客人,今夜,你就属于我了。”

    殷靳南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箍住她的细腰,直接把她扛起来,往卧室门口走去。

    唐语薇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四肢瞬间成了八爪鱼,扒得他实实的,抬起头,一脸茫然盯着他,“鸭子,你要带我去哪?”

    “我不是你点的鸭!”殷靳南这会终于明白她做什么了,原来是把他当成出来卖的‘鸭’!

    “什么嘛,明明就是……啊,你要干什么?”唐语薇见他离开客厅,直接往大门那边走去,一种恐慌感莫名滋生,更是用力抱住他,惊慌大叫。

    被她着不雅姿势乱蹭,围住他下体的浴巾,已经开始松散……

    他脸色阴沉,对她喝了句,“别乱动!”

    “你休想把我丢出去!”唐语薇紧紧扒住他,如树懒一样黏在他身上,心里暗想,这个男公关脾气真大呵,不就比他晚来嘛,“我告诉你,我可是付了钱的。”

    殷靳南无视她的屁话,直接打开了房门,想用力挣脱她的束缚,却诧异,这娇小的身子,居然蕴藏着这么大的力量。

    他努力想要扒开她,她却用力紧抱住他,两人一来二去,他身上的浴巾已经松落了,一阵凉风袭来……

    他俊脸瞬间成了猪肝色,不管她还在抱着自己,迅速转身,“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两人相抵在门板上,唐语薇感受到他腰下力量之源的欲渐勃发,她的心池随之荡了一下,身子用力一蹭,更是紧贴住他的腰际。

    感受到他的紧绷,她扬起娇艳的小脸,嘟起红唇,主动覆上那两片薄凉的唇瓣。

    稚嫩的吻技,虽然生涩,但在此刻却成了最好的催情良药,小粉舌怯生生伸了出来,描绘着他的唇瓣。

    殷靳南眸底暗光倍增,深谙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白皙的脸颊,暗生红潮,未施粉黛,精致的五官拼凑在一起,却愈发迷人。

    室内的空气迅速滚动起来,炙热的气息铺天满地从这个微凉的空间漫开,溅出一丝丝勾动人心的暧昧火花。

    他的心,随着她卖力的吻,渐渐散乱。

    他大手袭上她娇嫩的瓷肌,从脖颈开始一路延下。

    指尖好比带了激情的火光,每每下移一分,令她心池更加激荡。

    熟稔挑开她衬衫的纽扣,大手伸了进去,这一瞬,令她如全身被电光酥麻了一般,忍不住娇吟一声,“啊……”

    殷靳南化被动为主动,托住她的娇臀,和她一路缠绵回到卧室里。

    把她压在大床上,他大手禁锢住她的下巴,再次提醒,“女人,我不是你点的鸭!”

    这时已经被他撩拨得无法自已的唐语薇,哪还管这么多,弓起娇躯磨蹭着他性感的伟岸身躯,圈住他脖颈,迷离的水瞳对上他的眸,哽咽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男鸭,反正姐今晚就要失身,心都被渣男啃了,姐要放纵一回不行吗?”

    殷靳南听此,嘴角勾起一丝笑痕,幽暗的眸光,就如蛰伏的兽光——

    接下来,他就要好好品味身下的‘佳肴’!

    炙热的空气覆上浓重的荷尔蒙气息,月华疏影,映亮了墙壁上交缠的黑影!

    她就如颠簸在大海中的小舟,被他荡着有点散碎的感觉,唐语薇紧紧抱住那具充满力量的躯体,哽咽问道:“我男友和我妹妹上床了,我该怎么办?”

    殷靳南眉头一皱,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还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用行动惩罚着她,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邪肆响起,“女人,和我一起时,不许一心二用。”

    “唔……”她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他疯狂的吻淹没了卡在喉咙处的声音。

    月色渐浓,疯狂的夜才刚刚开始——

    男人的低喘交织着女人的莺啼,谱出一曲最原始的欲望妙章!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